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80歲老人拚命送報悲歌》「一旦無法工作,只有死路一條!」這是個老人無法生存的社會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職場 | 心靈成長

80歲老人拚命送報悲歌》「一旦無法工作,只有死路一條!」這是個老人無法生存的社會

撰文者:藤田孝典
非讀BOOK 2017.06.23 24,708

只要30秒就好,請大家稍微試著想像一下。

自己還能繼續工作幾年?

退休後會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廣告

當因為生病、意外、照顧父母、裁員等原因而必須辭掉工作時,該怎麼辦?

年金會完整支付嗎?有足夠的存款嗎?有人可以支援自己嗎?

辭掉工作後,我們一樣可以過著健康且有文化的生活嗎?

目前在日本,已步入高齡期(65歲以上)但仍持續工作的人不斷增加。

誠如各位所知,日本已經邁入過去不曾經歷過的少子高齡化社會。現在(2015年10月),高齡化比例達到26.7%,亦即四個國民中有一個是高齡者。而在所有團塊世代都成為後期高齡者(75歲以上)的2025年,高齡人口估計將多達3657萬人(高齡化比例為30.3%)。(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調查)

在即將步入「以高齡者為核心的社會」的此刻,高齡者的形象和任務都面臨巨大變革。過去,高齡者非常富有,退休後,可以在家人的包圍下,照顧孫子,並靠著一定數量的退休金和存款,以及不是太多的年金,生活無虞地度過安穩、富足的時光。

但是今後,應該只有極少部分的人能夠如此自在地生活。

2015年10月,日本政府宣告要推動實現「總計一億人的活躍社會」,這句話不只是口號而已。為了不讓自己「下流化」,幾乎所有高齡者都必須做為支撐社會的主要勞動力,在人生的工作時期結束後,馬上以一樣的薪資再度投入勞動。

「安逸的晚年」應該已經消失無蹤了。

往後,我們可能要步入一個「如果不工作到臨死之前就無法生存的社會」。

個案:光靠年金無法生活,將近80歲還是得工作的酒井先生(化名)

第一個案例是酒井先生(男性,78歲)與他的妻子依區女士(女性,76歲)。

酒井夫妻是曾到NPO法人HOTTO PLUS接受生活諮詢的受諮詢者。當時,可以領取的國民年金金額兩人合計每個月只有8萬日圓左右,靠著丈夫酒井先生的送報員工作,勉強可以維持生活。

酒井先生是最近才開始從事送報工作的。從20幾歲時開始,夫妻兩人就一起經營豆腐店。因此,兩人都只加入國民年金,在高齡期必須靠著很少的年金過活。當然,他們之前就知道如果沒有加入厚生年金,就無法拿到足夠的年金。

「我們當時覺得,就算這樣應該也沒有問題。因為我們那時認為,即使變成老爺爺、老奶奶,還是可以繼續經營豆腐店直到80歲。我們一直以為,所謂自營業就是雖然年金很少,但可以一直做到死。」

但是,酒井先生的計畫出現了嚴重錯估。剛過70歲時,妻子依區女士因為腦中風而病倒。

依區女士雖然保住性命,身體左半邊卻出現輕度麻痺。儘管可以慢慢移動身體,但已經無法像過去一樣從清晨工作到深夜。兩人一起經營的豆腐店,光靠著酒井先生一個人是無法打理的,於是不得不終止營業。

從70歲開始的求職活動

把店關了之後,酒井先生的收入瞬間少了一半。

酒井先生雖然有兩個女兒,但因兩人都遠嫁他方,無法立即提供援助。以酒井先生的性格來說,依賴已經另外建立自己家庭的女兒實在有失顏面,所以甚至也沒有找她們商量。

「把店關了之後,我暫時拿存款過活。因為在70歲時大概還有800萬日圓(約合台幣220萬元)的存款,我以為應該沒有問題……」

若是一般日常生活,加上國民年金,或許還能勉強度日。但是,依區女士每個月需要花兩萬日圓(約合台幣5500元)的醫療費,對家庭經濟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負擔。除了年金之外沒有其他收入的這兩個人,壓力一天比一天重。存款逐漸減少,關店後5年幾乎見底。

酒井先生心想:「再這樣繼續下去,我們兩個會一起完蛋。」

於是,已經超過75歲的他開始找工作。一個月幾萬塊雖然很少,但只要再賺一點,兩個人就可以過著和以往一樣的生活。

但是,因為沒有上班經驗,幾乎沒有公司願意雇用高齡的酒井先生。而且白天時他也必須照顧依區女士的飲食和各種生活所需,畢竟她是與他結縭多年的妻子。「我們不僅經常吵架,有時還會動手打她,讓她傷心。」酒井先生偶爾會噙著眼淚說。

「所以,我想照顧她一輩子。如果不這麼做,我一定會後悔。」

能夠支撐依區女士的只有自己。我深刻感受到酒井先生發自內心的覺悟。

「總之,不管做什麼都好,請讓我工作,我不顧顏面、拚了老命到處拜託,好不容易終於找到早上送報的兼差工作。」

拚命送報的每一天

之後,酒井先生就如轅馬般開始工作。

每天半夜兩點起床,三十分鐘後到派報處上班。抵達之後,先花一個小時把大量傳單摺入早報中。然後,騎著小型摩托車,將報紙送到自己負責區域的家庭。

每一區大約有兩百到三百家,必須在兩個小時內完成所有派送。當然,沒有休息的時間,他經常維持在小跑步的狀態。對年事已高且手腳不那麼靈巧的酒井先生來說,堪稱是一項非常辛苦的勞動。

但是,長年在豆腐店從早工作到晚的酒井先生並不氣餒。雖然年歲已長,但他工作速度之快和技巧之好總是在派報處引起討論,他的靈巧活躍甚至讓他被稱為「超級新人」。因為受社長信賴,酒井先生也覺得送報是一份相當有意義的工作。

送完報紙、終於可以回家時,大約是早上六點。他會在這個時候叫醒依區女士,幫她換尿布、餵她吃早餐。幸好她晚上都睡得很好,暫時可以不用擔心地專心工作。

「一旦無法工作,兩人只有死路一條」

酒井先生就這樣持續過著除了休息日(週日)之外,每週工作六天的生活。這份工作對體力來說當然是一個很大的負擔,但卻可以讓他感受到被需要的喜悅。只是,畢竟他年事已高,因為睡眠不足,曾經幾度在送報時因為意識不清而發生意外。

「下雨天或下雪天真的非常危險。小型摩托車本來就已經很舊了,輪胎當然很滑。沒有發生嚴重意外算是萬幸,簡直是不可思議。」

但是,酒井先生不能放棄這份可以獲得收入的工作。他領取的打工薪資一個月大約8到10萬日圓(約合台幣2.2萬~2.7萬),加上年金,一個月的收入大概是16到18萬日圓(約合台幣4.4萬~5萬)。付掉每個月的房租、伙食、水電瓦斯和醫療等費用之後,幾乎所剩無幾。「即便如此,只要可以工作,就有辦法過活。和老太婆兩個人的生活,吃不了太多。伙食花不了什麼錢,支出也不會太多。」

但是,這樣的生活並沒有維持太久。

某天早晨,酒井先生覺得肚子很痛,第一次請假沒去送報。這樣的疼痛過去雖然也曾出現過幾次,但痛到完全無法忍受這還是頭一遭。雖然之前有發現排出黑便之類的異常狀況,但總覺得應該沒有嚴重到要看醫生。

酒井先生的肚子愈來愈痛,吃過晚飯後,一陣劇痛襲來,痛得讓他想叫救護車。他好不容易騎著小型摩托車來到醫院,吊點滴時,醫生來問他是否可以住院,這時,他有一股不祥的預感。後來,酒井先生辦理住院,接受精密檢查。結果,是二期胃癌。

酒井先生眼前一片黑暗,他說:

「我必須工作,不管如何。我老婆半身麻痺、無法工作,也需要人家照顧。光是年金完全不夠。如果病情加重,無法送報,我們只有死路一條了……」

我無法忘記,彷彿用盡全身力氣勉強擠出聲音跟我說話的酒井先生臉上黯然的表情。

你有「依賴他人的勇氣」嗎?

來找我接受諮詢時,酒井先生非常擔心錢的問題,雖然醫生催促他趕緊住院治療,但他還是持續在送報。

酒井先生完全沒想過要依賴他人。年金不夠用,存款也已經見底,他拚命掙扎,希望可以靠著送報,努力以自己的力量保護家人。

但是,就算這麼努力,一旦失去健康,生活馬上就會陷入危機。

「真沒想到一直都很健康的我竟然會變得這麼悽慘,我之前從來沒有上過醫院,真是歲月不饒人啊!」

我馬上說服酒井先生辭掉送報的工作,專心住院治療癌症,妻子依區女士的照料,可以利用介護保險制度請照護員支援,同時,我也建議他申請生活保護。因為他無法獨自完成這所有的手續,我請相熟的照護經理人(care manager)和酒井先生看病醫院的醫療諮詢師幫忙,著手為他重建生活。

然而,酒井先生依舊三番兩次地問我:「我不想接受生活保護,有沒有其他方法?」他對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卻要辭掉這件事,感到非常猶豫。我記得當時和照護經理人與醫療諮詢師三人聯手,還是花了好幾個禮拜的時間才說服他,因為酒井先生非常堅定地認為「自己應該再努力一下」。

現在,酒井先生辭掉送報工作,除了國民年金之外,不足的生活費以生活補助費來彌補,藉以維持夫妻兩人的生活。此外,他也接受手術,摘除胃部腫瘤,並繼續上醫院進行治療。雖然飲食有些限制,但預後狀況良好。

此外,依區女士也通過照護的認定,開始接受由照護員協助料理家務,一週三次。照護員沒有來的日子,則由酒井先生操持家務。酒井先生說,他和太太會一起用餐,並在附近散步。

現在,酒井先生夫妻兩人過著久違多時的安穩生活,物質上或許不甚富足,但他們只希望可以盡可能地享受夫妻相處的時光。

一直到臨死都讓人感到不安的社會

為什麼日本的高齡者如果不工作的這麼辛苦就無法生活?理由之一,單純是因為生活費不夠的緣故,高齡者的可支配所得年年下降,各種保險費的支出也不斷增加。

此外,也有人指出高齡者是帶的平均存款金額,比其他世代來得高。的確有許多高齡者為了老後生活而累積了相當的資產,因此,工作的高齡者中,應該有一定數量的人是「目前生活沒有問題,但因為對將來感到不安,所以持續工作」。工作的高齡者中,很多人的動機都是因為「不管有多少現金都無法感到安心」這種強迫似的觀念。換句話說,我們的社會就是如此難以消除人們對未來的不安與危機感。

書籍簡介

 

續‧下流老人:政府養不起你、家人養不起你、你也養不起你自己,除非,我們能夠轉變

作者:藤田孝典
譯者:吳海青
出版社:如果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5/04

藤田孝典

1982年生。NPO法人HOT PLUS代表理事。聖學院大學人類福利學系客座副教授。反窮困網絡琦玉代表。黑心企業對策計畫共同代表。日本厚生勞動省社會保障審議會特別部會委員。以社會工作者的身分在現場展開活動,並針對生活保護與生活窮困者支援的理想狀態提出建言。著作包括《一個也不讓他們被殺掉》(堀之內出版)等多部。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工作 一條 酒井先生 送報
非讀BOOK
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職場、生活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