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拒絕在電子業賣肝!》這個台灣小子幫菲律賓人煮特濃咖啡,只花半年,營收增三倍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職場 | 創業心法

拒絕在電子業賣肝!》這個台灣小子幫菲律賓人煮特濃咖啡,只花半年,營收增三倍

撰文者:康育萍
2016.05.19 111,969

二月下旬,我們來到菲律賓首都馬尼拉採訪,無意間聽當地台商提起,有個來自屏東的小伙子,剛從政大法律系畢業,不考律師、公務員,一心想到菲律賓當房仲,獨自背著背包就出發…,馬上引起我們的好奇。

「從台北到菲律賓,比到屏東還近耶!」第一次見到鄭哲宇,是在一家日本料理店裡吃晚餐,才二十六歲的他,看起來有些稚氣,講話很坦率,笑著對我們說,從台北搭飛機到菲律賓只要一個半小時,他從屏東老家上台北,搭台鐵再換高鐵,少說三小時起跳。多數台灣人看菲律賓,其實「心理距離」遠大過於「地理距離」。

「與其待在一個大家天天喊窮的國家,為什麼不出來闖一闖?」自認不安於現狀,大學時就喜歡跟朋友騎車到處跑,畢業退伍後,他不像同學去律師事務所上班,反而投了清一色業務職缺,不想每天早上起床睜開眼,就能想像未來五年、十年怎麼過,「我不喜歡一成不變的生活。」

廣告

「台灣的機會就是有限,這是我人生第一份工作,出去試看看,也沒有什麼損失。」他說得直接。

於是,當在菲律賓開咖啡廳的表哥梁仲揚告訴他,這邊有建商在找人,負責接待台灣和中國客戶,他馬上投履歷,只用Skype面試過一次,尚未確定錄取,他卻等不及,兩週後就買了張機票飛到菲律賓,自己上門拜訪,不願錯過這份工作機會。行動力之高,連當初面試他的主管都坦承,「真的嚇一跳!」

只是,順利錄取後,他才發現,當業務雖然自主性高,做的事卻很細瑣、繁雜。如今來菲律賓四個多月,還沒賣出一間房子,他得幫公司翻譯文件、整理各項資料,有時還充當導遊,帶客戶觀光、吃飯,我們碰面的前一天,他才剛帶一團台灣來的看房團,到賣場看家俱。

以前,他沒想過自己唸的是法律系,有一天會在菲律賓,忙著微笑,和客戶應酬交際,「這和一開始想像得的確不太一樣…。」為了盡快獨當一面,給客戶好印象,他特地把Line 的大頭照換成穿白襯衫的證件照;一頓晚餐下來,不忘注意每個人的碗空了沒,如果空了,便一一幫忙夾菜,試圖展現成熟的一面,讓自己看起來不像剛畢業的新鮮人。

廣告

「我知道自己的人脈不夠多,現在只能把握機會,看到人就多聊聊天,希望能盡快成交,越快越好。」不久前,原本想考外交官的女友,也來到菲律賓從事線上博奕工作,跟他一起在異鄉打拼,兩人短期內不打算回台灣。

隨著中產階級崛起,帶動住房需求,馬尼拉高樓一棟棟接著蓋,鄭哲宇有信心,雖然現在每月薪水平均才三、四萬台幣,又不比在台灣穩定,但他看準的,是未來十倍、百倍的成長空間。

晚餐後,我們和他來到一家位於馬尼拉金融中心馬卡蒂(Makati)外圍的咖啡廳,這時是晚上九點多,咖啡廳一、二樓竟坐滿了人,有的是上班族帶著台筆電辦公,有的是年輕女孩聚會、聊天…,店門口招牌上寫著「Taiwan 」大字,讓人一眼看出,老闆來自台灣。

「就是要讓菲律賓人知道我們是台灣品牌!」這家名叫「Metro 9 Cafe」的咖啡廳,老闆正是鄭哲宇的表哥梁仲揚。

他三十七歲,原先在電子業上班,去年七月到菲律賓開店,把台灣濃郁口味的咖啡帶到當地,還賣起青茶、黑糖撞奶等飲料、餐點,店營收從剛開幕一天頂多一萬台幣,到現在成長三倍,逐漸建立起口碑。

梁仲揚之所以選在市中心外圍開店,全因為附近有棟商辦,裡頭都是線上博奕公司,二十四小時輪班的工作型態,隨時都有喝咖啡的需求。加上,在博奕公司上班的,以中國人、台灣人為主,習慣叫外送,和菲律賓人偏好上門消費不同。看見商機,梁仲揚開店一個月後,決定提供外送服務。

雖然看見商機,但馬尼拉容易塞車,不管開車或騎摩托車,機動性仍低,於是,他買了台腳踏車,後頭裝上外送箱,方便員工在車陣裡穿梭,意外成為馬尼拉第一家有外送服務的咖啡廳。目前,一天最多可以送十趟外送,收入約佔每天營收一成,進步空間還很大。

二○一二年開始,他萌生到菲律賓創業的念頭,每三個月來一次,經過為期一年多的考察,他發現,星巴克等連鎖品牌和在地咖啡廳所煮出來的咖啡口味偏淡,不像台灣口味較重,喝起來更提神。發現市場缺口後,便和有咖啡杯測執照的朋友,決定合夥切入市場。

不過,店一開,即便老闆有好技術,客人也不一定上門。該如何讓十一位員工跟著上手,正是他的最大挑戰。

「來這邊你必須把SOP訂得很細,員工才會知道怎麼做。」他舉例,有次客人點無糖飲料,員工做錯了,這時候,他認為不用特別說,員工應該也知道,必須倒掉、重做一杯,但沒想到,員工為了省錢,卻在客人面前把飲料倒掉一半,直接加水,服務品質大打折扣,「結果就是被客人罵。」

為了避免類似情況再次發生,他得把每一種飲料的做法、每一道服務流程,訂出SOP,讓員工有規則可循。此外,店剛開時,幾乎每個月都有人離職,「能做超過六個月的人真的不多,」流動率高,服務跟著不穩定,迫使他想辦法解決。

於是,他試著授權,增加員工對工作的認同。每天早上六點半,他固定和員工開會,鼓勵大家把前一天遇到的問題拋出來,集思廣益、想出解決辦法,也讓員工參與產品設計,「這樣他會覺得,這個三明治是他開發出來的,有責任好好賣出去,不會上班就只是等領薪水,過一天算一天。」慢慢地,他控制住離職率,也和員工建立起默契,現在即便人不在,店面也可以順利營運。

甚至,他還把台灣最擅長的高科技,導入餐飲管理。客人每點一杯飲料、一份餐點,資料即時上傳雲端,做成大數據分析:哪些時段來的客人男多於女?或者單人消費比多人消費多…?全部一目了然,協助他制定行銷策略,連店裡放的音樂,都可以依據時段、客群不同做調整。

「來菲律賓開咖啡廳,不是為了小確幸,如果要小確幸,留在台灣就好。」他直言。如今,他的咖啡廳月營收約七十萬台幣,今年底前準備再開第二家店,朝發展連鎖體系邁進,希望用台式咖啡在這打下一席之地。

鄭哲宇和梁仲揚這對兄弟黨,雖然相差十多歲,卻不約而同來到菲律賓,搶賺內需財。他們的事業新局,即將在這座南方島嶼上展開。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菲律賓av 菲律賓人在台灣 康育萍 為什麼不讓菲律賓人買咖啡 菲律賓人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