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沒作業、期末考的明星學校!東京這所公立國中,如何5年翻轉主流教育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108年商周集團出版品年度盤點通知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國際 | 全球話題

沒作業、期末考的明星學校!東京這所公立國中,如何5年翻轉主流教育

撰文者:吳和懋
商周頭條 2019.10.22 16,195
(來源:Dreamstime)

今天的學校教育,究竟要什麼樣貌,才能讓孩子在未來的人生不被時代淘汰?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2019年,一位日本的國中校長很忙碌。自從一位名人之子就讀該校以來,不但教育同業紛紛組訪問團來觀摩,還有數不清的媒體邀約,最近終於讓學校貼出婉拒採訪的公告。他是東京都千代區立麴町中學(簡稱麴中)的校長,工藤勇一。

麴中是一間位在東京中心,學生只有400多名的公立國中,沒有了不起的設施,經費也是一般公立學校的標準,該上的課不多不少。但今年暑假的學校招生說明會上,參加的家長塞爆會場,比預定多出兩倍,下學年起不得不嚴格排除學生越區就讀。

廣告

只不過,這間學校讓人寧願搬家也要搶著入學的特色,可是會讓多數家長自動皺起眉頭。因為它是一間沒有作業、沒有期末考、沒有固定導師,把自主權都交給13歲孩子的學校!

1942年創立的麴中,因為校舍鄰近國會,一向是公立國中裡的升學名校。自從工藤勇一2014年上任校長以來,除了一一親自拜訪拒絕上學的學生外,另一件大事,就是刪除多如牛毛的校規,還召集老師一起動手。短短4個月內,建校逾70年來累積的規則,就被他大筆刪掉了200則。

「服裝儀容對未來的社會生活當然重要,但不是教育裡最重要的事,」工藤勇一不忘當年因為只關注學生臉上的表情,從沒發現他們把鞋子踩在腳下,而被前輩糾正。他理念的核心,在記者多田慎介專訪的《改變學習的「目的思考」》一書格外清晰:對他來說,教育不只要有明確的目的,而且必須區分輕重緩急。所有麴中學生都知道,唯一會讓老師咆哮罵人的,就是在高樓的陽台上嬉鬧。比起危及生命安全的大事,其他服裝不整、考試考差等小事,都不值得老師大動肝火。

學校第一要務:讓孩子打開自律開關

什麼才是教育最優先的目的?投入教育工作30多年來,甚至在那之前起,工藤勇一都在思考這個問題。東京理科大學畢業的他,不像同學都到大企業就職,而是回鄉當國中數學老師。近10年任職公部門教育單位的經驗,讓他的改革不只切中實務痛點,又效率超高。對於教育最優先的目的,他的答案很明確,「就是培養出自律的能力,讓學生自己思考、判斷、決定,能夠自己行動,未來在社會發光發熱。」

自律,是麴中的第一條校訓。但是啟動孩子自律的開關,無法靠師長強行扭轉,而是某一天不經意的自動開啟,「也許是不想輸給同學,也可能是碰上了心儀的女生⋯⋯,」家中兩個兒子都已經成年的工藤勇一笑道。學校能做的,就是準備好環境,提供學生必要的工具,等待他們有一天自發的展翅高飛。

完全取消回家作業,就是學習自律的一個手段。與其由老師用作業塞滿空暇時間,學生真正需要的,是像成年人一樣自我管理。麴中其中一項「特產」,就是仿商務人士特製「學生行事曆」的筆記本,每年找來製作筆記本的業者,直接傳授學生如何善用筆記,規劃自己的時間,甚至還有學生參加「手帳甲子園」競賽。

難道為了學習自律,就痛快的把升學擺兩旁?麴中並未放棄知識的學習,而是減少學生臨時抱佛腳,為考試而讀書的習慣,將一學期一、兩次的集中大考,依照學習進度拆解成多次小考,而且把不同學科錯開在不同時間考試。如此一來,學生可以在小範圍的教材內,早一步意識到自己「懂」與「不懂」之間的差異。

「40分!」對著東京電視台財經節目的鏡頭,三年級學生高橋大方秀出自己的數學考試成績。雖然,這是麴中大小考試中,最後唯一會納入學期成績的「單元考」,但是他只要主動舉手,就能再補考刷新成績,而且考題大同小異,果然進步到75分。不需跟別人一較高下,任何學生都有機會體驗到,自我進步帶來的成就感與樂趣。

對於一班一導師的制度,今年59歲的工藤勇一也有獨到的見解,「只是把整個班級的責任,推託到一個老師身上而已。」雖然少了班導師,卻是沿用醫療團隊的概念,由一整年級的8位老師,同時負責4個班級。碰到情緒問題該找誰?升學指導又該找哪位老師諮詢?不只學生必須判斷,家長、老師團三方同時都必須摸索,讓不同老師徹底發揮獨門所長。預期之外的好處就是,家長對導師的投訴大幅減少。

今天起,讓孩子體會「當大人也不壞」

為了創造自動自發的契機,「麴中教育法」就是盡可能模擬社會現況,讓孩子體會到,「也許做個大人也不壞!」

例如,當其他學校的畢業旅行只是走馬看花,讓學生暫時從課業中解放,麴中則要求學生把自己當成旅行社員工,把畢旅當成「行程踩點團」,用來規劃出2天1夜的主題旅遊,最後把行程推銷出去。找來知名的旅行業者,實際指導如何製作廣告傳單,同時擔任比案的評審委員。就連課後輔導也別出心裁,委託東京大學等名校學生自由規劃,校長唯一的要求是:做學生的榜樣。

在以往大量生產的工業時代,企業需要員工一個指令一個動作,服膺組織整體的使命。但在日本終生雇用崩壞、科技超越人腦的腳步越走越快,未來的成人需要的是靈活跨界、從無到有的創業能力。過去的教育制度,已到了必須跟著需求改變的時刻。

這一股「麴中革命」,已經在保守的日本悄悄吹起。不只石川縣的西南部中學,在東京、長野也都有學校加入,開始嘗試取消期末考或作業,默默開始教學法的革新。

「學校改革,也許是非常簡單的事情,」工藤勇一認為,傳統的教育仍舊培養出優秀的人才,不需要全然否定,而是把討論焦點從「學什麼」,轉移到「怎麼學」。「只要改變學習的方式,就算是維持現狀,也能讓學習變得有趣。」

一間公立學校花5年就做到的改革,接下來的10年,也許日本的教育就有機會讓全世界刮目相看。

責任編輯:林思妍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校長 中學 家長 日本教育 明星學校 東京 菁英
商周頭條
商業周刊編輯部

除了每個星期四,熱騰騰準時上架的《商業周刊》以外,「商周頭條」將提供你來自商周記者第一線的採訪觀察、更即時的時事話題分析,與更深度的觀點分享。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