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一場演給川普看的不降息宣言,不可不知「擴表容易、縮表難」的現實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國際 | 全球話題

一場演給川普看的不降息宣言,不可不知「擴表容易、縮表難」的現實

(圖表製作者:dreamstime)
撰文者:楊少強
總經「強」週報 2019.12.12 3,044

「評價一個人不是聽他說什麼,而是看他做什麼。」這句古諺正可用來形容美國聯準會(Fed)。12月10日起為期2天的會議,聯準會雖口頭宣稱維持利率不變,實際卻在印鈔買債,這種「無降息之名,有降息之實」的做法,反映美國經濟榮景下的隱憂。

2019年以來,聯準會已3次降息,12月這場將是2019年最後一次利率會議。在美中貿易戰未歇、英國脫歐未定、美國總統川普彈劾在即等不確定因素下,聯準會此時未宣布再降息,似乎向市場暗示:經濟前景並不悲觀,不須再搞貨幣放水。

印鈔買債,資產負債表規模已破4兆美元

然而言語會騙人,行為卻騙不了人。聯準會資產負債表規模,從2019年9月的3.7兆美元,成長至12月的破4兆美元,這是聯準會不斷印鈔買進美債的結果。雖然口頭未降息,聯準會仍在營造寬鬆貨幣的環境,「無降息之名,有降息之實」。對未來經濟前景的看法,聯準會早已在其行為裡表露無遺。

廣告

印鈔買債,本質就是量化寬鬆。聯準會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口頭上死不承認這是量化寬鬆。這或許與川普近來不斷炮轟有關。站在鮑爾立場,若降息無異承認川普炮轟有理,不降息又無法振興經濟,於是炮製出這套表面不降息、背地裡量化寬鬆的戲碼。但這種陽「違」陰「奉」手法,反而證明川普之前炮轟聯準會有效。

從經濟面來看,聯準會資產負債表的擴張,反映美國經濟的重大變數。以數據來說,美國經濟出現好轉苗頭,摩根大通採購經理人指數顯示,今年11月製造業與服務業活動皆有復甦之勢。儘管大印鈔票,物價卻未明顯上揚,預計今年美國通貨膨脹率只有1.8%,是連續2年下降。

實體經濟也有復甦跡象,美國企業仍在招聘勞工,11月美國新增26.6萬個工作機會,失業率降至3.5%,又回到半世紀以來最低水準。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說,「我看不到這個復甦力道有停止跡象。」

復甦榮景背後,藏3經濟隱憂

這些數據似乎顯示美國經濟一片大好,但在這些榮景下卻有隱憂,首先就是薪資不漲。

不少專家對此大惑不解:美國勞動市場供不應求,為何工資成長率卻低迷?12月初彭博新聞網(Bloomberg)指出,美國10月份工資成長率3.8%,「這在美國歷史上是里程碑」,因為這幾乎已下跌到和30年期美國房貸利率3.7%看齊的水準。

薪資成長率被房貸利率抵銷,美國一般家庭的房貸利息壓力會越來越大。這正是聯準會降息的原因之一:一般民眾薪資不漲,降息及貨幣寬鬆,才能紓解一般美國人的還貸壓力。

但此舉卻是雙面刃,雖然降息印鈔,有助於緩解薪資低成長的美國家庭壓力,但恐怕埋下下一場泡沫危機的種子。

證諸歷史,美國一般家庭的債務與所得比率不斷攀升,1983年是75%,2008年金融海嘯前夕升至160%。研究顯示,這25年來槓桿比率攀升的主因,就是聯準會的降息。「出來混,遲早要還」,如今聯準會仍不停降息印鈔,這些副作用遲早會在某些領域反映出來。

美國經濟的另一隱憂是企業支出下滑。12月初《華爾街日報》引述數據顯示,第3季美國非住宅固定投資年成長率-2.7%,這反映企業在軟體、研發、設備等投資上的縮水。

投資廠房與研發,反映企業對該地經濟的長期展望。在聯準會不斷降息的大環境下,企業投資仍縮水,這對美國經濟並非好消息。而工資低成長、企業支出縮水,主要原因仍是貿易戰。

儘管美國總體數據看好,但貿易戰如何收場,仍是決定企業未來如何布局的重大變數。只要此事一天懸而未決,企業就很難做長期投資。《華盛頓郵報》引述經濟分析師漢瑞克(Mark Hamrick)的話,「如果你要建一家工廠,那就是巨大的承諾。」

在這種不確定下,企業就算擴產,也傾向不新建廠房,而是暫時多雇員工。而這些員工,如漢瑞克說「完全沒有任何工作保障。」也就是說,他們更偏向短期彈性的雇佣,而不是傳統長期聘用的穩定工作。

另一反映美國經濟的擔憂,就是美股資金外流。《華爾街日報》引述數據,2019年以來至12月初為止,投資者已從美國股票基金、ETF等撤出逾1,300億美元,這是27年來最大撤資規模。

自2018年第2季、美中貿易戰以來,美國股票基金已連續7季資金淨流出。然而2019年美股標普500指數,卻將創下6年來最佳表現。其中主力之一就是企業買回自家股票。據高盛統計,2019年企業對美股的淨買入金額將達4,800億美元。

但這種趨勢將難以為繼。高盛認為,在貿易戰及川普可能被彈劾等政治因素下,今年企業對股票需求已比去年下降20%,2020年,企業對買股的需求會再下滑到4,700億美元。

薪資不漲、企業支出下滑、股市資金外流,這些都是美國經濟的隱憂。這顯示貿易戰對美國並非毫無影響。畢竟在不確定的大環境下,人們做長期投資的風險極高。這也意味著市場未來仍有極大不確定性。冒險者固然可危機入市,一般避險者仍須謹慎面對當前不穩定局勢,小心為宜或許才是上策。

責任編輯:邱鈺珊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貿易戰 川普 降息 鮑爾 聯準會
總經「強」週報
楊少強
商周總經達人楊少強主筆,每週送上一個最不能錯過的總經議題,
看全球央行、聯準會動向,洞悉通膨、利率、貨幣政策發展,發現關鍵改變,用深入淺出的文字,讓你秒懂總體經濟。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