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阿根廷從已開發國家,到屢屢倒債破產...「民主制度」如何害一個國家萬劫不復?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國際 | 全球話題

阿根廷從已開發國家,到屢屢倒債破產...「民主制度」如何害一個國家萬劫不復?

撰文者:張經義
張經義的白宮義見 2018.12.18 39,921

這次因G20峰會到阿根廷採訪,給了我很多感受,特別是走向極端的民主和民粹,是會從天堂跌到地獄的,還可能萬劫不復。

阿根廷,是個連我都想為她哭泣的國家。

說到阿根廷,你可能會想到一首歌,叫《阿根廷別為我哭泣》,說的就是艾薇塔(Eva Perón)的故事。在1940到50年代,她因為救助貧困百姓、爭取女權,深受民眾愛戴。可惜,在33歲時就香消玉殞,卻也因此成了傳奇,到今天,她的圖像在阿根廷是無處不在,當地貨幣100元披索上都有她。

廣告

艾薇塔的時代,是阿根廷美好年代的尾聲,說來大家可能難以想像,100多年前,阿根廷曾是「已開發國家」,整體經濟還「超英趕美」,一度阿根廷吸引大量歐洲移民湧入,把布宜諾斯艾利斯建設成「南美巴黎」。今天,走在街頭,都還會對其滿是歐式風格的華麗建築讚嘆不已。

像我有機會去到的阿根廷總統府「玫瑰宮」,就是在那段期時期成為總統府的。玫瑰宮裡面滿是鍍金,加上巴洛克風格的天花板繪畫,與沿路的畫作、雕塑和瓷瓶,一度讓我有置身羅浮宮的錯覺,這也說明了當時阿根廷經濟的強盛。

對此,我不斷對阿根廷友人讚嘆,他卻苦笑:「有時候我都覺得奇妙,我們國家過去是怎麼蓋出這些華麗建築的?」

確實,今天的阿根廷,作為世界上土地第八大的國家,但根據美國官方估算,阿根廷人均GDP只有全球第89名,從A段班變C段班不說,阿根廷還連連遭遇破產倒債的命運。

2001年,阿根廷主權債務違約,創下當時世界最大的倒債記錄,因此還上演過半個月的時間內換5個總統的鬧劇,最後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伸出援手下,阿根廷艱難度過危機。

但,短短十幾年,危機卻在今年重演,今年阿根廷貨幣貶值達到100%,一張100元披索,今年初還能換5塊多美元,現在腰斬,只能換2塊半美元,加上通貨膨脹將近50%,阿根廷人是過著惶惶不安的日子。

我就遇上幾個對阿根廷經濟印象深刻的事。

像是我和阿根廷友人吃漢堡,席間,他抱怨著阿根廷今年一年物價翻了兩翻,電價漲了4倍,讓薪水紋風不動的他是勒緊腰帶過日子,餐後,漢堡、薯條吃了一半的他捨不得丟,打包帶回家繼續吃。

對了,下車時,我們還被要了「保護費」,阿根廷朋友苦笑:「看,現在連保護費都漲了。」

還有像是我到一家超市買了點東西,沒想到,一排隊排了1個小時,而且隊伍有8條,條條都是人龍,幾乎每個人的購物車都是滿的,結帳異常的慢,一問前面的阿姨,才知道正好月初,發薪水,她趕緊來囤貨,她說:「下個月物價肯定還要漲。」

另外,我每到一個國家,都會去麥當勞看看,因為麥當勞很能反應當地的飲食習慣,像是法國的麥當勞就有賣美味的馬卡龍。同時,我還會注意他們大麥克漢堡賣多少錢,大家可能都聽過「大麥克指數」( Big Mac index)吧,因為大麥克漢堡全球麥當勞都有,用料和做法一致,因此一個大麥克換算成美元,賣的貴或便宜,多少能看出當地的匯率是被高估或低估了。

眾所皆知,過去阿根廷政府為了掩飾通貨膨脹的嚴重性,竟刻意「凍漲」大麥克,讓大麥克指數維持「正常」,那麥當勞也不傻,為了不虧錢賣漢堡,乾脆把大麥克放在菜單角落,讓人看不到。這次我去了一家阿根廷麥當勞倒是有看到大麥克。但,一個有「雙層純牛肉、獨特醬料加生菜」的大麥克價錢,竟跟只有一層肉的小漢堡價格一樣,我一時無語。

總之,阿根廷為了自救,政府採取了一連串可能你想都想不到的做法:像是發行期限長達100年的債券,問題是多少人能長命百歲?阿根廷政府還將利率大幅調高到60%,世界第一,說來複雜,但很簡單地理解,就是存100元能拿60元利息。

但,這些都無法阻擋資本外逃,於是,阿根廷不得不再對IMF低頭,IMF也借了阿根廷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貸款金額,高達571億美元。

為什麼一個國家會世所罕見的,從已開發國家降格成開發中的國家,還屢屢倒債呢?

追溯起來,這和艾薇塔時期留下的後遺症有關,當時她的夫婿裴隆將軍(Juan Perón)推出的「裴隆主義」(Peronism),就是著名的民粹和保護主義的混合體,也就是為了選票,而討好大多數的底層民眾,大發社會福利,同時以發展民族工業為由,大築貿易壁壘。當時阿根廷有錢,還能這麼玩,後來錢花光了,為了騙選票,只能繼續印鈔票,經濟當然就垮了,然後,就出現軍事政變了。

於是,這將近70年,阿根廷就像受到詛咒似的,一下是裴隆主義者採取保護主義,然後引發自由主義者的報復,他們一上台就全盤推翻裴隆主義,然後又引發裴隆主義者的怒火,上台後,又全部推倒重來,於是政局動盪不已,軍事政變見縫插針。

總之,民主,竟然演變成兩派相互報復的手段,而非相互妥協、相忍為國的制度。

像最近十幾年,阿根廷先是回歸裴隆主義,大印鈔票同時高築貿易壁壘,對於部分債務不願償還,於是經濟又出現亂象,到2015年,自由主義者馬克里(Mauricio Macri)當上總統後,對前朝政策是全部反著來,結果矯枉過正,阿根廷經濟跌入谷底,於是,現在裴隆主義者又蓄勢待發要捲土重來。

阿根廷的命運,實在很難不讓人不為她哭泣。

無論是民主或民粹主義,自由或保護主義,出發點可能都是好的,但一旦走向了極端,導致社會分裂。哭泣的,最終,恐怕還是所有的人。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中國是已開發國家嗎 已開發國家 民主制度 倒債 開發國家 阿根廷別為我哭泣線上看 破產
張經義的白宮義見
張經義

張經義,31歲成為白宮記者協會百年來第一個中文媒體記者成員,現SMG白宮記者兼美國新聞中心主編。完整經歷12與16年美國大選,期間也至歐洲現場,報導英國脫歐公投、法國大選、德國選舉,及俄羅斯大選等。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YisViewsOnWhiteHouse/

最新著作:白宮義見:首位華人白宮記者直擊!美國權力核心的真實面貌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