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孫正義投資Uber和WeWork都大掉漆:爭議和魅力一樣多的軟銀「願景基金」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焦點 | 時事分析

3分鐘頭條|080

孫正義投資Uber和WeWork都大掉漆:爭議和魅力一樣多的軟銀「願景基金」

撰文者:林易萱、陳慶徽
3分鐘頭條 2019.10.03 4,661
軟銀創辦人孫正義,今年分別在Uber與Wework兩項科技投資上跌了跤。 (攝影者:程思迪)
摘要

1.Uber上市股價跌、Wework終止IPO,今年兩大軟銀參與的IPO案,成績都不理想。

2.由孫正義主導的軟銀願景基金,規模高達1000億美元,但投資人開始表達不滿。願景基金的爭議除了孫正義的揮金如土,還有他不夠透明的管理風格。

每天3分鐘,看一則時事,長一個知識。

曾透過投資阿里巴巴2,000萬美元,締造1,000億美元投資成效的創投傳奇孫正義,今年以來的投資案接連摔跤,「創投之神」的招牌有些掉漆。

共享辦公室獨角獸Wework,於9月30日正式撤回了它的IPO申請。讓這樁原本被視為今年繼Uber後最大的IPO案,最終石沈大海。

廣告

這是軟銀創辦人孫正義,今年在共享經濟領域投資案的第二次摔跤。

打著「空間即服務」的華麗口號,Wework在成立後一路壯大,一度擁有上看470億美元的估值。但隨著財報中的負債數字曝光,加上創辦人紐曼(Adam Neumann)一連串走鐘的行為,這個曾經被孫正義稱作「阿里巴巴第二」的公司,身價一落千丈,估值甚至直接大砍超過7成,滑落到100至120億美元的區間。

軟銀和旗下的「願景基金」,從2017年以來共投資WeWork和其母公司the We約100億美元,如果真的現在讓Wework上市,軟銀就虧大了!軟銀先是喊停IPO計畫,接著便動手將紐曼趕下台,企圖為這場資本市場鬧劇止血。

除了Wework,另一個由軟銀願景基金投資的共享經濟巨頭Uber,也讓孫正義臉上無光。

Uber以700多億美元的估值上市,但股價不但上市當天就跌破發行價,甚至一路探底,目前市值不到500億美元。

孫正義著迷共享經濟、投資「共享寵物」卻同樣不順

2018年,軟銀願景基金對新創公司Wag!投資了3億美元。Wag!主要的業務是寵物的護理、住宿,和「隨選遛狗」服務。創辦人創業的起心動念,是自己想養狗,卻憂心沒時間照顧,於是創辦了Wag!這個平台,媒合有空想賺點外快、和沒空帶狗狗出門散步的主人,概念上與Uber頗為接近。

Wag!估值一度來到6.5億美元,但隨後公司發生一連串問題,包括被委託帶出門遛的寵物死亡、被虐或走失,創辦人接連離職,Wag!至今還在苦苦掙扎,不只美國境內市場打不開,遑論軟銀希望它邁向國際的「願景」。

充滿爭議的「願景基金」

2017年,孫正義成立了「願景基金」,募得1000億美元,規模異常巨大,其中450億美元來自沙烏地阿拉伯王儲Muhammad bin Salman,不只給錢,也把控制權交給孫正義。

就如同基金的名字,孫正義砸了大筆的錢在「獨角獸」公司身上,即使這些公司仍然不斷虧大錢,但孫正義投資的是一個「願景」。

《經濟學人》曾經撰文指出,軟銀投資這些高速成長但虧損巨大的公司,是很需要商榷的,更糟的是,這些被投資的公司估值,訊息經常不透明,而願景基金怎麼花管理費,也披露的不多。

今年6月,孫正義又宣布,第二期願景基金將在10月展開募資,還預計找來蘋果、高盛、微軟與鴻海等企業資助,募集資金將多達1000億美元。

揮金如土的「土豪」投資風格,還有Uber、WeWork一連串的失利,讓沙烏地阿拉伯的主權基金感到不快。沙烏地阿拉伯的主權基金在9月中表示,僅會用投資第一期願景基金的獲利,來挹注第二期。但是,第一期的多數投資根本沒賺錢,這麼說形同用拐個彎的方式表明:我們不會再投錢!

《經濟學人》嘲諷,孫正義很快又將走遍全球國家,拜訪主權基金和退休養老基金的管理者,兜售他的機器人和人工智慧。「你不需要人工智慧就能明白一個道理:無論願景基金第一期或第二期,都需要更好的監管、都需要獨立的董事會。也該有一位重量級科技高層來檢驗孫正義的信念,降低失敗交易的風險。軟銀和願景基金之間的資金轉移應該停止。」經濟學人直言。

孫正義的下一步?

9月中,孫正義在一場加州一間五星級酒店演講,對著台下企業老闆們說,現在企業要成功的條件是「你必須儘速實現獲利,且維持良好的公司治理秩序」。

有別於過去市場對獨角獸估值先看「用戶數量」,孫正義在這場演說中,直接點名「獲利」才是現在企業能長久經營的首要標準。

此外,他也補充,諸如「董事超級投票權」,與複雜的股權架構如「讓創辦人權益優先於股東」,都是未來投資者無法再予以容忍的公司治理行為。

孫正義講這番話,究竟是Uber和Wework讓他痛徹心扉後的「告白」?還是為了第二期願景基金能募集順利而「注射預防針」?我們只能觀察孫正義未來砸錢的公司,來檢驗他是否真的「學到一堂課」了。

核稿編輯:林易萱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孫正義 共享經濟 軟銀 獨角獸 uber wework 願景基金
3分鐘頭條
商業周刊編輯部

每天3分鐘,看一則時事、長一個知識。

全世界每天發生的新聞那麼多,但你能閱讀的時間卻剩下那麼少。如果每天只看「一則新聞」,哪一則最值得你關注?

商業周刊編輯團隊,推出「3分鐘頭條」專欄,每週一到週五,天天為你挑選一則重大新聞,並用3~5個問題,帶你看懂背後的來龍去脈,學會新的知識。

每天3分鐘,把你對世界的理解,每天往前推進一步!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