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法國移民政策為何敢如此「沒人性」?只要高端人才和富翁,拒絕中低階人力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國際 | 全球話題

法國移民政策為何敢如此「沒人性」?只要高端人才和富翁,拒絕中低階人力

撰文者:彭怡平
歐盟觀察 2018.06.06 19,975
法國總統馬克宏(圖片來源:dreamstime)

行政院國發會於2018年5月15日公布《新經濟移民法》草案[1],若仔細研究這份新法,不難發現,台灣所謂的移民中階人才的規格,是以薪資做為主要參考標準。而且,門檻標準相當低,如月薪資標準達到32000元的社福人力[2],即達台灣移民法規所謂的「中階人力」標準。另一方面,中階外籍技術人力若之後連續居留7年、平均每年在台只需183天,即可申請永久居留或依國籍法申請歸化為我國國民,享有國民待遇,日後恐對台灣社會福利資源造成越來越大的衝擊與負擔。

從勞工短缺到勞工過剩

如今,各國都在搶人才,歐盟從二戰結束以後的30餘年間,大力引進低端人力以彌補本地勞工市場人手的不足,轉而走向如今嚴格控制移民數量,並且拉高入門門檻,其背後的理由,有其歷史根源。

廣告

二戰後的三十餘年間,政黨政治多為左右翼分享權力,在法國及義大利,即便是共產黨也是擔任次要角色。鑑於1920年代的世界經濟大蕭條從而導致的世界經濟崩潰與接踵而至的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因此戰後由政黨和企業、勞工和中產階級攜手合作,建立全民健保、慷慨的失業救濟、家庭津貼、住房津貼以及免費念大學等社會福利計劃。當時的西歐,受益於經濟富裕繁榮,失業率極低。自1970年代起,全球逐漸產能過剩,激進的勞工運動伴隨而至企業利潤下滑,經濟年成長率不斷下滑乃至腰斬,失業率上揚至少四倍──如1960年代西歐年均失業率為1.6%,至1970年代晚期,飆升至7%以上,義大利更是飆升到17.2%。政府稅收減少,社會福利支出快速增加,赤字不斷攀升乃至已經無力支付國際支出,財政入不敷出,英國與義大利甚至向國際貨幣基金求助貸款以紓困。

在經濟蕭條的年代,這些原本為疏解本地勞工短缺而不斷引進外國人民移居的西歐各國──法國引進北非前屬地人民,德國大量引進土耳其移民,英國引進來自巴基斯坦以及印度勞工,丹麥及瑞士也不遑多讓,對各種想要工作的移民開放邊界。此一時期,因為經濟繁榮掩蓋過一切反移民聲浪,移民也被視為是協助地主國發展經濟而非與本地勞工爭飯碗的競爭者,並且,他們被視為最終仍會返回故鄉的「暫時性居民」。事實證明並非如此。

1970年代出現勞工過剩,西歐停止正式召募外國勞工,甚至對外勞提供財務誘因,即便如此,來自非洲及中東地區的勞工卻選擇留下來[3],更甚者,透過移民法規,將他們的一家大小連同親屬全都接到歐洲。再加上,西歐北歐等富裕國家的社會福利制度十分健全,自然而然,吸引多數的外籍勞工寧願留下來也不願返鄉,尤其是來自北非中東地區的穆斯林移民人口比例佔據絕大多數。

信奉一夫多妻制的穆斯林男性移民的家眷,往往動輒高達數十甚至於百人。對於因優渥的各項社會福利政策支出,導致財政早已捉襟見肘的歐盟各國來說,一人成功,百人得以受惠的穆斯林移民,自然成為頭號不受歡迎的外國移民;加上幾世紀以來的宗教戰爭及殖民恩怨所埋下的舊恨尚未撫平,以及方興未艾的伊斯蘭國散播的恐怖主義思想,在西歐及北歐各國的穆斯林二代移民心裡催化生根,有如在這些國家內部埋下一些不確定因素[4]──這些都導致反移民聲浪日益升高。

拒絕低端及中階只要最高端人才與富翁

自從馬克宏政府執政以來,已經扭轉法國對於低端及中端人才的引進及需求,轉而以具備財力及高端技術能力及具備創新創業實力的國際人才為吸納對象。

法國推出「人才護照」(passeport talent),目的在於吸引願意為法國經濟做出貢獻的受薪或非受薪外籍專業人士定居法國。不過,法國的「人才護照」表面上看起來容易,實務上卻是困難重重[5]。當台灣還在思索如何因應低端及中端人才荒時,法國已先思論出一國的未來奠基於其所擁有的一流人才數量的多寡。2017年6月中旬法國總統馬克宏在公佈這項政策時,一反其道,特別以英語發表:「在這個世界上,有些人以為築牆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時,我則認為『開放』才是正途。」馬克宏總統明示盡速啟動「科技簽證」,讓各國頂尖的高科技人才、創新者與創投家,能儘速拿到法國居留許可,並以多項優惠,吸引各國頂尖人才來法國,讓法國成為「科技創新創業國家」,[6]一同致力開發綠色科技、食品科技、人工智慧,追求一切可能的創新。

值得留意的是,自從法國積極引進外國科技人才以來,原本想去英國的印度高端科技人才紛紛轉而投入法國的懷抱。每當入夜,巴黎街道上就充斥著早出晚歸、不會說一句法文的印度移民。他們都是擁有科技頭腦,受過高等教育的數學與IT界一流人才。

恩威並濟的哥倫布新移民法

然而,就在馬克宏總統持續推動法國成為對高端移民友善國家的同時,根據2017年夏天所進行的一項關於移民調查的結果卻顯示,63%的法國受訪者認為法國移民人數已超過所能承受的負荷,並且,大多數法國民眾支持緊縮移民政策。有了民意的加持,為了控管移民數量並做有效的庇護,法國總統馬克宏和內政部長傑哈‧哥倫布(Gérard Collomb)著手推動新移民法──「移民庇護法案」(la loi de l’asile et l’immigration)。不過,內政部長傑哈‧哥倫布(Gérard Collomb)於2月14日在部長會議提案以來,這個法案就因缺乏人性而飽受各方抨擊。《世界報》(Le Monde)更於報導中直陳:「儘管談話中展現對難民的歡迎,但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都可見企圖嚇阻難民前來。」

內政部長傑哈‧哥倫布為法案辯護時表示:「在移民管控和有效施行庇護權間獲取平衡」。無論如何,對於前往法國工作的國際人才以及留學生的行政渠道,法國新移民法是更為便利與簡化;但對於非法移民及難民的庇護申請程序,卻變得困難重重。如警方針對未在庇護申請機制之列的移民者,拆毀營地帳篷,強制驅離[7]。並以法律限制援助提供者──個人[8]或組織等。

該法案將拘押非法移民的時間從原本的45天延長至90天──左翼議員批評不人道,而右翼議員卻希望增至180天。該法案並計畫縮減處理庇護申請案的時間從原本的9個月縮短為6個月,而申請庇護者遞件申請期限由120天縮減為90天。對於被駁回者,仍可上訴,但期限從1個月縮短至15天──非政府組織則認為:「兩周時間根本不足以讓未通過者有足夠時間進行證據蒐集。」此外,關押在滯留中心等待被遣返的非法移民,法官介入並做出決定的時間也由原來的5天以後縮短至48小時。允許警察對庇護所的移民檢驗身份,若發現違法情事,將處以長達5年監禁與75000歐元罰款──諸如此類修法措施,遭多個人權團體批評此法乃對移民的暴力行為,並已涉及侵犯人權。

唯一反對票

儘管內部反對聲浪不斷,經過長達61個小時的辯論,國民議會以228票贊成、139票反對、24票棄權通過該提案,該案通過主要歸功於馬克宏所屬政黨「共和前進!」(LREM)的支持。橫跨右翼、左翼,甚至極右翼政黨「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都有議員投下反對票!但會間,共和前進黨唯一一位投下反對票的議員──尚米謝爾‧克雷蒙(Jean-Michel Clement),投下反對票以後,他旋即宣布退出共和前進黨。

在「共和前進!」議會的312名代表中,尚米謝爾‧克雷蒙成為唯一一位敢對「控制移民和有效庇護權」法案投下「反對」票者。他如此說:「在這個問題上,一如其它的法案──生命倫理學與生命終結的法律,我認為,我只是遵循我的良心來投票。終其一生,做為個人、律師以及政治人物,我的價值觀,都圍繞著簡單的信仰──自由、正義和謙遜──建立起來。我始終將『人』放在我關注的中心。顯然,在我們投票的法案條文中,男人、女人或孩童,總是迂迴地出現在法律每一條文的末端,並且,每一項修正都是以另一種考慮的形式出現的。」

法國的新移民法讓我學習與瞭解何謂政黨政治運作。就算在同一個政黨中,也可以容許有不同的聲音,並且,媒體樂於將不同的聲音放在一起並陳,以讓老百姓可以瞭解各式各樣的意見,從中取得自己的參考準則。此外,新移民法可見身為執政黨考慮的是大多數民意,而非堅持總統一人己見。[9]考量到國內現實情況,卻也對優質移民放寬窄門。這一體兩面的法國新移民法[10],奠基於政治現實考量,卻也因此犧牲西方一直以來標榜的人道主義精神。但是,相較於義大利以及歐盟各國甚囂塵上的民粹主義,雖不能贏得所有人的贊同,卻不失為遏止民粹主義繼續在國內滋長的一則有效藥方。

[1] 見國家發展委員會於民國106年12月28日公告新聞稿。

[2] 平均薪資第70分位是指將薪資由小至大排列後,排名前70%者。依此水準,並採產業、社福薪資水準分流原則,產業人力月薪41,393元,社福人力32,000元的中階技術人力適用。

[3] 因為非洲及中東戰爭連連,導致國內民不聊生,比起經濟衰退的歐洲各國,其經濟狀況及社會安全更糟糕。

[4] 來自非洲與中東的移民人數成長是呈倍數增長。比如1980至2005年間,光丹麥一國的非洲移民人數的增長率就高達520%,占該時期移民人數的九成比例。第一代移民通常在製造業工作,而如今的移民,不是失業,就是在旅館、餐廳、清潔或建築工地從事當地人民不願從事的卑微工作,近年來更因為來自東歐羅馬尼亞移民潮的湧入,導致原本在建築與從事水電、室內裝修的北非移民的工作也被取而代之。再加上語言、生活習慣、文化風俗、宗教信仰與當地的差異,多群居在法國的巴黎、馬賽,比利時的安特衛普、布魯塞爾,荷蘭的鹿特丹和丹麥的哥本哈根市區或者郊區的貧民窟,形成與當地文化與在地社區全然分離且自成一格的穆斯林區。

[5] 根據法國在台協會提供的資料顯示,赴法申請居留證者,必須提供生活無虞證明──經濟來源、定期利息或租金收入,退休金帳戶等等。至少符合法國2017年最低生活所需,即法國最低薪資(SMIC)每月最低1480.27歐元的標準,即每月53290元台幣收入,並且出示總金額至少一年,即64萬元台幣的財力證明。

[6] 馬克宏在參加一項科技展的開幕典禮時公開表示,他將取消種種有礙優秀人才居留法國的限制,並且要求立即研擬「科技簽證」計畫,高科技人才、工程師及創業投資者,與他們的家人,只要符合審核標準,就能以最快速度,拿到被稱為「人才護照」的法國四年居留許可。

[7] 巴黎市長安妮‧希達爾戈(Anne Hidalgo)與內政部長傑哈‧哥倫布兩人原同屬一政黨,但自從十週前開始,兩人就為了巴黎的難民營問題而爭辯不休。位於第八區玻佛廣場上的難民營已於5月24日拆撤。5月30日,安全部隊啟動巴黎最大規模的難民營撤離行動。小城市廣場上的難民營被媒體稱為「千年營」(camp du Millénaire),安置了1700多名來自阿富汗、伊拉克及敘利亞的戰爭難民,全數被遷往位於巴黎16區的旅客接待中心。

[8] 依據法國刑法L622-1條:「任何人透過直接或間接的幫助,便利或試圖便利外籍人士入境法國、在法國境內流通或非定期停留於法國」係屬違法行為,為此將判處高達5年徒刑以及3萬歐元罰款。「連帶責任罪」(délit de solidarité),此一不存在於法律文本中的概念,也因此出現於新聞報導及社群媒體評論。

[9] 2017年總統競選時,馬克宏對於民族陣線對於穆斯林以及移民的攻擊表示堅決反對,但當2017年在法國申請庇護者達到10萬人次時,他卻一改初衷,加強控管法國移民,以回應日益升高的民粹種族主義。

[10] 來自馬利的22歲青年馬穆杜‧加薩馬(Mamoudou Gassama)因赤手空拳於30秒內攀登四樓陽台拯救小孩而被馬克宏總統接見,並且獲得法國十年居留證,因他彰顯了法國價值。更因他身懷絕技而被法國消防隊邀請加入團隊。事後,不少沒有辦理移民手續的非法移民走上街頭,宣稱要攀爬艾麗榭宮以換取合法居留權。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政策 法國 法國移民 移民 法國移民政策 法國 移民 人性
歐盟觀察
彭怡平(Yi-ping PONG)

國立台灣大學歷史系畢業,法國巴黎第一大學造型藝術所電影電視系博士,視覺藝術家、作家。專攻劇本、紀錄片拍攝、攝影及電影藝術的研究,從事跨領域的藝術創作,兼具作家、藝術家、攝影家、策展人、紀錄片導演等多重身份。通曉法、日、英、德、中、拉丁文。2013年,榮獲《LADY格調》【中國年度最具影響力十大人物】。2002年以《Jazz Club in Paris》榮獲法國年度藝術家獎。

已出版十餘本攝影文學及藝術專書,如《女人的房間》、《她的故事》、《彭怡平的藝術筆記》、《安格爾的小提琴》、《巴黎夜爵士》、《隱藏的美味》、《名廚的畫像》等。

多次應邀至法、美、中國、日本及台灣美術館及專業藝廊舉辦個展與外語專題學術講座。為國藝會、文化部及台北市文化局獎助藝術家與文學家。

個人官網:www.pongyiping.com

點此看彭怡平所有文章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