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以色列爸爸談「同理心」:女兒遺失了心愛的貝殼,你會為了孩子的傷心再回沙灘揀貝殼嗎?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職場 | 教育趨勢

以色列爸爸談「同理心」:女兒遺失了心愛的貝殼,你會為了孩子的傷心再回沙灘揀貝殼嗎?

圖片來源:dreamstime
撰文者:吳維寧

這是個發生在幾年前的故事!

猶太新年假期,我們一家人開車來到了中部的小鎮阿斯克隆拜訪朋友的父母。阿斯克隆靠地中海,有著美麗的白細沙海灘,以及藍藍相連的天空及海平面,海面平靜,波浪輕搖。出生後就住在沙漠裡,玩水也都是在游泳池裡的老大小雅第一次看到貝殻,宛如珍寶,讓她愛不釋手。我們陪她撿了一大袋,撿到日正當中、超過我們預期的時間、妹妹開始肚子餓哇哇叫,她才滿足的跟著我們趕回朋友家洗澡、收行李。

等洗好澡、清理完從海邊帶回的沙子、收完行李後下樓跟朋友的父母道別時,小雅突然發現貝殻不見了!她的直接反應就是號啕大哭,眼淚跟珍珠一樣一串串的流下,嘴裡不停的喊著要貝殻。雅爸跟我思索著可能遺失的地點後,雅爸帶著她回原來的房間尋找,其他人也幫在客廳及戶外到處搜尋。大家幾乎連垃圾筒都翻過來找了,就是找不到那一袋離奇失蹤的貝殻。

廣告

跟著雅爸回到客廳的小雅,仍然持續哭泣中,眼淚還是成串成串的掉,看起來是很難過,不管大家如何安慰都沒有用處。

雅爸望著我,似乎是在詢問我該如何處理這個狀況。

那時是下午一點鐘了,習慣中午十二點就吃飯、一點就睡午覺的妹妹被我塞了一點點餅乾,又餓又累、很不高興的坐在嬰兒椅上。回頭的車程有5、6個鐘頭,再加上還要吃中餐,天黑前幾乎是趕不回家了。而雅爸的眼睛有一眼弱視,雖然不防礙平日開車、作息,但摸著黑開山路回家多少有些吃力,我打從心裡不希望這個狀況發生。

所以,我心中的答案是:就讓她哭吧!趕快趕回家比較重要。反正小孩的情緒一下下就過了,說不定等一下就忘了有貝殻這件事,大人那麼認真做什麼?再說,這不是人生嗎?人生本來就有很多無奈又沒有辦法處理的事情,讓她學習也不錯啊。我跟雅爸兩個人沒罵她沒好好拿著袋子就已經夠好了,不是嗎?

廣告

話還沒有說出口,雅爸卻像是下了決定一樣,低頭跟小雅說:「阿爸帶妳回海邊再撿一次貝殻!」

聽到這句話,小雅馬上就破涕而笑。既然雅爸已經跟小孩做了承諾,我也不好再說什麼。我們告別朋友的父母,快速的上車前往海邊。朋友的媽媽拿了個塑膠盒給小雅,告訴她這次撿好貝殻要放在盒子裡收好,不要再掉了。

開車後雅爸突然想到什麼的轉頭過來問我:「我這樣會不會太寵小孩了?我知道我們有時間壓力,但我實在不願意好好的一個旅行結束在不愉快的經驗裡。」

「反正要開車的是你,你願意為了讓她高興而摸黑開山路,我是沒意見。」我心裡覺得猶太人真的是很寵小孩,真不知是好還是不好。

到了海邊,雅爸跟小雅說:「現在阿爸抱著妳,我們快快的到海灘上撿貝殼~只撿貝殼,不玩水,不做其他的事情,然後就要快快的回來。因為大家肚子都餓了要吃飯,而且我們還要開長程回家。」

過了20分鐘,小雅堆著滿臉的笑容回來,驕傲跟我展示了一盒滿滿的寶貝。「伊媽,我跟阿爸把沙灘上的貝殼全部都撿回來了,沒有一片留下來。」她很快樂、很滿足的跟我說。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看著小雅。

她安安靜靜的、心滿意足的不停的玩著、看著貝殼、一直跟我嘮嘮叨叨的說著每個貝殼有什麼不同、就連沈沈睡去時,懷裡也還緊緊抱著他們。失而復得的愉悅並沒有讓這個快4歲的小孩情緒高漲,反而有著濃濃的小心奕奕及珍惜。

我望著她熟睡中的嘴角還微揚的小臉,忍不住跟雅爸說:「也許你是對的,也許回頭去撿貝殼是對的,也許這不是寵小孩,而是體貼小孩的情緒。至少我們不會有個沿途一路哭回家的小孩。」我突然想起,依小雅的個性,會哭很久代表她真的很傷心,而弄丟她心愛的玩具這種壞事她一定記很久,傷心很久。

想到這一點,愧疚的情緒開始盪漾。為什麼我之前在看待這件事時,「回頭再去撿貝殼」這個選項從沒有在我心中存在過?我是不是太輕忽小孩的情緒了?是不是太以大人的需要為中心了?而太不同理小雅的眼淚了?她不就也就是3歲多,粗心忘了某樣她心愛的東西不是很正常嗎?我又怎麼可以一廂情願的認為反正哭哭就過了呢?再說,我們又不是趕飛機之類的,為什麼不能為了小孩多停一下下?我又為什麼會覺得這樣就是在慣小孩呢?

「我還記得我小時候的經驗,記得我小時候的傷心。」雅爸慢慢的開在漆黑的山路上輕描淡寫的跟我說「我爸爸就是那種打死也不可能為了小孩、老婆而多繞點路,多等一點時間的大人。有好幾次的旅行,我都在遺憾、傷心和失望中度過。也許是忘在旅館的那隻小熊、也許是忘了買的一張明信片,可是我當時只是個小孩啊!我會犯錯,我會忘記,為什麼就是不能給我第二次機會?也許我就會更珍惜,也許我就會願意學習著變得更好…結果後來想起那些行程,都只記得最後的傷心,以及父母對我的不諒解…我不願意成為像我父親一樣的爸爸…,我希望小孩以後會記得小時候犯錯是被允許與包容的,只要他們能夠好好掌握住第二次的機會!

如今好幾年過了,那盒不甚美麗以及多樣性的貝殼仍是小雅的最愛,裡頭有著「失而復得」、「受傷的心情被同理與彌補」的滿滿的愛。她後來先是把事件畫了下來,再大一點,等到會寫字了,甚至把這件事寫成故事,贏得了老師的讚賞跟同學的感動!

現在,貝殼就被收放在客廳入口的玻璃容器裡。每次當我為了小孩的過錯而暴跳如雷時,那些貝殻就會讓我回憶起那天小雅回程中熟睡中嘴巴微揚的小臉,提醒我在下結論之後,重新思考小孩的態度是來自於嬌縱,還是來自於能力上的不足。

我也一直記得那天雅爸的拜託:小孩只是個小孩,請記得給小孩再一次機會!

作者簡介_吳維寧



吳維寧,台灣雲林人,台大研究所畢業。曾任高中老師,教育部政次秘書。

大學畢業適逢「教改運動」興起,開始改入教改行列。曾任「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研究助理。兩年內細讀台灣教育改革過程以及民間學者提出的改革大方向-諮議報告書;之後任職高中老師以及教育部政次秘書,一路觀察台灣教改方向的發展與政策落實的差距。

2005年遠嫁以色列做為外籍新娘,重新學習新語言與新文化,繼續認真觀察以色列的教育哲學與政策。育有三女。目前為以色列幼教教師,教導從四個月到大班的學前年齡兒童,並參與園內行政管理與帶領新教師的工作。著有「孩子,我要你做自己」一書,為「人本教育札記」專欄作者,並不定時為國內媒體撰寫以色列教育與文化政策相關文章。

「台灣媽媽的以色列教養法」專欄文章列表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同理心故事 同理心的故事 同理心 故事
台灣媽媽的以色列教養法
吳維寧

吳維寧,台灣雲林人,台大研究所畢業。曾任高中老師,教育部政次秘書。

大學畢業適逢「教改運動」興起,開始改入教改行列。曾任「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研究助理。之後任職高中老師以及教育部政次秘書,一路觀察台灣教改方向的發展與政策落實的差距。

2005年遠嫁以色列做為外籍新娘,重新學習新語言與新文化,繼續認真觀察以色列的教育哲學與政策。目前育有三女,為以色列幼教老師,負責帶園,訓練新進師資。著有「孩子,我要你做自己」、「猶太媽媽這樣教出快樂的孩子」等書,為「人本教育札記」、「商業周刊」、「英語島」、SOSreader、「親子天下嚴格部落格」…專欄作者,並不定時為國內媒體撰寫以色列教育、文化、政策相關文章。

臉書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winnieil/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