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這裡是女性主義的「子宮」!一窺歐洲最重要女性空間,位在巴黎第六區的光之屋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國際 | 全球話題

這裡是女性主義的「子宮」!一窺歐洲最重要女性空間,位在巴黎第六區的光之屋

撰文者:彭怡平
歐盟觀察 2018.06.22 3,572
圖片來源:<a href="http://sites.gallatin.nyu.edu/dasr/2016/06/22/what-exactly-is-french-feminism-still-trying-to-figure-that-out/" target="_blank">Rose Gilroy: What Exactly Is “French Feminism?” </a>

台灣雖然屬女權進步國度,但是,卻始終無法如非洲國家,如塞內加爾,成立「婦女,兒童和家庭部長」(Ministre de la Femme, de l'Enfant et de la Famille)[1];或者如法國的這間座落於巴黎第六區賈克伯街35號的「女性空間」(Espace des femmes)──專為女性提供藝術展演及思想發表的平台。

對於從事歐盟女性主義研究以及關注女權發展的男女而言,「女性空間」不但是歐盟最重要也最具代表性的女性中心,也是法國女權運動的聖地。「女性空間」之所以如此受到國際重視,都歸功於創辦人──安東涅特‧傅柯(Antoinette Fouque,1936~2014)[2]以及1960年代末期興起的法國女權運動:因為這些婦權運動者的團結與努力,為這個空間注入獨一無二的靈魂。沒有她們的奉獻,女性藝術家、女性文學家以及女性主義運動人士,就少了一個可以抒發自己思想及綻放自己才華的重要園地。

推動女權的子宮──MLF

廣告

1967年和1970年之間,法國有數個與女權有關的工作團體成立。最重要的首推由安‧澤列斯基(Anne Zelensky)與賈克琳‧費德嫚(Jacqueline Feldman)創立的「女,男,未來」(Féminin, Masculin, Avenir - FMA),倡導女權民主運動。

1968年5月,FMA佔領索爾邦大學,針對婦女問題──法國婦女的避孕權和墮胎權,反對暴力和性別歧視,爭取在權利、道德、司法、經濟等領域的性別平等──展開熱烈討論。有別於大學內常見的侷限於知識分子菁英間純理念的辯論,妓女及底層社會的勞動婦女也前來參與,使得辯論的內容跳脫了過往學院派的象牙塔思維,為日後法國婦女運動的思想注入生猛的現世基礎。在作家莫尼克·維蒂希(Monique Wittig)號召下,1968年10月舉行的另一場會議中,有十多位女性參與,目標在探討女性性行為、將女性的抗爭與反殖民鬥爭和階級鬥爭聯結在一起。

根據法國當代史專家米雪兒‧桑卡里妮傅奈(Michelle Zancarini-Fournel)的說法:「FMA團體乃『女性解放運動』組織的前身。」1970年4月,FMA更名為「女性主義,馬克思主義,行動」(Féminisme, Marxisme, Action),並在文森大學(l’Université de Vincennes)召開第一次公開會議,此會議上,提出再次將FMA更名為「女性解放運動」(Mouvement de libération des femmes - MLF)[3]。

1970年5月,安東涅特‧傅柯與吉勒‧維蒂希、瑪西婭‧羅森伯格和瑪格麗特‧斯蒂芬森合力完成《為女性解放而戰鬥》,成為第一份紀錄此段時期法國女性主義運動的文獻。全文於《國際蠢蛋》(L'Idiot International)雜誌發表,該雜誌也系統地引進並介紹美國、英國、歐洲各國女性的解放運動。與此同時,也有很多其他的女權團體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但大多是曇花一現!如綠色耳朵、多態性乖僻、小雛菊等等。

1970年8月26日,「女性解放運動」的名稱正式出現於各報媒體。十幾位成員在巴黎凱旋門下方的「無名戰士」墓碑上躺著,她們的身體上覆蓋著一個花圈,上面寫著「無名戰士的妻子」。在她們抗議的旗幟標語上,可以讀到這麼一句話:「比『無名戰士』更不為人所知的,是『他的妻子』。」她們也藉此公開行動來聲援美國罷工的婦女,當天,美國婦女也慶祝她們獲得選舉權五十週年。

從理論到社會實踐的女權運動

不過,在抗爭的過程中,安東涅特‧傅柯卻發現,法國知識分子彌漫著一股男性沙文主義,這種現象於作家界尤其嚴重,男作家甚至稱女性為「不會寫作的人」。而以「女性」為主題的書寫以及由女性書寫的歷史,更付之闕如,這對於安東涅特‧傅柯而言,是難以置信的缺憾。

在「精神分析與政治」(Psychanalyse et Politique)[4]此一激進女權組織成員的支持以及「女性解放運動」成員──西勒菲娜‧布瓦松娜的資金贊助下,1972年,安東涅特‧傅柯創立《女性出版社》(Éditions des femmes),並出任編輯。

從創辦之初,《女性出版社》即抱持兩個宗旨──政治與文學。出版社的目的不僅在於宣揚女性文學以及女性書寫,更重要的是,實現女性追求獨立自主的抗爭。1974年,《女性出版社》不僅在巴黎成立同名書店,兩年後,在馬賽開分店,並於隔年於里昂再開一家。

1979年,安東涅特‧傅柯、西勒菲娜‧布瓦松娜(Sylvina Boissonnas)[5]與瑪麗‧克勞德·克魯巴克創辦「民主運動婦女聯盟」(Alliance des Femmes pour le Démocrate - AFD),繼承法國女權主義運動──「女性解放運動」組織的精神,繼續為兩性平權打拼,並對女性創造力的具體貢獻,以公開展演的形式,予以實質上的承認。

1980年,當世人還未發掘有聲讀物的概念時,安東涅特‧傅柯已超越同時代出版人,創「有聲讀物」(Bibliothèque des voix)。並於次年成立「女性空間藝廊」(Galerie des femmes),為當時根本無緣在藝廊與美術館內展出作品的女性藝術家提供展出空間,讓女性藝術家終於得以擺脫性別歧見,對公眾展露她們的創作才華與其豐富的內涵及思想。

女性的心靈居所

三十多年來,因「女性空間藝廊」給予初試啼聲的機會而成為舉世矚目的國際藝術家──法國雕刻師與畫家:妮基‧桑法勒(Niki de Saint Phalle);或者雖小有知名度,卻苦無展出機會的女性藝術家──奧費主義畫派的創始人:索尼婭‧德勞內(Sonia Delaunay, 1885~1979)、墨西哥攝影家:蒂娜‧莫多緹(Tina Modotti,1896~1942)、法國攝影師:克勞德‧巴托(Claude Batho,1935~1981)、義大利畫家、平面設計師:瑪歌麗甌妮‧米勒菲雅(Maglione Milvia,1934~)、法國雕刻家及畫家:路易絲‧布爾喬瓦(Louise Bourgeois,1938~2010)、美國攝影師:伊莫金·坎寧安(Imogen Cunningham,1883~1976)等人。

此外,來自世界各地的女權組織以及為婦女爭取權益的各個政治組織以及各國女權運動代表人物,都受到「女性空間」的支持。比如來自烏克蘭的激進婦女組織費曼(FEMEN)[6],即在此地召開年度記者會。我們可以說,因為安東涅特‧傅柯等人的努力,使得世界女性得以擁有另一個意義的「家」──不是傳統意義的「自己的房間」,而是意義上更為廣闊的「女性的空間」。

誠如安東涅特‧傅柯所言:「『女性空間』生自『女性解放運動』。我總是將此空間視為一個集文明、社會、文化、政治及象徵於一體的運動空間。我希望在此描繪出正面的道路,讓未發生的能夠發生,喚醒,誕生,發展女性的文化。我們需要開啟話語及思想的土壤,進行調查與創作。

在這些地方,我想通過多元的主題,讓空間不僅限於女性主義,讓女性文化顛覆陽具象徵的秩序,從單一性別的陰莖文明,發展成兩性文明;從陰莖社會走向異性戀和生殖的社會。而《女性出版社》則具有「燈塔」的涵意。我希望它成為『光之屋』,如維吉尼亞‧吳爾芙於《燈塔》一書中所指,它也是超現實及革命象徵的空間。」

吳爾芙的燈塔

承載女性歷史及女性運動史的「女性空間」,不僅是第一個以女性為中心而建立的歷史暨資料中心,也提供多元的文化功能。支持女性創作者,如:文學家、藝術家及思想家的作品發表暨出版;更是世界女權運動的中心,兩性平權思想的倡導與推動者,並成為世界各地女權組織於歐陸發聲的首要據點。

這個集社會運動、女性文化及歷史紀錄於一體的「女性空間」,印證了創辦人安東涅特‧傅柯所言:「女性的生殖力壓倒一切。」「女性空間」猶如母體的子宮,它孕育生命,呵護並餵養世界各地的女性,喚醒女人被壓抑的獨立自主的意識,激發女人承擔自己命運的勇氣,讓女人終必吳爾芙的燈塔,活出自己生命的精采。

[1] 自1980年代開始,塞內加爾政府即成立「婦女,兒童和家庭部」並由女性出任該部會首長。旨在處理社會性別歧異以及兒童福利及教育,家庭問題。後來該部會名稱隨著社會情況的改變而不斷被更名。該部會首長由女性出任。三十多年以來,致力於關懷塞國婦女,兒童,家庭問題,並重視社會行動、民族團結以及社會發展之間的關聯:女性創業和微型金融。它們均反映塞國政府對婦女與兒童此一領域的重視,以及性別與權利隨著社會觀念的演變而進化。

[2] 安東涅特‧傅柯為法國極其活躍的女權主義活動家、出版家、心理分析師以及「女性解放運動」(Mouvement de libération des femmes - MLF)創始成員。1936年10月1日於馬賽出生,2014年2月20日因帕金森綜合症於巴黎病逝,終其一生,為法國女權以及世界女權的發展做出卓越的貢獻。

[3] 安東涅特‧傅柯談起「女性解放運動」曾言:「『女性解放運動』是對抗無處不在的男性生殖器象徵論的文化,也就是說,必須解構其本質。」

[4] 安東涅特‧傅柯在精神分析與政治學說上提出「女性的性慾」說。與弗洛依德奠基於男性陰莖的「性慾說」(libido)互別苗頭。她在弗洛伊德和賈克‧拉康停止的門檻上奠定「生殖力」理論的基礎。她認為:「厭女症的基礎,因婦女的生殖能力壓倒一切的願望。」她稱此為「羨慕子宮」。她並指出:「根據弗洛伊德的觀點,女性慾望乃出自『嫉妒陰莖』。事實上,此觀點是男孩『嫉妒子宮』的保護膜。」也正是出自這學理基礎,安東涅特‧傅柯與西蒙‧波娃所提出來的:「我們並非生來為女人,我們是成為了女人。」的「第二性」自此分道揚鑣。在她的第一本著作《有兩種性別:女性學散文》(1989~1995)中,她反對「女性是未完成的男性」此一論調。她認為:「從來不存在所謂的『第一性』或『第二性』。自始至終都只有『同時存在的兩性』,即男性與女性。」

[5] 1942年10月18日出生於法國圖盧茲,是法國著名的婦運活動家及贊助者,也是電影導演、新浪潮電影製片人,並為《女性出版社》及《國際蠢蛋》雜誌發行人。

[6] 費曼,源自烏克蘭的一個極端激進女性主義抗爭團體。成立於2008年。該團體在近年來頗受國際媒體矚目,因為其成員會以上空方式抗議情色旅遊者、性別歧視、宗教以及其他社會相關議題。後因主要成員遭烏克蘭政府打壓而被迫將總部遷移至法國巴黎。費曼透過有效的組織運作以及媒體管道宣揚自己的主張,影響力擴及世界各地,今日已成為頗具影響力的國際女權組織。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子宮 女性主義 歐洲 巴黎
歐盟觀察
彭怡平(Yi-ping PONG)

國立台灣大學歷史系畢業,法國巴黎第一大學造型藝術所電影電視系博士,視覺藝術家、作家。專攻劇本、紀錄片拍攝、攝影及電影藝術的研究,從事跨領域的藝術創作,兼具作家、藝術家、攝影家、策展人、紀錄片導演等多重身份。通曉法、日、英、德、中、拉丁文。2013年,榮獲《LADY格調》【中國年度最具影響力十大人物】。2002年以《Jazz Club in Paris》榮獲法國年度藝術家獎。

已出版十餘本攝影文學及藝術專書,如《女人的房間》、《她的故事》、《彭怡平的藝術筆記》、《安格爾的小提琴》、《巴黎夜爵士》、《隱藏的美味》、《名廚的畫像》等。

多次應邀至法、美、中國、日本及台灣美術館及專業藝廊舉辦個展與外語專題學術講座。為國藝會、文化部及台北市文化局獎助藝術家與文學家。

個人官網:www.pongyiping.com

點此看彭怡平所有文章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