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到丹麥修課3個月,慶幸沒在台灣讀碩士...一個留學生的觀察:歐洲碩士班教我們工作實務,台灣呢?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職場 | 教育趨勢

到丹麥修課3個月,慶幸沒在台灣讀碩士...一個留學生的觀察:歐洲碩士班教我們工作實務,台灣呢?

圖片來源:Online Education@flickr, CC BY 2.0
撰文者:謝宇程
學與業壯遊 2015.11.23

我們對北歐國家都有些十分光明燦爛的想像,尤其是他們的教育品質。所以當我知道有幾個台灣學生正在丹麥留學,許多亮晶晶的泡泡就在我腦袋中浮現:學風自由、充滿啟發性、有大量的課外探索、在「追求卓越」做世界頂尖的科學研究......然而,哥本哈根大學讀碩士的幾個同學們,在這次訪談中就粉碎了我的想像––他所就讀的碩士班,讓他印象最深刻的竟然是「貼合實務」,也就是說,教的東西很實用,有益於他接下來的工作職涯。

這樣真的好嗎?

修課自由?啟發性?原來不是這樣

廣告

「哥本哈根大學碩士班修課,比台灣還要不自由。在台灣,有些理工學生純因為興趣挑一門社科、文史領域的課來聽--在這裡根本不可能發生。」到哥本哈根大學讀農業領域碩士班的黃同學說。

這幾個同學主修的農業技術領域,通常一門課每周要上12小時,課很重,而且時數極多容易衝堂,所以一個學季(3個月)通常只能選兩門課。一次連上4小時的課,老師每上50分鐘,會接一個30分鐘的習題時間,常常是一整個上午,或一整個下午連著上,授課方式非常扎實,而且非常累。

至於「批判性思考」並沒有發生。但他們發現,在碩士班最常強調的是:實務應用。

這樣的授課導向,從一開學就感受得到––這該從一堂挖土的課開始說起。

廣告

修土壤學,從實際挖土開始

在台灣的時候,黃同學也有上過土壤學,老師讓學生買美國教科書,上課就照著教科書來講。學生能學到一般性的知識,但卻不知道台灣本地的土壤實況,那時候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但是哥本哈根大學教土壤學的老師,是親自合編教科書。這麼做,不是為了多賺一手錢,而是因為所有的課程內容、實際案例,都是直接貼合丹麥土壤實況。

在這門土壤學的課,第一次上課就去校外教學。老師帶同學到哥本哈根北部兩個地勢不同、植被不同的地點,要同學在地上挖洞,垂直下挖一公尺,從不同深度、不同顏色的土層取樣本,現地進行化學分析,然後把洞回填。

經過這樣的實際取樣和分析,老師帶領學生非常深刻地了解地勢和植被的不同,也造成淋洗程度不同,養分流失和土壤酸化程度也不同 — 而因為這樣的原理,上一次冰河時期結束時,丹麥西邊比東邊早融冰,也因此受比較久的雨水侵蝕,導致西邊的土壤比較貧瘠,而東邊比較肥沃。

「我在台灣讀了四年大學,也修這個領域的,但是我來丹麥才修三個月的課,我對丹麥土壤的了解竟然遠遠多於了解台灣的土壤。」顯然,對於日後要從事生技農產業的學生,丹麥所教的土壤學,大有助益於他們日後的工作應用。

諷刺的還不僅於此。

想論文題目前,先把未來工作想清楚

在台灣多數的碩士班,都希望學生及早找到指導教授,開始做研究、構思論文題目;理工領域更是如此,碩士生最好能儘快「進實驗室」,加入教授的論文發表團隊開始學習與貢獻。但在丹麥可不是這樣。

正在開學後不久,黃同學所就讀的生農學院就辦了一次「人才媒合」活動,邀請相關領域企業到學校簡報,並且讓學生以快速換桌的方式與企業方近距離接觸,很像在單身男女聯誼的情景。學生可以藉此了解企業界人才的需求情況,尋找產學合作對象,企業方則能夠找到實習生,或是有潛力的未來員工。

在「人才媒合」活動之後,黃同學覺得自己對花卉育種的技術和相關應用感興趣,他寫了一封email請教研究所所長,所長幫他聯繫了兩個做花卉育種相關研究的老師,讓他進一步聯繫。

說到這個所長,黃同學對他讚譽有加:「從一入學,所長就會寫信給同學,指導我們選課注意事項。他還會針對學生各別指導,為我們推薦適合的課程,甚至安排實習,幫助我們兼顧興趣和未來的工作展望。」

那麼…選實驗室呢?找指導教授呢?發表論文呢?黃同學說「有一個教授的研究領域是我有興趣的,我和他談了一次,他說不急,建議我回去再想清楚,明年暑假再開始做實驗,在此之前,先修一個專題看看適不適合,二月再來找他。」

讀碩士,到底什麼是重點?

「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從此路過,留下買路財。」在台灣讀碩士班,這是常見的情況。

不少教授憑恃對學生的指導權限,將碩士生納入自己管理指揮的體系下,幫老師與學長姊的研究做實驗,幫忙拼論文產量,處理各種行政雜務。最慘的,我還聽過淪為教授的私人僕役。許多碩士生為了那張文憑,都選擇委屈隱忍。很少人有遇過研究所和老師會把碩士生職涯開展、追尋志趣看成自己的使命––遇到稍微尊重碩士生的老師已經算幸運了!

將歐美教育體制與台灣對比可以發現,在中學階段,台灣把重點放在升學競爭,而歐美則追求啟蒙與思辨;而在大學之後的高教階段,台灣學生繼續競逐文憑、老師忙於論文積點,而歐美則把銜接職涯、實踐志趣、助益社會定為高教目標。

其實,歐美碩士班的招生訴求、教育宗旨,通常都是幫助學生尊定具體工作上的優勢,不僅商學碩士 (MBA) 如此,法學碩士 (JD) 如此,工程、軟體、生技領域的碩士都是如此。歐美學校近十餘年來大幅減少人文社科領域的碩士班,對學生的就業助益並不明確正是原因之一 。

碩士班如何給學生最大的幫助?如何發揮最大的教育價值?這幾個同學的學習歷程中,顯示丹麥哥本哈根大學的教授們,已經用教材、授課規劃、課外活動…等方式具體而且明確地述說了他們的立場。同樣的問題,不知道台灣的教授們會怎麼回答?

作者簡介

謝宇程,執著「人生現場」的研究者;從自然科學轉到社會領域,從公共政策到個人生涯,最後停在「學」和「業」這兩個字上。

「學」 – 學習、教育、取得知識與能力的過程塑造了我們的信念與思維,讓我們用某種方式看世界與自我,甚至決定了我們成為什麼樣的人。

「業」 – 專業、企業、產業不只關於一筆收入,它決定了我們生活的形貌、也決定我們在世界上造成什麼影響、世界要怎麼對待我們。

科技、經濟、世界現實正在快速變化,「學」與「業」也該快速改變因應,但是,應該如何改?邀請您一起來思考這個時代最值得思考和研究的問題。

收看最新文章,請訂閱臉書粉絲頁

最新著作《人才,自造者》。台灣年輕人,以及關切教育的讀者,可在本書中找到啟發與行動方案。博客來誠品金石堂,人才自造中!

「學與業壯遊」專欄文章列表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丹麥留學 台灣碩士課程 丹麥 留學 丹麥哥本哈根大學
學與業壯遊
謝宇程

謝宇程,執著「人生現場」的研究者;從自然科學轉到社會領域,從公共政策到個人生涯,最後停在「學」和「業」這兩個字上。

「學」 – 學習、教育、取得知識與能力的過程塑造了我們的信念與思維,讓我們用某種方式看世界與自我,甚至決定了我們成為什麼樣的人。

「業」 – 專業、企業、產業不只關於一筆收入,它決定了我們生活的形貌、也決定我們在世界上造成什麼影響、世界要怎麼對待我們。

科技、經濟、世界現實正在快速變化,「學」與「業」也該快速改變因應,但是,應該如何改?邀請您一起來思考這個時代最值得思考和研究的問題。

收看最新文章,請訂閱臉書粉絲頁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