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佐伯格專訪:我得罪了美國兩黨,才被選為「最不受歡迎科技領袖」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財經 | 產業動態

佐伯格專訪:我得罪了美國兩黨,才被選為「最不受歡迎科技領袖」

Facebook創辦人佐伯格日前接受專訪。 (來源:Dreamstime)
撰文者:雷鋒網
網民肥皂箱 2022.03.10
摘要

1.日前,麻省理工AI科學家Lex Fridman專訪Facebook創辦人佐伯格,在時長2小時的訪問過程中,針對審查制度、未來世界、人生意義,及佐伯格近來獲選「最不受歡迎科技領袖」第一名等事件,提出討論。

2.Facebook去年改名Meta,重壓元宇宙,預測人們未來將在虛擬世界工作、社交、娛樂,且元宇宙終將替代網際網路。

社會分裂,非左即右。這是佐伯格對美國現狀的最新評價。他認為這種狀態是他和他的公司在美國得到惡意評價的最重要原因。「我們惹怒了兩個黨派。我們不追隨任何一方,只是以一種有原則的方式『駕馭』這個兩極分化的國家,因此非常具有挑戰性。」在接受麻省理工(MIT)AI科學家Lex Fridman專訪時,佐伯格如此說道。

除此之外,將佐伯格推上風口浪尖的事情就是元宇宙,有人認為它是世紀騙局。他帶領Facebook (Meta)押注元宇宙,並預測在未來人們可以在虛擬世界中工作、社交和娛樂,這一環境將最終代替網路。

在這次專訪中,佐伯格對爭議做出了回應,對all in元宇宙給出了說明。此外,還談到了一些敏感問題,例如「審查制度」、「別人為什麼不喜歡你」、「人生的意義」、「未來的世界」。(由於影片過長,以下內容在不改變邏輯的情況下,進行了有刪改的編譯)

廣告

元宇宙的現在、過去與未來

Lex:就像這次談話,面對面的形式很有「魔力」,你認為我們要花多長時間才能在元宇宙裡實現這種「身臨其境」?

佐伯格:好問題。「身臨其境」這種存在感是VR和增強現實的不同之處。現在電視、手機等螢幕都在努力提供高傳真體驗(High-Fidelity),但無論如何它們都不會讓你感覺身臨其境。目前,在視覺系統以及空間音訊方面,我們正在取得合理的進展。我們也已經推出元宇宙工作間,在公司我要求高層使用它進行會議,這是未來的工作方式,我們必須現在就適應。

事實上,我感覺比典型的Zoom會議好很多,儘管頭像的保真度還不夠,但有空間音訊的技術加成,虛擬會議能帶來優質空間感體驗,例如可以清晰感覺到側身交談、做手勢等等,這些都是在Zoom中無法做到的。我認為,在未來幾年,技術就會成熟。這裡的成熟是指在虛擬空間裡感受物理世界中的交互,而不是簡單的「縮放」什麼的,可以有感覺、溫度、嗅覺。10年吧!10年左右的時間,我們會擁有這些構件,並在這之前,會出現很多驚人的東西。

在之前,我們只有一個VR頭盔,只能用它環顧四周。後來手出現在了「視野」裡,你可以用它與虛擬世界進行交互。如果進展快的話,5年內就能實現一些東西,畢竟我們不需要解決每件事情,不用提供完整的存在感。

廣告

Lex:嗯,這是一個迷人的心理學問題,就像表情符號也能傳達情感一樣,雖然它並不逼真,但也能體現出喜怒哀樂。

佐伯格:是的,我的工作就是集中在電腦運算和心理學的交叉點上。其他的公司專注於讓人類和產品互動,而我關心的是人與人之間互動。這種設計產品的思維,也是我們與其他公司的不同之處。

人類的大腦比較獨特,與動物相比,我們對特定的事物,例如面部表情,更加敏感。我們下一代的VR頭盔的一大重點就是臉部追蹤,甚至達成眼球追蹤,從而進行眼神交流。顯然,這是現在的影片會議無法做到的。人類的情感正是來自這些微妙的信號傳達,就像面對面交流一樣,我的眉毛稍微動一下,你就能知道我在傳遞信號。其他專注元宇宙,或者VR和增強現實的公司,都不會把這些功能優先加入硬體中。而Meta非常重視大腦的工作機理,以及如何表達情緒,從而使體驗越來越人性化和社會化。

Lex:現在很多人的重要時刻都發生在數位空間,尤其是疫情期間,他們在平台上戀愛、認識朋友⋯⋯你認為什麼時候,元宇宙能提供這些體驗?

佐伯格:空間不僅是一個地方,更多的還是和時間相關。確實有很多人將時間花費在數位空間裡,他們在裡面發郵件、開影片會議。元宇宙所能提供的是更加沉浸式的數位空間,我們現在技術還沒有達到這一步。

打造沉浸式的體驗需要注意什麼?當你建構技術的時候,很多技術都由自己決定。我最初在研究VR的時候,人們只認為它是遊戲。但是,如果你看一下所有的計算平台,遊戲只是一部分,它附在PC上面,是移動設備的一部分。這些遊戲目前是分散的,單拿出一個是非常小的體量,如果將他們「合」起來,那會是另一個境地,例如會極大提高人們的合作生產力。

Lex:你如何看待元宇宙中分身問題?有人說頭像應該與身份相綁定,但也有人認為它應該是「一切皆有可能」的。

佐伯格:會有一定的範圍,根據實際情況靈活變通。網上的身份不會只局限於一種形式,在Facebook的早期,人們會傾向於一種身份,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家認為用不同的身份應對不同的事情才更有效。這也帶來了一些技術挑戰,即如何讓不同身份無縫切換。

圍繞「身份變化」會催生元宇宙服裝經濟,人們會花錢投資虛擬外觀和表情,讓更富表現力的形象出現在各種場合。同時,我認為在這也是一些人工智慧進步的方向,例如風格轉換這些領域,試圖根據每個人的喜好設計不同的藝術品。因此,設計數位服裝會有一個很大的市場。

同時,也要明白一點,能夠在多重場景下應用的數位內容才更有價值,也就是說,如果購買的數位產品不只是綁定在一個平台或者用例上,人們才更願意對它們進行投資。

Lex:如何看待它的消極方面,人們可能隱瞞自己的身份。你考慮過「如何識別善意或者惡意」嗎?

佐伯格:實際上,人們更關心「某人沒有冒充你」,「在成千上萬的相似頭像中找到自己」。目前有兩個思考解決這個問題:

1.採用更加逼真的頭像,就像柯達照片一樣
2.利用頭盔和傳感器,告訴VR我在做什麼。

但有一個問題是:是否應該有某種生物識別的安全性,當我戴上我的頭盔時候,需要首先證明我是那個人。被人冒充是個巨大的安全問題,不是元宇宙所特有的。當你在一個具有沉浸感的環境中,會有更多存在感,但同時也會存在很多痛苦。網際網路發展這麼多年,目前也有許多方法應對安全問題。例如AI系統基本上可以識別出哪個帳戶是機器人。然而我發現最有效的做法是,盡可能找出不真實的帳戶,同時識別哪個帳戶在總體上是有害的。這一方法相比監督說話內容更友好。

顯然,元宇宙會更難,畢竟它存在更多屬性。我們公司已經在內部建立了安全團隊,已經有了更先進的AI檢測系統,基本上可以檢測出「殭屍帳戶」。但這不意味著我們是完美的,但確實我們在該領域比行業有著領先幾年的實力。

隱私洩露、數據安全、社會分化

Lex:在技術層面和哲學層面,這確實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問題。想一想,如果我開源我的頭像,有數以百萬計的Lex走來走去,就像一支軍隊。另一方面,我最近使用了QNAP NAS 存儲服務,但被駭了。所以,需要採取什麼措施保護人們的數據?

佐伯格:關於數據存儲,也有不同的解決方案,去中心化以及中心化各有優勢和劣勢。去中心化的存儲方式非常安全,例如WhatsApp,使用加密算法保護用戶訊息發送,即使有人駭了Meta的伺服器,也不會得到什麼有用的訊息。同時,如果你的手機丟失,那麼也會丟失所有存儲的訊息。

中心化的存儲方式可以允許相關機構進行系統訓練,從而為用戶提供更好的個性化服務。任何系統都有優劣之分,作為一個公司,只有不斷強化自己的缺陷才能立於不敗之地。不要試圖隱藏問題,開源系統之所以變得相對安全,是因為它足夠開放,敢於直面自己的問題。

Lex:回到AI這個話題。之前有一部紀錄片《智能社會:進退兩難》(The Social Dilemma),提出觀點是:社群媒體左右我們的生活,並將世界逐漸分化。你好像不同意?

佐伯格:嗯,我不同意《智能社會:進退兩難》的觀點。我知道人們擔心什麼,確實我們的商業模式是越多人使用服務,我們賺錢越多。但要記住,只有好的服務,才有更多的人使用。現在有兩種商業模式,一種是短期,能抓住當下人們的注意力,另一種是長期主義,人們不一定喜歡,但有價值。

很多時候,大眾都是從媒體的角度看待問題。我是產品設計師,我們製造產品,不僅是向大眾提供功能和效用,而是提供感覺。例如,我們花了很多時間討論VR,而找到存在感才是它的內涵。

總的來說,希望大眾在高層次上觀察我們的真正動機。而且,很多問題並不是廣告商業模式所獨有的。沒有完美的商業模式,任何東西都有隱患。廣告商業模式的好處是,消費服務是免費的,能夠連接更多人的聲音,讓每個人充分表達自己的觀點。

Lex:曾經有個調查,主題關於:誰是最不受歡迎的科技領袖,你得到了54%的票,馬斯克得到了23%的票。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不喜歡你,你如何重新獲得支持和信任?

佐伯格:全世界的統計?
Lex:只是美國地區。
佐伯格:我認為原因是:我們公司的品牌在美國受到了獨特的(政治)挑戰。具體而言,在2016年之前,我們的評價相對積極,變化發生在2016年之後。在世界的其他地方,我們還是比較受歡迎的。在美國,我們不是一個民主黨派公司,當然也不是共和黨派公司。我們只是幫助人們建立聯繫,幫助他們發表意見⋯⋯嗯,是的,我們惹怒了兩個黨派。我們不追隨任何一方,只是以一種有原則的方式「駕馭」這個兩極分化的國家,因此非常具有挑戰性。但,我們在做正確的事情,我們將會繼續嘗試。

Lex:你付出了這麼多,日以繼日地試圖治癒分裂。但在美國,你所稱之為家的地方,對你有負面看法。你怎麼看?

佐伯格:經營一家公司很難,規模化一些東西也很難。只有當你真正關心你所做的事情的時候,那你才能真正長期做下去。作為一個科技公司領導人,我認為,重點應該是,分辨出那些善意的批評。它們正使得你變得更好,必須珍惜和喜歡這些人,聆聽他們的意見。其實,只接受讚美,而忽略負面評價,在心理上是很危險的、對於那些「惡意的咒罵」,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隨著時間的推理,它變得沒那麼重要。

言論自由、社交欺凌與佐伯格的初心

Lex:問一個相對難回答的問題:Francis Hagan發表了Instagram對青少年和健康的內部研究,她說Instagram正在選擇利潤而不是少女的福祉,能具體談談Facebook對年輕人的積極和消極影響嗎?

佐伯格:青少年的健康很重要,我們也有專門的團隊來研究它。但這不是網路或者社群媒體獨有的問題。例如,幾十年來一直有雜誌在談論婦女和兒童的體型。目前,我們不期望所有的事情都是正面的,有些研究可能提供了20個指標,有18或者19個表明,Instagram對青少年的影響是中性或積極的。但有一個指標表明我們需要改進。但新聞報導只盯住一個點,我認為準確的描述應該是:孩子們使用Instagram,對他們的心理健康一般來說是積極的。

我們做研究是為了改進缺點,而有些人的研究目的是為了「鄙視」它。未來,我們將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致力於與青少年心理健康有關的工作,我也鼓勵產業內的其他人這樣做。

人生感悟:關於意義、死亡與價值

Lex:你希望你的女兒在什麼樣的世界長大?

佐伯格:未來的世界會以大眾為中心,他們可以將想像力付諸實踐。正如畢卡索所言「所有的孩子都是藝術家,困難在於長大之後如何保持原樣。」孩子都有美妙的想像力,未來更多人會做創造性的工作,而不是今天認為的傳統勞動和服務。我經常教孩子程式語言,我認為程式就是建設,但我的女兒喜歡音樂,她很有藝術氣息,她說程式就是藝術。所以,對我來說,程式是一種功能,它幫助我建立一些功利性的東西,而對下一代來說,它是一種表達,一種藝術感,一種想像力的實現。

Lex:當你去世了,你有機會問上帝一個問題,你會問什麼?

佐伯格:我的家人是否安好,這是目前為止,我所關心的最重要的事情。另外,隨著時間的推移,物理世界在現實世界中的比例越來越小,走進元宇宙,人們會在不同的地方工作,接近不同的人,這很好。

Lex:消除地理障礙、語言障礙,這是美麗的願景。問一個可笑的問題:你覺得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佐伯格:我的生活工作是圍繞著人與人之間的聯繫,所以我首先想到的是,幫助人與人之間建立聯繫是意義所在。我們的社會目前低估了這種聯繫。

*本文獲「雷鋒網」授權轉載,原文:扎克伯格最新專訪:美國人“恨”我們,但我們在做正確的事情

責任編輯:李頤欣
核稿編輯:易佳蓉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佐伯格 Facebook 專訪 爭議 元宇宙 Meta
網民肥皂箱
商周讀者群

這是一個開放給所有商周讀者發聲的管道,如果你有意見想法不吐不快,歡迎站上我們準備的肥皂箱,大聲說出來!(來稿請寄至min_ni@bwnet.com.tw)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