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蔡康永:千萬不要讓「康熙來了」陪你一輩子,時間到了就該去找更廣闊的世界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職場 | 心靈成長

蔡康永:千萬不要讓「康熙來了」陪你一輩子,時間到了就該去找更廣闊的世界

撰文者:陳文茜
非讀BOOK 2015.06.26 56,676
圖片提供/海灘娛樂有限公司

陳文茜:我主持一個節目叫《文茜小妹大》,康永大概因為有一點信任關係,看到節目的通告就來了,結果主持人是個男的,叫李敖,他從此改變了你的人生,可以這樣說嗎?

蔡康永:沒有,他給我帶來一些波折,可是他沒有改變我的人生。

陳文茜:那時我有事不能主持,李敖幫我代班。我不在現場,不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製作人在李敖的命令之下,發了蔡康永做來賓。李敖主持的《文茜小妹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廣告

蔡康永:李敖跟我聊一些不同的內容,後來他忽然很開心地看著我說:「蔡康永,你是不是喜歡男生?」我看著他說:「你要幫我介紹嗎?」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輕鬆的問答,誰知道播出後引發軒然大波,上了報紙頭版,出現各式各樣的報導,好像把這當成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可是對我來說,只不過是我告訴他,或者不告訴他而已。我根本沒想要引起什麼新聞波動。

陳文茜:因為你根本不知道是他主持的。

蔡康永:就算是妳主持,妳問我,我也一樣會回答。

陳文茜:我很尊重人,如果我要問,通常是因為你告訴我你想講。但我知道他當時逼問你的方式是:「你說,你敢說,你是不是喜歡男人,你講清楚!」他一定是這種口吻,哪像你講得那麼溫柔。

蔡康永:李敖要問一個他很自鳴得意的問題時,一定會流露出那股很得意的笑容,就是「我逮到你了」。他沒有溫柔,只是有一種很樂的、「掉到我陷阱裡了吧」那種感覺。

陳文茜:一般人遇到這樣的狀況,會覺得有一點不舒服,因為你並不是有備而來回答這樣一個題目,而且在台灣社會,這樣的一個答案,不算所謂正確的答案。一般的說法就是正式出櫃,正式公開性向。後來我打電話跟你說不好意思,結果康永說,我父親很喜歡李敖,如果他在天之靈,知道我在某一個場合某一個人的逼問下,必須說出這個話,而問我的那個人是李敖,他會開心一點。接著康永又說,對我而言,這何嘗不是一種解脫,可以從此很簡單地過我的人生。

蔡康永:其實這個問題,不管誰來問我都會回答。所以我有點慶幸是一號人物問我的,如果是隨便一個不重要的人問我,我也得回答的話,就會覺得有點可惜。所以李敖問的時候,我就覺得好好玩。當時的感受是「原來落在你手中」。就像看莎士比亞的《凱撒大帝》,凱撒被殺,是他的親信在他背上捅了一刀,他轉過身來看他說「原來是你」,然後就死掉了。

這當中有一部分非常詭異,帶有一絲對命運的嘲弄,「原來是你下的手」。我從不打算要隱瞞這件事,只是在等哪一天有人正面問我,我就正面回答。再者,我其實沒有感覺到在台灣社會中講出這樣的話,會受到很大的壓力。我的精神狀態有一個非常古怪的部分,常常不覺得我活在台灣社會,這是我自得其樂的重要方法。每當台灣發生任何可怕的事情時,我都想還好是在台灣發生。雖然我也在台灣,可是必須常常把自己拎到旁邊去,才能夠保持繼續在這個地方跟大家相處下去。

陳文茜:有傳言說你遭到中國大陸節目的封殺,跟你在這方面的表態有關,畢竟對藝人來說,廣告代言是很重要的收入,這是很實質的Big lost,很大的一個失去,有些人是會憤怒的。可是我沒有看過你憤怒的樣子。

蔡康永:我其實是脾氣不好的人,要看我憤怒很容易,到《康熙來了》化妝室就能看到。至於我是否因此遭遇到什麼巨大的損失,最近我去辦簽書會,看到我的書被擺在書店最好的位置,擠掉了那些多年來埋首寫作、十年才出一本小說的作者,而我的書卻被擺在很顯著的位置,心裡都覺得我一定要藉由我的能力去推薦一下好的書,來平衡一下這些名人出書排擠掉好書的荒謬事情。

陳文茜:意思是,你不會去看你失去了什麼,而是看到你已經得到了什麼?

蔡康永:如果把我當成娛樂圈的人,得不到代言,我可能會感覺到巨大的失去。可是妳跟我都不是娛樂圈的人,所以我怎麼能夠把自己跟明星們放在一起,問某個洗髮精為什麼是他代言而不是我。

我那種格格不入的感覺必須是一致的。對我來講,格格不入很重要。我知道別人不是用這種方法生活,但這是我家庭給我的一個特殊背景,我把它當成養分,雖然有人覺得這是一個詛咒,但我覺得,那是使我不陷入娛樂圈遊戲規則的重要方法。即使看我主持金馬五十,都會看見我有一種不太在乎的感覺。那些都是大明星、大導演,得過很多獎,可是孟子說:「說大人,則藐之。」不是藐視他,而是你在跟他講話時,必須不把他放在眼裡才行,那種不太甩對方的態度,是主持人非常重要的態度。你太在意對方,就無法問出該問的事情。

----------------------------------

陳文茜:我覺得康永有一種能力,第一個是體諒別人,第二是自我很小,第三就是,雖然你學英國文學、學電影,可是在必要時,你可以懂得、也願意蹲下來去做《康熙來了》。

有一次你告訴我,其實小S才是主角,每次她去生產,收視率就會掉,而你也能怡然自得地面對。康永有一種本事,可以在不同的跑道裡轉換角色,懂得大環境不同了,就蹲下來,也不會抱怨,很明白地接受這個時代是小S的時代,她才是主角。

我在新浪微博上問網友,想問蔡康永什麼問題,其中有一個提問是,以你的背景,為什麼願意在《康熙來了》裡做綠葉,襯托小S?

蔡康永:文茜跟我雖然很熟,可是我們對某些事情的見解還是很不一樣。說我蹲下來主持《康熙來了》,說實話,我一點都沒有蹲下來的感覺,反而在主持《真情指數》時,常常有蹲下來的感覺。

《真情指數》是個一對一的訪談節目,訪問任何領域的重要人士,當中有一些是我認為重要,但別人覺得不重要的人,比方像飯島愛這樣的人物。當時有一位台灣的社會賢達,聽說上個禮拜播的是飯島愛,他就拒絕錄下一集,要求與飯島愛中間要隔兩個人,才願意參加錄影。

為什麼主持《真情指數》時,我反而會有蹲下來的感覺,因為有些自我感覺過於良好的社會賢達,會要求主持人必須對他們表示一定程度的敬意。超過一個以上的來賓在受訪前與工作人員溝通時,要求要稱受訪者為「大師」。

可是看過《真情指數》的人會發現,不管博士、院長、部長任何官位,任何某領域的領袖,我一律稱先生或者小姐。我當時對此很堅持,因為我覺得,如果你被拱在大師的位置上,受訪時你會無法恢復「人」的位置,無法用人的立場來回答我的問題。一稱你為大師,你就不好意思說自己也會放屁跟拉屎。

當時雖然有蹲下來的感覺,但我靠著硬撐,撐住了這個我要求的態度,可是,往往在我充分準備來賓的資料後,會發現對方很多事情是有破綻的,看完之後你就會覺得,他跟你想得不一樣。

我很不喜歡學院的人。在唸電影研究所設置組時,因學分要求被迫去上一些博士班的課。設置組學的是拍電影,對我們來講,電影就是拍出來的,但你進到博士班上課,聽那些博士講電影,完全聽得一頭霧水,不能相信他們跟你講的是同一部電影。

他們在電影裡看到的東西,跟你看到的完全不一樣,你可能看到男主角殺了女主角,他卻看到角落有一匹白馬經過,那匹白馬表示男主角對女主角有什麼感情這一類。所以,我從那時就很受不了學院的人,不想泡在學院裡,不想變成宿儒學者,皓首窮經。

電影研究所有一句很殘忍的話,也適用於每個行業:做不了這個行業的人才跑去教書(Those who can, do; those who can’t, teach.)。他在自己的領域裡很熟悉某一些特殊的、重要的內容跟理論,可是他沒有辦法完成他的理論所推崇的那件事情,所以就去那裡教書。學界很多蛋頭,很笨的,唸書唸到頭腦壞掉。我常常對學院裡面的見解感到匪夷所思。嘿!拜託走出教室看一下外面的世界吧!

為什麼我說主持《康熙來了》,一點都沒有蹲下來的感覺?我想到一個例子,《論語》裡,孔子去跟農夫跟園丁聊天,說如果講到種田的技術,吾不如老農,講到種花的技術,吾不如老圃。種田的人跟種花的人在專業知識上,我是比不過他們的。所以,即使孔子去跟老園丁和老農夫講話,都會發現有一些他覺得見識不凡的部分。

孔子還講,不以言舉人,不以言廢人。你不要因為這個人講了一句話就推崇他的人格,也不要因為這個人是混蛋就不信他講的話。很多人是混蛋可是講的話偶爾是對的,很多人是聖人可是講的話有時是錯的。我是一個很喜歡跟非學院的人講話的人。

陳文茜: 我為什麼會說蹲下來,是因為我對你的來賓名單印象太深刻。《康熙來了》訪問過許純美、柯賜海,但是你從他們身上學到的不是蹲下來,那是學到什麼?

蔡康永:我不覺得你一定要跟別人學到什麼,你光是見識到什麼就夠好玩了。

--------------------------------------

陳文茜:這次對談訂的題目叫「給年輕人的短信」,我想大家都從你身上學到了這點。你在處理很多事的態度上,都是輕輕悠悠的。

蔡康永:這次文茜要跟我聊天的時候,先和我通了電話,她描述了一下我的人生,想幫我做一點小結論,但最後好像沒有說出口。我掛掉電話後,我想她是這樣結論我的:隨遇而安。

當時我想,隨遇而安這四個字聽起來挺不錯,可是也挺讓人難過的,因為充滿了無奈的氣氛。如果我有短信要給別人的話,會是「隨遇而安」這四個字嗎?

人生一定是「隨遇」的。文茜訪問過許多了不起的人,或是我在《真情指數》訪問過的了不起的人,但沒有人會認真告訴大家,我們在人生當中如果有幸得到了一點點的成就,那是上天對我們仁慈,如果有人膨脹到認為一切操之在我,我覺得他是自我感覺過於良好以及太天真。

我一進入電視圈,頻道就從無線變成有線。當時第一個成立的有線台是TVBS,我進了TVBS,一路跟著這個轉變在走。後來兩岸可以透過網路看節目時,《康熙來了》立刻有機會被大陸觀眾看見,如果沒有在網路上看電視這件事,就不會有《康熙來了》被看見這件事情,這些都是叫做「隨遇」。

那麼,「而安」這兩個字怎麼講呢?我想給大家一點小小的建議,不要把「隨遇而安」當成很被動無奈的四個字,我會把它當成一個非常積極而有樂趣的字。

「隨遇」是一定的,人生就是隨著我們的機遇在往前走,可是「而安」的安,應該把它當成是一個主動的動詞,你碰到什麼機遇,就要把它搞定,安就是把它搞定的意思。所以,不要倒過來想因為無可奈何,我只好接受命運的安排。

青年提問:一開始看《康熙來了》時,覺得怎麼口味這麼重,有這麼多的爆點,但是看久了,覺得哏就那些,內心的雀躍沒有了。康永哥曾說,會在合適的時機離開《康熙來了》,是不是在那些哏慢慢窮盡的時候,就是你離開的時機。

蔡康永:當你覺得一個節目重複的時候,就是你離開那個節目的時候,不是我離開的時候。什麼叫作長大?就是我們終於體會到有一件事情不再那麼迷人,有更迷人的事情值得追求。對於所有跟康熙揮別的觀眾,我都充滿了欣喜,很高興你們找到了更廣闊的世界。

好多人碰到我會說,每天都花一小時看《康熙來了》。我嚇一跳,心想你一天有花一小時陪你爸嗎?沒有。一天從人家的人生中摘過來一小時,是非常有罪惡感的事情。每一次《康熙來了》的收視率偏低,都是因為撞上了某一齣厲害的劇,比方說《蘭陵王》、《浪漫滿屋》、《半澤直樹》,我們收視率立刻變一半,只好自我勉勵,他們只有十集,播完我們就回來了。《甄嬛傳》也好,《流星花園》也好,有一天,你會跟它揮別的。你會長大,所以,《康熙來了》可不打算陪你一輩子,千萬不要讓我們陪你一輩子,去找更廣闊的世界。

至於會不會感覺到重複?我最近也在想這件事。我只能常常勉勵製作人,好的廚師,每天都面對同樣的食材,你就得給我做出好吃的菜來。川菜也好,上海菜、廣東菜、台灣菜,都是同樣的原料,不會沒事幻想今天要煮海豚還穿山甲。以前康熙能請到文茜、許純美,就好像請到了海豚跟穿山甲這一類珍貴的食材,但不會每天都請得到這麼奇特的人物來上節目。所以,終究要回歸現實,然後重複。

如果有個廚師每天炒菜的時候說,「天啊,我又在炒豬肉了,我真的很厭倦炒豬肉。」那就是他離開廚房的時候。可是,如果他還能夠靠著加一點鹽、醬油、糖,把豬肉變出一點新的味道來,他就還沒到離開廚房的時候。太陽底下的事情,重複不變。不要認為你的創意是前所未有的,如果你這麼認為,只是你讀的書不夠多而已,不是你真的那麼厲害。不要把創新當成一個極端的追求。我覺得創新被過度的高估了,在日常生活中不斷用有創意的手法處理舊的東西,會比一味地追求創新更實際,也更雋永。

書籍簡介


書名:我相信‧失敗
作者:陳文茜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5/04/13

陳文茜

作者曾經寫下一段自我介紹:陳文茜,曾經年輕、不認老去。曾經從政,瀟灑告別權力。曾經文藝、不躭溺文藝。她的書寫包含世界財經、國際政治、小品散文、女性與愛情、生活感悟及哲學思辯。人生橫跨學術、電視主持人、廣播主持人、作家、藝術策展人。曾授課台灣大學財經系教授「小人物的國際政治」,在政治大學文學院擔任講座教授,在東海美術研究所教授「儀式美學」。李敖笑她,除了沒唱歌仔戲什麼皆包辦:她回李敖:至少擔任過EMI唱片公司台灣總經理,而且主持一檔「文茜的音樂故事」。問文茜為什麼轉折如此多的人生,她的答案:我只有一生。問她為何活得和許多女人不同?她説:女人的責任就是悦己。成為公眾人物的她,只為自己打扮,不為他人眼光穿衣。文茜的座右銘:亂世中也要當佳人。

現任
  2004 -迄今 鳳凰衛視「解碼陳文茜」節目主持人
  2005 -迄今 中天電視「文茜的世界周報」節目主持人
  2008 -迄今 中天電視「文茜的世界財經周報」節目主持人
  2007 -迄今 中國廣播公司「文茜的異想世界」節目主持人
  2010 -迄今 東森電視「文茜的財經故事」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蔡康永 一輩子 康熙來了
非讀BOOK
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職場、生活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