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旱地新矽谷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財經 | 商業趨勢

他們相信:平庸的苦悶,比失敗更可恥

旱地新矽谷

撰文者:劉致昕
2012.04.04 25,090
▲1272期商業周刊

柏林,全歐洲最大經濟體的首都,曾經,卻是歐洲之恥。全歐洲五十個國家,沒有一個首都如它一樣,比其他城市窮困,政府還幾乎破產。但痛定思痛的反省,讓柏林在金融海嘯中演出逆轉勝,成為歐洲五大首都就業率唯一上揚城市,近五年平均GDP成長是德國的三倍。這是一個「後知後覺」的政府,和一群「野孩子」在旱地上創造的奇蹟。

2012年初春,《商業周刊》團隊飛往柏林,半個月的探訪,只希望解答一個謎題:是誰,解開了柏林的魔咒?

時間倒回2001年,「柏林破產了!」英國《衛報》形容。當時,柏林一個城市的負債金額,竟相當於摩洛哥一個國家的GDP水準,人口流失三分之一,GDP成長率只剩下全國的三分之一。更慘的是,柏林竟然是全歐洲44個國家中,唯一比國內其他城市還要窮困的首都,而且,竟然是在歐洲最大經濟體德國發生!

但十年時間,柏林竟從歐洲之恥翻身,「歐洲新矽谷」、「柏林的科技創業為經濟帶來希望」、「創投焦點走向柏林」、「柏林就是未來」,國際媒體CNN、《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經濟學人》等評論。

廣告

柏林,成為金融海嘯期間,唯一就業率向上成長的歐洲首都。近五年平均GDP成長率竟是德國的三倍。

戰爭帶來的詛咒……
淪為列強「樣品屋」,毫無產業可言

我站在斑駁、充滿塗鴉的柏林圍牆前,找尋答案。這裡是波茨坦廣場,1920年代歐洲最繁華的廣場,也是全歐第一個交通號誌站起之地。但在兩次大戰及冷戰摧殘中,繁榮和先進,卻化成近一世紀的衰敗,大型企業如西門子等,都因戰亂遷離,德國前30大上市公司,沒有一家將主要生產基地放在柏林。

1989年圍牆終於倒下,但柏林已成為美、蘇兩陣營想顯現經濟實力的「樣品屋」:一個空有兩座動物園、四個機場的空殼城市。當法蘭克福受惠於金融業,慕尼黑靠著汽車業致富時,「我們幾乎沒有產業可言……,」柏林市政府經濟部官員瓦樂(Ingrid Walther)低頭嘆道。

舉債下忍辱求生……
統一後忙蓋大樓,人口卻大量流出

大幅落後的柏林,不是沒想過要奮起求生。1990年,柏林想成為「歐洲首都」,因而舉債開發,八年內,柏林新增了700萬平方公尺的辦公空間,等於蓋了近20棟的台北101,但柏林卻面臨大量人口外流,從1995年開始後的十年,柏林人口是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國家中,唯一平均成長率為負的首都,空屋率高出倫敦一倍以上。

惡性循環自此展開,「那都是我們自己的錯,」瓦樂說。不切實際的政策,造成至今都讓柏林人難忘的一幕。

搞出千億錢坑,柏林愛樂強烈抗議

2001年春天,柏林愛樂表演廳坐滿觀眾,當表演進入尾聲,突然,雙簧管樂手站了起來,帶著樂器,收拾樂譜,步下舞台。接著是小號、低音大提琴和各聲部樂手逐一跟上,只剩兩把小提琴高亢卻孤獨的琴聲,然後戞然而止。安靜,是這120歲的樂團最激烈的抗議。

那一年,是柏林遇上二戰後的最大財政危機,背著相當於新台幣1200億元的負債(以當年匯率計算),柏林愛樂的預算凍結,市府廣場上的噴水池也被迫關上,柏林市長下台。

我站在Mitte區Rosenthaler廣場的地鐵站,這裡是東、西柏林的交界處,人們曾一度稱呼它是「鬼站」。它過去破敗如廢墟,今日,卻成為新開發計畫與新移民的首選。

▲獨家深入野孩子秘密基地
▲柏林養分 捧出聲音界YouTube

完整精采內文請見《商業周刊》1272期,全省各大便利商店同步販售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旱地是什麼 旱地 新矽谷大樓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