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富人資產大出逃、挪移資金出境⋯⋯反送中100天,香港恐將上演「現代版天安門」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焦點 | 時事分析

富人資產大出逃、挪移資金出境⋯⋯反送中100天,香港恐將上演「現代版天安門」

撰文者:吳中傑
商周頭條 2019.08.13 35,089
(攝影者:駱裕隆)

「現在每個人都在問一個問題,要怎麼結束?(繼續抗爭,又)可以怎麼樣下去?」

8月12日,香港機場出現超過上萬名穿著黑衣的「接機大隊」,他們用紗布遮起右眼,雙手高舉「香港警察正殺害市民」、「別相信香港警察」等標語迎接來往的各國旅人,控訴前一天晚上香港警察在地鐵站內施放催淚彈、近距離對抗議民眾發射鎮暴子彈,甚至致使一名女性救護員眼球破裂,恐永久失去視力等行為。

「昨天是香港最黑暗的一晚,」一位過往對政治冷感、今年55歲、小時候曾經歷過香港1967年共產黨暴動的香港市民對商周表示。

廣告

「你看他們怎麼逮捕那些示威者⋯⋯這像是中國才會發生的事!」

12日下午3點58分,香港機場管理局宣布即刻關閉機場,這座全亞洲第四繁忙、過去連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盛行時也未曾關閉過的機場,到8月13日上午8點為止,將暫停所有亞洲國家出發到香港的航班,已經起飛的航班也將被轉降他處。

根據香港機場管理局網頁,光是取消的客運航班就至少超過180個班次,相當於香港機場去年平均每天起降航班架次的16%。

一個國家,通常只有在天災、戰亂或重大公安事件時才會關閉機場。香港政府的舉動,搭配中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在同一天傍晚舉行記者會,宣稱香港「開始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等於宣告,香港人從今年5月至今100天、已超過5年前「占領中環運動」的反送中示威行動,進入了另一個紀元。

「我很氣憤,我看到(香港)現在將要上演一場現代版的天安門事件!」

今年51歲的錢志健是香港資深對沖基金經理人,曾擔任全球最大型倫敦上市對沖基金Man Investments地區主管,在接受商周越洋專訪時表示,他擔心當香港已經有5個人因反送中運動而自殺後,接下來恐有更多人因港府與警方的行動而失去生命。他說,現在不斷盛傳中國的軍警已滲透進香港警察體系。「(你看)他們怎麼逮捕那些示威者,怎樣射擊救護人員的眼球,這是你從不會預期發生在香港的事,這像是中國才會發生的事!」

「有錢人早就be water了⋯⋯但年輕人絕大部分沒能力離開!」

另一方面,他對香港年輕人的未來感到擔憂。這次,香港反送中運動的主軸之一是「be water」(如水一般),也就是一代武打巨星李小龍所說的,要不被形式拘束,像水一樣可柔軟地適應各種容器,也可剛強地穿石,意指抗爭要不拘泥於形式,不戀棧。

「有錢人早就be water了,他們早把資產或企業轉移到國外,應對風險,他們是真正的實踐be water。但年輕人,絕大部分沒能力離開。」錢志健認為,如果中國與香港政府態度持續強硬,不肯針對各種警察濫權事件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肯撤回《送中法案》,只會讓社會對立持續激化。

他透露,他認識的許多金融界高階主管或基金經理人,已經開始重新配置自己的資產,將6成的流動資產換成美元或其他外幣,甚至開始考慮把資產移動到新加坡或其他境外地區,「人們不會大張旗鼓,但大家已經開始在做了。」

他甚至認為,若情勢持續惡化,美國賦予香港獨立關稅區等特殊待遇地位的《美國-香港政策法》可能會失效,港幣匯率與美元脫鉤,「這是有可能的,就像我當年也不相信雷曼兄弟會破產,但它發生了。」

但在系統性的金融與體制危機到來前,更多香港市民想問的是:這個沒完沒了的夏天,會怎麼結束?

當抗爭已經成為香港人今夏的日常時,前述香港市民所看見的香港是:早上9點多,港島鬧區平常至少坐滿10多桌的茶餐廳,現在只剩下兩個客人;銅鑼灣大街上的麥當勞取消24小時營業,平常門庭若市的水果店5折出清賣不掉的水果;他平時總走在抗爭前線的朋友,12日一早去機場抗議,傍晚回到家後傳給他一封語帶無力的訊息說:「這應該是我最後一次去抗議了。」

「現在的香港,讓我想起1967年共產黨對抗特區政府(指香港六七暴動),那時候我第一次聞到催淚瓦斯的味道,」他記得,當時警察進入家中,從窗口對著對面的共產黨基地射出催淚瓦斯彈時,那即使被媽媽用濕毛巾摀著口鼻,仍嗆入的刺鼻氣味。

雖然如今物換星移,共產黨成為公權力的一方,但他感慨:「這是一個歷史在重演。」

如流水一般,無核心組織、無領袖的「be water」哲學,加上香港主張和平理性與衝撞的兩派群眾彼此包容,「兄弟登山,各自努力」,堆疊出香港近年的社會運動能量高峰。

但也因為無組織、無領導者,沒有人能夠宣布結束、解散群眾。當持續100天的運動,只換來港府與中國更趨強硬的態度後,這水流將匯聚到何方?多久才能穿石?或是,在更強力的鎮壓下悲慘收場?這是香港市民和全球群眾共同的疑問。

責任編輯:周盼儀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中國 香港 反送中
商周頭條
商業周刊編輯部

除了每個星期四,熱騰騰準時上架的《商業周刊》以外,「商周頭條」將提供你來自商周記者第一線的採訪觀察、更即時的時事話題分析,與更深度的觀點分享。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