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讀者飄向何方?租書店雪崩式倒閉後「阿哥進了圖書館,俠客棄劍歸山林」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108年商周集團出版品年度盤點通知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焦點 | 時事分析

讀者飄向何方?租書店雪崩式倒閉後「阿哥進了圖書館,俠客棄劍歸山林」

撰文者:吳尚軒
風傳媒精選 2019.10.18 4,625
圖為示意圖。 (來源:Pixabay)
摘要

過去街坊巷口常見漫畫租書店,是許多人學生時代青春回憶。台灣租書店曾歷經輝煌年代,2000年左右,全台估計超過4千家,隨著手機、平板電腦等通訊設備興起,租書店漸漸出現倒閉潮。那麼,原來的從業人員、讀者,究竟去了哪?或許圖書館是一個解答。

租書店從千禧年初的4000多家,雪崩式倒閉到今年僅餘490家,《風傳媒》日前追蹤對出版業之影響,但除了對漫畫產生衝擊以外,原本的租書店中小說又何去何從呢?曾經佔據書架上大宗的言情、武俠小說,那些追逐阿哥、王爺跟大俠的資深迷妹迷弟,如今足跡飄往何方?

根據台灣歷史博物館研究,台灣租書店的原型,是日治時期的貸本屋(かしほんや),裡頭出租類似說書人畫本的「講談本」,以及俠義、偵探小說,到了1960年代,台灣經濟起飛、大眾閱讀風氣漸盛,加上瓊瑤、金庸各自精彩,言情、武俠小說,於是成為租書店的兩大台柱。

超過一甲子的時間,租書店加上專門的小說出版社、中盤商,形成獨特的通俗小說體系,餵養無數讀者,如資深編輯傅月庵,國小起便會偷上租書店,至六年級時已讀完瓊瑤、金庸系列,無數男女也在此度過青春,但當租書店消失到僅餘1成時,原來的從業人員、讀者,究竟去了哪裡?或許圖書館是一個解答。

廣告

根據台北市立圖書館資料顯示,預約人數超過100人、需等待3個月以上的「熱門館藏」,10月份42本中,言情小說便占9本;預約人數達29人,且預約數量達館藏複本2倍,則會列入「預約量大」清單,9月份共計414本,其中言情小說類便占30本,占7.24%。

「館方對言情小說又愛又恨」少女情懷超狂熱,讀者搶書到「暴動」

北市圖中山分館主任何健豪直言,「我們對言情小說又愛又恨」,表示圖書館進言情小說的話,借閱率會明顯提升,民眾推薦圖書,也很常出現言情小說,館方審核時就很兩難,「我們近年比較不買穿越,霸氣總裁那一類也會自動略過。」現在會買的類型,不是單純言情小說,可能是像有結合玄幻或歷史背景的作品。

北市圖一般圖書租借期限為30天,但若為熱門館藏,則僅能借閱14天。何健豪指出,「讀者沒有借到時,很容易會暴動」,言情小說讀者黏著度特別高,會一直追蹤出版狀況,沒有借到時會翻臉,他更提到,自己以前當館員時,常遇到讀者來問,為什麼不買某套言情小說,還曾經因為拒絕,而遭到投訴。

何健豪也說明,通常在進言情小說時,不會買太多,畢竟館藏空間有限,且有時候熱潮一過,就沒那麼多需求,他解釋北市圖分成東西南北4區,一套系列作,剛開始時會一區配1套,看要放在哪個分館,但熱借款可能一區會配3套,甚至預約量大或太熱門時,就會每個行政區的分館配一套。

在言情小說外,何健豪指出,現在借武俠、玄幻類的讀者比較少,熱門預約很久沒出現武俠類型,中年男子大多借電腦、投資理財等工具書,或家長幫小朋友借繪本,租書店倒閉後,這批讀者並沒有流到這裡,不過他也說,可能是因為館內比較少武俠、玄幻,言情小說會多,是因為很多家庭主婦推薦,或有些時候是民眾捐贈前幾集,結果預約量很大,就必須要繼續買下去。

何健豪坦言,言情小說讀者群的忠誠度真的很高,還常常彼此都認識,「但最厲害是,他們可以即時掌握某本書即將在某個分館上架」,也常有讀者大老遠坐捷運過來,就為了找某套小說, 而館方現在為求公平,新進圖書都會在晚上9點閉館後,才上到架上,有些讀者甚至會一大早就在門外,等8點半開館進來搶。

省吃儉用少買書 主婦從租書店轉入圖書館

經常造訪中山分館的李小姐,從國中開始就墜入言情世界,一路從在租書店看到起點中文網、晉江文學網,在席絹、于晴等人的花花世界裡成長,如今已是4歲小孩的媽,儘管現在小說網站盛行,但她談到自己還是以看書為準,因為字數多就習慣看紙本,且家裡有小孩,不希望小孩看到她一直看手機、電子書。

但閱讀紙本的樂趣,隨著租書店逐漸消失,也造成困擾。李小姐談到,她家附近的租書店已經倒掉,變健身中心,而自己本身閱讀量很大,除非很有經濟基礎,否則得省吃儉用,要真的很喜歡才會上網訂,不然就是先來圖書館找。

李小姐說,但在圖書館的壞處是,言情小說一個系列都會有多集,預約時可能一本排序30幾名,一本預約70幾號,可能第6集先拿到,已經等到快過期了,還沒拿排到第3集。

當然,戲劇翻拍也會帶動讀者興趣。李小姐談到,有些小說圖書館一開始可能只有簡體字小說,後來紅了才進繁體書,像是天下歸元的《扶搖皇后》,但很多人還以為只有簡體版,都去預約簡體,這時候先知道繁體版就可以搶先,另外有些戲劇改編時,「比較多肢體接觸的重點畫面」會消失,大家就會想去找小說讀原來的版本。

圖為風傳媒提供。

對此何健豪表示,儘管有些小說如《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碰觸的題材較為禁忌,但圖書館還是會進,「我們不會不買限制級,但是買的時候可能不會知道(書中有這些情節)」,他強調成人讀者還是有閱讀需求,且這些書都會放在18禁書區。

在圖書館可見的類型之外,李小姐也說明,現在市面上的言情小說類型,除了過去的霸道總裁、近年的宮鬥外,現在也越來越多元,比方說男男之間的BL,或者舅舅跟姪女、養父與養女的禁斷之戀,甚至有像《失落大陸》,女主角到異世界跟獸人相戀,笑稱幾年後想起來,大概會覺得很荒謬。

然而對比言情小說的讀者轉移,武俠小說先遭遇娛樂形態的轉變,再逢租書店倒閉潮,「紙上談兵」的各路豪傑,則顯得壯志難伸。

2年就寫30本,套路與通俗化把武俠鎖在租書店

武俠小說家沈默(筆名),曾長期撰寫租書店武俠小說,他談到自己1999年出道,當時新人寫手版權是直接賣斷,一個月要交6萬字,價碼是2字1塊,後來才開始有預付版稅,是2000本大概3、4萬的行情,「我有2年寫了30本書,前幾部可以很通俗的寫,後來就疲乏了,很不耐煩自己只能寫這種東西。」

沈默指出,當時最大的武俠出版社是萬象圖書,光華商場一樓曾有好幾間專賣書店,編輯對寫手的掌控程度很高,像他以第一人稱寫的小說,直接被改成第三人稱,等於整個要重改,編輯決定怎麼操作後,寫手就只能配合,而當時市場真的很興盛,每家租書店裡都會有2、3套他的小說,到2000年初期之間,每一套小說基本都有5000、6000本銷量,而像黃易這個等級的,大概會有2萬本。

但畢竟花無百日紅,沈默談到,萬象後期擴張太快,一口氣簽了幾十位作家,當讀者開始對套路失去興趣後,也出現財務問題,只能拚著讓書上市變現,趕鴨子上架之際根本沒時間管內容,甚至有時候可能稿子交出去,沒有校對就出版。

儘管萬象後來,仍分支出其他出版社,但沈默認為,武俠算是已經退出租書店市場,主要因為包含類型小說、手遊等競爭對手太多,武俠又常跟歷史綁在一起,對年輕人來說是有包袱的,好像又要上課一次。

沈默談到,過去出版社對作者掌控強,所以會有很多限制、套路,不會想推出新樣貌,有段時間大家只會活在黃易的陰影下,當黃易不行後,其他人自然也不行,現在大家已經對武俠沒有興趣,這麼久以來,也只有寥寥幾人,像金庸、古龍走出藝術性。

對此沈默認為,武俠文類被讀者與市場限制住,如曾有小說獎的得主,作品被研究者認為不夠通俗,這就顯示市場對文類的限制,癥結就是,以前武俠靠通俗化打開市場,現在這卻也成為束縛。

市場轉戰雲端 作家嘆:武俠小說本就少人收藏

如今通俗小說的戰場,已經正式從街坊轉入雲端,若打開中國起點中文網、晉江文學城兩大網站,琳瑯滿目的小說任君挑選,起點最火紅的玄幻小說,有多達70萬部,仙俠則有超過20萬,純武俠則僅有4萬,而不少作品,接打著「日更千字」的標記,作者每天都得寫幾千字故事上傳,為得就是讓自己留在版面上。

沈默表示,過去大家只要花個5角、1元就可以租書打發一整天,但當大家可以在網路上看小說,或者出現手遊等其他娛樂時,武俠就倒得很快,而在合法的小說網站之外,還有很多人會把實體書掃描上網,出版社已經自身難保下,也無力提告求償,最後等於失去租書店,就失去了管道。

沈默最後談到,通俗化的另一個問題,是以前的武俠小說,封面設計都很糟,也沒什麼校對,無法激起人收藏的慾望,讀者也不想花那麼多錢取得書,更不會想買回家放,很少人會收藏武俠小說,頂多就是收集金庸一輩的,但反過來就是,當有人想做比較好的裝幀、設計時,卻可能也跟租書店變得不相容。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葛林
核稿編輯:陳慶徽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金庸 倒閉 漫畫 書店 小說
風傳媒精選
風傳媒

擁抱美麗新世界,堅守古典老價值。風傳媒,一個有國際觀、專注揭弊、觀點犀利的新媒體。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