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接駁燈會 沒有路開路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特別企劃
屏東好好

財經 | 商業趨勢

Sponsor

屏東新時代

接駁燈會 沒有路開路

廣編企劃
2019.04.25

當燈會選定大鵬灣場址,交通是最大挑戰,欠缺大眾運輸系統的環灣地形,接駁的運輸模式,注定是必要之惡。

台灣燈會30週年,場地不如以往選在高鐵或台鐵附近,遊客一出站很快可抵達會場賞燈,國境之南的屏東,距離北部及中部遙遠,位於大鵬灣的場址,需仰賴接駁專車才能到達會場,先天條件不良,外界始終不看好,整體參觀人次估計約800萬。

屏東縣政府清楚,交通網環環相扣,只要一個小環節脫鉤,就會整個亂套,屏東燈辦事前模擬、估算、調度、轉銜,總共準備了40套應變劇本,最後活用各種應變方案,才得以從地獄般的考驗脫身。

屏東縣政府交通旅遊處處長黃國維分析,大鵬灣只有一條環灣道路,沒有大都會區的綿密公共交通運輸系統,首要原則是不能讓外車進來,否則只要來2千台,交通就癱瘓了,燈辦做出「決戰於境外」的交通基本策略,採園區全接駁,所以需要在園區外找停車場,最後找到11個停車場,採接駁方式進入園區,另結合附近的潮州和林邊火車站做大眾運輸的接駁。

負擔重任的交旅處,其實是屏東縣政府最年輕的單位,在燈會開辦約半年前才剛成軍,去年9月中剛就位,就得奮力向前衝,因為燈會已進入緊鑼密鼓期,「沒場地就無法規劃路線,後面的交通轉銜無法協調,一切工作都無法推動」。

沒有暖身期,立即以最高速運轉,拚了命趕進度,1個月後,在地政處的協助下,終於敲定了11處停車場場址,終於進入實質整地階段。

場地定了,交旅處鳴槍,所有工作齊跑,12月底到1月底,用跑百米的速度衝刺,顧問公司做全面動線規劃、承載量、轉銜等等試算與推演,另一方面,將鐵路、公路、水路全數納入,高鐵、高捷、公路總局、港務局、屏東客運等各種交通主管機關或單位組成小組,每週開會討論。

交通轉銜的複雜度不是一般人能了解,黃國維舉例,林邊是重要接駁站,但該站尚未電氣化,能使用與調撥的列車數受限,加上需考量每日上行與下行列車的調撥軌道,在時間、人力、設備的夾縫中增開班次,還得考量後端的高鐵、高捷或台鐵的接駁車次等問題,牽一髮動全身。

基於交通輸送的繁複,勢必影響遊客意願,相關單位推估,燈會每日來客數約60萬到80萬人次,至少模擬了40套劇本,不過,仍作了爆量的規劃,就連228連假北返車潮回堵高速公路的變數都已列入考量,沒想到,種種的沙盤推演與紙上作業,再如何縝密的計算都不如天算。

試營運第一天來了8萬人,很順;第二天10幾萬,也在預估的範圍內,原本以為,單日80萬人次預估不會出問題,然後,入園人數屢創新高,開始破百萬,單日最高人數是182萬人,一個小小的大鵬灣要塞進相當於兩個屏東縣的總人口,挑戰可想而知。

其中,最具指標的2天是2月28日與3月2日,一個是連假天,一個收假日,是燈會交通的二大黑暗日,大小地雷不斷,交通成為燈會最大的負面聲量,縣長潘孟安深夜出面向乘客道歉,所幸,在事前的準備加上彈性的調度,終於在最後一刻拆除引信。

228那一夜的挑戰是人太多,當日人潮167萬,人與人打結,人與車打結,車與車打結。

黃國維事後分析,大鵬灣不是封閉地區,人潮從四面八方湧入,就連路邊的樹林裡,也會突然
冒出一輛又一輛機車,樹林變停車場,本該是車輛行駛的車道變成人群壅塞的馬路,車與車打結,一段卡一段,車子出不去也進不來,根本動不了。

當時縣長下令,指揮中心所有人力奔赴第一線,並增派300名人力到接駁站疏導,安撫遊客情緒,保證一定送遊客回家,這招奏效,因為團隊與民眾站在一起的做法,有效緩解遊客焦躁的心。

團隊齊心解決困境,爭取了時間,讓交通小組得以剪斷一條又一條的引信。

先在東轉找到交通破口後,要求車輛轉向行駛,癱瘓的交通開始移動,連帶的,受到拖累的南轉,取得些許空間後,再度動了起來,最後回到西轉,解決計程車區的人潮,黃國維說,交通打結,小黃進不來,最後,調度接駁車將遊客分不同路線轉接出去。

做得不好,立即認錯,當夜修正,黃國維說,最後遊客登車,處理完第一線狀況,所有人開檢討會到凌晨4點,立即應變調整,結果,隔天人潮激增2萬,卻在12點前送走最後一批人離園,當下,指揮中心所有人都虛脫在自己位子上,漂亮的寫下逆轉勝。

黃國維餘悸猶存的回憶,事前已模擬各種可能狀況,只是再多的數字統計、紙上作業,其實都敵不過人性,「228那一夜,我懂了生命會自己找出口那句話」,事後幽默的詮釋,當時卻是深陷地獄般煎熬。

3月2日又是不同的考驗,收假日高速公路的車潮難料,事前評估是最危險的一天,有了前車之鑑,屏東燈辦減去低效率的接駁路段;調度接駁車數量;促請警方強力取締違規占用專用車道車輛;協調中央的鐵、公路後續接駁班次…,能想的都想了,能做的都做了,但,連假後的北返車潮,仍是不可知的變數。

即使南州交流道在燈會期間封閉,但,車流終究會匯流在潮州段,如何配合當下車流,迴避熱門路線,找出斷點,是紓解交通的關鍵,這一次,狀況依舊不斷,卻都球球接到。

黃國維回憶,燈會散場時段,每個人的腎上腺衝到最高點,站在交控中心的電視牆前,小組成員們拿著電話,盯著螢幕,彼此高聲量的呼來喊去,活脫像是電影華爾街營業員遇到崩盤時的狂亂景況。

黃國維說,其實燈會期間,每天越接近散場時間,問題就會從四面八方冒出,交控中心line的叮噹聲不是單聲,像是交響樂般,此起彼落,不間斷的響起,「各方情報與消息不斷匯入,每一分鐘都要下決定,每個決策複雜且牽動全身」。

指揮小組像是高速運轉的洗衣機,直到燈會閉幕當晚,嘎然停止,那個當下,黃國維說,心裡非常的平靜。

直到燈會結束後二週,依舊有開不完的會,即使到了下班時間,事前登記的訪客,臨時插播的約會,排隊人群將小辦公室擠得滿滿,好不容易坐定位,他喝了口提神黑咖啡,將記憶時間轉回燈會期間,這一回,音調時高時低,臉上表情豐富,抑制多時的情緒,突然傾洩而出,一發不可收拾。

他說,每天的生活都像放煙火,各種問題瞬間迸開,然後,隨著最後一名遊客上車,又回歸黑暗,隔天同樣的戲碼再登場,周而復始的重複17天,天天不冷場,狀況時時都不同,只有一句「刺激」可以形容。

回首那些戰役,黃國維說,40套劇本全用上,代表事前練功很重要,但,40套劇本也沒全用上,狀況太複雜,超乎預期,只能當場A套B,B套C,交錯使用,代表著重大活動必須彈性靈活才足以應付變局。

全處40幾名工作人員幾乎總動員,開始之初,彼此未熟識,在高壓與挑戰中養成默契,到最後,團隊默契十足,排隊人數不是用數字,而是「人排到客家燈區」,「東轉已經排紅龍區、繩索區或無邊界區」,收到訊息這一方就知道該調多少輛接駁車…默契與戰力就此養成。

「17天的實戰震撼課,是活生生的肉搏戰,既不是學校教科書所寫,也不是顧問公司專業能推估」,專業交通出身的科長唐慧嚀有感而發,歷經這一戰,功力倍增。

黃國維強調,再多策略、方案、模擬,都敵不過人力,這一批戰鬥部隊包括中央交通單位、交旅處同事、志工、警察、顧問公司到各大轉銜的交通系統,一群沒有聲音的人,才是讓交通狀況逆轉勝的關鍵。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屏東 燈會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