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Meta元宇宙計畫,將擱淺?關鍵成員跳槽、部門傳解散⋯發生什麼事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財經 | 產業動態

Meta元宇宙計畫,將擱淺?關鍵成員跳槽、部門傳解散⋯發生什麼事

去年11月,Meta停止了VR/AR軟體操作系統開發,部門總監於早前離職,3百人研發團隊恐面臨解散。 (來源:Dreamstime)
撰文者:王煜全
網民肥皂箱 2022.01.10
摘要

1.外媒報導,Meta於去年11月停止了VR/AR軟體操作系統的開發,該部門總監已於10月離職,3百人研發團隊恐面臨解散。

2.2021年,Meta的VR眼鏡賣出了1千萬台,達到了佐伯格訂下的「臨界點」:達到1千萬用戶後,VR內容和生態系統將會爆發。

3.如今陷入停滯的軟體操作系統,就是為了構建Meta生態系而開發。為了在元宇宙真正到來時,建起一座生態高牆,2022年對Meta將會是至關重要的一年。

進入2022年,元宇宙概念依然持續火熱,VR/AR、遊戲公司,甚至房地產和酒商,都把自己往元宇宙概念靠,生怕自己錯過了蹭熱度的機會。

都說夢想很性感,現實很骨感。「元宇宙」3個字描繪了一幅美好的未來願景,但是要真正實現這個願景,不是靠浮誇的講故事,而是腳踏實地地去推動產業、去把理想實現。那些可能真正代表未來元宇宙的公司,在今天也會經歷不小的挫折。

兩個月前改名「Meta」的前Facebook公司,最近就遇到了這樣的困難。

廣告

核心成員出走,軟體開發計畫擱置

根據The Information的消息,Meta已經在2021年11月停止開發一款新的軟體操作系統,這個系統是為VR和AR設備設計。這個操作系統的開發已經進行了5年,有3百人的研發團隊,有未經證實的消息傳出:這個團隊可能面臨解散。

這個計畫可以追溯到2019年,當時的Facebook任命微軟Windows NT聯合開發者盧科斯基(Mark Lucovsky)為操作系統總監,幫助Facebook從零開始打造虛擬和擴增實境的自主操作系統。

盧科斯基此前在微軟工作了16年,是微軟的操作系統Windows NT的聯合開發者之一。值得注意的是,盧科斯基在2021年10月份離開了Meta,12月火速加入Google,負責類似的操作系統計畫:擔任Google AR操作系統資深總監。

核心員工出走,加上計畫擱置,有分析人士指出,這標幟著Meta試圖掌控其Oculus VR頭戴式顯示器,以及未來的擴增或混合實境設備底層軟體的努力遭遇了挫折。

廣告

我認為,這個計畫挺多只能算一個小挫折,不會對Meta帶來滅頂之災。短期來看,即使沒有自己的操作系統,Meta還可以憑借VR眼鏡繼續擴張,比如2021年就賣出了超過1千萬台,已經占據了先機;長期來看,Meta的創始人佐伯格一定不會甘心放棄操作系統的開發,還會繼續佈局。

Meta為何非得做自己的軟體操作系統?

一直以來,打造VR和AR生態,構建一個龐大的元宇宙帝國,實現對蘋果的彎道超車,是佐伯格的長期目標和野心,也是科技圈裡公開的秘密。那麼,新聞裡提到的「軟體操作系統」,為什麼對Meta公司來說非常重要呢?

任何AI硬體設備都需要一個軟體操作系統,從而讓開發者完成應用開發,然後把產品完整交付給用戶。智慧型手機時代,蘋果的iOS、Google的安卓(Android),取代了原來諾基亞的Symbian系統,成為了主流。

Meta在2014年收購了VR設備開發商Oculus,現在它們的VR頭戴式顯示器Oculus Quest已經發展到第二代,使用的軟體操作系統就是安卓,準確的說,是安卓的修改版本。

使用安卓系統可以在短期內節省Meta的研發資金和資源,但長期來看存在風險,因為會受到很多限制:安卓最初是Google為智慧型手機開發的,用它來開發別的硬體自然不是那麼順手,經常會發現新的技術問題。每次Google更新安卓系統的核心代碼或發布新功能時,Meta也需要花費大量時間來升級和匹配。

更重要的是,虛擬和擴增實境眼鏡的操作邏輯跟智慧型手機完全不同,不僅僅是一個螢幕,而且會涉及到肢體的互動、動態捕捉等以前從來沒有的交互式人工智慧,一旦有新想法需要去實現的時候,誕生於智慧型手機時代的安卓系統就捉襟見肘了。

這就是為什麼Meta一直希望擺脫安卓,不被「卡脖子」。2021年6月,佐伯格就在公司會議裡跟開發團隊強調自主操作系統的重要性。因為他很清楚,要想直面蘋果的競爭,靠僅僅修改安卓系統、套用到VR設備上是遠遠不夠的,一定要把硬體和軟體都掌握在自己手裡。

2022年,Meta至關重要的一年

要打造一個繁榮的產業生態,除了構建一個全新的操作系統,還需要大量開發者和用戶聚集的生態環境,這也是一個漫長的,需要一步一步去實現的過程:比如,截至2021年8月,蘋果公司App store上聚集了3千萬名開發者,為全球10億用戶提供服務,這個過程花了13年。

為了培育生態,蘋果有iOS操作系統,Meta也在開發自主操作系統;蘋果有app store,Meta也建立了一個Oculus VR設備獨有的應用商城,叫做Oculus Store,與另外兩大平台steam和索尼的PS VR直接競爭。因為Meta的硬體賣得不錯,很多中小開發者因此直接選擇率先上線Oculus Store。

佐伯格在2019年的開發者大會提到:「1千萬用戶是一個臨界點,達到這個數量,VR內容和生態系統將會爆發。」而去年高通透露,Meta的VR眼鏡已經賣出了1千萬台。看來,2022年對Meta公司來說至關重要,還需要跑馬圈地,持續培育開發者,打造出更多的爆款應用程式,留住更多的用戶。這樣才能在元宇宙時代真正到來的時候,建立起一座生態高牆。

佐伯格描繪的元宇宙願景裡,使用VR眼鏡就像吃飯睡覺一樣平常,人們在VR裡遠距開會、辦公、朋友聚會,用VR玩遊戲、健身。目前來看,這樣的未來不是一蹴而就就能完成的,元宇宙實現之路也絕非坦途。

既然這麼難,為什麼Meta公司一定要做這件事?這就是彎道超車的決心和能力。當一個產業出現顛覆性的重大新技術變革的時候,就有機會打破原有的技術壟斷,產業生態也有機會得以重構,這恰恰給後發者提供了絕佳的超越機會。

Meta進軍的這個顛覆性產業,就是虛擬和擴增實境,或者說元宇宙。Meta的目的很明確:在VR和AR產業剛起來的時候,構建操作系統、培育產業生態,未雨綢繆,提前佈局下一個大機會。當風口到來的時候就能乘風翱翔。

等5到10年之後,我們回過頭來看,VR眼鏡的發展簡直就是當年智慧型手機的翻版:聯發科時代,系統和晶片開發的接口標準化,組裝手機的門檻大大降低了,山寨機席捲中國。相比撿現成的技術,像Meta這樣自己去開發底層操作系統、維護生態的事吃力不討好,還要承受失敗的風險,自然很少有人願意做。更何況,元宇宙不僅僅是一個VR設備,包括AI技術、交互技術、引擎技術等等,是一個複雜的產業生態,構建這個產業生態的難度,比當年的智慧型手機大多了。

新興產業出現的時候,是彎道超車的絕佳時機。不管Meta公司未來的成敗如何,這種彎道超車的思維值得每一位企業家借鑒。 

*本文獲「全球風口」授權轉載,原文:扎克伯格Meta元宇宙要黄?放弃VR操作系统,负责人跳槽谷歌

責任編輯:李頤欣
核稿編輯:鍾守沂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oculus vr Google Facebook Mark Lucovsky 操作系統 Meta
網民肥皂箱
商周讀者群

這是一個開放給所有商周讀者發聲的管道,如果你有意見想法不吐不快,歡迎站上我們準備的肥皂箱,大聲說出來!(來稿請寄至min_ni@bwnet.com.tw)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