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WeWork、Slack變「毒角獸」,2019這些明星獨角獸為何全打回原形?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國際 | 全球話題

WeWork、Slack變「毒角獸」,2019這些明星獨角獸為何全打回原形?

共享辦公室WeWork可說是2019年最崩壞的獨角獸,原本的明日之星正待風光IPO,但公司幾個月估值卻瞬間從470億美元下殺至80億美元,IPO之路遙遙無期。 (來源:Dreamstime)
撰文者:邱碧玲
商周頭條 2020.01.06

2019年12月底,數據分析商Dealogic統計,儘管全年全球股市激漲,公開上市的企業數卻較前一年縮水20%,募資金額也大減10%,雙創2016年來最低水準。英國媒體《經濟學人》認為這代表:「張揚獨角獸的野蠻擴張年代告終。」

回顧2019全年初次公開發行(IPO)市場表現,原本應該是風生水起的「獨角獸之年」卻走到歪樓,變成「毒角獸之年」,且越是鋒芒畢露的霸王級玩家,下場越灰頭土臉。

WeWork上市踢鐵板,Slack股價全年減42%

辦公室租賃網WeWork不只是虛胖的預估市值瞬間消風,從470億美元(約合新台幣1兆4千億元)下殺1.7折至80億美元,連忙撤回的IPO案甚至可能無限延期。

廣告

叫車軟體老二Lyft搶在一哥優步(Uber)前釋股,至2019年最後一天的股價,卻是「高調獨角獸」當中跌最慘的,降幅逾45%;後者則是大跌28.5%。

單挑辦公室軟體龍頭微軟(Microsoft)的搜錄客(Slack)雖因直接上市,無IPO底價可供參考,但以收盤價計算,全年狂減近42%。

搶先看
一張「拯救窮忙司機」圖,如何衝出大車隊營收、EPS新高?

室內健身單車主車隊(Peloton)雖有訂閱制收費的商業模式護身,但硬體擴充受限的先天劣勢,讓金主就是「愛不下去」,全年微減2.1%;低調的社群圖片分享網釘趣(Pinterest)則是小小折損1.9%。

《經濟學人》反思超級獨角獸的「明星宿命」
1. 坐擁百萬門檻起跳的用戶數(即粉絲)
2. 魅力十足的創辦人(即辨識度高的個人特色)
3. 響亮又好聽的品牌(即出道名號)

廣告

幾乎是什麼都有了,獨缺「高獲利的業務模式」(即只會出一張嘴)。它們就像是拿天價片酬的巨星,但沒有吸金的招牌演技,做不出票房。

儘管行動世代的初創企業,都比20多年前的「.com」前輩更有財務思維與金流策略,但是它們提供服務的手法仍在重蹈「舊矽谷」覆轍:為了擴充營收,不惜流血折價,只求閃電擴張帶來贏者通吃的結果。

這是典型的產業競爭策略,但有毒性,尤其是在不斷輸血燒錢仍無法創造獨占性的經濟規模時;要是監管外力再跟進施壓,毒性揮發更快。

優步和Lyft是貼切例子。前者幾乎是全球政府的眼中釘,後者則走不出老二格局,誰也占不到對方便宜;WeWork的處境更危急,因為辦公室轉租的生意誰都可以做,說穿了,它的優勢不在技術,只是一群口袋深厚的富爸爸。《經濟學人》總結:「這種不計代價獲取用戶的「閃電擴張」理念明顯觸頂,象徵野蠻擴張的10年走到盡頭了。」

「非洲亞馬遜」集買網,飆速規模化財報露餡

不過,正因為這個世代的獨角獸幾乎都是現金催生的「早產兒」,也有另一種失敗是還沒學會好好走路就被逼著要學跑步,結果跌得鼻青臉腫,那就是「非洲亞馬遜」集買網(Jumia):2012年成立,以一個月進入一個新市場的速度瘋狂擴張,表面上是飆速「規模化」,上市後首度公開財報才露餡,物流跑得比小對手慢,反而像是「獨腳獸」。

2019年4月中,集買網在紐約公開上市,衝著非洲第一大電商,足跡遍布23國,囊括全大陸60%網購用戶的成績單,再加上它和美國的大哥大亞馬遜、中國的京東並稱唯三家自主擁有末端物流系統的電商,買氣爆棚,當天股價大漲82%,更在5月初衝近50美元的新高價。

可是,手刀搶快的投資人埋單的這些關鍵數字其實只反映出一面事實,沒有寫在財報上的另一面事實是:非洲人口8.2億,網購用戶僅逾2,100萬,換言之,滲透率僅2.5%,若和台灣的85%相比,可謂天差地遠。

儘管低滲透率,象徵潛力無限,但現實是,用戶基礎太小,支應不了經營階層瘋狂擴張所需的基礎建設成本。英國媒體《金融時報》報導,2019年9月,第三季虧損5,460萬歐元(約合新台幣18億4千萬元),比前一年同期增加34%;累計虧損超過10億美元。

共同執行長波諾內克(Sacha Poignonnec)坦承必須控制成本,立即止血的做法就是:繼退出喀麥隆、坦尚尼亞等數個國家之後,再關閉盧安達分公司。走到這一步,集買網在非洲的營運據點已經銳減超過一半,至11國。

《金融時報》指出,集買網雖是「富二代」,一生下來就有富爸爸南非與法國的電信商奉上幾億名用戶,再加上德國初創育成商火箭網路(Rocket Internet)一對一指導,但是亞馬遜這個物流帝國畢竟不是幾年內打造而成的,有樣學樣沒那麼簡單。

獨角獸多災年,卻喚起投資人正視現實

舉例來說,如果非洲某個剁手族想敗一支iPhone,科技產業投資人多吉(Uzoma Dozie)比較:「海外發貨的亞馬遜可以在一週內辦到,而且還不收增值稅;但集買網得花21天才能送貨到府,會扣稅,而且後續還有信任問題。」結果是,影音分享網Instagram上的微型賣家正在搶走集買網的客戶。

不過,儘管被神化的幾大獨角獸為2019年寫下一頁不怎麼好看的紀錄,《金融時報》安慰投資人「請不用哭泣」,尤其是要反過來思考WeWork顏面盡失的IPO失敗,反而代表投資人終於回神了,願意正視現實,未來會大量嚴密審查初創企業的體質,更加關注獲利能力,當作衡量預估市值的標準。

此外,比較讓人擔憂的一點或許是,2019年的失敗太吸睛,在主權財富基金、私募基金等非傳統投資機構強勢介入,加上監管趨嚴形同打壓成長的背景下,公開上市家數日益減少,新創企業更傾向聯手私人機構。《經濟學人》提醒:「這個不透明的金主圈破壞股東民主的概念,一般民眾別提沒有管道,更遑論在經濟活絡期間直接參與經濟利益。」

責任編輯:周盼儀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IPO 股價 slack 新創 wework 投資人 獨角獸
商周頭條
商業周刊編輯部

除了每個星期四,熱騰騰準時上架的《商業周刊》以外,「商周頭條」將提供你來自商周記者第一線的採訪觀察、更即時的時事話題分析,與更深度的觀點分享。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