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逆篩選機制」為何重要?她在金融海嘯中,找到影響一生最重要工作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職場 | 職場修練

「逆篩選機制」為何重要?她在金融海嘯中,找到影響一生最重要工作

(來源:Dreamstime)
撰文者:Evonne Tsai
網民肥皂箱 2020.04.21 4,943
摘要

一位財金系畢業生,在金融危機時找工作,投了百封履歷沒下文,卻意外涉足當時還有強大需求的監控產業,並因此學到了往後職涯最重要工作方法。

最近很紅的十個有領薪水的工作跟風,加上武漢肺炎帶來的不景氣,以及開始有企業縮編、裁員,人心惶惶,讓我想起剛出社會那年的景況。

那年是2009年,正好是2008年金融海嘯隔年,各公司慘不忍睹,縮編的縮編,裁員的裁員,那年的四月我準備要找工作時,真的有「拔劍四顧心茫然」之感,我就讀財金系,情況更是慘,其實我很早就覺得我不想走財金這條路了,但心中還是有點忐忑,財金畢業不走財金,那我要做什麼?但金融現在看起來也沒啥希望,該怎麼辦?

我很幸運在大四修了一門陳良基部長在台大開的「高科技創業與營運」課程,「體驗」過後決定往科技業找找看,主要是找產品經理的職位(現在回去看根本babyboss等級的體驗呀)。

廣告

那一年,政府推出了22K方案,我記得我那時還有去面試I公司的22K實習生,考了個好難的英文筆試,但是那個方案因為被罵很慘,I公司最後因為「擔心影響社會觀感」而取消了,所以也沒了下文,我那時相當崩潰,這種不是戰敗而是直接戰場被轟掉的感覺好差啊!

雖說決定要找科技業PM,但其實我投了一百多封履歷都沒人理我,投到厭世了不只投PM,連行銷也投。不知道是景氣真的這麼不好,還是我履歷寫太爛(之前曾經回去看過,真的寫蠻爛),最後有理我的,其實只有三家,正好都是監控產業,我那時連監控產業在做什麼都不知道呢!一家是A公司,一家是C公司,一家是N公司。
而我當時的面試狀況如何呢?

A公司最先找我,公司最大,但是態度超級高傲,我記得我坐了好久的車,全身套裝跑到內湖,寫完了基本資料表,面試的人只看著基本資料表逐一確認了之後,就叫我走了,整個過程含寫資料不到半小時,從頭到尾連看都沒看我一眼,我聽到結束時都傻眼了,到現在還記得當時的怒啊!

接著是C公司,當時通知我面試的是歐洲國外業務的缺,我雖然原本沒有預期要做國外業務,但是實在是沒面試機會就想說去聊聊,狀況完全不一樣,他先給了我一份兩百多頁關於網路攝影機的文件,要我理解之後總結給他聽。

廣告

還記得那份蠻難的,很多技術詞彙都看不懂(什麼CCD/CMOS啦,H.264/MJPEG的壓縮原理啦),還好大學時這種落落長又看不懂的英文文件在我輔系社會系的時候看多了(誤),我當時應該表現得不錯,在一天內直接面試三關,最後是由CEO面試,我聽他描述他的創業過程,充滿熱情,我也滿心憧憬,很想在這樣的公司工作!

記得我很快就收到offer了,薪水當然比22K高,公司甚至給了我一本又是好幾百頁的網路攝影機相關知識教材,讓我先研讀,也讓我在沒有課的時候,可以去旁聽它們的訓練課程,我那時覺得這公司真的太棒了,好認真培訓新人好有制度,老闆有熱情有方法,看起來前景又很好,已經決定要去C公司。

然後是N公司,N公司在台大旁邊的新創育成中心,通知我面試的是Marketing的缺,我那時還在等C公司的offer,收到通知又離我很近,就去聊一聊,我那時還是第一次知道原來台大水源校區有育成中心呢!

我去的是B棟5樓,跟前面兩家的漂亮辦公室比起來,這就是好幾十年的老校舍,我一直懷疑我走錯,這地方真的有辦公室嗎?最後終於找到小小的辦公室入口。

我記得我好像早上十點進去會議室,出來時已經過中午了,跟Marketing的老闆Eric聊得很開心,但我也忘了聊了什麼,只記得好像我問了幾個問題之後都他在講,我覺得好有道理一直附和,怎麼就面試完了,Eric問我要不要參觀辦公室,我很高興地說好,結果發現怎麽燈是暗的沒什麼人,也有人趴著在睡午覺,看清楚之後發現是許多亂七八糟的主機、攝影機,「好free的公司呀這真的沒問題嗎哈哈」,這是我心中的OS。

一開始我原本沒有想去N公司的,我也跟他說我打算去C公司了,但當時的HR Frank是台大會計系畢業的學長,他很積極跟我說,反正我離辦公室近,無論有沒有決定去N公司,都可以去找他聊聊天,他也是管院逃兵,不想走會計,可以跟我分享他一路以來的心路歷程以及方法。

之後我進N公司後才知道,其實是Eric跟Frank說,我太讚了一定要爭取到我(我忍不住回想我當時到底是哪裡讚,但真的想不起來……),所以他才卯起來約,這麼說來我是被騙進去的?

之後工作上才感受到Eric真的是強者,台大物理系畢業的天才,眼光跟方法都很獨到,做任何領域的東西都很快,所以成為N公司行銷的頭,他跟S姐給了我很多機會嘗試,我們從0開始做SEO、電子報、投放廣告、多國語言網站、辦show展,一個菜鳥能有這麼多探索的機會,真的很幸運。

我記得有一天公司的創辦人經過行銷辦公室,看到我就說,是Evonne吧!讓我看看你的potential!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他,是他跟我說的第一句話,應該是Eric有跟他提到我吧?Eric到底是怎麼看我的潛力的,真的很想知道,可惜我不好意思問他,這樣問也太尷尬。

我最後去聊了兩次,真的忘了聊什麼,但每次聊完天都覺得很充實,還記得有一天走出會議室時,看往自來水博物館那個方向,看到一道彩虹,突然覺得很感動,很想在這邊工作,就決定去N公司了,這真是魔幻時刻呀!去N公司是我至今覺得做的最對的決定,雖然去C公司也不知道我會怎麼樣啦,說不定就不會被某些人「霸凌」了(暗指)

為什麼當年找我的都正好是監控產業呢?

其實要說正好也不是正好,我之後比較瞭解監控產業之後,才知道那幾年差不多是台灣監控產業飛黃騰達的幾年,所以只剩下他們還在找人,所以這算是「金融海嘯的逆篩選」,這種時候還有缺的公司,真的有剛需啊!我算是誤打誤撞的好運,搭上了起飛的火箭,之後的幾年真的是監控產業的榮景,每年都三五十趴在成長呀!

有趣的是,這些公司的成功各有原因。A公司是在「上一個世代的類比攝影機」以及影像儲存設備領域是王者,曾經是台灣監控產業的股王,但是那時其實已經是巔峰,後續由於網路攝影機的崛起,逐漸被後浪海放。

C公司則是在「新一代的網路攝影機」領域,成為後起之秀,成長速度飛快,當時市占已經是世界第七大,隱形台灣之光耶!我在N公司時偶爾也會想,如果我當初是去C公司不知道會怎麼樣?但後續慢慢沒落了,我覺得蠻可惜的。

N公司則是新創軟體公司,做「跨世代可以同時接類比以及網路攝影機的混合管理系統」崛起,我記得在做Marketing的時候,整天都在打混合式系統,跟Open platform整合很多家網路攝影機,我那時覺得都講膩了,行銷一直講一樣的東西可以嗎?但現在回去看反而覺得很高招,兩者都是真正的痛點。

前者減少了案場想從類比轉數位攝影機的轉換成本,不用為了相容性,整個案場的所有攝影機都換掉,或是準備兩套系統分開管理,後者Open platform搭上網路攝影機快速成長的熱潮,跟著攝影機廠商的擴張一起擴張,我當時太嫩還看不懂呀!

還好雖然我看不懂,但在N公司遇到很棒的mentor與老闆們,以及很棒又很機車的夥伴們,產業快速成長也完全不缺機會(與加班),我做了一年行銷之後轉PM,在這間公司建立起我最重要的行銷、PM方法論與工作方式(而且這些是經過千錘百鍊各種challenge的),還有一輩子的好朋友,真的很感謝當時的那道彩虹。

而造就這一切的「新一代的網路攝影機」,是由一家叫做X公司的瑞典公司發明的,這個發明帶動了整個產業幾十年從類比到數位的典範轉移,想不到多年後,我居然能成為X公司的Product Marketing(也是因為我之前曾在N公司的經驗),是之前在各種產業報告中看到的龍頭X公司呀!太魔幻了!

第一次到瑞典總部時的緊張以及興奮,現在好像還記得,瑞典隆德,是個安靜沈默的小鎮,卻感覺遠遠地影響了我的一生,真有種孫悟空跳不出如來佛掌心的感覺呀!我也是在X公司遇到了很棒的mentor,又對照了我之前在N公司的許多經驗之後,才終於把許多想法串起來,有種一夜長大的感覺,雖然我因為希望闖蕩「非監控」的產業而離開了,但想到我曾是X公司的一員,還是覺得不可思議地感恩。

突然懷舊起來,我想講什麼呢?

我很想說的是,這其實是個因禍得福的過程,如果沒有金融海嘯,也許我沒有勇氣「不走財金」,也許我投科技業遇到挫折,就轉回去投金融業了,在沒有金融海嘯的情況下,台大財金系畢業要找個我不喜歡但也餓不死的金融業工作,大概比要去科技業找PM工作簡單,也不用承受社會以及親友的質疑,雖然當時投一百多封履歷沒下文,還是會讓人很焦慮,連22K我都嘗試了,但還好銀行沒門可以讓我逃避進去。

接著,謝謝I公司取消22K方案,我當時其實根本沒想清楚,只想著「是I公司耶!22K我也要去!」,但是那只是個實習生缺,雖然之後有機會轉正,但我相信在那樣的大公司做22K實習生,我很難擁有和N公司一樣大的舞台以及mentor這麼用心帶我。那時的崩潰,今日的感謝。

然後,感謝金融海嘯幫我「逆選擇」,選出在那樣的危機中還有強大需求的監控產業。

也還好A公司對我這麼差,不然他當時是三家公司裡最大的,如果有拿到offer,也許我說不定就去了。如果我去了A公司,之後一定沒機會去X公司。

然後,感謝那道彩虹,感謝我進了N公司,感謝我遇到這麼多認真做事、認真和我做朋友的人。

我不知道如果我在金融海嘯的時候,不是選擇N公司,我今天會不會po另外一種感謝文,但這也是我另外一件想講的事,無論在哪個地方、什麼樣的環境,都要搭建自己的舞台。一旦選了某個舞台,盡全力,不要對不起自己的選擇。當然環境一定是有影響的,我真的是幸運,選到了一個起飛的產業和公司,又遇到了好人,但還是希望你/妳不要自我設限,勇敢嘗試新的機會、思考新的可能,才有可能抓住新的機會。

我現在在旅遊業,說真的是這波疫情影響最大的公司之一,我能做什麼呢?在我的位置上把事情做好,準備迎接疫情過去的需求回溫,甚至可以嘗試挖掘新的需求以及做法。當然我也確認了我的風險儲備,家裡的現金是夠的,我的能力也不會因為疫情消失,無車無房也無負債,即使即使我失業了,短時間內經濟不會有問題,我也有信心我可以拿到新的工作。

這讓我又想起了之前在北海道旅遊遇到大地震,帶著小嬰兒在札幌兩天停水停電沒東西吃的情況,我記錄在這裡

我相信只要不過度「依賴」系統,而是做好「系統具有脆弱性」的認知和準備,這次的經驗可以是一次讓我們更強、看到不同機會的契機。

我剛剛在前面講到「拔劍四顧心茫然」這句詩,它出自於李白的行路難,這首詩的結尾是這樣的: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行路難呀行路難,有這麼多的岔路,我的路又在哪裡?總有一天,我能乘著長風,穿過巨浪,高高掛起雲帆,在滄海中勇往直前!」

※本文獲「Evonne Tsai」授權轉載,原文:今晚,讓我來懷舊一下,當年金融海嘯找工作……

責任編輯:李頤欣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職場 逆選擇 疫情
網民肥皂箱
商周讀者群

這是一個開放給所有商周讀者發聲的管道,如果你有意見想法不吐不快,歡迎站上我們準備的肥皂箱,大聲說出來!(來稿請寄至cynthia_lee@bwnet.com.tw)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