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年賺3千萬、存夠退休金卻還堅持繼續工作...一個華爾街操盤人給我的人生啟示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職場 | 心靈成長

年賺3千萬、存夠退休金卻還堅持繼續工作...一個華爾街操盤人給我的人生啟示

撰文者:褚士瑩
追夢,和你想的不一樣 2015.08.18 67,692

為什麼有錢人還想繼續工作?

「因為想要賺更多的錢。」似乎是理所當然的答案。但是我懷疑會說出這種太過膚淺的答案的人,都沒有真的賺過大錢。

我決定將這個困難的問題,問我所認識的人中,最不缺錢的朋友。

廣告

跟大多數人不同,我對於如何賺大錢的方法並不怎麼感興趣,我更想知道的是,一個人變得有錢之後,怎麼樣才可以保持不市儈,而不會被銅臭味所淹沒。我的大學政治系學長阿瑟(化名)畢業於美國前5名商學院,曾任職於華爾街知名投資機構多年,擔任分析師及操盤人,負責數億元美金的多空操作,工作地點包括紐約和香港。

就讀研究所之前,阿瑟學長的月薪只有4萬多元台幣,MBA畢業後留在美國華爾街工作,薪水立刻成長好幾倍,30多歲已經在某個國際知名的美系投資機構擔任亞洲區主管,年薪光是底薪就已超過新台幣1千萬元,如果加績效獎金,全年收入超過新台幣3千萬元以上是常態。

不到40歲的阿瑟學長,此時卻決定退休,他說:「收入雖然豐碩,但是我總覺得工作壓力大,包括辦公室政治鬥爭等等自己無法控制的變數也多,這種人生彷彿不屬於自己所有。」

阿瑟學長退休回台灣以後,沒多久就厭倦了天天打高爾夫球的日子,他想起一位教授曾經說的:「You are smart individuals. You should always work hard and ENHANCE THE RETURN ON YOUR INTELLECTUAL CAPITAL. (你們都是聰明人。聰明人就應該努力工作,好好讓你們的智慧資本越滾越大!) 」所謂的智慧資本,可以代表用腦筋賺錢,也可以跟金錢無關,純粹把經驗傳承給後進,教人如何避免犯錯、在更短的時間內學會釣魚。

因為無法忘情市場的脈動,想繼續用腦袋賺錢,加上想分享自身經驗,將自己所學傳承給後輩,不久阿瑟學長就重出江湖,成立了一檔自己的避險基金。自行創業後雖然固定收入降低許多,但是能夠回到生長的地方,快樂地工作、掌握自己的時間及生活與陪伴家人,是先前10多年在海外所無法擁有的。

經歷了先後3個不同的工作階段,我詢問阿瑟學長是如何向家人證明自己的價值?而這個價值又是如何訂定和做到的?

第一階段:準備自己

阿瑟學長說他其實大學政治系直到念到一半,都還不知道自己未來要幹嘛,只確知自己絕對不是從政的料。這時,阿瑟學長找了幾本華爾街大亨的傳記來看,結果一看就為他們的人生著迷不已,發現華爾街的聰明人原來可以靠著研究經濟及產業趨勢,操作金融商品或擔任資本市場的籌資及購併顧問賺到很多錢,而且變得有影響力。於是當下決定向財務專業發展,確定華爾街就是他未來的戰場。

雖然以當時自己的收入跟父母的財力來說,要念美國MBA商學院的成本很高,但是阿瑟學長相信這個投資是值得的。既然要背水一戰,就要念排名前5名的商學院。為了要達到這個標準,阿瑟學長花了4年的時間讓自己的履歷表符合名校的要求,同時說服相對保守、擔任教職的父母,這就是他們的兒子未來要走的方向,同意部分資助兒子完成學業所需要的費用。他同時把這些頂尖商學院畢業生的薪資平均資料,作為輔佐資料,告訴父母說這筆他們借給兒子的錢,畢業不久就可以還清。

第二階段:大展身手

按照計劃MBA畢業以後,阿瑟學長如願在華爾街找到了一個起步的工作:分析師。這個第一份在華爾街的工作是一個頂尖的投資銀行,分析師並不是一個有保障的工作,卻給了他一個跟世界頂尖投資高手硬碰硬,在激烈競爭中考驗真功夫的機會,幸運的是那段時間的投資景氣相當好,所以實力加上時機,他大膽押注科技股的決定得到豐碩的回報,很快地在同事、上司之間證明了自己的價值。

但更重要的,是對自己生命最重要的3個人面前—父親、母親還有自己,證明了自己的價值。

這個階段的阿瑟學長,坦言他將自己的價值建立在工作上必須扮演的「功能」,為公司操作股票的績效,還有每個月的薪水單上,賺錢,似乎在這個階段成了阿瑟學長唯一在乎的事。因為一心想要趕快還清跟父母借來唸書的學費,然後存自己買房的第一桶金以及累積自己投資的資本,所以急著要達到心目中的「財務自由」,沒日沒夜,不要命的工作。

我最感興趣的,不是他賺了多少錢,而是什麼時候,一個人才知道「夠了」?

「只要選對行,而且做到這行業金字塔頂端做得最好的那5%,在10年內會達到財務自由應該就沒問題,之後你就可以自己決定何時可以停下來了。」阿瑟學長一派輕鬆地說。

「這樣說太籠統了!」我忍不住抗議,「台灣人最大的問題,就是不知道何時該停。不用有錢人,就連去澳洲打工度假過的年輕人很多都有這樣的經驗,澳洲當地人4點準時下班,鳥獸散趁天還亮的時候去享受生活,做自己喜歡的事,無論多少錢也不願意加班。但是台灣來的年輕人,就會捨不得放棄加倍的加班費,留下來工作到天黑、精疲力盡。」

「這確實是個問題。」阿瑟學長點頭同意,「我確實也看過就算已經在安寧病房等死的有錢人,還在滿腦子想著要怎麼賺更多錢。有些華爾街的頂尖同業,銀行存款超過10億美金,住在中央公園附近的高級豪宅,出入有私人噴射機代步,我曾經非常羨慕這樣的人,但是我近身接觸後又發現,金錢帶給他們的快樂,在某個水準以上就出現邊際效用遞減了,而追逐績效排名與收入,有時反而造成這些富豪們的不快樂。於是我捫心自問,我如此辛苦工作,為的到底是什麼?答案很快就浮現了:我自己從15歲離家求學到31歲第一次置產為止,都是當租屋的無房蝸牛,常常搬家,所以心中最憧憬的就是能夠擁有一間自己喜歡的房子,住得舒舒服服,能夠照顧家人的需求,對我來說這就夠了。」

「開什麼玩笑!學長!你這間覺得『舒服的房子』,根本就是台北市比帝寶還貴的豪宅啊!所以跟台灣人說什麼財務自由、基本需要、衣食無缺,這些都是廢話吧?大多數人都會自動無限上綱,明明一開始說有足夠的存款讓孩子念完大學就夠了,等這個目標達到,卻變成要賺夠三代吃喝不盡。」

「這樣說吧!」阿瑟學長想了一會說,「因為我認為透過合理的財務規劃,平均來說,資產每年應該至少要有5%的投資報酬率,所以你可以計算一下你每年的支出,乘以20倍,應該就是那個『夠了』的數字。」意思就是說,如果每一年開銷100萬元的家庭,資產到達2000萬元,為錢工作的階段,就可以停止了。

「還有一點,那就是要有退路,即使景氣不好,也盡量不要吃到自己的老本。比如說:我從學生時代就拼命念好英文,我知道萬一什麼都沒了,我還可以到補習班教英文,絕對餓不死。」

無論我同不同意,但是有錢人很具體的告訴我,有了相當年支出20倍的資產,還有一個可以隨時當作「備胎」的副業,就可以不再汲汲於為錢工作。

第三階段:平衡節制

「由於職業的關係,很多業餘的親友會問我:『茫茫股海,股票成千上萬檔,你是如何找到投資靈感的?』

我總是回答他們:『投資靈感就在你身旁』。因為知名的投資界前輩Peter Lynch也提出過類似的概念,他說自己經常從自己孩子喜歡的節日禮物中,發掘出不少長期的潛力股。

嗯,如果小孩喜歡Kindle閱讀器,你就可以研究Amazon還有Kindle的代工廠商。又比如說從香港佔中運動,姑且不問政治立場,要操作賺錢其實很簡單,可以買進雨傘、雨衣製造商,賣出珠寶、百貨等零售業者來達到趨吉避凶、多空皆賺的美好效果。北京官方為了給香港下馬威,短期間內就宣布暫停香港自由行。這個時候,我們就可以賣出搭配陸客香港自由行特別多的航空股。」

但是同樣的邏輯,阿瑟學長卻不願意用在治癒率不高,由西非蔓延到北美的伊波拉病毒。

「新聞一播出,全球股市為之震盪下殺,但是有兩檔股票(APT.US and LAKE.US) 卻在10天內飆漲了3倍。果不其然,這兩家公司的都是生產醫療級面罩及防護衣的公司。這兩檔股票短期內有話題,一定會漲,雖然如此,我還是沒有出手。你可以說我笨,但我的回答是:我打心底就不太想發這種災難財,因為如果股票漲了,那代表伊波拉病毒已經蔓延得更快、更廣,有不少人會傷亡,更別提到對旅遊及零售業的衝擊。」

阿瑟學長開玩笑說自己比較老派,很怕自己因貪婪而失去了人性,所以他不會為了賺錢改變心態。又譬如「死亡保單貼現」,就是當老年人手上沒有養老金,只剩下一張壽險保單時,可以折價買進讓老人拿到現錢養老,表面上是雙贏,但是人性本貪,如果買進了打折的保單,難保不會希望這位老人家早點翹辮子,讓你的IRR(投資報酬率)變高,早點將這張保單變現,轉進其他的投資標的。這樣的自我節制,如果做不到,因為貪婪而不擇手段,難保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爆發像是食用油裡面混入飼料油、甚至工業廢油這樣駭人慫聽的食安問題。

「回頭看,你覺得工作應該收入高還是價值高?」我問阿瑟學長。

「在初出社會時,我一心只想著要賺錢, 『財務自由』這幾個字,像是緊箍咒般決定我的行動,除了要財務獨立之外,還要有能力能夠滿足我所有的物質欲望,但是當這些目標都達到以後,我發現第3階段的自己,會將重心放在是否能為我的僱主,我的投資人,我的客戶,還有這個社會帶來『價值』。」

「有形的也要,無形的也要。我們或許對於『價值』的定義永遠不會相同,但我們都相信,每個人應該知道對他們自己的生命來說,價值最高的是什麼,還有為別人跟整個社會帶來的快樂跟福祉,究竟是物質上或是精神上的快樂。但這個答案,卻會決定每個人未來的命運。任何收入高的人,幾乎都創造了某些價值,讓他們的雇主或是顧客,願意付出大把金錢。相對地,很多社會或教育工作者雖然收入不高,但是他們帶給社會的正面能量及巨大改變,卻是非常有價值的。不管你覺得『價值』是什麼,如果你不喜歡你的工作,還是早點思索轉換跑道的可能,因為憂鬱症也可能會致命的!我個人對於年輕朋友的建議是,在能求基本溫飽的前提下,做的事情一定要有價值。如果只是收入高,但忽略了精神層面,這樣的工作一定做不久。」

褚士瑩

國際NGO工作者,專業訓練來自埃及AUC大學唸新聞及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曾在緬甸北部撣邦主持農業轉作計畫近十年。2012年後轉任美國華盛頓特區國際金融組織的專門監察機構BIC(銀行信息中心)緬甸聯絡人,開始訓練緬甸的公民組織監督世界銀行及其他外國政府對緬甸的貸款及發展計畫。除協助多方停戰協商,設計戰後重建之外,也意識到真正的改變必須來自教育,讓下一代開始接受多元社會,改變衝突的本質,因此從2015年開始,著手在當地成立一個以哲學思考為主的兒童繪本出版社。

回台灣時,他跟在地的NGO工作者,一起關心客工、新移民、部落、環境、教育、社區營造、農業、自閉症成人、失智症家屬的支持。中文出版品包括「1份工作11種視野」等近50本。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退休金 華爾街 操盤人 工作
追夢,和你想的不一樣
褚士瑩

國際NGO工作者,專業訓練來自埃及AUC大學唸新聞及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曾在緬甸北部撣邦主持農業轉作計畫近十年。2012年後轉任美國華盛頓特區國際金融組織的專門監察機構BIC(銀行信息中心)緬甸聯絡人,開始訓練緬甸的公民組織監督世界銀行及其他外國政府對緬甸的貸款及發展計畫。除協助多方停戰協商,設計戰後重建之外,也意識到真正的改變必須來自教育,讓下一代開始接受多元社會,改變衝突的本質,因此從2015年開始,著手在當地成立一個以哲學思考為主的兒童繪本出版社。

回台灣時,他跟在地的NGO工作者,一起關心客工、新移民、部落、環境、教育、社區營造、農業、自閉症成人、失智症家屬的支持。中文出版品包括「1份工作11種視野」等近50本。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