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救面板 政府該換種方法保住命根子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財經 | 商業趨勢

救面板 政府該換種方法保住命根子

撰文者:陳家煜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2012.02.16 14,064

經建會主委尹啟銘說DRAM產業失去整併時機,但政府應該救面板業。但是面板業真的要救嗎?面板是另一個DRAM嗎?如果要救,該怎麼救?我認為現實情況下,不救不行,但救要得法。

我很討厭這種「再來一罐,強迫中獎」的政策。我們一再有證據證明,政府的產業政策,多半是浪費資源,是失敗的。因為要叫這些在僵硬制度下僚氣十足的官員,預知變化多端的產業未來,並迅速反應調整政策,根本就是天方夜譚。連接受過市場考驗的企業家,都有馬前失蹄的時候,政府官員大談「產業政策」這名詞,根本就是笑話。

政府先胡搞一通,逼迫銀行對DRAM和面板紓困,然後再用「銀行是經濟的命脈,不能倒」的理由,說要撐著面板業,才能挺過銀行危機,這不就是我說「再來一罐」嗎?這裡面有很嚴重的道德風險問題,所以在紓困的手法上,要採取「殺雞儆猴」的策略才行。

廣告

不能不救面板業的原因,正如尹啟銘所說的,銀行的命根子已經壓上了,不撐著,連帶效應很驚人。Larry Summers說,不能因為房子被抽煙的房客燒了,為了給房客教訓,就不滅火了。另一方面,面板業的上、下游產業規模已經相當大了,沒有一個政治人物敢跟選票開玩笑,所以政客也是一定會救面板業。而就我有限的產業知識和市場的分析,我認為因為面板的資本投資高門檻和顯示科技的需求不會消失,政府救面板,不一定會是個賠本的生意。所以紓困方案上,資金不能手軟,但是避免未來道德風險的設計,一定要突出。

簡單地說,面板紓困的道德風險在於,讓經營者、大股東養成「包贏」的心態。大多數的經理人,不會想把公司搞砸,但很多時候,如果讓經營者有錯誤的印象,以為自己已經「大到不能倒」,投資風險放置一旁,胡搞瞎搞什麼都來,反正最後逼逼政府,銀行團就會乖乖地把錢借出來,薪水照領,分紅照領,多好。怎麼逼政府?選票也好,民族大義也好,多得是方法透過媒體,透過民代施壓。這可比向投資人募款,向外資銀行借錢容易多了。有這樣的「私人」企業經理人、大股東,我們還需要國營企業嗎?我們還需要貪官污吏嗎?

所以紓困正解,不好辦法中的比較好辦法,就是採取類似歐巴馬政府拯救通用汽車的方案。讓我稍為描述一下程序。

第一步先讓面板廠破產,破產破的是股東的產,員工工作反而可以得保,銀行債權可以得保,上下游廠商生意可以得保。要敢讓股東破產,才不會有下一次的「再來一罐」。第二步,讓銀行以債作股,讓面板廠少掉利息支出壓力,讓銀行投資變成長期股東。第三步,政府挹注資金,入股面板廠。第四步,挾多數股權,政府主導改組董事會,開除現有管理階層,要讓所有看著政府深口袋的企業經理人知道,幹壞事,做錯事,是有後果的。

美國政府在通用汽車的投資,還是賠錢的。但是汽車業畢竟在美國還是做得起來的行業,砍掉了工會的綁手綁腳,砍掉了誇張的員工福利和利息壓力,通用的未來是光明的,美國政府把錢賺回來的機會很大。也許我們的面板業,也有這樣的機會。

政府控制著銀行,有的是能力進行上述的紓困方案,但我的判斷是,馬政府一點都不會想用這個方案,因為台灣的大企業,都是「馬友友集團」,別人的小孩死不完,銀行的存款用不完,繼續借錢給面板業,在政治上,多容易呀!

本文原刊登於「普通人的自由主義」部落格,商周網站獲授權轉載

作者簡介_陳家煜

1974年生,台灣大學化工學士,加州大學企管碩士、國際經濟學博士。現於美國任教。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產業 面板 政府 命根子 意思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陳家煜

自由人權、自由市場。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