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離婚法庭上,一個6歲孩子的告白:自己像隻小狗,雖然兩個主人都對我好,我卻必須做出選擇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職場 | 教育趨勢

離婚法庭上,一個6歲孩子的告白:自己像隻小狗,雖然兩個主人都對我好,我卻必須做出選擇

撰文者:李可心
暖心讀冊 2017.11.23 12,982

姊姊是無辜的

我和姊姊因為父母的離婚官司出庭的那一天,陽光普照。

我大約六歲,姊姊七八歲,媽媽和繼父(當時是媽媽的男朋友)帶我們去法院。我並不知道爸媽先前已經出庭過好幾次,那一天法官只是要聽聽我和姊姊的想法。

廣告

第一次上法庭

我們到達法院後不久,爸爸和他的律師也來了。當時我坐在走廊的長排椅子上跟繼父玩著遊戲,爸爸和他的律師從轉角出現,我們的視線剛好對上。我和好久不見的爸爸互看了幾秒鐘,我永遠記得他臉上的表情,那是一種複雜的笑容,像是開心卻又想哭,還有幾分尷尬。我事後回想,大概是看到我和繼父在玩的緣故吧。我衝上前去抱住爸爸。過了不久,繼父因為工作先行離開。

我沒記錯的話,法官似乎是先叫原告(媽媽)進去,所以我跟爸爸玩了一會兒,不久之後法官又叫了被告(爸爸)進去。我因為等得很無聊,所以開始在法庭外晃晃。我看到法庭外的牆上貼著一張紙,列出今天要審的人、事、時。我發現爸爸媽媽的名字,後面標註著「離婚」,當時並沒有特別的感受,只是擔心爸爸媽媽看到會怎麼想。

我對那天的印象不是很深刻,後來還問了姊姊。根據她的說法,在前往法院的路途中,媽媽跟我們解釋,等一下法官阿姨會問我們一些問題,我們只要照心裡面想的,和實際上發生的情形回答就好。

那段時間我們跟媽媽一起住,聽了媽媽講一些以她的角度來看爸爸的話。記憶中,我們的生活開始逐漸寬裕,上餐廳吃飯的次數比以前多;百貨公司櫥窗中的衣服變到自己的衣櫥裡;我還拿到夢寐以求的小魔女DoReMi魔法棒(我的是第二代,姊姊的是第一代)。以前都是我羨慕班上的同學,而現在輪到班上的同學羨慕我。最重要的是,家裡沒有了天天吵架的聲音!

綜合以上各點,以小朋友的角度,我們理所當然比較喜歡和媽媽住。

筆錄與記憶

我不記得和姊姊等了多久,畢竟小朋友對於時間的長短沒什麼概念,我只記得當時等得很不耐煩,也有點不知所措。

後來聽到有人喊了我和姊姊的名字,我們進入法庭。感覺自己像隻小狗,雖然我的兩個主人都對我很好,但我必須在男主人與女主人之間做出選擇。現在回想起來,當時自己搞不清楚狀況,也不覺得難過,但這樣其實滿可怕的。如果沒記錯,我應該知道在回答法官的問題之後,會有大事發生,可能讓爸爸或媽媽很難過,但我還是得回答。

法官先跟我們打過招呼,接著說:「我等一下會問你們一些關於爸爸媽媽的問題,你們就誠實回答我,爸爸媽媽都不在場。」當時還真的以為爸媽不會知道我說了什麼,我根本不曉得有筆錄這種東西,不過這份筆錄並未影響到我,反倒是姊姊。

在法官說話的同時,我觀察了一下法庭的布置,牆面很白,像醫院的病房,是一個沒有溫度的地方。它讓我覺得很冷,跟國中公民課參觀的法庭完全不一樣。我同時留意自己有沒有站直,因為爸爸總是很要求我們的站姿坐姿,我自己也很在意這些事。

讓姊姊背黑鍋

法官問了三個問題,但我只記得其中一個,就是:「你們想要跟誰一起住?」

由姊姊先回答:「我想要跟媽媽住,因為……」姊姊說了一大串理由,那可能是我這輩子記憶最深刻的一段話。總之,姊姊在法官面前說了媽媽平常批評爸爸時所說的話。我不覺得媽媽是為了這一刻,特別灌輸我們什麼想法,因為不管是誰,生氣時都很容易如此批評對方,不過我也相信任誰聽了這些話都會把監護權判給媽媽。

等姊姊講完後,法官皺了皺眉,然後問我:「那妹妹呢?」我愣了一下,簡短回答:「跟姊姊一樣。」法官問的其他問題我和姊姊都忘了,但我們記得很清楚,我的答案都是:「跟姊姊一樣。」

就這樣,我反覆說這五個字,把所有責任推到姊姊身上。

其實,我一直覺得很內疚。我重複了三次「跟姊姊一樣」,讓大家認為我還不懂,一切都是姊姊說的,是她做的決定。

有時想想,當「老大」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在寫這本書的過程中,問了姊姊一些問題,她告訴我,她真希望能有個姊姊幫她背這些黑鍋!當下我很慚愧,也覺得自己是一個幸運的妹妹,無可否認的,我確實讓她背了黑鍋,我想鄭重地對她說:「姊姊,對不起!」

孩子是一塊強力海綿

這讓我思考到一個問題,為什麼很多事情都要老大擔起?誰規定一定「大的要讓小的,小的要尊敬大的」?為什麼不是無論年紀大小,都要學習禮讓、尊重與負責?

從姊姊與我的身上也證實了一件事:小孩子是一塊具有超強吸收力的海綿,會複製父母的言行舉止。之後,等到我年紀漸長比較懂事,每次聽到爸爸或媽媽的親友,在說另一方的壞話時,不管對方是不是長輩,我都會強烈表達抗議,畢竟說的是生養我的父母,那些罵他╱她的話,也等於是在罵我。

另外,不知道你是否發現,小孩子很容易被物質收買。這個方法經常奏效,但絕對不是個好方法。當然,如今回想起來,我絕對不會責怪媽媽在離婚後給予我和姊姊較好的物質生活,但是在媽媽得到監護權之前,不知是否有可能,先維持原本的生活條件與環境品質?這樣當我們孩子在做選擇時,可以不受到物質的影響,讓我們的選擇僅是我們對父母單純的想法。

★瑪那熊心理師的家庭觀察★

在親職教養領域中,手足的互動一直是廣受關注的議題。心理治療大師阿德勒(Alfred Adler)曾提出「家庭星座」,探討孩子出生序對於個性、人際模式甚至價值觀的影響。然而,如果手足之間的角色過於僵化,總是必須遵照某些「規則」行事(例如大的要讓小的,小的要聽大的),便會讓孩子將這套規則烙印心中,在人際中缺乏彈性。例如長子或長女若從小被要求照顧弟妹,雖然可能發展出幫助他人、保護對方的習慣,但也可能過度負責或苛求自己。而總被要求聽從兄姊指令的孩子,可能形塑出過於順從或另一個極端:重視競爭想要贏過對方的性格。

要留意的是,孩子所接受到來自父母的「要求」,不單指直接命令或給予規則的形式,還包括了父母的「肯定」。例如當孩子幫弟妹完成某事時,會因為得到父母稱讚,或觀察到自己這麼做能讓氣氛好轉、父母高興,而得到增強,於是刻意或不自覺持續類似行為。

因此,父母可觀察孩子在與手足、父母互動時,是否過於習慣扮演固定角色,且留意自身有無不自覺地「要求」、「鼓勵」孩子如此。更重要的是,不論孩子的出生序為何,都應避免讓他們扛起不符合其年齡的責任。

此外,由於孩子在這個階段還無法獨自生活,且往往將父母視為重要的依戀對象,自然會期待父母眼中只有他╱她一人。當手足陸續增加後(弟妹出生、重組家庭),孩子可能因為擔心父母不若過往般重視他們,而開始與手足爭奪照顧者的關愛。因此,父母對孩子的「公平」,有助於孩子學習與他人有良好互動與合作,反之則可能讓孩子過於熱衷於競爭。

這裡所提的「公平」,不只是物質上的分配,還包括了對子女的稱讚肯定、關懷照顧。當然,「公平」也並非齊頭式平等,而是依照孩子的年齡、需求給予協助與支援,並讓他╱她們了解為什麼手足之間得到的「東西」不全然相同。

書籍簡介

爸媽離婚再婚教我的事

作者:李可心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7/10/28

李可心

1996年出生於台北,目前就讀世新大學新聞系四年級。

六歲時父母離異,經歷許多家庭波折後,十五歲時有感而發,想透過書寫記錄這段生命歷程,十八歲時開始撰寫。從孩子的角度出發,描述自己在離婚與重組家庭中的成長經驗,包括父母與子女做了什麼、沒做什麼,或是做錯了什麼,希望能與更多人分享。

衷心期望這本書幫助離婚家庭中的父母、孩子了解彼此,攜手度過。

從小對音樂懷抱熱忱,時常寫歌創作。中學時期多次參加歌唱比賽,屢獲冠軍,也受邀在許多公開場合表演。大一時參加中國好聲音,入圍全台決賽,目前已累積近百首創作。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孩子 告白 離婚 法庭
暖心讀冊
出版社

愛書人來讀冊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