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加薪真的有用!西雅圖調高基本工資兩倍,工作機會增加速度全國第一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財經 | 商業趨勢

加薪真的有用!西雅圖調高基本工資兩倍,工作機會增加速度全國第一

Tax Credits @ Flickr, CC BY 2.0
撰文者:Nancy Lee
科技報橘 2014.08.05 42,946

本文獲科技報橘科技報橘授權刊登,原文出處

美國右派雜誌《Politico Magazine》刊載了億萬富翁企業家 Nick Hanauer 的文章。Hanauer 除了是個成功的生意人之外,也是一個政治實踐家、麥當勞薪資抗議活動的啟發者,還是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的好友。在這篇題為「寫給億萬富豪們的一封信」的文章中, Hanauer 第一句話就說,自己是全世界 0.1% 的無恥資本家。他提到,中產階級正在消失,這將讓社會返回法國大革命前的飄蕩年代,而這些幻想自己將以財富名留千史的億萬富豪們,就是那些即將被農民推上斷頭台的既得利益者。

Hanaur 親身參與社會改革,推動西雅圖調高基本工資,反而讓西雅圖成為成長最快的城市。Hanaur 在這封信解釋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結果,他呼籲:提高基本薪資可以創造更多財富、中產階級的富足才是讓資本家更富有的關鍵。

把視角拉回台灣。高雄氣爆事件中,有許多企業家積極捐款協助,再度體現出台灣企業家願意回饋社會的愛心;不過我們換個角度思考,社會救助更需要的是長遠的持續性與可擴散性,台灣的中產階級正快速消逝,社會兩極化愈來愈劇烈,社會沈痾難以吸引主流媒體鏡頭關注,卻是更根本、也更需要關注的根本問題。 Hanauer 的建議不只適用於他對西方資本主義社會的觀察,對台灣企業家來說,也是反思回饋社會、提振台灣經濟與自家企業成長,甚至拉起袖子參與社會改革的一道借鏡。

以下以第一人稱方式摘譯整理 Hanauer 的文章。

你或許不知道我是誰,但我就跟你們一樣,是全世界 0.1% 無恥的資本家。從我 20 歲開始算起,我已經投資了超過 30 間公司,不管是獨資、合資,小至夜店、大至亞馬遜。順便一提,我是亞馬遜第一個非家族成員的投資人。

後來我成立了「aQuantive」一個網路廣告公司,並在 2007 年以 64 億元賣給微軟;光我跟我朋友的財力就足以擁有一間銀行。

我說這些,是想要告訴你們,我跟你們並沒有不同。

廣告

就像你們一樣,我對資本和企業也有很廣泛的見解,獲獎無數,過著 99.99% 的美國人無法想像的奢華生活,擁有好幾棟房子、私有飛機… 等等奢侈品。

看的比別人更遠,大概就是我成功的祕訣吧!

我在 1992 年繼承家業「Pacific Coast Feather Co.」,我的工作就是把枕頭賣給全美各地的零售商。

那個時代的網路是一個笨重的蠢東西,每秒鐘 300 波特,還會發出怪聲音。即使在那個年代,我的許多顧客們(那些大型百貨公司),我們都知道網路是不可避免的趨勢;就在不遠的未來,當網路的速度越來越快,穩定度也到達值得信賴的程度時,那時候人們會為之而瘋狂。所以再見了賣場們,Caldor、Filene’s 還有 Borders。

廣告

而幸運的是,我有兩個好朋友,他們都絕頂聰明,也都看到了網路的潛力。其中一位你們大概都沒聽過,他叫做 Jeff Tauber,另一位叫做 Jeff Bezos

我想到網路無窮的潛力就覺得興奮,我告訴他們,無論他們想做什麼,我都願意投資。Jeff Bezos 先來找我,為他的小書店擔保;另一個 Jeff 則創立了一個網路百貨,叫做 Cybershop。

不過當時網路銷售仍處於低迷狀態,高檔的線上商店還無法被接受;人們還是希望可以看到實體商品,不像低價的生活用品,像是書就比較沒有品質的差異。也因此 Cybershop 這個想法並沒有成功,只是成為網路泡沫化的一個殘骸而已。相較之下,亞馬遜就表現得很好,也讓我擁有了一輛遊艇。

不過坦白說,我並不是最聰明的,也不是最認真的人。我只是一個普通人,跟科技一點關係都沒有,我甚至不會寫任何程式語言。是什麼東西讓我跟別人不一樣?我想應該是對風險的忍受程度和對未來趨勢的直覺吧,看見未來的趨勢是企業家的要素之一。

貧富差距越來越大,老百姓的革命迫在眉睫

許多人們就跟你我一樣,還在幻想著自己能夠成為一個名留青史的富豪。

而有產跟無產的界限越來越明顯,而且越來越快。1970 年代,美國前 1% 的人們握有全國 8% 的財富,而後 50% 的人只擁有 12% 的財產。而現在,前 1% 的人握有 20% 的財富,後 50% 的人卻剩下 12% 的財產。

但這個問題並不代表任何不公平,有些不公平是來自既有高度分工化的資本主義。這個問題是從以前就存在的,而且日益嚴重。我們的國家慢慢的從資本轉向封建了。除非政策大改,不然總有一天,中產階級會消失,我們就會退回 18 世紀後期,就像大革命以前的法國了。

所以,紙醉金迷的朋友們,趕快醒醒吧!如果我們不做點什麼來修補這些不平,一切都會消失的。老百姓就快要爆發了,沒有任何一個社會可以接受這麼懸殊的貧富差距。事實上,現在的狀況是前所未有的嚴重,但卻還沒有崩盤。

在一個極度不平衡的社會,老百姓會讓你知道什麼是法治社會,又或者是反抗事件,沒有一次例外。這並不是會不會發生的問題,而是什麼時候發生!

很多人會說,這不一樣,因為「這裡是美國」。我們認為自己可以免於這種事情的發生,像是阿拉伯之春、法國跟俄國的大革命。因為如此,我知道你,我的兄弟,前 0.1% 的朋友們,我們都在試著逃避這個問題。

有很多朋友曾耳提面命的告訴我,這件事情有多嚴重,而我只是生氣。是的,我知道你們總是會說,你看到很多窮苦的孩子手拿著 iPhone,什麼貧富不均都是假象。

清醒吧!富豪想要繼續紙醉金迷,最好積極解決貧富不均的問題

很多人認為,當貧富不均發展到了一個臨界點,世界將從混亂進入危險和不安之中,到時候我們才能知道未來在哪裡。但歷史系的學生一定都知道,事情不是這樣走的。

我們現在就像一間瀕臨破產的公司,一個小缺口出現,突然就變得難以控制。

有一天,一位男子在街上自焚,數千人都在這條街上,等你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整座城市已經消失了。我們沒有時間跑到機場,跳上私人飛機,逃到紐西蘭,這才是事情真正的樣貌!如果貧富不均的憤怒持續升溫,這些最終都會發生的,我們沒有辦法去預言,但這將會很可怕,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尤其是對我們。

最諷刺的是,貧富不均完全是我們自己弄巧成拙的產物,根本沒有必要存在。如果我們能做些什麼,修改法律,就像小羅斯福在經濟大蕭條的時候說的。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幫助那 99% 的人們,搶先安撫那些革命家和狂熱分子,包括那些手中握有鏟子的人們。

這也是對我們這些有錢人來說最好的方法,不單只是逃亡到國外,而是讓「大家」更富有。

放棄愚蠢的涓流經濟,投入最新的 Middle-out 經濟學

我們應該向 Henry Ford 看齊,他明白他在密西根的廉價勞工們並不只是被剝削的工人而已,他們也是消費者。Ford 心想,如果他調高工資,每天多付 5 塊錢,這些人就有能力購買自家的產品 。

一切都必須重新來過,我們必須要向此試看看。涓流經濟會摧毀我的顧客,當然也包括你的。

當我明白這個道理後,我決定離開我的烏托邦,涉入政治立法。而不像多數的億萬富翁那樣,經濟支持著若干候選人。我有一個新的想法,從 Eric Liu 的想法中產生的,我稱為「Middle-out economy 自中輻射經濟學」。

過去美國把涓流經濟視為理所當然,支持經濟學的一派理論,認為市場機制會自動調節,經濟增長的收益會自動的流到低收入階層的手中。不分黨派的迷信這樣的理論,限制了中產階級和我們經濟的發展,然而這樣的想法早就過時了。自中輻射經濟學否定了這個古早的想法,過去認為涓流經濟是很有效率、系統化,擁有較正確的經濟觀念,就像在複雜的生態系中,人們互相依賴生存一樣。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一定要制定法律來規範資本主義的行為,如果藍領階級可以擁有更多錢,就等於企業擁有更多顧客。換句話說,我們讓中產階級成為消費者,而不是我們這些商人,我們的責任應該是創造工作機會。中產階級不是美國經濟繁榮的產物,而是推手,是他們讓我們更富有。

2013 年 6 月 19 日,我在《Blommberg》發表了一篇文章談到:資本家必須面對的真相 ──── 調高 $15 最低時薪(美國現在最低資本時薪 $7.5)。這被富比世說是瘋狂的提案。

僅僅一周後,我的朋友國際勞工服務總會的幹部 David Rolf ,發起了速食店員工全國罷工,希望能提高基本薪資到每小時 15 元。一年之後,西雅圖市長 Ed Murray 通過法案,提高其勞工基本時薪到 15 元,就在我的文章發表之後的 350 天。

供需法則告訴你薪水上漲、勞動需求下降,但真的是這樣嗎?

因為我們提醒了社會大眾,他們是繁榮的推手,而不是富人們。我們點醒了他們,當他們擁有更多錢,商人就擁有更多顧客,然後需要更多員工。如果商人支付了足夠的薪水,而不是壓榨他們,那麼就沒有必要依照貧富課稅。

最後我們成功了,74% 的西雅圖投票人支持 $15 的最低時薪。

共和黨和背後支持他們的財團,甚至很多民主黨的人都認為,如果基本薪資上漲,工作機會將會減少,企業為了生存必須解雇多餘的員工。這個論點就充分顯示我們的刻板印象,如果你有上過 Econ101(基礎經濟學),那你的教授也一定告訴過你,如果薪資上漲,勞動需求量就會下降。這就是傳說中的供需法則。這就是為何你會接受 John Boehner 和其他共和黨議員的論點:如果你付很高的薪水給員工,你就會虧錢,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告訴你一件很奇怪的事,過去30年來,CEO 的酬勞翻了 127 倍,但勞工呢?自從 1950 年開始,CEO 和勞工的薪水比例上升了 1000%,沒錯,就是10倍。

過去 CEO 比勞工的薪水高上 30 倍,而現在這個比例是 500 倍。

據我所知,並沒有任何公司刪減任何高階經理人,或是外包到中國,甚至用機器人取代勞動力。事實上,現在我們擁有更多的管理人員。

套用到勞工身上,這也應該成立,人民擁有數倍的薪水,我們也會莫名的擁有更多員工。

對我們商人來說,我們希望我們的顧客很富有,卻讓員工很貧窮。到目前為止,資本主義仍然十分盛行,資本家也都這麼反駁基本薪資調漲的議題。過去 75 年來,我們一直抱怨這些大企業,當基本薪資的問題浮現、當女性受到不平等待遇、當童工越來越多。

每次他們的回覆都一樣,我們要破產了、我們要倒閉了、我們需要解雇所有人。事實上,這從來沒發生過。數據顯示,當公司員工受到更好的對待,公司也會變得更好。這些反對基本薪資調漲的人都錯了。

大多數的人都認為西雅圖瘋了,這樣的政策會讓我們的經濟陷入危機。事實上,西雅圖本來的最低薪資就超過聯邦政府的規定 30%,$9.32。而這有摧毀我們的經濟嗎?

涓流經濟的擁護者看過來!我國兩個工作成長率最高的城市,西雅圖和舊金山,而且這些就業機會成長多來自小型企業。

而猜猜哪個城市的基本薪資最高?誰是美國成長最快速的城市?

沒錯,西雅圖。

$15 的基本時薪並不是天方夜譚,而且它將讓一切更加美好

換個方式說,可能比較好懂。如果一個工人每小時是 7.5 元,也就是目前我國最低薪資,你認為他最後會有多少閒錢放進收銀機,大概微乎其微吧!這個人可能會繳房租,會到 safeway 買食物,或許還很幸運的有一張悠遊卡。但是他不會去餐廳吃飯、不會上街買新衣服、不會在母親節的時候買康乃馨給媽媽。

這有比我提出來的想法更複雜嗎?當然,雇用關係和動態涉及更多影響因素。但拜託,不要再堅持「如果我們支付廉價勞工更多薪水,失業率會上升、經濟會瓦解」,這根本不合理!

涓流經濟最陰險的論點不是「富人更富有,有助於經濟發展」,而是他們相信「窮人越富有,有害於經濟發展」。

我知道你們認為我強迫企業支付勞工更多薪水,在某種程度上是不合理的,或是這樣政府介入太多了。你們可能會說 Costco 和 Gap 就是很好的例子,讓市場決定價格;但是想想麥當勞、沃爾瑪,他們支付的薪水大約就是基本薪資,但事實上他們說,如果合法的話,他們也可以付少一點(謝天謝地他們最近表示,並不會反對基本薪資調漲)。

在任何一個團體裡面,就是有些人不願意做對的事情。這就是為何我們的經濟只能說是安全有效率,就像政府制定了交通規則,紅燈停,綠燈行。

沃爾瑪是我國雇員最多的公司,大約有 140 萬人在此工作,創造了 250 億的稅前營收。那麼為什麼各州醫療補助接受者中,最大的團體就是沃爾瑪的員工?

如果每年多付這一百萬名基層員工一萬元,就可以讓他們脫離貧困,負擔的起沃爾瑪的消費。這不僅可以讓我們省下很多糧票的費用、醫療和租屋補助等等;同時沃爾瑪的稅前營收仍然會超過 150 億元。但沃爾瑪當然不想支付比競爭對手高的薪資。

所以為了維持「我們大家」的經濟,應該要強迫這些零售業者支付足以過生活的酬勞,而非禮貌性問問。

我們富人都被學校教育和社會的肯定騙了,自以為是工作機會的提供者。這完全是錯誤的觀念。只靠超級有錢人是無法支撐美國經濟的。

我賺的錢大約是一般美國人的 1000 倍,可是沒有辦法購買 1000 倍的東西。我的家人過去幾年來買了 3 輛車,而不是三千輛。我一年只買幾件褲子和襯衫,像一般美國男人一樣。我買了兩條很讚的毛料長褲,我在寫作的時候會穿,我的夥伴 Mike 戲稱那是「經理的褲子」。我想我可以買一千條褲子,可是為什麼我要這麼做?我多餘的錢都存在銀行,比起拿去消費,這對國家沒什麼幫助。

所以忘掉那些那些無謂的形容詞吧!美國人、我、你,甚至賈伯斯都沒有這麼偉大。就算你不承認,你也不能否認,如果我們出生在索馬利亞或是剛果,我們可能就是那些光著腳在路邊賣水果的人。並不是說他們沒有偉大的企業家,而是他們的人們只能負擔的起路邊的零售商品。

所以為什麼不談談這個新政策?能吸引右派,就能吸引左派,從自由主義到自由主義者。首先我會叫我共和黨的朋友縮小政府規模,是的,你沒有聽錯,聯邦政府某種程度上來說太大了。但你不能大幅的刪減政府,至少不是現在。雷根總統和小布希總統都有八年的執政時間,可惜他們都失敗了。

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國會議員沒有辦法只靠希望來縮減政府,要刪減政府的唯一方法就是回歸經濟訴求:降低對政府的需求。

如果人民每個小時能賺進 15 元,那他們就不需要政府提供糧票,也不需要租屋補助,更不需要你我來分擔他們的健保費用。如果中產階級回來了,他們會買東西會購物,那就代表你不需要這麼多的社會福利。同時課徵到的營業所得稅也會上升,還能降低財政赤字。

換句話說,這就是整合左右兩派的方法。或許這就是讓右派的民眾清醒的方法。雖然國會共和黨眾人極力反對,Mitt Romney 和 Rick Santorum 仍然有意要提高基本薪資。

有一件事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這個改變絕對不會從思想過時的華盛頓開始

但這並不會影響我們的政策推動,所有的社會運動都是先從基層的政府單位開始的。1938 年才通過的「8小時工作制」,其實自 19 世紀初就由伊利諾州和麻州發起的。而美國的社會保險也是從 1930 年代的加州所發起。現在歐巴馬在推動的健保制度,一開始也是由 Mitt Romney 在麻州所提出的模型去修改的。

令人遺憾的是,只有少數民主黨員願意支持提高基本工資的想法。歐巴馬也是,雖然他的方向是對的,但他在今年的國情咨文上,有提到提高基本工資的必要性,但卻沒有闡述這可以降低貧富不均的壓力,以及中產階級的崛起可以帶動經濟發展一事。

事實上,我們最常聽到民主黨表示,提高薪資是因為社會公平性,只因為對勞工階級的愧疚,這種古早的社會正義理論可以套用在各個社會議題上面,展現歐巴馬和民主黨的「同理心」。共和黨要成長,民主黨要公平,雙方爭論,都只是在浪費時間而已。

雖然這兩黨都還搞不懂這件事情的重要性,不代表我們富人們可以坐以待斃。如果你覺得,佔領華爾街和其他反資本主義的抗議人士都莫名地的消失了,那你就錯了。我知道只為了社會正義,就想把群眾聚集在一起,一起在公園靜坐抗議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但是我們這些抗爭者是從 2008 年的金融海嘯中獲得啟發的人,我們可以做點什麼來改變這個國家的命運,從債務上限到貧富不均等問題。

富豪們,你們還不懂我在說什麼嗎?

親愛的朋友們,現在有越來越多人相信資本主義存在著許多問題。我不相信,我想你們也是。資本主義只要管理得當,會是人類社會科學最偉大的發明,帶領著我們邁向繁榮的社會;但是也造成財富過度集中和腐敗的狀況。

我們可以決定這個制度是要讓少數人在短期獲利,或者是長期讓大家都過更好的生活。民主黨的目標是後者。這就是為什麼投資在中產階級可以讓社會更好,但是所得稅寬減額卻對富人們無用。

透過提高基本薪資來平衡勞工和億萬富翁的權力,對資本主義本身來說並沒有不好。事實上,只有聰明的人才會用這個方法讓資本主義更穩定更長久。

人類社會中幾個重大的抗爭事件,都是因為財富和權力過度集中所導致的。過去我們總是告訴基層的人民,我們的地位是具有正當性,並且對全人類都有幫助的。以前這叫君權神授,現在這叫涓流經濟。

多麼不合理呀,我們真的有這麼偉大?我們真的是宇宙中道德和經濟的中心嗎?你呢,你是嗎?

我的家族一開始在德國賣羽毛和枕頭,後來被希特勒逐出,最後逃到西雅圖,開創了另一間枕頭公司。三代過去了,我仍然從中獲利。後來我很幸運得認識了一個夥伴 Bezos,帶我搭上了網路時代的列車。我看著路上的人們,心想「若不是 Jeff 的功勞,我可能也跟你們一樣」。就算是我們,在最糟糕的環境之下,也有可能光著腳丫,站在骯髒的道路旁賣水果。我們都不應該忘記是中產階級的努力造就了我們,而不是我們造就了他們。

當然我們也可以,坐在私人遊艇上,享受人生,然後等著老百姓舉起鋤頭反抗。

(原文刊載於:BuzzOrange;資料來源:PoliticoMagazine

作者簡介_科技報橘

TechOrange,專門追蹤全球網路產業的科技網誌。提供網路創業者、行銷人員、媒體人員關於網路的資訊與知識是我們的任務。文章輕薄短小,吸收科技新知沒負擔,每天大概花吃顆橘子的時間來瀏覽就夠了。

「科技報橘」專欄文章列表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基本工資 西雅圖 加薪 調高
科技報橘
TechOrange

TechOrange,專門追蹤全球網路產業的科技網誌。提供網路創業者、行銷人員、媒體人員關於網路的資訊與知識是我們的任務。文章輕薄短小,吸收科技新知沒負擔,每天大概花吃顆橘子的時間來瀏覽就夠了。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