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出版社老闆一週只讓員工上四天班的秘密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108年商周集團出版品年度盤點通知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職場 | 心靈成長

出版社老闆一週只讓員工上四天班的秘密

撰文者:尤子彥
商周茶館 2013.02.01 328,059
圓神簡志忠 (攝影者:張家毓)

週五(2013/2/1)傍晚的這個時間,你的美好假期近在咫尺,開心嗎?其實,沒什麼好開心的,我圓神出版社的朋友幸芳,已經提早各位24個小時,尋開心去也。

「剛剛大鬍子宣布三月起實施週休三日!我們將成為全台灣第一個上班四天的企業。不太敢相信的同時,眼睛濕了、心很沸騰,一切感謝。」昨天下午幸芳的臉書PO文這樣寫道。(一位臉友兼同事回應我,「我們的眼眶也溼了,我們也是全台第一個上班七天的企業柳!」)

圓神出版社憑什麼週休三日?

廣告

憑,《秘密》這本書賣了一百萬本,改寫台灣出版業的記錄。憑,去年博客來年度十大暢銷排行榜,有五本是它家出的,成績算普通,因為比前一年少一本。憑,去年底給公假的員工旅遊,是十一天行程的克羅埃西亞南歐行。憑,在出版業常態不景氣下,年年加薪3至5%,年薪十四個月起跳。

大鬍子是誰?

他是圓神出版機構負責人簡志忠,我三年前參與製作1185期《商周》封面故事「新富餘」時採訪過他,才知道,這位全台最大圖書出版集團老闆的傳奇背景︰兒時搬過23次家的彰化囝子、吳祥輝拒絕聯考他被聯考拒絕、第一份工作是推銷百科全書的業務員,也是紙風車319、368鄉村兒童藝術工程的發起人之一。

對了,簡先生跨入出版這一行,純粹是因為當Sales被倒一百多萬,扛回一屋子的書,只好登記成立出版社賣書。一開始公司只有五個人,叫五聯出版。

我的內心話是︰和簡先生對談的這個採訪,是個人媒體生涯最美好的經驗之一,一定程度影響我的人生價值觀,也因此帶來許多人生難得的風和日麗。

今天早上,有一股衝動,想把這個訪談的全文逐字稿分享給大家,讓更多人也能見識到簡先生的「務虛」實力。廢話不多說,進現場...

訪談時間︰2010/7/29 AM10:00
訪談地點︰南京東路圓神出版
Q︰《商業周刊》記者尤子彥
A︰圓神出版機構負責人簡志忠

Q︰不管是金融海嘯還是要不要蓋石化廠的討論,豪奪的時代似乎走到死巷,如果新的富裕態度是金錢加幸福感,而不再是賺盡天下錢,圓神週休兩天半,是否因此換得更多幸福感?你要實現的價值是什麼?

A︰我大概在學校時間待不長,大部分都在自己看書,(台中私立大明中學)高中畢業之前雖然住校,但曠課過多差點畢不了業,還是有給我文憑,我畢業之前我學校從來沒人考上大學。學校待時間短,受一般制式思考影響沒那不強烈,壞處是沒有學到怎樣研究學問,一般人容易接受媒體,就是因為接受學校。

你說他們巧取豪奪,因為(鴻海)他們沒這樣做會垮,資本額5百億,一年賺50億,一股才賺一塊,股東會罵他,它是靠壓縮下游廠商、人力才能在全球勝出,會崩解不是一夕,而是慢慢從某一端開始,它建立在這一基礎。媒體過度渲染報導他的能力凸顯這個王國的國王,對我來講這很可怕,很苦,當然我看他也很享受,妻子過世、再娶、小孩結婚、尾牙和誰跳舞,金馬獎還說要拍一百部電影,過年見行政院長還在門口寫對聯先給對方上一課,好像工廠辦好一切都通了…

Q︰這和你在學校待比較少,關係是...

A︰因為我沒有接受這樣思考,我從來看很多企業家日以繼夜努力,然後這樣不斷被報導,我一點都不嚮往,我覺得那是很苦的人生,所以新富裕觀念是很多人嚮往的。我在學校時間待的不久,基本觀念還是很原始小孩子的想法。我認為每個人每天有三分之一睡覺、休閒、工作,對我來說,最心不甘情不願的就是工作的八小時,大概沒有老闆會這樣講,我很早就跟同事講,我覺得白天八小時最精華,應該要拿來玩,晚上在室內工作不是很好?因為玩需要陽光。我說這是一般人的概念如此,我們上學之前不知為何學習,一開始是要看懂卡通字幕,一開始考試就整學期變成考試,莫名就跟著那個走。

開始出來工作,我們都隱約有一個理想,工作是為什麼?是改善生活嘛,但是出來做事發現需要三個月試用,要過關,很多人就靠二十幾歲那套本事工作到六十歲沒有再進步了。

Q︰所以您創業開出版社第一天就有不同想法?

A︰我沒有想法,我沒有想法。我剛開始出社會作業務推銷、拜託人家免費試用,我也是,就是為了改善生活,因為我是老大。你知道嗎,我小時候窮過,很小就想過我不要被錢所困,沒有錢真是痛苦,看到我母親這樣辛苦。

Q︰因為父親負債的關係?

A︰我父親是個藝術家,認為謀生是最不重要的事情,像蘇格拉底一樣,所以苦了我母親,所以長大之後,我也不要為錢所困,當我自己開始會賺錢,我都不管錢,很多人有錢之後還想要更多,不是另一種為錢所困?

Q︰很多人因為窮過有賺錢動力,但他們沒有安全感怕回到貧窮,對你來說,怎樣才是夠的錢,欲望的界線是什麼?

A︰因為母親的辛苦,所以我要努力做事改善家庭,但我不會巧取豪奪到失去家庭的樂趣。我認為一個人同時扮演怎樣角色?他可能是人子、人父、人妻、人夫,人父、人母,而不是那個只是那個賺錢的工具,但是很多人出去賺錢,從那個起跑點開始之後,不歸路了,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真受不了。這個社會一天到晚在追求成長,我最怕聽到永續成長這四個字......顛峰之後當然是下墜,頭髮白了就要去染,為何要和上帝對抗?不可能,成長有多種,也許業績掉下來但是還有其他成長,我們做事久了就變得太精明,但這年紀要用慈祥代替精明,不然你就都自己做就好,你知道下面人這樣做不對,但你不是就把答案告訴他,要讓他去試嘛,讓他經過那段。

印度教有一個很好的規範,小時候要找一個上師,十八歲之後較要離開上師,盡人生責任,工作、養家,到了四十歲你要拋棄一切,到森林去潛修,把四十年的東西思考、分析,變成人家的上師,這樣的循環。

Q︰這是一種全人的價值觀嗎?

A:全人是一種好的稱呼,我是普通人,從小就認為生活應該睡飽八小時,工作八小時,既然要做就作好,另外八小時做什麼,就做最有趣的事,也許有人認為工作是最有趣,那我佩服好不好。我常跟我同事說,我不是一個很勤奮的人,這是我口頭禪。

Q︰圓神這幾年成績很不錯,很多書非常暢銷,(秘密當時即將突破一百萬本,不生病的生活,木村阿公,最後的演講…都由圓神機構出版)當然你一直很低調不願意談成績,您剛談的這些,如何不只是你一己的價值觀,更在公認低迷的出版市場,因此帶領一個大家認為很有競爭力的團隊?

A︰我該開始做就跟同事講,我不是一個很勤奮的人,所以我們工作時間不要太長好不好,他們說當然好。我們小學的時候,不是星期三下午都有課外活動,我喜歡,好像是四點開始,但是到初中就拿去上英文、數學,我就很挫敗。

Q︰簡先生您是哪一年出生?

A:我是44年次,初中最後一屆。

Q︰大概和吳祥輝差不多?

A:他是建中拒絕聯考,我是被聯考拒絕。(兩人笑)

Q︰你台中人?

A:我彰化田中,我只是一個普通人的想法。所以圓神一開始是週三下午四點下班,因為我很喜歡看電影,那時還有黃牛票,你可以去看點電影或去軍公教福利中心,辦點事情,這不是很妙?圓神到今年28年,大概將近20年。我以前在人家那裡做過事,所以不喜歡的事我不會要員工做,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們公司不管制電話,老闆也不會和員工對坐,我去找同事,還怕他在電腦上做和公司無關的事,還遠遠就跟他哈囉,說我可以過去一下嗎?

Q︰可是你們上班要九點打卡,遲到一分鐘要罰錢?

A︰有有,罰的錢都是公積金,公司總要有紀律,不然你不尊重別人。

週三提早下班那時還沒有周休二日,後來我們就想周六不上班,政府週休二日之後,我就跟同事說,我們可不可以周五上半天,可以去遠的地方玩,同事都說簡先生你不要在那想坑想縫(想東想西),我說要去香港週五一早就可以準備包包上班,中午下班出發玩個三天兩夜,去南部也很好。

一開始人事主管說先試辦,把周五下午移到下週六補班,結果第一周回來,我就問大家,怎樣怎樣,休兩天半爽不爽?大家說很爽,不去哪裡都很爽,因此也不用試辦。只是敢不敢而已,也沒什麼。

Q︰為何不乾脆休三天?

A:我提過啊!但是大家說事情做不完,況且。我們也還需要和作者、書店接洽,老是讓人家找不到,說你們都在玩。

Q︰聽說你都會唸大家怎麼還不回家?

A︰不是,他們都躲起來,等我走再出現,怕我會說她你再加班會嫁不掉,所以他們結婚都會說,簡先生,怎樣我嫁掉了吧。我跟他們講這些話的意思只是說,生命不是這樣,你是上班族,待公司八小時,夠了,加班偶爾為之,長時期這樣,對嗎,不用什麼高深學問,你認為對嗎?不對嘛,又不是論件計酬,我們是來做事的。

Q︰如何解釋這樣作,圓神卻依舊非常有績效,每年加薪3~5%?

A︰我和同事溝通的是,既然我們必須做這樣的事,不得不做,那就用最短的時間做好,你們所謂的管理對我來說,我只是告訴大家,這好像是帶著地圖去旅行,我們出去玩,餐廳六點半位子就在等我們;大家也在玩,但是到餐廳才發現沒有位子,我們已經開始吃飯。我們公司去埃及旅行,同樣旅行社我們就是不一樣,我們比別人睡晚兩小時,到餐廳比人家早開始吃飯,火車也剛好還把餐車佔下來酒都喝光光,一方面因為同事們辦旅遊也辦十幾年都很有經驗,我們公司作計畫、執行的能力一直很好,應該是在這行業異於別人的地方。我二十年前去坐愛之船,十八年前帶同事去美國坐,因為我去過,我就要求旅行社,每個人房間都要有一瓶酒,晚上船上舞會還要替同事再辦一場專屬的,我甚至問說能不能弄一個氣球,甲板上拉一個歡迎圓神的布條,讓大家驚喜。

Q︰計畫固然很好,但出版業就像媒體,讀者口味、流行議題一直在變,計畫趕不上變化,還是你不這樣認為?

A:你問到重點,要怎樣做計劃。

我們為什麼而做?我常跟同事講,要不斷問自己,我來做這件事會有什麼不一樣,例如做桌子,要問,這件事我來做,服務的對象會不會因為是我做,更舒適、更安全、更幸福、更感動、更省錢?不斷思考這個問題。出版編輯也是,要虛擬讀者想要麼而我能貢獻什麼。

出版也有兩種作法,一種是個人趣味,講風格,表示我有能力做成這樣。另一種作法是,我要想我這本書的讀者是誰,要怎樣排除他閱讀的障礙,做到他一眼看到就想買,買回去之後看才有共鳴,作者的天雷勾動讀者的地火,他就會有共鳴。就像演講一樣,一種聽的懂、一種聽不懂。如果你不是這麼做,就是白忙一場。我剛說我在學校時間不多,做事就是把事情做好,做出版,就是要把書拿到讀者家裡,才對得起讀者砍掉的樹和書店忙進忙出的人,而不是說我的書多棒多高級,然後過兩天又送回來,書店老闆租金要付,這些都是虛的,不要浪費在虛矯的身段,我認為這是體貼,這才有意思。我也不會稱我同事員工,因為大家是共同做事而已,你截頭我截尾。

說到底,圓神是一家擅長計畫的未來公司,工作和玩樂又以玩樂優先計畫,春天計畫秋天旅行,夏天計畫冬天尾牙,我們今年尾牙餐廳都已經定訂好了,你相信嗎?我的幸福感就是來自這些。

Q︰你認為出版是服務業?你體貼員工,員工體貼讀者?

A︰任何事情都是服務業,政府也是,大埔農地徵收,縣長有120%的錯,你要想,你服務的對象有沒有因為你的努力變得更好。

Q︰大家都想把事情做好,對你來說,從來沒想過管理、KPI、績效?

A︰目標擬定是內部先取得共識,就像寫文章要先感動自己才能感動別人,擬定目標也要取得同事的共識,否則用擠壓、嚴格管理的方式,這是目前大家用的,我從開始到現在,希望同事知道自己工作的價值。我舉一個例子,我們出《不生病的生活》那本書,當時同事摘錄內容要去做廣告,摘錄一萬多字我覺得太多,我找來同事跟他說,我那天帶家人從陽明山下來,經過山腰,一路上天色逐漸變暗,看到亮起一盞盞的燈,代表一家人回來了,如果一盞燈都有一本這個書,這一家就少一點病痛多一點幸福,編這書功德無量。他聽了就自動回去重新改寫。這過程我看到他非常努力上節目說書,結果這本書賣了超過二十萬本。

你既然編輯為業,為何不編一本在這行業,暢銷程度一個指頭數的出來的書。

陶晶瑩《我愛故我在》現在賣25萬本,5萬本的時候我就打電話給編輯說,這本書賣20萬本你要請吃飯喔,他想怎可能,我把消息告訴主管,大家說好啊好啊!所以發行也知道,我說你也不要笑,你蔡康永也要10萬本,也要請客,大家就很HIGH,我們公司講究的是一個氛圍,我沒有規定你一定要賣十萬、二十萬。

Q︰這牽涉選書眼光?

A︰我不是說自大狂妄,所有作者的書給圓神賣,我一定賣比別人好,你可以問暢銷書作家,我也不知道。我當然知道,是因為我每個環節的同事都很優秀,你接觸到的幸芳,她特別有活力、友善,不是因為行銷窗口才要友善,他們認為這樣也很好,我在公司28年從來沒有找人來說一頓罵一頓,沒有發脾氣過。

Q︰但你是一個企業負責人,你還要為6、70人的未來負責?

A︰我跟總經理說,這些人出去都能找到很棒工作,但能不能找到像圓神這樣尊重他們的公司,這就很難講,經營者還要想五年、十年之後薪水,有些人就是一副這輩子不結婚的樣子,他們要怎辦?你總是要替他們找更有趣的事情。

Q︰想有趣的事情?不是想更賺錢的事情?

A︰有趣的事情當然會包括賺錢的事情。

Q︰現在出版界都在看大陸市場、電子書,聽說你們都沒看?你怎麼替員工未來想?

A︰我跟同事說這些和我們無關,去大陸卡位?將來賣書再做廣告就好,我們又不是不會做廣告。電子書是載具問題,現在內容最重要,好多人一天到晚忙電子書,奇怪,十年後又怎樣,轉換數位是一夜、兩個鐘頭,將來是兩分鐘就能轉換的,你知道嗎?最難的是找內容,把內容做到和讀者之間沒有障礙是最難的,載具有什麼難?

Q︰同意,但是大家好像覺得沒有做的話...

A︰因為還好我說我在學校時間不長…我談同事的十年、二十年,不是商業的成長,而是身、心得到安頓,青壯年努力的東西也覺得有價值。

Q︰他們十年後還能保有在圓神工作?

A︰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看他們一副要和公司共生死的樣子,就大家共生死吧,甚至我可以說一句話,以圓神這些同事工作能力、人生態度,圓神就算不做出版、做什麼都很厲害,只要他們想,他會在一般基礎上不斷改善。

Q︰因為這些人有這樣特質你把他們找進來,還是他們進來之後變這樣?

A︰這是緣分。一開始幾個人聚在一起,討論、做事,後來進來的人聽老一輩的人在講,就形成共識,到最後這個公司就因為這共識繼續下去,不是你要不要結束,是因為大家不想結束,就一直做下去,不是我一個人的問題。

Q︰所以你不會每年淘汰5%、10%員工?

A︰淘汰人這件事我是很懦弱的,有些同事試用期之後不好,我常跟主管說,不教而殺謂之虐,到後來除非是他不值得被信任,例如校對時還是落到一大段。你說有沒有奇怪的人,有啊,但是他就會待不住。

我管理是不及格的,因為我都因人設事,可能是沒有在學校學過,所以不知道這樣做不可以。每次我都對總經理說,把比較差的單位報表藏起來,不要讓他們看到,大家已經很努力,可能是這個領域比較冷門。

計畫的能力是媽媽教我的,小時候禮拜天去理髮,回來以後剪指甲,洗完澡後兄弟三人書包拿出來,把橡皮擦頭清潔,把鉛筆削好,手帕衛生紙都檢查。禮拜天給我的感覺是,一切都準備好了,我可以準備跟人家再競爭一個禮拜,這門課比商業研究所還好。到現在還是,我規定小孩週末怎玩都可以,但是週日晚上九點之前一定要回家,想想下週要做什麼事,一兩小時而已,然後養足精神面對新的一週。

Q︰如果你十年前沒有實施週休兩天半,今天的圓神會有什麼不同?一本書上架之前至少要準備12個月,是因為你給大家更多時間讓大家接觸外面,所以事情能看的深、遠?

A︰圓神同事做事平時都在想,就像寫一篇文章,你會掛在心理一直想,所以圓神員工週一到周五上班,我猜他週六、日也隱約在想這些事,尤其我們做文化事業,不是論件計酬的,他要想,要有那情境,什麼情境出來什麼文字...。

一個人像賓士車logo一樣,工作、休閒、睡眠各三分之一,每個老闆想的都是,能不能從休閒、睡眠拿一點,看沒垮掉,在給一些加班費看看不能再分多一點給工作,這很正常,買你股票的人也希望這樣,尾牙就可以抽股票大獎。

我想法不一樣,如果我同事的24小時變成大賓士,(面積大三、五倍)那怕工作少一點,我這塊也比他全部大。

Q︰小賓士變大賓士的槓桿是?

A︰剛來圓神同事都很年輕,他只有父母,師長的經驗,我為什麼要辦員工海外旅行,要看世界,我18年前就讓大家去捷克、奧地利、布達佩斯坐美國銀髮族才去的愛之船,讓大家穿燕尾服禮服參加舞會,去愛琴海、西臘小島,今年去土耳其,讓他們知道另一種生活,去法蘭克福書展我告訴設計封面的,你要恢弘自己氣概,告訴全世界的人這是我編的,至於怎樣設計我不管。慢慢你會發現,原本單身的有男友來站崗,一起去參加國內旅遊,大家都很喜歡這環境,享受家庭的樂趣,我最不喜歡講WE ARE FAMILY,那才是騙人的,因為她看事情的角度格局大,所以賓士就可以變大。

因為大家也同意,這些事是我們不得不做,所以我們只做準的事情,不做矯情的事,為讀者服務嘛。當然也有朋友說,你這樣搞公司會搞倒。

我做出版也不是搞經營,那時是因為我是環華百科全書業務代表,被倒一百萬,結果搬一堆書回來,一到七冊,但是全部是二十一冊,只好把其他的買回來,登記公司賣書,一開始五個人叫五聯出版。

Q︰你對物質慾望這件事的看法?

A︰我老婆常對女兒說,以前你爸騎車追妳老媽,沒有必要煞車都偏要踩煞車,那是人生最過癮的時候。我認為一個人生命應該有健康、嗜好、工作、專業,眼耳鼻舌的各種想望,賺錢不是唯一的路徑...

Q︰所以你還是遺傳您父親的浪漫?

A︰應該有,我還常跟我女兒說,我很懷念阿公,雖然他讓阿嬤很辛苦。

Q︰你怎看待多數人對物質無止盡追求,有房要換大房、更大的車...?

A︰我認為是大家沒有思考能力,跟著一般的看法走,變本加厲,那些接受訪問的成功人士就是那樣。

你想想,房子大小和幸福不幸福是沒有關係,我父親過世之前,我們家搬過幾次家?從我懂事開始算搬23次家,你能想像嗎,我弟小學讀一天就轉學,我看的出是窮人家小孩嗎,我朋友都以為我是世家子弟,因為從我對錢的概念。我們住的是人家房子後面搭出來房子,棉被鋪一鋪就是全家睡的統舖,我後來想,我父母怎會有性行為?外面一個爐子煮飯。搬家一點都不麻煩,書包背著就走,我們也不覺苦,媽媽最苦,心的苦,上門討債的都是同學的爸媽,我祖父當年是鎮上最有錢的。再怎窮,我們再怎看都像是一個貴族,我們一直沒有被錢把心壓抑下去,媽媽從小教我們唱歌啦我們就覺得很開心,兄弟每個人都很樂觀。

所有東西不是錢可以買到的,錢可以買到的東西很少,到這年紀我更認為,錢能買到的東西基本上對建康都有害,就算留給小孩也是有害的。窮困是被錢所困。有錢也被錢所困,一輩子當錢奴才,我不願意這樣,我到現在還不會看損益表,不知現在米一斤多少,不會燒水不會開瓦斯爐。

Q︰真的是貴族...

A:我孩子在美國暑期也要工讀,一小時七、八塊,要早點參與人生嘛。

你問我為什麼多數人不能這樣想,我覺得是兩個字,歸根究底就是恐懼,從小到大帶著恐懼成長,恐懼是一個芽,媽媽從小告訴你如果不努力認真好好念書,就考不上中學、大學、嫁不掉、娶不到、找不到工作…,後來這個芽長成枝葉繁盛。

同事問我金融海嘯是不是要開會跟大家說說話,我問這和我有什麼關係,我說又不是沒碰過,之前也有亞洲經濟危機。

你可以虛擬金融海嘯期間,中小企業老闆會說,現在外面景氣不好,大家皮要繃緊點,員工下班也不敢走,老闆出去後偷偷拿電話打給老婆,說老闆說現在要大家皮繃緊,看看外面有什麼機會...這是實力的抵消嘛。

我只是告訴主管,現在大家買書預算減少,以前十本現在可能五本,我們就是要做前面那一到五本,能在讀著的購書清單。人要與時俱進,一直思考如何自我改善,很多人現在碰面就是只談小孩,好像自己這一生已經結束,接枝到小孩...

我很享受和同事每天相處,我也常跟她們說,你最好的朋友就是在這裡,找不到了。我在公司真的不叫董事長,名片也不印職銜,從以前到現在叫我簡先生。我看到同事在圓神成家過的很好,能把工作處理更好,也喜歡去看戲、旅行,最享受了。我辦公室電視也是他們在用,我也不會操作。

人生有優點也有缺點,要概括承受一切,祕密快要賣一百萬本,破台灣書市記錄,我開心但不會狂喜。《心經》講,心無罣礙故無有恐懼,我覺得就是不要顛倒夢想,遠離顛倒夢想。

顛倒夢想就是不當邏輯,不當期待,一個人有自己邏輯就比較不會恐懼,依賴物質也是一種的恐懼來源,該你的是你的,不該你的就不要多想。蘇東坡赤壁賦講,天地之間物必有所屬…但只有山間之明月江上之清風,耳聞成聲目浴成色,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誰看到就是誰的。

我朋友說要報名上月球,有人告訴我,我說那人平常都不看月亮,前兩天的月亮很矇矓,台北的木棉花開的很漂亮,有誰去注意到?你如果有感受就是你的,不是說這東西產權是你的才是你的。圓神是誰的?是要和圓神共死忠這些人,不然我美好的仗已打完,早就想不玩了。

回到你的問題幸福感和永續成長,談成長,就充滿壓力,談永續成長,又是充滿不確定、不安定感,你如果覺得自己很幸福,會希望明天趕快來,因為可能有什麼好事要發生;如果您有幸福感,怎會希望這公司結束呢?你如果有幸福感,心態會是正向的,我看我同事一本書還沒上市,就已經快忍不住(昭告天下)的樣子,因為他知道又要暢銷了,不是你逼他要成長、要成長。

Q︰如果賣不好?

A︰不會賣不好啦,你只要努力做,尊重讀者出版好書,像你寫稿一樣,人家會迫不及待想看你的稿,一段時間之後一定八九不離十。也不是所有書都一樣暢銷,《老師的十個對不起》就有這樣老師,我們就應該出,結果也很好。我現在還要出大理國中拔河隊的故事。

Q︰《秘密》成為暢銷書的秘密是什麼?

A︰很多事情是緣分,《龍紋身的孩子》也超過六十萬。我沒有看台灣出版業現在是高峰還是低谷,但是我同事狀況現在是最巔峰,我又不是市占八成,再怎萎縮都不會影響我。

我說,五十歲之後要做趣味不是心酸,趣味就像是發起紙風車319,明年就走完。心酸就是每年能不能多成長,每股多賺一毛、三角。賺錢不一定賺到,但趣味的事一定有結果,很奇怪。

我講的都不是高調,每天都只做趣味,我同事都很厲害,做事都很精準,因為充滿感情,事情都做的很好,因為溫暖、良善,所以會想到讀者的需要,都會盡力把事情做到最好,我們也常檢討,很多事其實可以做的更好為何沒有。

這就是我的人生。

延伸閱讀:商周影音─簡志忠專訪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週休三日 圓神出版社 老闆 圓神出版 圓神 圓神出版社 圓神 104 圓神出版 104
商周茶館
商業周刊編輯部

每個星期四,熱騰騰的《商業周刊》準時上架。一周出刊一次、一年有52個星期;可是,還是有好多採訪幕後,還有好多現場第一手觀察,還有好多只有記者才看得到的小花絮,在一年一萬多頁的紙本雜誌上,你看不到。《商周茶館》開張,吃完了雜誌主菜,再來茶館喝喝茶;商周記者們把藏在報導背後的許多小故事,和讀者分享。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