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不回家最好!」爸爸每句賭氣的話,都是對孩子思念的遮掩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特別企劃
蹲低一點.看見台灣

職場 | 心靈成長

「不回家最好!」爸爸每句賭氣的話,都是對孩子思念的遮掩

撰文者:王歡、瀞慧
蹲點台灣 2014.10.07 10,894

編者語 「蹲點‧台灣」活動為中華電信基金會舉辦的志工服務活動。今年總共有25組大專學生,在暑假中,到全台灣多個社區,花15~20天時間,為當地社區做志工服務及拍攝記錄影片。《商業周刊》以媒體專業從旁協助,指導學生寫作文章和提供取材建議。

這21個偏遠社區,從台中、雲林、彰化、台南、屏東、南投到花蓮、台東。多數學生在活動開始前都沒去過這個地方,卻十分渴望在盛夏去那邊服務人群,為台灣這塊土地盡份心力。

《商業周刊》網站將從7月9日起,編輯團隊將精選參與學生的蹲點日誌,彙編後於每週三刊登在「蹲點‧台灣」專欄部落格上,讓我們一起透過這些年輕的眼睛,看看這些同樣在台灣,你我卻都沒有機會去體驗的生活、想過的事情。

廣告

大家好,我們是來自台師大的王歡與瀞慧。王歡,社會教育學系大三,平時喜歡陪伴小朋友、打羽毛球和慢跑,也喜歡認識不同文化、嚐試新事物,是個親和力十足的大姊姊;瀞慧,設計學系大一,平時喜歡觀察與設計美的事物,也喜歡突破自我與跳脫框架思考,是個年紀輕輕就非常獨立成熟的女生。

兩人就讀同校,也是同一教會的好朋友,共通點是都喜歡「用影像說故事」,今年夏天,我們前往雲林古坑鄉華山華南社區進行為期15天的蹲點,希望能夠熟似更多的社區好朋友與夥伴,紀錄下許許多多故事,並和大家分享這份美好回憶。我們認為:「青年行動力,就是踏出舒適圈,付諸實踐,讓行動成為我們的思考!」

愛玉哲學

余清健大哥口中的「籽仔」就是我們熟悉的愛玉。從採收愛玉開始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很難從它的外觀顏色去判斷到底成熟了沒,余大哥說:不是我不教你們,是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

完全憑著他種植愛玉十幾年的直覺,這真的很難有絕對的規則去依循,連像大哥這樣頗有經驗的人有時候還是會失敗,一直在愛玉這個產業裡尋找研究,大哥就像是馴獸師想要控制愛玉的桀驁不遜,我很欣賞他這樣的精神,一直在鑽研學習他的愛玉哲學。

愛玉的製作需要經過好幾道程序,採收、削皮、烘乾、翻面、再烘乾。每一道都馬虎不得。舉例來說,翻完愛玉子,尾部要朝下把它排整齊,在排的過程中,要避免壓到太久,還需要曬太陽三天三夜,經過細心的烘烤,讓愛玉子呈現金黃色。這些程序如果有一個部分稍有出錯,那整批的愛玉就不會成功,洗出來的愛玉就不會成形,無法成為有口感Q彈的愛玉。

「愛玉,看似簡單,卻是一門不簡單的學問。」余清健大哥一再重複這句話。

的確,每一樣看似理所當然的事物,背後都有著偉大的學問!大多數人,或許平常嘴裡啖著美味的食物,但是否曾想過它的由來?或者是由哪些辛苦努力的人,正在為這樣的美好付出?

當我們開始去瞭解並親身參與愛玉的生產與製作過程,才真的能體會到這些農民們的辛苦,也打從心裡深深地佩服與敬畏他們。生命中許多的美好,並非徒然發生,而是因為許多默默的幕後英雄的努力,謝謝他們!

話中有話

對余大哥的印象應該就是他爽朗的笑聲和豁達的笑容吧!

這天我們走訪大哥的橘子園,「喂?廟旁邊的路走上來白白的那片就是我的啦!」感覺他是對電話吼著跟我們說但這就是熱情所在,但我們也感受到大哥對我們的到來似乎無比高興。

大哥跟我們說白天他是個果農,晚上他是個羽球教練,很多人都說他很笨很傻,白天工作那麼辛苦幹嘛晚上還去大流汗,但他只說「做喜歡的事爽啊!」很直接用詞卻也看出他簡單樸實的個性。

聊著聊著,聊到他的兩個兒子,兒子過年才回來一次,說工作忙,他說他才不管他們,反正各過各的,孩子養大了就是這樣,「誰管他們!」大哥說了好幾次,這真的聽起來就像大哥對兒子們思念的遮掩。

球場上的大哥,很自在很幸福,他的笑聲與吆喝聲幾乎成為整個球場上的亮點,完全帶來歡樂的氣氛。

後來大哥問我們會不會煮飯,他想要邀請我們去他家煮飯一起吃,這樣的要求聽起來似乎很怪,但我想他也許只是希望有個想兒女一樣的人陪他吃飯罷了。

劉伯伯則是另一個故事。

劉老伯伯是個古意人,從小就是華南社區的居民,雖然曾搬出去住將近30年,但對這塊土地的情依舊表露無疑。

伯伯說:「這裡都是老人,我七十幾歲了也算是這裡數一數二老的了,說經營社區好不好我是覺得有好處有壞處,當然啊!這樣經營啊,美化啊,整個社區變漂亮啊很好,但我們也都老了,其實很多事也沒辦法說做的很好,我是有活動就去參與,上課啊!再生班的課我也又去上,人老了還可以走還可以動就多去參與。」

「你們以後長大可以來這裡搬住啊!」伯伯對我們說了好幾次,我們笑笑沒有回答,只是說我們有空會帶朋友來玩。

這是一種很複雜的心情,就像上次伯伯的兒子劉大哥說的,「都市人喔,來這裡鄉下住個一兩天都說好棒好棒,但要住個一兩年就說不要不要」,這句話說的我啞口無言,雖然我自己本身是鄉下人,也在都市生活一段時間,真的要我一直待在鄉下內心深處也是有不願意的聲音出現。我們在複雜的社會羨慕鄉下的單純,當真的給你機會拾起原本的單純,我們卻因為物欲而放棄,到底我們在羨慕什麼?

我們的蹲點就像是過客,也許,15天過後,我們開始回到自己的忙碌生活,但他們是不是還在默默希望我們可以再陪他們聊聊天,陪他們喝喝小酒到他們家做客。

蹲點台灣-文末看板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爸爸 孩子 愛玉 回家
蹲點台灣
蹲點台灣

每年暑假,總有一群大學生,帶領我們到全台灣各個角落,用鏡頭傳遞台灣在地的美麗與感動,也透過實際行動讓我們發現數位科技將心拉得更近、讓腳步邁得更遠!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