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父母反對弟弟婚事,只因她皮膚黑!醫生體悟:不想在孩子人生中邊緣化,該戒掉2種控制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職場 | 教育趨勢

父母反對弟弟婚事,只因她皮膚黑!醫生體悟:不想在孩子人生中邊緣化,該戒掉2種控制

撰文者:Joey Chung (鍾子偉)
哈佛之後的人生 2019.05.27 16,282
圖為示意圖。 (來源:Dreamstime)

最近我參加了一個由幾家媒體公司和幾位受邀醫師出席的會議。在2個小時的午餐討論中,來自不同領域的醫師,就現今媒體環境最關鍵的資訊問題提出意見,如果能提供有品質可靠的醫療意見給一般大眾,他們的建議是什麼。

之後,坐在我右邊的醫師跟我決定繼續更輕鬆的聊聊天,所以我們去喝了杯咖啡。當我們坐定後,彼此很快速的分享了各自的背景和個人資訊。

你一開始為什麼想成為醫生?這一直都是個人的興趣嗎?

廣告

「喔!我爸爸有個自己的中型診所,所以就像許多台灣的家庭一樣,當父母是醫學背景,很自然,就算他們不會直接告訴你,他們會試著影響並希望他們的小孩,也能成為醫生。 」

我有兩個兄弟,一個在歐洲當醫生,另外一個則是教授。儘管我的父母間接地影響我成為一個醫生,我自己對此也沒什麼意見,不會反對。但在這種環境長大,我現在自己有2個小孩,我想要確保我沒有直接或間接強迫我的孩子,選擇某種職業,或是強迫他們去作他們沒興趣的事情。對許多在醫生、教授或公務員家庭長大的小孩,這種要跟你父母一樣的間接壓力,有時候會是非常令人緊張和窒息的。

它可能會引發非常狹隘的思維或絕對的價值觀和想法,我認為從長遠的角度來看,對於家庭關係會有造成很大的破壞。

我想或許我家庭本身就是最好的例子。我父親是位醫生,我媽媽有3個姊妹,他們全都跟醫生結婚。

你可以想像嗎?30年前,一個家庭中4個姐妹全都嫁給了醫生。

所以幾乎在我成長過程中,每個大人都是醫生,他們全都來自非常類似的背景,全都有非常類似的想法,也因此全都有非常絕對的家庭價值觀,以及對小孩應該做什麼的想法。在成長過程中,我看到我許多表兄弟姊妹,為了滿足父母期待,都累積很多的壓力,或帶著非常狹隘思維和世界觀長大。

我給你最好的例子:

幾年前,我弟弟在歐洲結婚。我記得當他第一次告訴我們家人,說他跟一位他認為應該很快會結婚的人約會時,家族裡面每個人都為他高興。根據「傳統」期待,每件事看似都非常完美。

她也是一位醫科學生,未來的醫生,來自一個好家庭。

但我的父母很驚訝地發現她是印尼人,因此強烈的反對。我記得我媽第一次見到她時跟我說:

她的皮膚為什麼這麼黑?

我心想,這有什麼關係嗎?

他們完全不贊成,而且拒絕進一步討論這件事,最後,我的父母以一種非常傳統的華人家庭方式告訴我的弟弟說:「如果你堅持要跟她結婚,我們就斷絕親子關係。」

而從我父母的角度來看,他們真的再也沒有聽到,關於她的消息或是關於這個議題的討論。

直到1、2年前,我太太突然跟我說,她認為我弟弟去年應該已經結婚了。她會發現是因為她剛好在社群媒體上,跟我弟媳有一個共同朋友,看到他們很小型婚禮的貼文和幾張照片。

原來,他們後來繼續約會然後結婚,而我弟就很單純不再對我父母和家人提這件事而已。那是5年前了,而現在他們已經有了2個小孩,最終,我父母別無選擇只能接受。

她非常好而且寬容大方,每年聖誕節依然會陪我弟弟回台灣,並跟家人共度2週時光,從未說什麼,總是非常有禮貌,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

5年前,剛好是我跟我太太決定要生第一胎,所以這整個家庭風暴,對於我未來如何成為一位爸爸、如何教養和試著尊重我的小孩有極大的影響。

第一,我不想要他們在一個非常狹隘的價值觀中長大,我不想要他們對於什麼是可被接受,什麼是成功,有非常絕對的價值觀,並用這種非常狹隘的成長背景來評斷他人。我們應該盡可能鼓勵他們去追尋多樣化的經驗和多樣化的朋友。

第二,我最大的教訓是,最終,父母常常會認為他們可以幫自己的小孩,決定很多人生中重大抉擇,但當他們有時候太過武斷或絕對時,他們其實只是在欺騙自己而已。他們認為自己贏了,他們認為成功強迫孩子去接受他們的決定,但事實上,他們真正決定的,只是他們是否能在孩子未來人生中繼續扮演什麼角色而已。

以我弟弟的情況而言,他們認為自己成功逼迫他跟女朋友分手,但他們只是成功說服我弟消失,和我父母斷絕所有聯繫多年,同時繼續做他認為是自己人生中正確的選擇。

我父母基本上只是被邊緣化,被忽略,在他們兒子最重要幸福時刻和成立家庭時光中,完全缺席。

在過去5年的醫生生涯中,我其實蠻常在我的病人身上看到這點。就在去年,我一個非常親近的病人,一個年輕人告訴我,他要去北歐1個月,並詢問我和我太太那個時間會不會有空。我問他為什麼?

他要跟他的男朋友結婚,他的好朋友都知道他是同志,但是他的父母無法接受,於是在無數次爭吵和哭泣後,他想應該沒有方法,能讓他的父母接受他的本性了。即便他已經跟同一個歐洲人交往5年了,他媽媽依然努力幫他跟她朋友的女兒相親。這一次,他們終於決定要結婚,但他最終只是跟他父母說,他要去一個月的語言交換學習而已。

由於他的家人都不會出席他的婚禮,他想要問我和我太太是否能夠出席,能在婚禮上代表他的家人。

對我來說,這是同樣的感覺和教訓。我不想要成為一個思想如此狹隘的父母,對他人有如此絕對的判斷,間接地影響我孩子的教育。

最重要的是,我不希望我跟孩子溝通什麼是可接受的事情,是如此武斷和絕對,導致最後有一天,他們什麼決定都不告訴我,邊緣化我在他們人生中的角色,堅持他們原本的決定。當他們人生經歷最重要的時刻,我無法在過程中扮演我應當扮演的角色。

責任編輯:葛林
核稿編輯:黃雅苓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力麗科技 小隻馬定義 中化生 公司 醫生 危機邊緣 交往 占卜 黑處有什麼
哈佛之後的人生
Joey Chung (鍾子偉)

出生於台灣,在美國長大。12歲回到台灣,20歲出版第一本書,23歲於瑞士銀行證券研究部門工作,24歲進入哈佛商學院,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台灣人。25歲在紐約Ralph Lauren實習,26歲畢業,是台灣模擬聯合國推展協會創會理事長。28歲當上中國三麗鷗總經理,30歲離開三麗鷗在台北開始創業。

出版作品:《記得你22歲的眼神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