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反送中傷香港經濟?一個港大生的告白:當年輕人享受不到果實,那干我什麼事?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焦點 | 時事分析

反送中傷香港經濟?一個港大生的告白:當年輕人享受不到果實,那干我什麼事?

撰文者:管婺媛
商周頭條 2019.08.20 33,190
目前就讀香港大學三年級的張崑陽,身兼香港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的發言人,向《商周》記者講出對港台兩地公民運動不同走向的觀察。
目前就讀香港大學三年級的張崑陽,身兼香港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的發言人,向《商周》記者講出對港台兩地公民運動不同走向的觀察。 (攝影者:陳宗怡)

「你們太陽花影響了我們⋯⋯。」在香港反送中抗爭現場,青壯年世代的抗爭者,總會談到2014年台灣的太陽花學運,以及當年太陽花的「大台」(領導者)如林飛帆、陳為廷、黃國昌等人。

甚至,港人會談論他們的近況:一人加入了過去自己嚴厲批判的民進黨,一人在時代力量內專心經營地方組織,一人則為了時代力量面臨分裂與「滅黨」危機焦頭爛額中。

「這是香港跟台灣不一樣的地方,我們不要大台;我們可以有英雄,但不可以有英雄主義,」 目前就讀香港大學三年級的張崑陽,身兼香港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的發言人,他直白講出對港台兩地公民運動不同走向的觀察。

廣告

對於中、港政府指責年輕人持續抗爭,將害了香港經濟、動搖金融地位,張崑陽也直接嗆聲:So what?

「當我們這一輩年輕人都享受不到經濟果實時,你跟我說香港是個金融城、很多外資⋯⋯,干、我、什、麼、事!」

有人形容,香港政府失去了未來幾代年輕人的心。到底怎麼失去的?香港經濟對這些人而言,不再重要嗎?我們或許能夠透過一位香港大學生的告白,了解港府到底怎麼失去民心。以下為訪談整理:

很多人問香港反送中為何沒有大台?根據我跟台灣幾次運動的比較,台灣愈來愈強調大台或大型組織,但香港反大台。原因是2014年雨傘革命有大台,卻很失敗,大家學到教訓,因為大台會有自己的agenda、利益、為了收割自己光環。所以這次大家就拒絕任何大台,尤其是學聯、老的民主派議員,年輕人對他們說要出來領導大家,會特別反感。

當然,沒有大台也不代表大家無法很好的(動員),因為香港有個東西叫「連登」(如台灣批踢踢),連登是很瘋狂的,高手如雲。例如「我要攬炒」(連登使用者帳號)是一個人也是一群人,我跟他們聯繫,都是透過telegram或是skype,只聽過聲音,從來不知道他是誰。

說實話,我不太需要知道他是誰,不知道就不知道,這很符合我們現在香港人的感覺:沒有大台,在大家不知道彼此身份的時候,很安全,其實才會更加有利於這個運動,每個人才能發揮最多。

在連登上誰都可以發東西,這種人民自主的感覺是挺強的。那感覺就是,你發了一個文,有人真的會聽你的,然後去各自行動,你也會覺得很感動,好像真的幫了這個運動。

如果一個運動是很多大台,那只有一些活在鎂光燈底下的政客才有話語權、才能指揮領導人群⋯⋯,但在連登上,每個人都可以,甚至在海外的香港人,也可以透過這種方式投身這場運動。

何韻詩、黃之鋒當然算是有話語權的人,但他們也不強調自己是大台,他們參加也是好事。一場運動可以有英雄,但不可以有英雄主義。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英雄,可能他做了一件微小的事,如他扶起一個示威者,讓他不被警察抓,他就是英雄了。

很多商業界最近「歸邊」(表態、選邊站),其實大家早就預期到了,他們不歸邊才不正常。你說政府打經濟牌,(香港人)肯定會影響,無庸置疑。

我不知道這樣說是不是負責任,但我就說自己吧,當政府打經濟牌時,我會想:如果我沒有辦法享受經濟成果,你不斷跟我說,香港是一個經濟城市,是個國際金融中心,有很多外資會來,全世界都看香港,我們抗爭會破壞香港名聲啊⋯⋯,關、我、什、麼、事、呢?

香港整個年輕一代都沒有辦法享受經濟成果時,你跟我說這些,有用嗎?

當然,誰不想要賺錢?香港物價這麼貴,沒錢萬萬不能。但問題是,香港要死了,你不能不出來。當然,每個人有需要承受的代價,有些人真的比較想享受經濟生活,希望社會平和;但我相信有不少人覺得,不賺就不賺,辛苦一點,吃麵包囉。

很多中學生,比我們還小的,他們這兩個月也出來抗爭,跟家人也反目成仇,沒有零用錢,所以現在有些人會買餐券給小朋友。有次在北角,我就看到三個國中女孩,帶著頭盔走在一起。那時第一個感覺是:有沒有搞錯?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出來?地鐵裡有黑社會誒!

我們本來覺得下一代應該沒希望了,因為以前我們常說:下一代年輕人都在看中國好聲音、抖音、喜歡中國明星、喝喜茶,不知道怎麼辦?但整個運動下來,大家都出來了,這很難解釋,這可能是中共的洗腦失敗了。

抗爭會影響香港經濟?這是很哲學的問題,當然你可以說一場運動就是要拉攏最多人的支持,但一場運動要以影響政權為目的,就肯定會影響到人(的生計),這是很矛盾的。

唉,我覺得接下來(反送中)是完不了,我不知道解放軍會不會進來鎮壓,但我覺得最恐怖的是,香港有人被射盲、有人被打,有人很怕,但最恐怖是,下次再叫人出來,他們還是會出來。你說他們不怕死嗎?也不是。他們是明知道有風險還出來。

香港金融圈也真的很有錢,上次「我要攬炒」發起眾籌,一小時就募到100萬美金,一整天下來兩百萬美金!肯定是在中環工作那些人捐的,我們學生可以一人捐100塊吧,但每人100也不可能有100萬美金 (所以肯定是有錢人捐的) !當然我也會幻想,如果他們也願意一起出來遊行,同樣會很有用的。

責任編輯:陳慶徽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中傷 反送中 香港 告白 年輕人
商周頭條
商業周刊編輯部

除了每個星期四,熱騰騰準時上架的《商業周刊》以外,「商周頭條」將提供你來自商周記者第一線的採訪觀察、更即時的時事話題分析,與更深度的觀點分享。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