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放開你手裡的野薑花!」哭泣湖旁,兩個原民少女的吶喊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特別企劃
蹲低一點.看見台灣

職場 | 心靈成長

「放開你手裡的野薑花!」哭泣湖旁,兩個原民少女的吶喊

撰文者:林詩函、高育琴
蹲點台灣 2014.09.23 11,759

編者語

「蹲點‧台灣」活動為中華電信基金會舉辦的志工服務活動。今年總共有25組大專學生,在暑假中,到全台灣多個社區,花15-20天時間,為當地社區做志工服務及拍攝記錄影片。《商業周刊》以媒體專業從旁協助,指導學生寫作文章和提供取材建議。

這21個偏遠社區,從台中、雲林、彰化、台南、屏東、南投到花蓮、台東。多數學生在活動開始前都沒去過這個地方,卻十分渴望在盛夏去那邊服務人群,為台灣這塊土地盡份心力。

廣告

《商業周刊》網站將從7月9日起,編輯團隊將精選參與學生的蹲點日誌,彙編後於每週三刊登在「蹲點‧台灣」專欄部落格上,讓我們一起透過這些年輕的眼睛,看看這些同樣在台灣,你我卻都沒有機會去體驗的生活、想過的事情。

大家好,我們是政大廣電林詩函與高育琴。因為彼此原住民的身分,讓我們在追尋文化根源的路途上相遇,也因這緣分,讓我們決定參加蹲點台灣,將所學回饋部落,呈現原住民文化之美,為族人發聲。對我們而言,有些事不做不會怎樣,但做了會很不一樣。「原」動力,就是我們的青年行動力!

路邊的野花不要採!

兩天完全沒有電力通訊,除了打電話外,對部落的影響好像不大,還是可以去採山蘇、課輔班小朋友還是能唱歌跳舞、麻里巴廚房媽媽們還是能煮出一道道香味四溢的風味餐、觀光客還是能跟隨導覽員沉浸在水上草原之美中。

今天很幸運地跟到一團觀光客導覽,一起沉靜在東源村的美景裡頭,甚至一起赤腳走在水上草原的濕地上,可以深深感受到泥巴親吻著你的雙腳。導覽員說,若腳現在泥巴裡頭越深,代表著排灣族的祖先對你的祝福越深,那我想我們倆一起陷落泥巴裡頭……應該是得到祖先們很大很大的祝福了吧!

早上的一個小插曲是聽到了觀光客們在討論要採東源村的野薑花帶回去,但其實這是個對於東源村來說非常不尊重的行為舉止,大地對於東源村族人們來說是孕育萬物的母親,因此東源村族人對於土地上的寸草寸木全都竭盡心力的呵護著、守護她們,因此採花這行為是禁止的。

土地對於這些人來說到底是什麼呢?對於我們原住民,那是多麼敬重、多麼需要時時刻刻懷著感恩的母親,我們赤著雙腳,用身體去感受土地的溫度,用肌膚去親吻它。

對我們來說土地和我們的生活是不可分割、更不可以隨便對待的,就算沒有這樣的觀念,來到了別人的家園、生活範圍,這一點禮貌也是應該要做到吧?

土地並不是為了我們人們而存在的,希望觀光客們不要帶著自己那顆被寵壞的心來對待我們的土地和文化,而是應該帶著謙虛、學習的心來感受這些才對。

謝主保守的山蘇

這次來到東源村的主要服務項目是─山蘇,架設一個平台網站,讓大家了解東源村的山蘇,此農作物已成為當地經濟作物,幾乎每位vuvu都有自己一片山蘇園,而為了能夠多了解山蘇這植物,我們決定身體力行跟著vuvu們一同前往採山蘇!

起了一大早,我們全副武裝,因為vuvu說山蘇園很多蚊蟲,甚至還有蛇,所以全身要包緊緊加穿雨鞋,就這樣的我們跟著vuvu來到了山蘇園,發現早已有vuvu們正忙著採收山蘇,因為今天他們必須要在中午以前採收完10斤的量,正開始擔心我們會不會妨礙到他們採收時,可愛的vuvu已經把籃子綁在我們的腰際上,並小心翼翼的將小刀放入我們手中,很親切地教我們採山蘇的小技巧,山蘇要吃的部分是他的嫩葉,因此要找頂端有蜷曲的嫩葉,採大約12cm長度就可以了,最後vuvu再三小心叮囑我們這刀很銳利,走路時絕對不要拿在手上之後,就跟我們說好好體驗採山蘇的感覺吧!

起初,深怕自己採壞了,雖然山蘇生長很快,大約兩個禮拜採收一次,但因為中盤商都會有固定時間來收貨,所以採時總是戰戰兢兢、慢慢吞吞的,反觀vuvu們採收速度為之驚人,他們採了一大把我們可能才採完一個山蘇葉子,vuvu的技巧更是沒話說─快、狠、準,甚至直接用手代替小刀採收,行動力也是我們忘塵不及的,可能我們還在最低層慢慢地採,vuvu們已經一個一個往更上面採,有些地方的坡度陡的程度,我都需要扶著大樹才能平衡,但vuvu卻可以處之泰然的認真採收,是在是太令我們佩服了,體力都比年輕人還要好!

大概採了一小時,終於我們的小籃子有了一點成績,此時VUVU擔心我們沒戴手套採太久會過敏,就趕著我們回去,雖然覺得不太好意思沒有陪VUVU們採到最後,但之後在遇到VUVU時,說我們走後不久,有一隻毒蛇出沒,聽了我們倒抽了一口氣,因為剛好那天隨行的阿毛學長穿著短褲拖鞋就跟著我們來到山蘇園,VUVU直說幸虧有天主保佑,不然被咬到真的很危險。

東源村什麼都好就是「沒有醫院」,就醫也不方便,唯一一台救護車也在牡丹村那裡,真的是天主保佑呢!

採完後,還有包裝這最後一道程序,VUVU們會把山蘇倒在桌上,慢慢地包成一綑,此時左右鄰居有空都會走來一起幫忙包,vuvu阿姨們都會用母語對話,有說有笑,有時甚至唱起歌來了呢!當然我們也沒有錯過這學包山蘇的大好機會,將手心打開,讓一片一片山蘇葉堆疊在一起,直到手掌能握住的大小即可綑綁,當然我們一開始包得很慢又很醜,但多包幾個之後,vuvu們都說可以嫁來東源村來了呢!

體驗過採收山蘇的過程後,覺得這是個很需要勞力的工作,但花了一整個早上採收的山蘇,散賣給觀光客卻只換來一綑20元的行情,就算是中盤商來收購也會因為需要轉賣給外面的攤販、店家而白白地被抽成許多,vuvu們辛苦的勞力付出和她們的所得真的有很大的落差,看著她們為了採收山蘇在危險的山坡爬上爬下卻只換來微薄的薪資真的很心疼。

簡單的幸福

窗外傳來的母語歌,喚醒我們,和孫老師(編按:孫銘恆老師是我們來東源村蹲點的接待人)一起到了課輔班和小朋友們一起進行文化學習的課程——口鼻笛與編織課程,我們也學到了一首排灣族語歌《u i sa ce qal》。

小朋友們開朗直爽的個性,使我們能夠很快速的與他們打成一片,甚至當起我們的導遊帶我們認識部落。課餘時間老師也帶著我們繼續探索東源部落的文化之美,舊東源分校、部落集會所、青年會所、哭泣湖、野薑花田。

喝著帶著淡淡花香的野薑花茶,我們坐在石頭屋的咖啡廳俯瞰美麗的哭泣湖。在這裡,部落的風、部落的陽光還有部落的味道,都勾起我們對自己部落的想念。聽著東源頭目陳媽媽分享從外頭奮鬥打拚到回部落推動麻里巴廚坊的過程,只為了一個簡單的信念─落葉歸根;一群小朋友戴著頭燈,分工合作地在黑暗中找尋壁虎,那過程中散發出的歡樂氣息,提醒著我們倆:快樂是那麼的簡單;聽著部落vuvu分享她的家庭、還有當初與另一半結識過程,那嬌羞的樣子,好可愛啊,原來幸福那麼簡單。

蹲點台灣-文末看板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野薑花 原民 放開 哭泣
蹲點台灣
蹲點台灣

每年暑假,總有一群大學生,帶領我們到全台灣各個角落,用鏡頭傳遞台灣在地的美麗與感動,也透過實際行動讓我們發現數位科技將心拉得更近、讓腳步邁得更遠!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