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容易累、像顆充不飽的電池...從心理學看《我們與惡的距離》:逃避,是想藏起心中的「過不去」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職場 | 心靈成長

容易累、像顆充不飽的電池...從心理學看《我們與惡的距離》:逃避,是想藏起心中的「過不去」

撰文者:海苔熊
網民肥皂箱 2019.04.12 8,466
(來源:《我們與惡的距離》官方粉絲專頁)

我想到咪寶過世前[1],牠彌留在我的房間地墊;想到牠最後的幾個晚上陪我一起睡覺的側臉;想到第一次遇見牠的時候,就爬上我的肩;想到好多話好多「如果當時我們能夠早一點發現⋯⋯就不會⋯⋯」,可是一切的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如果連你的最愛,最終都會離開,那麼這個世界上到底還有什麼可以被留下來?」我問自己,這句話也平行於喬安前幾集的那句「關心有什麼用?我連自己的兒子和老公都留不住了,我還能留住誰啊?」

咪寶走了以後,我幾乎沒有哭過。把自己堅強起來。拼命工作,脾氣變得暴躁、沒有耐心、經常覺得焦慮,說穿了,我跟宋喬安沒什麼不同,直到今天看了這2集,才發現所有的逃避,都是想要藏起心中的那個「過不去」。

廣告

直到跟著這5、6集一起哭過之後,突然明白,不管牠在或不在,都一樣愛我。日子還是得過,歲月不會為任何人而停留,我們彼此一起擁有的那些經過,會變成生命當中某一種溫柔,在你孤單的時候,成為一雙擁抱你的手。或許,這就是老天爺要教會我們的課題吧?

你心裡也有一個過不去的人、過不去的話嗎?如果可能,你會想要說些什麼?拿一張紙寫下來吧——就像曉明寫給他家人一樣。

如果有些遺憾已經成為永恆,留下一些字句,那些沒有被完成的過去,得到一點點完整。

一張圖,解析喬安第一集到第六集

延續上面的話題,咪寶過世兩個月了,奇怪的是我很少感覺到悲傷,比較多感覺的是最近一直覺得胸口悶悶的。

這種呼吸不過來的感受,就像氣管卡了一個$50硬幣一樣(如果每次有這種感覺就可以存下$50我現在應該很有錢了XD)[2]。

之前,我一直不知道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直到最近看到了這本Hilary Jacobs Hendel 根據Accelerated Experiential Dynamic Psychotherapy(AEDP)所寫的《不只是憂鬱》,才豁然開朗!

原來,有時候焦慮是我們用來作為壓抑情緒的一個方法。而壓抑情緒,是為了避免我們「感覺到任何事情」,這就是這就是江湖中盛傳的「防衛」。

難怪我最近這麼焦慮。

這個防衛本身是有好處的,可以讓我們的生活維持一種狀態,然後繼續面臨生命當中的各種挑戰。用凡人的話來說,就是「打落牙齒和血吞,人生還是要繼續過」。

可是同時它也很消耗能量,它使得我們每一天的生活都需要付出很多代價,所以我很容易覺得疲累,好像一個充不飽的電池。

情緒變化的三角地帶

如果你也跟我一樣有類似的感覺,那該怎麼辦呢?

你可以先辨認自己做了哪些防禦的行為(三角形的左上角,這本書的p.47–48也有羅列了40種防禦行為,我竟然有10個!),有些時候它會用「應該」的想法來顯現(我應該要很努力別人才會喜歡我)

有些時候會是一些逃避的行為(暴飲暴食酗酒),目的是要逃避「羞愧、焦慮、和內疚」的感覺(右上角)。

如果你願意往下問問自己「你怎麼了?」、或者是「你在害怕什麼?」,或許就有機會到達下面的核心情緒、甚至開放的和自己接觸。當然,要進入這個冰山的底下,是需要勇氣和時間的。

所以劇組鋪陳了六集。

好了接下來要講宋喬安了#以下有雷

為什麼需要時間呢?這就要講到我們的成長過程了。我們之所以會形成防衛,是因為:

(1)過去在我們的生命過程當中被教導表達情緒是不好的沒有用的
(2)然後為了不讓自己被情緒給困住無法好好工作和生活,所以一方面壓抑情緒;
(3)另外一方面也呈現出防禦的行為,在宋喬安身上,就是工作狂和酒精成癮。

當她回過頭來面對真正的核心情緒(就會發現在那個底下其實有很深很深很深的悲傷)。只有處理了這個悲傷,才能夠回歸平靜。

結論:你現在在三角形的哪裡?

總結分析一下喬安第一集到第六集其實就是在走這個三角形的過程 ——

●為了逃避某一種悲傷(三角形最下面的頂點),「天彥的東西不能碰、天彥的事情不能談,你甚至連自己都沒辦法談了⋯⋯」(你看我劉昭國的台詞背得多熟,劇組快發我通告XD)[2]

●這個逃避的結果其實是為了壓抑內疚的感覺(三角形右上角點頂)這也就是昨天的那一段「我過不去、我過不去、我過不去⋯」,「如果當時他沒有買那杯咖啡,是不是事情會有所不同?至少可以跟天彥一起死?」

●最後表現出來的防衛(三角形左上角),就是很多地雷、把部下都氣走了、用酒精麻痺自己。

如果你跟喬安一樣知道自己正在防禦某一件事情,那麼有三個方法可以協助你到達冰山的底端(不過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要衡量自己的狀況,畢竟有些時候躲在防禦的山洞裡面也是很安全的):

●放慢你的生活步調。慢慢地問自己怎麼了、慢慢地體驗生活,嘗試和別人打招呼的時候看著對方的眼睛,從放慢速度當中,你或許可以感覺到更多你經常想逃跑的東西。

●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體上,身體會告訴你一些可能的答案。臉紅或許是因為緊張,胸悶可能是因為害怕,而在緊張、害怕的背後,也可能還有一些別的東西。

●溫柔問問看自己:「你在害怕什麼?」,或許你內心會有一些聲音會給予你答案。

就像這本書封面有句話:「在你的情緒傷痛裡,藏著最真實的自己」就是在講這件事情。

找回那個最初的自己

「我很懷念那個講話幽默的老戰友⋯⋯」NEWS哥說。
「她死了。」喬安說。
「不,她還在。」(聽到這句真的是全身起雞皮疙瘩)

當喬安開始戒酒(脫離防禦)、回到戲院(停止抑制情緒),去面對這個情緒傷痛,悲傷湧現(核心情緒),NEWS哥所熟悉的那個一起、勇敢、有自信的喬安就慢慢回來了(怎樣,有沒有對伴侶治療有一點信心XD)[2]。

回到我和咪寶身上,當我昨天終於去面對那些我一直以來不敢面對的內疚,和喬安一起去碰觸那個我說恐懼的悲傷,我才真正跟咪寶「連結」(三角形底端),也才真正跟自己連結。所以昨天晚上,我連續說了三句「咪寶,哥哥好想你⋯⋯」,我才真正找回那壓抑已久的哭泣(寫到這裡又淚崩)。

或許,你也一樣,你的悲傷也有它的重量,走向這個重量,並不是「一定要做」的選項,但倘若,你開始偶爾練習面向核心情緒,或許那個被你遺忘的自己,正站在三角形的底端等你。

他還在。

[1]詳見此文:咪寶再見
[2]你看,我是不是很容易用搞笑來逃避情緒XD,就連上面最後一句話如此感人我腦海中都會冒出宏都拉斯的臉XD。或許這也是為什麼我在看這部片的時候腦袋都會注意到劉天彥的鋼彈如果要丟掉可不可以送我、宋喬平社工胸口的那個證件套娃娃哪裡才買得到之類的⋯⋯

※作者簡介:海苔熊,台大心理所畢,曾於各大院校開課,現為實習諮商師,以及女人迷「心理學為你點歌」專欄作家。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出處

責任編輯:洪婉恬
核稿編輯:葛林

 

書籍簡介

不只是憂鬱:心理治療師教你面對情緒根源,告別憂鬱,釋放壓力

作者:希拉莉.雅各.亨德爾

原文作者: Hilary Jacobs Hendel

譯者:林麗冠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9/03/26

作者簡介

希拉莉.雅各.亨德爾(Hilary Jacobs Hendel)

專業心理治療師(LCSW),擁有衛斯理大學(Wesleyan University)生物化學學士學位和福特漢姆大學(Fordham University)社會工作碩士學位(MSW)。她是經過認證的心理分析師以及AEDP心理治療師與督導員。她在《紐約時報》和專業期刊上發表文章,並為AMC劇集《廣告狂人》(Mad Men)人物的心理發展提供諮商。她住在紐約市。

譯者簡介

林麗冠

台大中文系畢業,美國密蘇里大學新聞碩士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看臉時代 超話 我們與惡的距離 宋喬平 我的博士老公 逃避 英文 逃避問題 哥德爾
網民肥皂箱
商周讀者群

這是一個開放給所有商周讀者發聲的管道,如果你有意見想法不吐不快,歡迎站上我們準備的肥皂箱,大聲說出來!(來稿請寄至victor_chen@bwnet.com.tw)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