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帳號頭像 帳號選單下拉箭頭
/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台積電德國設廠關鍵10問》對台灣是好是壞?有哪些挑戰?「人力」是一大硬傷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至頂箭頭

財經 | 產業動態

台積電德國設廠關鍵10問》對台灣是好是壞?有哪些挑戰?「人力」是一大硬傷

台積電德國設廠關鍵10問》對台灣是好是壞?有哪些挑戰?「人力」是一大硬傷
台積電8日宣布與歐洲半導體大廠,共同投資位於德國德勒斯登的「歐洲半導體製造公司」(ESMC)。 (來源:Dreamstime/典匠影像)
撰文者:李玟儀
商周頭條 2023.08.10
摘要

2023年8月8日,台積電宣布與博世(Bosch)、英飛淩(Infineon)和恩智浦(NXP)等歐洲半導體大廠,共同投資位於德國德勒斯登(Dresden)的歐洲半導體製造公司(ESMC),製造從12~28奈米製程的晶片,總投資將超過100億歐元。

1.台積電為什麼要去德國?
2.為什麼是德國而不是其他歐洲國家?
3.德勒斯登是什麼地方?台積電為何選擇這裡?
4.台積電為何要跟英飛凌、博世、恩智浦合資?
5.去德國對台積電有什麼好處?
6.去德國對台積電有什麼壞處?
7.台積電去德國,對台灣在地緣政治上有什麼影響嗎?
8.台積電去德國,對台灣的產業生態是好事還是壞事?
9.台積電去德國可能面臨哪些挑戰?
10.其他基本資訊

1.台積電為什麼要去德國? 

2023年8月8日,台積電宣布與博世(Bosch)、英飛淩(Infineon)和恩智浦(NXP)等歐洲半導體大廠,共同投資位於德國德勒斯登(Dresden)的歐洲半導體製造公司(ESMC)。該廠總投資將超過100億歐元(約新台幣3485億元),製造從12~28奈米製程的晶片,這也是台積電繼美國、日本之後,再度往歐洲擴張其全球足跡。

為什麼去德國?簡單來說,是要與歐洲車用客戶更緊密合作,帶動成長。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年以前,歐洲半導體製造公司第二季的車用晶片營收占比,僅有總營收的4%;今年第二季,車用晶片營收占比已提高到8%。

台積電總裁魏哲家指出,「歐洲對於半導體創新來說是個大有可為之地,尤其在汽車和工業領域,我們期待與歐洲人才攜手,將這些創新引入我們的先進矽技術中。」

2.為什麼是德國而不是其他歐洲國家?

德國,是歐洲最大經濟體,也是汽車工業重鎮,包括賓士、福斯、保時捷等車廠,總部都位在德國。

回頭看過去3年,由於車用晶片大缺貨,使得當地車廠受到重創。2021年,德國經濟部長阿特麥爾(Peter Altmaier)甚至致函台灣經濟部,為德國的汽車產業「請命」,提高晶片供給量。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們意識到晶片不是一種真正的大宗物資,它是一種供應有限的高科技產品⋯⋯我們需要更有韌性的供應鏈。」德國經濟辦事處處長林百科(Axel Limberg)告訴商周。

台積電供應商、德商默克(Merck)半導體材料事業全球負責人暨執行副總裁連安南(Anand Nambiar)也告訴商周,一輛普通的汽車大概要用上1000顆半導體晶片,而汽車工業就在德國,「德國自然成為了一個甜蜜點。」

3.德勒斯登是什麼地方?台積電為何選擇這裡?

德勒斯登是位於德國東邊薩克森邦(Saxony)的主要城市,距離首都柏林車程約2小時,離捷克邊境開車僅半小時。

該邦被稱為「矽薩克森」(Silicon Saxony),而其中心德勒斯登也是台灣以外,少有的高密度半導體聚落,早有4家晶圓廠座落於此,包含這次與台積電合作的英飛凌和博世。

如同台積電在美國和日本,就是選擇原先擁有半導體悠久歷史的「矽沙漠」亞利桑那(Arizona)與「矽島」九州,台積電選擇德國「矽薩克森」,更能善用當地現有、相較完整的半導體供應鏈。

4.台積電為何要跟英飛凌、博世、恩智浦合資?

合資,等同是確保這些客戶買單歐洲產能。

英飛凌、博世與恩智浦這些歐洲半導體公司,雖然自己就有晶圓廠,但他們同時也是台積電的客戶,許多先進製程的晶圓早就外包由台積電生產。

特別是在車用晶片,他們也一直跟台積電緊密合作。比如,恩智浦是第一家將台積電5奈米製程導入車用領域的客戶。

5.去德國對台積電有什麼好處?

首先,取得更多歐洲、車用客戶。「我覺得台積現在做這個事情絕對是好的,」一家台積電供應商高層說,「台積電也很清楚,靠近客戶、跟客戶綁更緊,不管是心理上或是實質上,對它都是商業上的擴展。」

不願具名的一名台灣駐德代表處前官員說,德國的單一廠商,並不足以像日本的索尼(SONY)一樣,將台積電整個廠包下,但當時他接觸德國官員,對方有意願協助台積電在歐洲湊齊足夠的客戶。

二是取得當地人才,在歐洲更容易用到不同國家的人才。國際半導體產業協會(SEMI)歐洲區總裁Laith Altimime告訴商周,德勒斯登在德國東部,非常靠近波蘭,這些人才很容易就可以到德國工作。

三是政策大力支持。歐洲議會於7月批准晶片法案,且包括英特爾、格羅方德(GlobalFoundries)等公司都宣布在德國投資。淡江大學全球政治經濟學系德國籍教授雷納德(Reinhard Biedermann)說,「台積電可以利用歐洲納稅人的錢,否則這些錢會流向競爭對手。」

6.去德國對台積電有什麼壞處?

「沒有效率,」聚芯資本管理合夥人陳慧明直言,「美國假如沒有效率,歐洲就是更沒效率。」他補充說,即便要退出也不容易,「歐洲工會太強了。」

如同台積電在美國營運的成本增加,在德國,它同樣也得面對高於台灣的建廠、原物料等成本;此外,如同台積電在亞利桑那州會遇上語言、文化的差異,在德國將面臨類似挑戰。

7.台積電去德國,對台灣在地緣政治上有什麼影響嗎?

「我不認為這會影響德國、台灣跟中國關係,沒有像去美國這樣政治上(這麼大風險),」上述前外交官表示,「德國沒有這種力量可以要求台灣政府做什麼事情。」

而台灣與德國的官方往來,實際上比過去更密切了。1997年之後,德國因為對中國的經濟依存度增加,停止了與台灣雙邊經濟部長的交流訪問。但今年3月,德國聯邦教育研究部部長史塔克-瓦特辛格(Bettina Stark-Watzinger)卻來台訪問,成為26年來首度訪台的德國部長級官員,更與台灣簽訂科學與技術合作協議。

「對德國人和歐洲人來說,這首先是地緣經濟問題,然後才是地緣政治問題,」雷納德說,歐洲很擔心美國的晶片法案補貼會對歐洲造成影響,因此,歐洲必須努力競爭。

「台積電在德國的投資會是往前邁進的重要一步,證明了德國和台灣對彼此意義有多大,」雷納德說,很多面向和趨勢都會影響外交政策,「這理論上可以促進德國和台灣的教育和科學合作⋯⋯我們也不應該低估這一投資在台灣和德國的專業人士之間,有提供更多非官方交流的作用。」

8.台積電去德國,對台灣的產業生態是好事還是壞事? 

「台灣不能只有台積,一定要把資源分出去,對台灣絕對是好處,」前述一家台積電供應商高層表示,台積電生產高階晶片要用掉許多台灣的電力,「如果日本、美國、德國占台積電產能15%,用掉的台灣電力就少那15%。」

台積電去德國,還可以分散掉在台灣人才不足的壓力。他說,台積電若繼續只在台灣擴廠,人才需求高,「新的畢業生全部都去台積,那也不對。」

甚至,台灣早已迎來正面效應。台積電設廠所在地的德國薩克森邦科學廳長根可夫(Sebastian Gemkow)與德國德勒斯登工業大學校長史多丁格(Ursula Staudinger),今年4月也組了參訪團來台,該邦並宣布要在台北開辦公室。

根可夫對商周表示,他們希望能與台灣的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與各大學保持密切聯繫,「歐洲每3顆晶片中就有一顆是在薩克森邦生產的,因此(台灣和薩克森)這兩個高科技地區可以很好地互補。然而,半導體行業對人才的需求量非常大,我們的目標是創造縱效,加強彼此的實力,使兩個地區都能獲利。」

9.台積電去德國可能面臨哪些挑戰?

一是工作文化的不同。「我覺得輪班會是最大的問題,」上述前官員認為,最大挑戰會是台積的輪班方式,做二休二,這在歐洲沒有辦法進行。

二是俄烏戰爭帶來的能源價格飆漲。環球晶董事長徐秀蘭今年1月告訴商周,環球晶曾考慮過在德國建新廠,但,「德國的很多成本,尤其電費,這些實在是非常之貴,所以在那些東西回穩之前,我都不會再考慮。」

不過,Laith Altimime認為,能源問題不會持續太久,很快會有解決方案。「這些公司不需要太為能源擔憂,這也絕對在他們和政府談判的清單上面,他們需要有政府的支持來彌補(能源價格)當中的差距。」

10.其他基本資訊

台積電德國廠預計月產能將為4萬片晶圓,相較於該公司美國廠的5萬片,和日本廠的5萬5千片,產能偏低。德國廠與日本廠製程雷同,也將生產較成熟的12、14、22與28奈米製程。

彭博先前報導,德國政府可能提供台積電50億歐元的補貼,相當於總投資金額的一半。該德國廠預計於2024年下半年動工,並於2027年底開始生產,將創造當地2000個直接的高科技工作機會。

該廠將由台積電負責營運,該公司持有70%股權,其他3家歐洲公司夥伴則各持有10%。

核稿編輯:吳中傑
責任編輯:倪旻勤

下滑箭頭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下滑箭頭
台積電 德國 晶片
商周頭條
商周頭條
商業周刊編輯部
展開箭頭

除了每個星期四,熱騰騰準時上架的《商業周刊》以外,「商周頭條」將提供你來自商周記者第一線的採訪觀察、更即時的時事話題分析,與更深度的觀點分享。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