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花旗消金賣了!星展憑什麼搶贏北富銀、躍居外商銀行一哥?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焦點 | 時事分析

花旗消金賣了!星展憑什麼搶贏北富銀、躍居外商銀行一哥?

星展銀行(台灣)總經理林鑫川(右)、星展銀行(台灣)消費金融處處長孫可基。 (攝影者:駱裕隆)
撰文者:馬自明、陳慶徽
商周頭條 2022.01.28

花旗台灣消費金融業務(consumer finance,簡稱消金)450億元賣了!但買主不是呼聲高的北富銀,而是來自新加坡的星展。

星展集團市值破新台幣兆元,年淨利約千億,是新加坡第一大銀行,但在台灣規模卻很小,員工數只有2000出頭,分行加子行2020年稅前淨利約23億元,只有約北富銀的1/9。

而且,花旗在台57年,年獲利約百億元,單看消金業務員工數,就高達3500人。星展憑什麼搶贏北富銀、購併花旗消金,躍居外商銀行一哥?

廣告

星展台灣總經理林鑫川給出答案。第一,出價合理。據了解,北富銀因為客戶與花旗消金重疊高,不願花高價買花旗;但星展台灣規模小,需要花旗,不靠購併,就沒有規模效益,難以做大。

第二,文化合。從「副總裁」就看得出本土銀行、外商銀行的文化差異。本土銀行副總裁約5到10位,但外商銀行掛「副總裁」的,多達數十位,花旗消金若併入本土銀行,光是改頭銜、喬位置,就不容易,但因星展有外商血統,就沒這個問題。

而且,星展高層,如星展台灣消金處長孫可基,就是早年的「花旗人」,現在花旗主管,多是他的「前同事」。

除以上兩個答案,星展最有名的就是「數位轉型」能力。舉例來說,星展是台灣最早「沒有ATM的銀行」,因為他們要數位化,減少用紙鈔。

廣告

買下花旗後,花旗ATM是否跟著消失?「目前還沒這想法,不過我覺得台灣社會要進步,我們要做催化劑,幫台灣提升數位化,」林鑫川指出,如果有機會,希望越少用現金越好。

星展允諾,未來3年不裁花旗員工。林鑫川也指出,數位化後,會產生很多新的工作角色,「我們星展非常願意提供員工(指數位轉型)機會。」

而且,星展是全球最早開始舉辦「黑客松」的銀行。

黑客松(Hackathon)是黑客(或駭客,Hack)與馬拉松(Marathon)的合成詞,聚集開發者、設計師等,以連續數十小時馬拉松方式,合作投入專案、分享結果,像臉書聊天功能就是黑客松的成果。

星展最早是把黑客松拿來做內部訓練。新加坡星展銀行創新部資深副總裁陳美伶就曾舉例,星展會挑選頂尖及潛力人才混合分組參賽,並從外部找來新創創業家加入每一組。

他們的任務是:在3天內,以黑客松的方式,針對各業務單位收集而來的問題,產出一項產品服務。

透過平行的動腦激盪,「主管們的思考方式及語言溝通都變了,」陳美伶觀察,過去部屬若有想法,往往因未評估可行性而被打回票,但現在,主管會乾脆回答,「好,來實驗吧!」

靠著一點一滴「洗腦」改變,星展先前曾獲《歐元雜誌》「全球最佳數位銀行」大獎。

為什麼星展要拓展台灣市場?簡單來說,是因為「台灣價值」。在中美貿易戰後,台灣因半導體產業發達,戰略的價值地位提升,成為此時正好花旗要出售台灣消金,星展趁機搶親。

星展購併花旗台灣消金的新聞稿也指出,「台灣在財富管理和科技產業等領域極具潛力⋯,協助星展集團掌握來自台灣的契機。」林鑫川也指出,購併後,星展在台成長將「加速10年」。

台灣金融業競爭激烈,外商銀行紛紛撤退,星展卻選擇逆勢而為,企圖心和本事,都不能小覷。

責任編輯:林思妍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花旗 北富銀 星展 ATM 消費金融 數位轉型
商周頭條
商業周刊編輯部

除了每個星期四,熱騰騰準時上架的《商業周刊》以外,「商周頭條」將提供你來自商周記者第一線的採訪觀察、更即時的時事話題分析,與更深度的觀點分享。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