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理科太太訪談》蔡依林出道20年剖白「講到自己就想哭」...TED千萬點閱教授:關於脆弱,我們都想錯的4件事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職場 | 心靈成長

理科太太訪談》蔡依林出道20年剖白「講到自己就想哭」...TED千萬點閱教授:關於脆弱,我們都想錯的4件事

撰文者:布芮尼.布朗
非讀BOOK 2018.12.28 2,188
(來源::<a href="https://www.facebook.com/liketaitai/videos/1885705711556949/" traget="_blank">理科太太</a>)

編按:12/26釋出新歌的蔡依林,MV中以自嘲方式,回顧出道20年她歷經的批評及自卑。專輯概念裡提到的自我懷疑、內心陰暗面,也反映每個人都被困在社會價值的牢籠裡,該如何找到自我?而蔡依林在與最近爆紅的Youtuber理科太太的訪談中,分享她如何從活在外界的評價,一路與內在對話、覺察自我,成為自己定義的美。該影片上線3天,Youtube與Facebook觀看次數累計超過150萬,引起網友廣大共鳴。

迷思一:「脆弱等於軟弱。」

「脆弱等於軟弱」的觀點是大家對脆弱最常抱持的迷思,也是最危險的迷思。當我們費盡心力迴避脆弱和過分情緒化的同時,對方卻無法或不想掩飾情緒,既忍不了又堅持不了,我們就會反過頭鄙視對方無能。我們不但不能去尊重與敬佩對方展現脆弱的勇氣,反而讓我們的恐懼和不安變成了一種批判。

我們開始把感受視為軟弱,那是很危險的。除了憤怒以外(那是次要的情感,我們的社會價值觀接受人們以憤怒來掩飾許多較為痛苦的情緒),我們開始無法忍受情緒,連帶也無法忍受脆弱。

廣告

當我們發現自己把感受和失敗混為一談,讓情感和負債混淆不清,就難怪我們會把脆弱視作軟弱。如果我們想重新找回生活中的必要情感,重新點燃熱情和使命感,就必須學習如何擁有與投入自我的脆弱,如何感受從脆弱中所衍生的情感。對有些人來說,那是新的學習;對另一些人來說,那是重新學習。無論是哪一種情況,我從研究中學到,最好的起始點是定義、認識與瞭解脆弱。

當我們脆弱時,完全無所遁形。沒錯,沒把握帶來的不安全感,對我們來說猶如酷刑。沒錯,當我們展現脆弱的一面,是冒著很大的情感風險。但是冒險、克服不安、真情流露,絕對不是軟弱。在大家的回應中,最常出現的回答是:感覺自己赤裸裸的,像是一絲不掛。

●脆弱,就像在台上一絲不掛,而且希望自己獲得的是掌聲,而不是哄堂大笑

●就像大家都全副武裝,只有你一絲不掛

●感覺像個裸體的惡夢:你趕去機場,卻發現自己一絲不掛

在我的職業生涯中,讓我最焦慮的經驗,莫過於那場在長灘舉行的TED演講。我必須在一群極其成功又抱著高度期待的專業人士面前,做18分鐘的演講,並錄影起來。那已經夠令人緊張了,而且我還是整場大會最後壓軸的演講者。在那之前,我自己在台下聽了三天,有些演講是我聽過最特別、最振奮人心的演說。

最後輪到我上場時,我走上台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和觀眾席裡的幾個人目光交流。我請舞台總監把觀眾席的燈光打亮一點,讓我可以看到觀眾,我需要感受到共鳴。把現場觀眾當成個人看待,而不是「觀眾」,那提醒我一點:令我害怕的挑戰(那種一絲不掛的感覺),其實其他人也一樣害怕。我想,那也是為什麼同理心的傳達無須言語――你只需要直視對方的雙眼,看到他們眼中反射出自己全力以赴的樣子就夠了。

我演講時,問觀眾兩個問題,那兩個問題正好突顯出脆弱的定義有許多矛盾。首先我問:「你們之中有多少人覺得脆弱就是軟弱,所以難以接受脆弱?」現場很多人舉手。接著我問:「當你看到台上的人展現脆弱時,你們有多少人覺得那很勇敢?」現場還是有很多舉手。

我們喜歡看到別人展現真實和坦白,但我們卻害怕別人看到我們的真實與坦白。

我們擔心真實的我不夠好,擔心我們提供的東西太陽春、太粗略,無法令人印象深刻。我怕走上那舞台,讓觀眾看到我在家裡真實的樣子,因為現場觀眾都是太重要、太成功的知名人士,而真實的我則太混亂、太不完美、太不按牌理出牌了。

我在舞台邊等候上場時,深呼吸,背誦我的脆弱祈禱文:請給我勇氣,站出去,讓大家都看見真正的我。接著,在主持人介紹我之前,我想到書桌上的書鎮上寫著:「如果你知道你不會失敗,你會做什麼?」我把那個問題拋到腦後,挪出空間放新的問題。我走上台時,低聲默唸:「就算會失敗,還有什麼是值得去做的?」

從鼓起勇氣關心遭逢劇變的朋友,到自己創業;從感到害怕到體驗解放,脆弱都是一種對生命的放膽挑戰。那就像是生命在問你:「你要全梭了嗎?你能夠把自己的脆弱看得跟別人的脆弱一樣重要嗎?」回答「是」並不是軟弱,而是莫大的勇氣,是放膽展現脆弱的力量。放膽的結果往往不是勝利的遊行,而是靜謐的自由,還夾雜著一點奮鬥的疲憊。

迷思二:「我不展現脆弱。」

「小時候的我們心想,等到長大,我們就不會再感到脆弱了。但是成長本身就是接納脆弱的過程,活著,就是脆弱的。」──麥德琳.蘭歌(Madeleine L’Engle)

你剛剛看到的定義和例子,讓第二個迷思破解起來容易多了。我不知道聽過多少人對我說:「妳講的議題很有趣,但是我不展現脆弱。」之後他們往往會以性別或專業為由附帶說明,「我是工程師,我們討厭脆弱的東西」、「我是律師,我們專門粉碎脆弱」、「男人不展現脆弱」。相信我,我懂,我不是男人,也不是工程師或律師,但我自己也說過同樣的話上百遍了。可惜,你無法選擇逃避脆弱,我們無法排除日常生活中那些不確定性、冒險或情感衝擊。人生本來就是脆弱的。

不管我們願不願意展現自己的脆弱,脆弱都會找上我們。當我們假裝自己能夠迴避脆弱,我們的行為往往和我們對自身的期待背道而馳。我們勢必會體驗到脆弱,那由不得我們選擇,我們唯一能選擇的是,當我們面對不確定、冒險和情感衝擊時要如何因應。

迷思三:脆弱就是毫無保留

我常接到一種問題,內容是關於我們「毫無保留」的文化。「我們是不是展現太多脆弱了?不會有『過度分享』的問題嗎?」大家問完這些問題後,免不了會舉演藝圈文化為例。「某個電影明星在推特(Twitter)上發文說她先生意圖自殺,真人實境秀的電視明星跟大家分享自己及孩子生活的私密細節,這不會太誇張嗎?」

脆弱是以相互關係為基礎,需要設限與信任,而不是過度分享,不是一股腦兒地傾吐,不是不分青紅皂白地和盤托出,也不是名人世界那種社交媒體式的資訊大放送。脆弱是和有資格聆聽的人分享感受和經驗。脆弱和敞開胸懷是互相的,是培養信賴過程中重要的部分。

我們每次冒險去分享自我以前,不見得都有保障,但是初識某人時,我們總不會對他掏心掏肺,總不會脫口就說:「嗨,我叫布芮尼,我跟你說我內心最黑暗的掙扎是………」那不叫脆弱,而是自暴自棄或舔傷取暖,甚至只是在尋求關注,而不是脆弱。為什麼?恰當、有限度的分享,是指和我們已經培養深厚關係的人分享,他們能和我們一起分擔壓力。這樣相互尊重地展現脆弱,可增加彼此的連結、信任和投入。

迷思四:我們可以一個人

在《不完美的禮物》中,我寫道:「如果沒有坦然接受的胸懷,就不會有真正坦蕩付出的氣度。以帶有價值判斷的角度看待我們接受的幫助,也會有意無意地以同樣的角度看待我們付出的幫助。」我們都需要他人的幫忙,我知道要是沒有我先生(他也是優秀的治療師)、大量書籍、親朋好友的鼓舞,我自己無法完成一切。勇敢展現脆弱讓人更勇於示弱。勇氣是有感染力的。

一些很有說服力的領導研究也證實,尋求支持非常重要,脆弱與勇敢是有感染力的。2011年,彼得.福達(Peter Fuda)和李察・班漢(Richard Badham)在《哈佛商業評論》上發表一篇文章,他們用連串的比喻來探討領導人如何激發與維持變革。其中一個比喻是雪球,當領導者願意對下屬展現脆弱時,雪球就開始滾動了。他們的研究顯示,團隊成員認為展現脆弱是勇敢的,勇於示弱也會激勵其他人跟進。

他們舉克林頓(Clynton)為例來佐證雪球的比喻,克林頓是德國某大企業的執行董事,他發現自己的領導風格阻礙了資深管理者的積極進取。福達和班漢指出:「他其實可以私下改變自己的行為,但他沒有那麼做,而是在公司的年度主管大會上,面對60位資深經理人,坦言自己的缺失,指出自己和組織該扮演的角色。他承認自己不知道解決問題的所有答案,請所有的同仁幫忙領導公司。」福達和班漢研究那次主管大會的轉型,發現克林頓的領導力大幅提升了,團隊蓬勃發展,進取心和創新力都增加了,公司的績效也超越規模更大的競爭者。

我也學到,愛我的人,我真正依賴的人,從來就不是在我落難時批評我的人。愛我的人不是在看台上,而是跟我一起站在競技場上,為我奮鬥,也陪我奮鬥。

當我發現,以旁觀者的反應來衡量自我價值是浪費時間,我的人生完全轉變了。我領悟到,無論結果如何都會一樣愛我、支持我的人就在自己身邊,這領悟改變了一切,那也是我現在努力扮演的妻子、母親、朋友等角色。我希望我們家可以讓你展現自己的勇敢,也可以展現最深的恐懼,大家可以放心暢談難以啟齒的話題,分享學校與工作上的尷尬片段,我希望我能看著史蒂夫和孩子說:「我在場上支持你,萬一失敗了,我們一起失敗,但起碼我們放膽去做了。」我們無法單靠自己就學會更加勇於示弱,學會放膽展現脆弱的力量。有時候,我們最原始、最大膽的冒險就是去尋求他人的支持。

書籍簡介

脆弱的力量

作者:布芮尼.布朗

原文作者:Brené Brown

譯者:洪慧芳

出版社:馬可孛羅

出版日期:2013/09/28

作者簡介

布芮尼.布朗Brené Brown

知名學者、暢銷書作家,是認證的社工師(LMSW),也是休士頓大學社工研究院的研究教授。她花了12年時間研究人類心靈的脆弱、勇氣、價值感以及自卑感。研究結果被歐普拉、CNN、ABC、NBC、美國公共電視網、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廣泛報導。

2010年在TEDxHouston的演說:「脆弱的力量」(The Power of Vulnerability)是TED網站上最受歡迎的演講之一,已超過千萬人次觀看,並引起廣大的迴響。

譯者簡介

洪慧芳

國立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畢業,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管理碩士,曾任職於西門子電訊及花旗銀行,現為專職譯者,從事書籍、雜誌、電腦與遊戲軟體的翻譯工作。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太太 TED 訪談 蔡依林 名為勇氣的力量
非讀BOOK
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職場、生活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