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血汗日本》被同事罵「白癡」、超時工作沒加班費!拿獎學金的越南菁英學生,只能去送報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國際 | 全球話題

血汗日本》被同事罵「白癡」、超時工作沒加班費!拿獎學金的越南菁英學生,只能去送報

撰文者:出井康博(Yasuhiro Idei)
非讀BOOK 2018.06.25

日本年輕人都不想做的苦勞,由一群外籍留學生、實習生來扛,他們超時打工、失蹤、過勞死、集體犯罪……「當代奴工制度」,就在我們都最熟悉的日本上演──日本,還是那個用來實現夢想的國家嗎?

新聞和報紙絕不報導的「血汗國家日本」

凌晨3點,寂靜無聲的住宅區響起摩托車的引擎聲。握著龍頭把的恩同學(音譯,20多歲)一年前從越南來到日本,一邊上日語學校,一邊從事送報工作。

領取報社獎學金的日子並不輕鬆。凌晨2點起床送早報,上午去日語學校上課,下午到傍晚送晚報。送完晚報之後,回到公寓吃晚餐和寫學校作業。每天平均睡眠時間為3小時,每個月的休假只有4天加上報紙休刊日,就連除夕和元旦都得去送報。

「我會不會騎得太快?」

廣告

戴著口罩的恩同學擔心我騎腳踏車跟不上,特意問我。臉上戴的印花口罩是留在越南的女朋友送他的禮物。

這天的氣溫將近零度,十分寒冷。恩同學用口罩、圍巾、安全帽把臉包緊。單看他送報的模樣,大概不會有人發現他是外國人。

他每天早上要送350份早報和200份以上的晚報,分量並未因為是外國人而有所減少。分裝在機車菜籃和行李箱支架上的報紙重量約20公斤。一次載不完所有報紙,途中必須返回分銷處補充報紙。

「早起沒關係,可是下雨天很辛苦,颳風的日子也很辛苦。」

廣告

恩同學雖然在越南念過日語學校,日文程度還稱不上流利,許多門牌上的漢字也不會唸。因此送報路上總是緊緊握著「順路表」——運用圖案與記號,標記送報順序的表單。

一路上恩同學不斷重複停下機車,從置物籃中取出報紙,放進住戶信箱的動作。

凌晨四點半時,天空開始泛魚肚白,路上卻還是杳無人煙,耳裡傳來的只有其他送報員的機車引擎聲。把報紙放進一戶人家的信箱後,恩同學忽然轉頭問我:「你知道什麼時候送報紙最開心嗎?」

看到我絞盡腦汁想不出來的模樣,恩同學笑著回答:「下雪天,我那天花了10個小時才送完。」

我本來以為他在諷刺,等到送完報之後詢問詳情才明白他的真意。

恩同學曾經在下大雪的日子送過報。家鄉越南幾乎不會下雪,不習慣下雪天的他摔了好幾次車。最後沒辦法,只好改為徒步送報。附近的居民看不下去,紛紛出來幫忙。

他來到日本之後,每天的日子就是分銷處與學校二點一線。認識的日本人僅止於分銷處的員工和日語學校的老師、職員,一個日本朋友也沒交到。然而在出乎意料的情況下,感受到日本人的善意。

恩同學工作的分銷處從好幾年前,便開始僱用獲得獎學金的越南留學生,分銷處老闆非常滿意他們的工作態度。

「越南來的年輕人都很認真,幾乎不會漏送,簡直比日本人還優秀。要是沒有他們,這家分銷處根本做不下去。」

這家分銷處的送報範圍為10個區塊,其中8個區塊由越南留學生負責,的確是「沒有越南留學生就做不下去」。

名為「朝日獎學會」的機構,負責把獲得獎學金的學生分發到各個分銷處,恩同學也在甄選上之後,由該機構分發到目前的分銷處。朝日獎學會稱呼這類留學生為「招聘獎學生」。獲選為招聘獎學生的外籍學生和日籍學生一樣,由報社支付學費和提供住宿。

另一方面,僱用招聘獎學生對於分銷處而言,成本低於日籍員工。由於日語學校的學費遠比大學便宜,分銷處支付給日籍學生的獎學金、薪水、住宿費用,每個月合計高達25萬日圓(約新臺幣6萬7500元)到26萬日圓(約新臺幣7萬200元);留學生每個月卻只要4萬日圓(約新臺幣1萬800元)到5萬日圓(約新臺幣1萬3500元)。

回過頭來看,現在願意申請報社獎學金的日本年輕人日益減少。難得有人入選,往往做不了多久便受不了而辭職。反正離開分銷處,還有許多打工等著他們挑。

換成留學生,就不用擔心他們做到一半辭職。這些留學生往往是賭上人生的一切來到日本,無法輕易離開日本。畢竟報社提供的獎學金包括學費和食衣住等費用,在日本很難找到待遇更好的打工。

僱用日籍社會人士就不用支付獎學金。然而分銷處的工作基本上必須提供住宿,在首都圈僱用一名全職員工至少要支付30萬日圓(約新臺幣8萬1000元)左右的月薪。儘管許多分銷處願意負擔日籍員工的月薪,卻找不到人手,只好仰賴外籍員工。

在分銷處工作的外籍留學生中,越南人為大宗。尤其是《朝日新聞》報社的分銷處,幾乎都是越南人。這是因為朝日獎學會東京事務局計畫性地提供越南留學生獎學金。最近的2到3年,每逢春季和秋季便會錄取數百名越南人。順帶一提,朝日獎學會每年錄取的日本學生不到100人。換句話說,領取獎學金的越南學生人數是日本學生的二倍以上。

超時工作與拖欠加班費

我貼身採訪的對象恩同學在凌晨2點上工,把廣告夾進早報後去送報。送報約莫需要3小時,必須在6點送完早報,因此早上合計工作4小時。下午2點則開始送晚報的工作,5點完成。一天的總工時合計7小時,一週工作6天。

星期天不用送晚報,不過有時休假日剛好是星期天。此外,送完晚報經常會留在分銷處加班,準備第二天要夾進早報裡的廣告。恩同學表示,他的工作時間平均「每週40小時」。

領取報社獎學金的留學生也是以「留學簽證」來到日本,送報算是打工,受到「一週打工時間不得超過二十八小時」的規範。因此恩同學等於每週超時工作12小時。

難道恩同學是特例嗎?我親自訪問了50名以上領取《朝日新聞》報社獎學金的越南人,包括畢業生,所有人都曾在首都圈的《朝日新聞》報社分銷處工作過。

待遇依所屬的分銷處而有所不同。首先是配送的早報從300份到550份不等,差距甚大。朝日獎學會要求分銷處不得指派留學生發送廣告和回收舊報紙,卻有部分分銷處違反規定。有些分銷處甚至會徵收罰款,漏送一戶便扣除幾百塊薪水。由此可見,從工作內容到待遇會依分銷處老闆的做法而完全不同。

這些留學生唯一一項共通點是,每個人「一週都工作超過28小時」,有些人甚至一週工作將近50小時。

前述所言,並不代表所有在《朝日新聞》報社分銷處工作的越南留學生都違法超時工作,而是確認恩同學並非特例。

朝日獎學會向各分銷處發函,要求遵守「每週打工不得超過28小時」的法規;然而實際情況與法規卻大相逕庭。就連恩同學任職的分銷處老闆也坦承讓留學生每週工作超過28小時。

「我這裡的越南留學生工時的確超過法令規範,不過其他分銷處的情況應該也是一樣。一天工作5小時(朝日獎學會要求分銷處一天只能讓留學生工作5小時,每週工作5天,沒有晚報的星期天工時為3小時,合計28小時),事情根本做不完。稍微了解送報工作的人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任務。」

我又訪問了幾位分銷處老闆,每個人的回答都大同小異。分銷處的工作絕不可能在「每週28小時」的規範內完成。如果要遵守法規,必須減少留學生的工作量,給予他們特別待遇。但是目前沒有一家分銷處有此人力。

不僅恩同學任職的分銷處如此,每家分銷處都因為業績下降,只得壓低人事費用。儘管留學生比日本人的人事費用更低,也不能無限制地增加打工的留學生。

其實「一週打工時間不得超過28小時」的法規,反而是給僱用越南人的分銷處方便,造成留學生超時工作也無法領取加班費。因為支付加班費反而證明分銷處公然違法。因此,越南人只能默默忍受日本人領得到加班費,自己的加班費卻遭到拖欠的現實。

「一週打工時間不得超過28小時」是日本為了自己方便而決定的法規。倘若超過28小時的規定卻支付加班費,相信這些越南人應該很樂意加班吧!他們來自月薪只有1萬日圓(約新臺幣2700百元)到2萬日圓(約新臺幣5400元)的國家,重視加班費的程度遠遠超出日本人的想像。

但是他們的待遇和日本人有所差別,兩者之間的「差距」正是造成不滿的最大原因。

就連休假天數也出現差別待遇:越南留學生「週休一日」,少於日本學生的「月休六天」。原本外籍和日籍學生都是「週休一日」。由於實在募集不到日本學生報名,朝日獎學會才在2015年度改變日本學生的休假規定。此外,朝日獎學會還規定留學生領取獎學金的2年之內,不能短期回國。

「我心中是有很多不滿,可是不能說。要是引起什麼問題,會被強制遣返越南。」這是在首都圈的《朝日新聞》報社分銷處工作的阮同學(20多歲)告訴我的。他在分銷處已經工作兩年,是少數在越南念完大學再來日本留學的學生。他的母校是菁英學校,匯集了理科的優秀人才。

阮同學大學畢業之後,進入與朝日獎學會合作的日語學校,並從頭念起,以獲得「留學日本」的門票。

目前和朝日獎學會合作的越南日語學校增加至數間,其中有些學校還會向獲選去日本的學生收取高額的「手續費」。這些學校和仲介留學生去日本的代辦中心一樣,都淪為掮客了。

阮同學的學校也是一樣,他因此背負了數十萬日圓的債務來到日本。即使借錢也要留學,是希望留學經驗有助於未來的工作。

他在日語學校念了兩年書之後,進入日本的私立大學就讀。送報工作之餘仍不忘讀書,因此成功考取日語能力檢定的最高等級「N1」。N1對於熟悉漢字的華語圈學生而言並不困難,考取N1的越南人卻很少見。

儘管阮同學如此優秀,依舊苦於「文化震撼」。其中最令他痛苦的莫過於日本同事的態度。

阮同學雖然優秀,但剛開始用日文溝通時還是有障礙,工作也無法立即上手。這種時候,同事便會不留情面地破口大罵:

「你在搞什麼啊!混帳!」 
「白痴!」 
「滾回越南去!」

無論對方如何叫罵,阮同學僅能默默忍耐。要是逃離分銷處,便無法還債。此外,考慮到越南母校的學弟妹們,無論如何都不能輕易逃走。

他在越南就讀的日語學校中,還有許多學弟妹夢想獲選招聘獎學生,前來日本留學。如果自己在分銷處發生什麼問題,也許會害他們來不了日本。他一路靠著這個念頭,撐過所有挫折。

和朝日獎學會合作的日語學校在越南也屈指可數。不少成績優異,足以進入越南名校的學生甚至會刻意選擇就讀日語學校,以獲得留學日本的機會。目前越南留學生雖然急速增加,其程度和這些成績優異的學生有如天壤之別。招聘獎學生又是從這群優秀人才中精選而出,代表他們都是越南當地的「菁英」。

另一方面,在分銷處工作的日本人多半過著和「菁英」南轅北轍的生活。來到這裡工作的越南菁英學生,只因為國籍便遭到蔑視和辱罵。他們的能力毫不遜色,卻不得不與程度遠低於自己的日本人一起從事連日本人都討厭的工作。面對如此不公平的待遇,他們就算因此產生恨意,也不足為奇。

阮同學最近想辭去分銷處的工作:「體力上是沒問題,只是心靈上已經到了極限……」

書籍簡介_絕望工廠 日本:外國留學生與實習生的「現代奴工」實錄

作者: 出井康博(Yasuhiro Idei)
譯者: 陳令嫻
出版社:光現出版
出版日期:2018/04/03

作者簡介

出井康博(Yasuhiro Idei)

1965年生於岡山縣。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學系畢業。曾任英文週報《THE NIKKEI WEEKLY》記者、美國專門研究黑人問題的「華府智庫政經研究聯合中心」(Joint Center for Political and Economic Studies)客座研究員,目前為獨立記者。

著作包括《何謂松下政經塾?》(新潮新書)、《虛構的長壽大國 追蹤外籍看護工作現場》(新潮社)、《最受黑人喜愛與最為FBI恐懼的日本人》(講談社+α文庫)等等。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血汗 同事 日本 白癡
非讀BOOK
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職場、生活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