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為何要規定小學生學寫程式,又沒要當工程師?會這樣想,正是因為我們太重視學歷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職場 | 教育趨勢

為何要規定小學生學寫程式,又沒要當工程師?會這樣想,正是因為我們太重視學歷

撰文者:陳寗
陳寗的時事咖啡館 2017.02.15 13,172
圖片來源:Dreamstime

「歐巴馬日前公開表示,寫程式將是下一世代學童的必備技能」、「總統蔡英文昨日參與資策會活動,學習如何撰寫程式」...看著電視上一條又一條的新聞,王太太深深地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怎麼啦王太太?從剛剛就看你一直嘆氣的」便當店老闆是王太太的老熟人了,但卻從未看過王太太心情如此低落,不禁出言問道。

「也沒什麼啦,最近新聞不是一直在講寫程式嗎?我聽說教育部頒布新的課綱,說是以後小朋友都要學寫程式,」王太太又嘆了口氣,繼續說道:「你也知道,現在小朋友什麼都要學什麼都要補習,以前哪需要考什麼英文台語啊?現在這些都要,還加一個寫程式,這叫我如何是好?」

廣告

「我家老公昨天才在說啊,又不是人人都要當工程師,幹嘛要人人都學寫程式?」一旁夾菜的陳太太也是滿腹牢騷:「而且現在又弄什麼12年國教,連在校成績都要考慮,結果要考的科目越來越多,這可如何是好?」

說到教育,便當店裡的婆婆媽媽們似乎突然找到了共通話題,你一言我一句地開始聊了起來,就連便當店老闆都放下手邊的工作加入了討論。身為一個依然把升學視為「出人頭地」捷徑的台灣人,對於教育這回事可是有太多太多心得可講。

「哎呀我說各位太太,你們也不用太緊張嘛?像我兒子不就讀台大嘛?我一個賣便當的都有台大兒子了,你們擔心什麼啊?」說到自己的兒子,便當店老闆內心就是大把大把的驕傲,畢竟整條巷子就他家一個兒子讀台大。

「老闆你兒子不一樣啦,你兒子是考聯考欸,才考幾科?你兒子需要學寫程式,需要看在校成績嗎?」便當店老闆的言論一下子就惹動了一群媽媽們的情緒,其中王媽媽更是激昂地繼續發表意見:「你兒子就是那幾科拼過了就上台大,我兒子現在要學電腦、要學寫程式、而且所有在校成績都要評鑑,你兒子有我兒子輕鬆嗎?」

類似的故事每天都在台灣的每一條大街小巷上演,甚至整個東亞國家、有華人的任何一個地區,都不斷上演著類似的橋段:父母為兒女未來的學歷乾著急。

從全世界的文化來說,可能再也找不到有任何一個地區,能像整個東亞地區(台灣、中國、日本、韓國 … 等)的人民一樣,如此在乎自己兒女的學歷,深信讀書讀得好才能出人頭地,將來才能做個有用的人。

如此的重視學歷、考試,帶來的結果就是教育觀念的僵化。近兩年來,全世界教育市場對資訊教育、電腦教育等領域的學習目標,早已從最初的認識電腦架構、學習電腦操作、精通網路應用,到如今的「寫程式」。由於資訊科技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地位越來越重要,我們對於在教育中加入與電腦資訊相關的項目也不再感到猶豫、陌生。

但如今趨勢卻往更專業導向的「寫程式」走去時,卻不得不讓人懷疑:寫程式不是工程師的事嗎?我們為什麼要從小培養工程師呢?事實上會有這樣的想法,正巧就是我前述的大問題所致:教育觀念僵化。

華人社會自有科舉以來,讀書考試就被視為晉升人上人階級的唯一途徑,甚至出現了「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名言。讀書是為了考試而存在,所有的學習、背誦、演練都只為了最後那場一試定終身的大考服務,導致最後甚少有人重新反思教育的真諦是為了什麼?

試想一下,論語裡的那些文字記載,究竟是孔子當初為了教育學生人格品德的發語,還是作為我們後世中文選擇題中找錯字、辨修辭的題目?

教育是為了教導學生思考,而非用來考試,因此我們提倡某一種教育時,必然有其更高的目標。以現今的教育目標來說,當屬訓練學生擁有所謂「高階能力」,包括邏輯思考、批判性思考、抽象思考等等,以強化學生能活用所學、找到學習方向,以求能在遇到問題時不致驚慌失措,而能自行找到方法解決的能力。

從兩千多年前論語裡孔子的言論,就可看出所謂「專業科目」從來就不是教育者希望帶給學生的事物,教導學習「如何思考」才是教育者的終極目標。但爾後一千多年的科舉考試,卻硬生地改變了人們對於教育的看法,直至今日仍然深深地影響當今的教育環境,因此上至政府、下至百姓,對於教育的看法永遠都只有一個:我學了之後,該如何考試?

再回到「寫程式」教育這件事上,難道教育部要小朋友學寫程式,就只是為了多考一科嗎?

其實並不然,不論國內外的程式教育課綱中,都已明示此教育內容目標為訓練學生邏輯思考、計算機思維、批判性思考、問題解決等「高階能力」,同時亦須藉此培養學生在面對資訊時代時,能同時兼備身為新世代公民所應有的道德思想與禮儀規範等等。

程式教育並非如一般人所想,是一門教導學生如何寫程式、成為工程師的課程。以目前國中、小學生的學習內容來說,真正以程式語言教學仍屬小眾,絕大多數的課程仍多以圖像化程式教學為主,以圖像、按鈕、方塊積木的方式,讓學生能在多種不同功能的模塊中選取拼湊,宛如玩樂高一般地組出屬於自己的程式。

從教學內容來說,與其說是讓學生學習如何寫程式,倒不如說是直接給學生一套積木,再給定題目讓學生利用這些積木來解決問題。

舉例來說,老師給學生一個「讓螢幕上的小熊往前走三步、遇到石頭倒退兩步」的作業,學生則必須從現有的小熊移動模組中,找出適當的模組拼湊起來,完成老師給定的作業。

在這項作業中,由於有需求(小熊走路)、有條件(遇到石頭),因此能訓練學生從中找出一個固定的邏輯,並以現有模組完成功課。這其實就好像給了「一顆蘋果10元,買3顆多少錢?」一樣的題目,都是要學生從問題中找出邏輯脈絡,再從自己現有的工具、知識中設計出相應的方案將問題解決。其實整個教學過程並沒有跟「寫程式」扯上什麼關聯,充其量也只是利用「類似寫程式」的方式讓學生完成作業而已。

這裡就有個問題了:既然用別的方式也能教導那些邏輯思考…等能力,為何一定要「寫程式」?

事實上從任何學科來說,我們都能從中設計出能訓練各種高階能力的課題。舉例來說,歷史我們可以把過去的背誦式考題,改成「請推論若諸葛亮成功北伐對歷史會有何影響?」,這樣的問題不僅能擺脫我們厭惡的填鴨式教學,甚至直接就能從歷史考題中訓練學生的邏輯思考、推演能力,甚至還能強化學生對於事件的批判能力。

我們看外國電影常可看到他們的中小學生必須做獨立研究課題、必須擺個攤位展示研究成果,就是為訓練高階能力做準備。然而正如前面所說,我們社會不管是從政策、還是到風氣,都還是以考試、升學為優先考量,再加上過去一直無法落實小班制教學、教師學生數量懸殊等問題,使得從家長到教師、學生到課題,都一律以考卷成績為主,甚至到了國中基測更是直接簡化為封閉式答案的選擇題類型。

教師避免給予開放式考題,不僅方便批改、給分數,同時也滿足家長學生對於考試準備的需求。試想一下,在這樣的環境中,還有什麼機會能重啟所謂的「高階能力訓練」呢?

從策略上來說,程式教育實為一大契機,利用一個不被列在大考科目中、但又確實看起來有其存在必要性的科目,重新將過去大聲疾呼應該重新重視的高階能力訓練放回教育之中。只是以目前台灣仍過分關心大考成績、學歷成就的社會風氣來說,若程式教育不在大考科目內,勢必會遭到大考科目教學時數壓縮;而若將程式教育放入大考科目,則又必然會使得程式教育再度淪為考試工具,而辜負原先加入此一領域的美意。

因此真正應該檢討的教育問題,不是資訊、不是科技、更不是程式,而是最基本的問題:你為什麼要受教育?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寫程式 工程師 學生 小學
陳寗的時事咖啡館
陳寗

說不完的現實故事,道不盡的曲折糾葛——陳寗的時事咖啡館從經濟、教育、科技、社會、生活,乃至產業故事下筆,剖析時事,探究人性。一杯咖啡的時間,你看穿時事背後的真相了嗎?

※個人網站:http://www.ningselect.com/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chenning.wowdigi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