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川普的「伊朗偏執症」,將種下新中東火藥庫種子?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商周集團春節期間出貨及服務說明

國際 | 全球話題

川普的「伊朗偏執症」,將種下新中東火藥庫種子?

蘇雷曼尼(圖中右)在伊朗被公認權勢僅次於最高領袖哈米尼,也因為擊垮伊斯蘭國有功備受伊朗人民愛戴;他遭美國擊斃後,伊朗一連為他舉行了4天國葬。 (來源:Dreamstime)
撰文者:邱碧玲
商周頭條 2020.01.13 1,956

美國暗殺伊朗「大老二」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國內民眾激憤情緒噴發,逼得政府在「尖銳而急迫的軍事緊張情況下」誤擊烏克蘭客機,鬧出國際級烏龍,幾乎一夕瓦解全國同一個鼻孔出氣的磅礡氣勢。

暗殺事件發展至今似乎是出現戲劇性大轉彎:民眾把炮口180度轉向對準政府;超過60名加拿大乘客罹難,讓美國提防伊朗報復之外,還得處理突然緊張的美加關係。這道轉折除了彰顯蘇萊曼尼的影響力猶勝恐怖組織頭目賓拉登(Osama bin Laden),專家認為,荒腔走板更源於美國一開始的「不正確」。

川普的錯》帶頭亂法
未獲國會授權,卻故意挑起潛在戰爭

首先,從暗殺行為本身來看,美國總統川普有「帶頭亂法」之嫌。猶他大學(University of Utah)法學教授吉亞拉(Amos N. Guiora)指出,下令殺死國家領導人與非國家領導人,兩者基本上是截然不同的層次,因此,「殺死蘇萊曼尼的意義不等同於殺死賓拉登,不是對抗恐怖組織。兩者不能畫上等號。」

廣告

吉亞拉的意思是,美國法律以及國際法對國家領導人的政治暗殺都設下嚴格限制,好比任何國家未經他國政府同意,都不得在當地採取軍事行動。但這次蘇萊曼尼是在伊拉克的巴格達機場遭襲擊身亡,光是這一點川普就可能踩線觸法;再者,雖然川普曾向國會報告相關計畫,但並未舉證,也未獲國會批准。

誠然,在國際法的自衛原則保護傘之下,無人機襲擊國家領導人雖然被明確定義為合理的預防性自衛,但吉亞拉強調,這種作為違反1970年代,美國總統行政命令明定禁止暗殺行動。吉亞拉暗示,川普為了正當化以反恐為名的決定,2019年強行將伊朗的革命衛隊歸類為恐怖組織,因為這是美國頭一遭將國家政府機構歸類為恐怖組織。

不只法學專家質疑這道決定的「自衛說」立場薄弱,民主黨也質疑川普行動欠缺合法性。好比康乃狄克州參議員墨菲(Chris Murphy)就在推特質問:「難道美國可以在未經國會授權的情況下暗殺伊朗的二把手,故意挑起一場潛在的大規模地區戰爭?」

再者,從暗殺後續情勢來看,英國廣播公司(BBC)與美國《紐約時報》等媒體也各自呈現操波斯語的記者、作家的中東觀點:自賓拉登身亡後,沒有第二人可以像蘇萊曼尼一樣引起如此強烈的反應;甚至可以說,連賓拉登都無法匹敵,因此,「很難想像伊朗政權不會做出回應,它必將做些什麼。」

先看英國廣播公司特約記者納吉(Para Kasra Naji)分析。首先,他認為,賓拉登遭狙擊身亡近9年,蓋達組織(al-Qaeda)的接班領袖與分散的衛星組織迄今未能成功東山再起,無法兌現「報仇」的承諾,這是因為,它們都只是「國內勢力」,沒有強大的國家生態支援。

但伊朗不一樣,不僅是一個地區性國家,從國防軍事到外交部門都是後援,甚至因為蘇萊曼尼的革命衛隊早已在中東地區,從黎巴嫩、敘利亞、伊拉克到葉門都建立起在地分支機構,稱為「蘇萊曼尼國」也不為過:「兩者無法相提並論。蘇萊曼尼擁有整個國家,附帶一支龐大軍隊。賓拉登則是恐怖主義頭目,除此之外別無所是,」納吉表示。

有一幕景象足以證明兩者影響力差很大。蘇萊曼尼死後,伊朗人以空前規模哀悼他:一連舉行4天國葬,堪稱1989年伊斯蘭精神領袖何梅尼(Ayatollah Ruhollah Khomeini)的葬禮以來首見。當他的遺體運回出生地,送葬人數高達幾十萬人,洶湧人潮爆出踩踏意外,招致超過50人死亡,逾200人受傷。

納吉解釋,蘇萊曼尼的超高人氣來自於他在這個地區做出關鍵貢獻:「2014年,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即將被伊斯蘭國攻陷之前,蘇萊曼尼拯救了這座古城。」更別提當血腥恐怖組織已經逼近伊朗邊境幾公里之遠的據點時,他主動迎戰擊退敵人。「這就是為什麼他在這個地區備受愛戴。」

伊朗的盤算》
不是不打,可能會從旁下手

《紐約時報》則刊出國際危機集團(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伊朗裔資深分析師莫凡妮(Azadeh Moaveni)投書,她細膩闡述美國的「伊朗偏執症」:從經常想要傷害伊朗的衝動到最後升格成不成比例的狂熱決心,激發蘇萊曼尼策畫一連串扶植白宮敵人、劫持西方人質、發動網路攻擊等挑釁行動。

她更說,雖然蘇萊曼尼被指控抵禦伊斯蘭國期間濫殺上萬無辜,但是反擊美國的功勞至少早早就讓送葬的幾十萬人原諒軍事力量太強硬的過錯,「蘇萊曼尼正是因為這些策略被人們銘記。」她提醒,這場為期4天的國葬意義非比尋常:在伊拉克和伊朗舉行,用悲痛和憤怒團結兩國人民,「這幕跨國家認同和政權的壯觀場面帶有明確的統一意圖。」

這也是蘇萊曼尼身亡後,「第三次世界大戰」一詞突然冒出來,迅速在網上暴傳,還擠進全球搜尋次數最多的線上用語之列。不過,回顧事發至今金融市場反應,股市、油價、金價的波動都不大,反映出某個程度來說,投資人似乎不以為意。最主要原因是:事發幾天內,雙方領導人的公開發言都透露出無意打仗的立場。

對此,納吉部分同意,伊朗是真的不想和超級大國直接軍事對槓,因為全面的軍事衝突不符合伊朗的利益。但是他提醒,眼前的平靜不代表它會就這樣算了,「答案可能是從旁下手,好比襲擊使館、船隻和護衛艦。」

納吉還請教中央情報局資深中東專家馬奎爾(John Maguire)的意見:「伊朗比較偏好的選擇是一個美國人受到保護程度不高的地方。」馬奎爾強調,他不相信伊朗人失去蘇萊曼尼竟能吞下這口氣,結果是賠上全國人民的信任。所以,最大的危險是伊朗人做出錯估情勢的回應,然後美國也跟著犯傻,「戰爭就是這樣開始的。」

責任編輯:周盼儀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國會 蘇萊曼尼 美國 伊朗 恐怖組織 川普 暗殺
商周頭條
商業周刊編輯部

除了每個星期四,熱騰騰準時上架的《商業周刊》以外,「商周頭條」將提供你來自商周記者第一線的採訪觀察、更即時的時事話題分析,與更深度的觀點分享。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