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百萬人反送中》港民九七後最大街頭抗議,《逃犯條例》葬送香港金融地位?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焦點 | 時事分析

百萬人反送中》港民九七後最大街頭抗議,《逃犯條例》葬送香港金融地位?

撰文者:管婺媛
商周頭條 2019.06.10 25,012
(來源:達志影像)

6月9日的週日下午,香港街頭沸騰了!民眾齊聚銅鑼灣維園草坪,一路往金鐘的立法會大樓推進,平常40分鐘的路程,這次要花3個小時以上。他們手上高舉著「反送中、撒惡法」等標語,還有人撐起5年前「雨傘革命」的精神旗幟——黃傘。

路透社形容,這是香港15年來規模最大的一次街頭遊行。雖然香港警方宣稱遊行人數僅十餘萬,但遊行主辦方、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在9日晚間宣布,參與人數已超過103萬人。

為什麼會有百萬港人上街頭?

廣告

引爆點,是香港立法會預計在6月12日通過的《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修正草案。該草案規定,涉嫌在中國內地犯下殺人、洗錢或「危害種族或直接和公開煽惑他人進行危害種族」等37種罪行,而在香港被發現的「逃犯」(不分國籍,台灣人也可能被涵蓋),中國政府不必透過司法代議制度審查,只要香港特首點頭,再經法庭判定,就可直接把人帶走。

九七之後,香港人的主權交給中國,剩下的,是藉著《香港基本法》撐起的司法獨立空間。《逃犯條例》修法等於大大地痛踩了香港人的最後一道防線,港人擔心,以後北京可藉此法抓走政治犯。

「以台灣經驗來比喻,香港就好像是一夜之間回到戒嚴時期!」一位從事數位行銷的商務人士梁小姐如此形容。記者越洋訪問她時,她正從遊行現場返家,平常一段步行3、5分鐘的路程,擠了半個多小時,「警方說十幾萬人的數字,可信嗎?」

上一次逾50萬港人上街,是2003年香港的「七一遊行」。當時,香港政府計畫要根據《香港基本法》第23條,增立《國家安全條例草案》,只要在港涉及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等罪行者,可被處以終身監禁。

那一次修法,數十萬港人擋下了,沒想到十餘年後,又以《逃犯條例》修正草案借屍還魂。

「以前,是香港人被不知名的定罪,以不知名的方式被送到內地送審,已經夠可怕;但是現在,這是直接來到我面前來!我可能因為在台灣參與六四紀念活動,上了電視,就會被中國(政府)抓走,你說可不可怕?」目前在世新大學念書的黃姓香港學生,透過網路關切家鄉動態,接受本刊訪問時,她口氣激動。

她說在台灣的港生,很多是為了「逃離中共」,「我們對香港政府也不抱希望了,但我沒想到的是,以後,我可能只是回家探望家人,就可能會被抓走⋯⋯。」

「很多人說,這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的遊行了,」香港財經作家任美貞受訪時感嘆。香港從九七回歸迄今,中國政府承諾的一國兩制「已經越來越走樣」,「香港人現在就剩下那一點點的司法獨立,是我們跟中國的防火墻,如果《逃犯條例》都修了,那我們連這麼『一點點』都沒有了,以後有誰敢出來遊行?」

2016年,銅鑼灣書店老闆林榮基等人因計畫出版有關現任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私人生活內幕書籍,而「被消失」8個月之久。

時隔3年,銅鑼灣書店風波,不只沒被港人遺忘,還成了他們心中揮之不去的陰影。接受本刊訪問的香港學生、記者、商界人士,沒有人不提及此事,「一旦修法,等於之前銅鑼灣書店老闆那種被非法逮人的情況,可以被合法化,」梁小姐說。

過去,中國對香港採棍子與胡蘿蔔齊下的治理方式,大批的陸客訪港觀光消費,雖然一度帶動香港經濟,但隨著中國經濟成長放緩、胡蘿蔔的甜頭不再,香港人等來的是紅色資本大舉入侵、推高香港房價,以及更加緊縮的自由空間。

尤其,中美貿易戰火持續延燒,中國經濟下行壓力,也拖累著香港,這又踩中了香港人重視的另一條底線:經濟。

前香港立法會議員姚松炎近期為文指出,中美貿易戰自去年9月開戰迄今,負面效應已逐漸反映在香港各項經濟數據上:包括香港生產總值年度變化率,在今年第一季遠低於市場預測,持續放緩至0.5%,其中進出口的貢獻更下跌-4.2%和-4.6%。今年4月,香港貨物出口較上年同期下跌2.6%,繼3月的下滑1.2%又更深了。各項數據中,唯一增長較大的,僅政府消費開支。

「過去20年,香港經濟並沒有變好,」梁小姐談起回歸後的香港經濟景況,負面效應比正面來得多,「幾乎所有國際企業總部,都從香港移到新加坡,(逃犯)條例修過之後,我相信所有銀行、金融機構都會離開!」

原因,不脫來自中國的政治風險:現在,外商擔心投資香港的錢,會因中國政治因素而拿不回來;未來,一旦《逃犯條例》通過,可能連「人」都出不來。

港人憂心忡忡,深怕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不再。

「為何有這麼多外國政府發言,呼籲這個條例不能過?」任美貞說,很多外國人在此工作,「我若是一個在香港金融機構的分析師,要寫人民幣未來走勢,我敢寫不好的嗎?而且,一旦條例過關,不只香港、美國或任何國家的人,都可能(因觸法)面臨威脅。」

她認為,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資訊自由流通是最重要的,如果在港金融機構因擔憂觸法而在金融分析言論上自我審查、資訊不再完整,香港優勢自然消失。在此情況下,外商會重新檢視,香港是否還能如以往,成為投資的重要據點之一。

因此,這波「反送中」運動不只停留在自由民主人士的同溫層中,而是從市井攤販、中小企業商會,擴散到被港人視為「親中派」的議員代表,都公開反對修法。

但,百萬港人上街,能否如15年前那樣,再一次擋下修法?

「這件事情沒人說得準,中國決策是一人決定,在一人的一念之間,無法用理性政治去評估,」任美貞坦言自己並不樂觀,但即便不樂觀,她還是站出來,「因為,歹活不如好死!」

「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幾位受訪者在訪問中不斷向我們「提醒」。過去,中國以香港經驗,對台推銷「一國兩制」,但香港經驗變成現在這樣,還能賣給台灣人嗎?

「回歸這些年,遊行就是香港人的假期活動之一,希望台灣不要這樣浪費自己的休息日⋯⋯,」一位受訪者在結束越洋電訪後,又傳了訊息來,「你們還有明天,不要讓台灣成為香港。」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反送中 反送中遊行 雨傘學院 後街女孩 送中 維士比哪裡買 天2革命
商周頭條
商業周刊編輯部

除了每個星期四,熱騰騰準時上架的《商業周刊》以外,「商周頭條」將提供你來自商周記者第一線的採訪觀察、更即時的時事話題分析,與更深度的觀點分享。

廣告
留言討論
廣告
廣告
熱門快訊
廣告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