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褚士瑩:身為一個「吃貨」,為什麼我卻不喜歡給食評?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職場 | 心靈成長

褚士瑩:身為一個「吃貨」,為什麼我卻不喜歡給食評?

撰文者:褚士瑩
追夢,和你想的不一樣 2016.02.29 20,115

沒關係,就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吃吧!

我是一個喜歡吃的人,甚至到了朋友們開玩笑稱為「吃貨」的地步,但我並不喜歡評論食物,很少看別人寫的食誌,不在乎米其林餐廳的評價,也不怎麼跟所謂的美食評論家往來,因為我相信「吃」是一件私密、個人、主觀的經驗,就像戀愛一樣,沒有人有權利告訴另一個人應該怎麼吃。我愛不愛,覺得好不好吃,不需要別人規定。

禮尚往來,對於別人喜歡怎麼吃,我也盡量閉嘴。

廣告

你說麥當勞那個什麼堡好吃,吃吧!
你覺得那種紅紅的蟹肉棒好吃,盡量吃吧!
那家什麼黃金比例的茶好喝?請喝吧!

只要別邀我一塊,你想怎麼樣都行。

我剛到波士頓唸書的時候,有一回跟愛爾蘭裔的當地朋友全家去中國餐館吃飯,我這朋友的老媽媽,一壺熱茶上來,她立刻就熟練的倒了半杯,然後拿起醬油罐子,朝茶杯裡倒了半杯,我還來不及阻止,坐在老太太旁邊從小到大最好的朋友,也照樣這麼做,然後兩個人乾杯,就這樣把醬油泡茶喝下去了。

「啊!」我張大了嘴巴,驚訝到說不出話來。

「怎麼了嗎?」喝完以後,兩個老太太又開始調第二杯。

「你以前這樣喝過嗎?」我試探性地問。

「中餐館的茶本來就是這樣喝的啊!你不知道嗎?」老太太理直氣壯地說。

原本我要說的話,就又通通吞了進去。

我想到德國人在餐廳喜歡點Spezi配飯吃,這種聽起來好像很厲害的飲料,其實就是可樂混芬達。

搭德國漢莎航空,飲料餐車經過最大的文化衝擊,就是十個乘客有八個會理所當然的點Apfelschorle,空服員東調調西調調,交給乘客,每個德國客人喝了這看起來像香檳的飲料,立刻就都露出像嬰兒般放鬆的表情。

「這是什麼神奇的東西?我也要!」

結果根本就是蘋果汁跟氣泡水以一半一半比例混合的「蘋果氣泡水」。這種其他人一聽就會覺得不好喝的東西,卻是很多德國人是從襁褓時期就開始喝的必備飲料。

後來我才發現,德國人真的很喜歡把東西摻在一起喝。像是可樂摻啤酒,叫做「Diesel(柴油)」。雪碧摻啤酒,叫做「Radler」。芬達摻啤酒,就變成「Alster」,雖然我心中很懷疑,這種混合飲料真的會好喝嗎?但是無論怎樣,也絕對比熱熱的醬油茶好喝。

然而喝醬油茶的愛爾蘭老太太,一定會覺得台灣的豬油拌飯,還有滷過的鴨氣管,那才叫做噁心吧?

每年「國際小姐(Miss Universe)」選美比賽都會在日本舉行,體驗傳統日本茶道,也是各國佳麗不可或缺的行程,很多亞洲人從小就是「抹茶控」,覺得抹茶無論摻進任何甜點裡都會超級美味,但是我看著電視上的某一個非洲國家代表,在攝影機前面皺著眉頭喝下去以後,記者問她有什麼心得,這個從小到大從來沒有嚐過抹茶味道的黑人美女,對於抹茶的味道顯然非常震驚,而且不是好的那種,感覺上已經快要嘔吐了,但在攝影機前面又要想辦法想出不帶負面的評語,於是她勉強擠出半個笑容,說出了我永遠無法忘記的世紀經典抹茶讚:「抹茶….嗯,我好像可以嚐到整個海洋,全都濃縮到這一碗裡了。」

說完捂著嘴、捧著心,不知道跑到哪裡,鏡頭這時立刻匆匆轉去訪問另外一位佳麗。電視機前面的我,簡直要笑翻了。

我在美國紐約有位非常愛咖啡、也很懂咖啡的朋友,每次都特別交代我從台灣,向一位賣咖啡的朋友,買幾磅咖啡豆給他,因為那是他喝過最美味的咖啡之一。

費夷所思的是,這朋友指定要的是「耶加雪夫(Yirgacheffe)」。老實說,我也覺得耶加雪夫咖啡挺美味,畢竟它曾經是衣索匹亞王室專屬的咖啡。但是為什麼來自衣索匹亞耶加雪夫霧谷的咖啡原豆,千里迢迢運送到台灣的雲林,經過我進口的朋友淺焙之後,再讓我搭飛機帶到美國東岸,會特別好喝呢?這已經完全不是理性跟科學可以解釋的事。

有時候,我在日本會去平價的「丸龜製麵」吃烏龍麵,點麵的時候選擇湯麵,生蛋拌麵,或是沾麵的基本類型,拿到一碗沒有經過調味的清烏龍麵,任何醬汁配料,生薑末、蔥花、芥末、白芝麻,配菜天婦羅要吃炸蓮藕、炸蝦,還是塞芝士條的炸竹輪,要冷的還是熱的天婦羅沾醬,甚至要吃乾的還是湯的,都自己在旁邊的自助料理台自己決定,所以這一碗麵,忠實反應了吃麵人的性格跟喜好,每個人都可以吃到自己覺得好吃的烏龍麵,而不需要接受廚師的標準,我認為這是丸龜製麵之所以能夠在夏威夷、曼谷、甚至莫斯科都成功,比廉價更重要的原因。

畢竟「好吃」,本來就不是件理性的事,所以不要管別人,就按照自己喜歡的方式,好好享受食物吧!其實,德國的蘋果氣泡水配雲林的衣索比亞耶加雪夫咖啡,還真的蠻好喝的。

褚士瑩

國際NGO工作者,專業訓練來自埃及AUC大學唸新聞及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曾在緬甸北部撣邦主持農業轉作計畫近十年。2012年後轉任美國華盛頓特區國際金融組織的專門監察機構BIC(銀行信息中心)緬甸聯絡人,開始訓練緬甸的公民組織監督世界銀行及其他外國政府對緬甸的貸款及發展計畫。除協助多方停戰協商,設計戰後重建之外,也意識到真正的改變必須來自教育,讓下一代開始接受多元社會,改變衝突的本質,因此從2015年開始,著手在當地成立一個以哲學思考為主的兒童繪本出版社。

回台灣時,他跟在地的NGO工作者,一起關心客工、新移民、部落、環境、教育、社區營造、農業、自閉症成人、失智症家屬的支持。中文出版品包括「1份工作11種視野」等近50本。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褚士瑩
追夢,和你想的不一樣
褚士瑩

國際NGO工作者,專業訓練來自埃及AUC大學唸新聞及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曾在緬甸北部撣邦主持農業轉作計畫近十年。2012年後轉任美國華盛頓特區國際金融組織的專門監察機構BIC(銀行信息中心)緬甸聯絡人,開始訓練緬甸的公民組織監督世界銀行及其他外國政府對緬甸的貸款及發展計畫。除協助多方停戰協商,設計戰後重建之外,也意識到真正的改變必須來自教育,讓下一代開始接受多元社會,改變衝突的本質,因此從2015年開始,著手在當地成立一個以哲學思考為主的兒童繪本出版社。

回台灣時,他跟在地的NGO工作者,一起關心客工、新移民、部落、環境、教育、社區營造、農業、自閉症成人、失智症家屬的支持。中文出版品包括「1份工作11種視野」等近50本。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