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分手了,還有機會挽回對方嗎?科學解答復合5大因素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我的收藏
稍後閱讀
新增收藏分類

生活 | 養生保健

分手了,還有機會挽回對方嗎?科學解答復合5大因素

撰文者:海苔熊(Hanason)
PanSci 泛科學網 2014.02.18 911,250
來源:Brandon-Christopher-Warren@flickr, CC BY-NC 2.0

「他好像變了一個人,變成我從未認識的人,變得好陌生」

「我問她說,我可不可以再追她一次。她搖搖頭,說:這樣好嗎?」

「如果他明確地要我死心,我可能還會走得比較容易。可是,最後我發現,就算是他把話說得再狠再明白,我還是無法放下他,也無法放過我自己。」

這麼多年來,許多的朋友重複遇到類似的問題,我卻無從幫起。

有一段時間,我一直在想著挽回的可能性,我也在想挽回是否真的可能,還是只是苟延殘喘的開端。

或許你會問,都分開了,要怎麼愛?或許你會說,就算我想愛,對方也不願意再重來。也或許妳跟我身邊許多身經百戰的朋友一樣,早就看透「暫時分開」只是藉口,「已經不愛」才是真正的理由。

但不可否認的,分手後復合的也大有人在(Dailey, Jin, Pfiester, & Beck, 2011),甚至還有一群人,在分手與復合的兩端,像溜溜球一般持續的擺盪(Dailey, Pfiester, Jin, Beck, & Clark, 2009; Dailey, Rossetto, Pfiester, & Surra, 2009)。

廣告

問題是,要怎麼知道,對方是否還值得挽回?或者,兩人是否還有機會?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的René M. Dailey花了很長的時間收集大家的戀愛經驗與故事,逐字逐句的編碼分類,試圖從這些字字珠璣與句句血淚的經驗裡,告訴我們有多少愛可以重來。

在正片開始之前,進行一個無獎徵答:

你覺得,分手之後又能重新在一起的機率是多少?
(A) 5% (B) 10% (C) 15% (D)20%

為了避免你「不小心」看到答案,先給一個提示好了,以大學生為例,六個月基礎分手率大約是40%~50%,也就是說,你假日時在士林夜市或是淡水老街看到的年輕情侶雙雙對對閃閃光光,裡面大約有一半會在半年內分手(Cheng, Kuo, Lin, Wang, & Lin, 2010; Dailey, Pfiester, et al., 2009; Dailey, Rossetto, et al., 2009)。

準備好了嗎?要公佈答案了喔。

答案是:以上皆非。

跟所有社會心理學的問題一樣,簡單的問題通常會有複雜的答案。早期一些研究發現,40%的人的現任情人,也是前任情人(e.g., Cupach & Metts, 2002; Langhinrichsen-Rohling, Palarea, Cohen, & Rohling, 2000)。用白話的方式說,就是他們曾經分手又復合過。近期的一些研究則發現,復合率更高達60%~75%(Dailey, Pfiester, et al., 2009; Dailey, Rossetto, et al., 2009)。

你或許會納悶:「真的有這麼高嗎?」的確,這些曾經經歷過「復合式戀愛」(Relationship Renewal )的人中,並不是每個人都能修成正果,在幾經波折之後仍然有一半的人會走向永遠的分手(Dailey, et al., 2011)。

不過,比起分手的機率,更讓Dailey感到好奇的是:如果這個人曾經讓你那麼委屈那麼痛苦,如果你已經無法忍受繼續和她相處,究竟是什麼,讓你們又決定要再試試看?又是什麼,讓原先已經死心的他,又重燃對你的希望?

一般來說,有五大因素主導你們最是否還有機會復合:

1.揮之不去的感情(Lingering Feelings,40.7%)

在諸多因素之中,他是否依然愛你,是復合的主要原因。

完畢。

媽媽樂咧!我跟你一樣,看到這一條差點沒把電腦砸了。

我當然也知道愛與不愛是最終的理由,這說跟沒說不是一樣嗎?不過,在你砸電腦之前,可以先稍安勿躁靜下心來想一件事情:我怎麼知道,他還愛不愛我?

分手之後我們總是以為要多做點什麼,讓對方看見自己的改變、發現自己的努力,急於將對方追回,試圖用各種方法留住對方,卻發現越是用力抱緊,他越會離你而去。為什麼會這樣呢?

在選擇伴侶的時候,我們只對一種人有興趣,就是「別人得不到,但自己稍微努力一點就可以得到」的那種人,心理學上稱做「最適挑戰」(Optimal Challenge)(Matthews, Rosenfield, & Stephan, 1979; Walster, Walster, & Berschei.E, 1971; Walster, Walster, Piliavin, & Schmidt, 1973)。

人類是少數犯賤的動物之一(噢,主阿,請原諒我用這個字),太難獲得的不願意爭取,太容易到手的又不屑撿取,拼死拼活地放下身段迎合對方,並不能重新獲得寵幸,只會降低自己的格調與價值,讓對方覺得厭煩難耐,快步離開。

雪上加霜的是,歷經情傷讓我們更脆弱,對自己更沒信心,變得更醜更低落(Chung et al., 2002; 何冠瑩, 2003; 羅子琦 & 賴念華, 2010),這時候的你不論貼上任何人,對方都會逃之夭夭[1]。

另一方面,甩掉你的那一方也需要時間,去「體會」沒有你的日子裡,究竟是會更加珍惜自己,還是會變得寂寞、不愉快、討厭自己?關係的結束是很奇妙的一件事情,人總是習慣了擁有而不懂珍惜,失去才明白擁抱的美麗。

當原先的親密變得疏離,我們會重新開始思考、並檢視這段關係,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需要對方,還是只是需要一個人陪伴(Baumeister & Bratslavsky, 1999; Sbarra & Hazan, 2008) [2]?

以上這些都需要同樣的一樣東西:時間。

他需要時間去感受妳不在身邊的不方便,了解你對他有多重要(Dailey, Pfiester, et al., 2009; Dailey, Rossetto, et al., 2009),發現自己有多需要你,甚至發現小三不如你一般善解人意(Dailey, et al., 2011)[3]。

你需要時間去沉澱,去昇華,擦乾眼淚,走出哀傷,讓自己變更好,讓他知道妳就算沒有他也能快樂地笑[4],這樣他才有可能再次看見你,再抱著你一起重拾甜蜜。所以,不論你是甩人或是被甩,第一項建議是:給彼此多一點空間和時間。

2.覺得關係改善了(Relationship Improvement)

「可是,我已經改變了很多,我不再一天到晚打給他,克制自己的思念,也不再疑神疑鬼,說服自己要相信他,要好好愛他,我變得很不一樣,他說的所有缺點我都『改盡』了,為什麼他還是不回頭?」

一件需要被澄清的事情是,你當然可以變得更好,但他「不一定要看到」--而且,你也不必然要「只做給他看」。

當你的生死存亡,喜怒哀樂都緊緊也僅僅繫於一個人身上的時候,你就會為愛變得患得患失(Horberg & Chen, 2010; Knee, Bush, & Cook, 2008; Sanchez, Moss-Racusin, Phelan, & Crocker, 2011; Spielmann, MacDonald, & Wilson, 2009),可是當你的改變是單純為了你自己,不計較他是否會回來愛你的時候,就給自己,也給對方更多的彈性與可能。

你可以問問你自己,如果有一個人因為你愛得活來死去,沒有你就活不下去,你會重新喜歡這個人嗎[5]?

是否能挽回的重點永遠不在你做了多少,而在對方感受到了多少。如果對方發現這段關係的確跟以前有所不同,他的離開的確讓你更懂事,就能替一切開啟契機。但如果你用盡其極,千方百計,他都無動於衷,又何苦強迫一個心不在的人和你繼續在一起?

所以,第二項建議是:如果你是甩人的那個,請多花一點心思去觀察與比較,相對於其他身邊的鶯鶯燕燕花花草草,這個人是不是真的能有所成長,而且是長期而穩定的成長,畢竟你的一生中,很少人願意為你做強大而劇烈地改變;如果你是被甩的那一個,記得時時提醒自己,緊緊相逼的心只能Say Good Bye。

3.不清楚分手的理由,不確定彼此的關係(Uncertainty Indicated Reason)

為了避免看到這邊的你眼花心煩,這邊再開放一題無獎徵答,不過這次答案保證在選項裡,而且是猜中機率高得嚇嚇叫的迫選題: 下列哪一種情形,比較不可能復合?

(A)對方語帶保留,說我可能不會再愛你,為這段關係套上模糊的陰影
(B)對方意願堅決地告訴你,這次分手後不會再跟你在一起。

準備好了嗎?

這題的答案是(B)。當對方明確地跟你說不想再繼續的時候,你的勝算的確就小了許多--如果他是「第一次」這麼說的話。

正所謂自古英雄多寂寞,向來紅顏總命薄,縱使是厲害如Dailey,也有預測錯誤的時候。

Dailey發現雖然第一次分手絕口不提再愛你的人,真的比較可能斬斷情絲,但是如果你們曾經有一次以上的復合經驗,不管他說什麼,或許都只能當參考。因為手心手背都是肉做的,相處了如此長的時間,如果離開你,他必須重新去適應,去忍耐,去教導下一個不知道是比你聰明還是愚昧(?)的人,光想就覺得累,於是,有6%左右的人回頭選擇不甚完美卻是自己熟悉的原配--在沒有更好的選擇的時候。

4.沒有新對象(Alternative)

演化論主張,不論是在一起或分手,我們都在跟別人競爭,當然,復合也是一樣。如同你早就猜到的,如果她交了新的男/女朋友,你的希望就變得相當渺茫了。

我們都相信愛上一個人要看緣分(Chang, 1991; Goodwin & Findlay, 1997),卻常不知曲終人散是否該了,得看其他人在你生命裡的戲份。

第三者或新對象的出現,並不一定會宣告愛情走到終點,因為這些「替代對象」(Alternative)只提供一種功能:比較(Comparison)

對方會比較自己在哪一個人的身邊獲得比較多的愛,那一個人比較愛自己,又是哪一個人比較能提供自己想要的東西,不論是關心、呵護、面子,或是心靈相通(Broemer & Diehl, 2003; Lackenbauer, Campbell, Rubin, Fletcher, & Troister, 2010; Normand, 1999)。

遺憾的是,我們都懂愛情不能做比較。比較的後果,就是我們可能做出錯誤的決定。

Benjamin Franklin曾說,激情消退後便是後悔的開始,一時的熱戀的確可能使他鬼遮眼、色迷心,但畢竟過了這村就沒了這店,如果他當初真的錯過了你,或許你還可以安慰自己,錯過的大雨才有資格被拍成電影。

當然,並不是壞人才有另結新歡的權利,你也可以選擇自己的路,重新找另一個愛你的人。所以這裡的第三個建議是:再找一個人好好愛你,可以讓你早日走出那些傷痛的回憶(Spielmann, et al., 2009) [6]。

5.復合的要求究竟是誰提的(Mutual Initiations of Breakups)

憨人都明白在一起需要兩個人同意,分手卻是一方點頭就行;類似的邏輯是,如果兩人是協議分開,那彼此也沒有什麼好談的了;可是如果其中有一方還依戀著這段愛,這場戲就比較有可能藕斷絲連地演下去。

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雖然我們對外總是說彼此個性不合(劉惠琴, 1995),可是事實上我們很少協議分手,大部分的分手都是由某一方提出的(Sprecher, Felmlee, Metts, Fehr, & Vanni, 1998),也就是說,必然會有一方比較傷心難過[7]。

重新開始的利與失

總而言之,我們之所以會選擇重新開始,再嘗試,再努力,再給彼此機會,都是相信這段關係會有所不同,或是發覺自己離不開對方。沒有人會在悲慘的關係裡停留過久[8],我們會留下來一定有我們的理由,而這些理由,大多是對我們有好處的:

(1)對關係有新的認識 (Future relationship knowledge,23.8%)

「有時候,你不知道這段關係究竟帶給你什麼。分開一段時間並非浪費生命,而是讓彼此相處的圖象更為清晰,讓你重新認識他,認識自己,認識愛情。」

(2)用新的角度看待這段關係與伴侶(New perspective about relationship or partner,19.7%)

「我開始懂了。很多時候她悶著不說不是在默許,而是不願意破壞我們之間和氣,過去我總是太過自私,太過相信自己的想法和價值。可是她也是一個人,她也有自己做決定的權利,我們可以在一起,但不必每項決定都綁在一起,因為沒有人喜歡被控制,不論是她或是我。」

(3)學會獨處(Learn about self or self-enrichment,16.7%)

「這幾天我開始習慣沒有你的生活,可是我會一直想念你。寶貝我會乖,我會慢慢地等待你回來做麵包給我吃,只要你不要再說那些讓人難過傷心的話。你沒出現在我生命之前,我是一個人過;如今你不在我身邊,我其實也可以勇敢地活。」

(4)學會如何改善關係(Learn about/improve current relationship,16.7%)

「當你撐過最困難的時間點,你會發現沒有什麼事情是無法克服的。如果兩個人都有心,如果彼此還願意出力,就可以將狀況擺平。當你看見原來一起努力就可能改變關係,你會發現你比原先更信任自己,也更信任對方。」

一邊讀著這些實驗參與者的自白,我們很容易就相信,儘管愛裡面歷經風風雨雨,還是有屹立不搖的地方。

可是大家都知道每件事情都有它的代價,而復合式戀愛更是這樣(Dailey, et al., 2011)。這種分分合合的感情,整體而言其實充滿各種壓力源 (Stressor),而且,難過的時候總是比快樂的時候多(Dailey, Pfiester, et al., 2009; Dailey, Rossetto, et al., 2009):

(1)對關係或自己感到懷疑與失落 (Doubt/Disappointment,32.8%)

「每一次的分手都像是進行一次心理上的大開刀,書上都說你要學著去接受一個人變得不愛你,可是你知道那有多困難。在接受之前,我曾多次問自己這段感情是否孩該繼續,吵吵鬧鬧又是不是我期待的那種未來。每次都沒有答案,卻又每次都心軟…搞到最後,我連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都不知道了」

(2)情感挫折(emotional frustration,31.1%)

「我變得完全無法專心做一件事情。吃飯的時候會想到他,睡覺的時候會想到他,甚至連上廁所的時候都會想到他。一個和曾經你這麼親密的人,曾用他的雙手和雙眼彌封過你每一吋的肌膚,叫人怎麼忘卻他們手掌心的溫度?」

(3)對於彼此的關係存在更多的不確定性(uncertainty about relational status,30%)

「後來,我甚至不知道我們是否還在一起。他動不動就提分手,每次都像是真的,後來卻又說那只是氣話。我被他搞到精神耗弱,他說他會被我逼瘋,我跟他說要他放心,因為在那之前,我會比他早一步踏進精神病院。」

光明的背面總是存在著黑暗,Dailey等人(2011)的研究發現,如果你們曾經分開,大都會經歷上面三種壓力原之一(或以上),當然也還有其它的壓力源,比方說對方的反反覆覆(Ambivalence),親友團或朋友的耳語八卦( Third Party or External Influences)(Klein & Milardo, 2000; Zhang & Kline, 2009), 或者彼此對於這段關係抱持著不對等的期待等等(Unbalanced Expectations)(Hanason, 2011)。

而且,也有13%左右的人,發現復合之後對方並沒有改變,雖然一開始還狂獻殷勤,數日後卻又故態復萌。

所以,雖然每一次的分開,都必然會對彼此的關係造成影響與改變,這些改變卻不是每次都順著我們的想像,更有可能朝著相反的方向。就算好不容易調整好彼此的步伐,說服自己給彼此多一點機會,續航力還是有待時間得鑒核與磨練。

如果,到頭來他還是不愛我怎麼辦?

放心,貼心的心理學家還幫妳準備了金手指之類的東西:去找耶穌或是佛祖。

你可以替你的伴侶祈禱(Fincham, Lambert, & Beach, 2010; Nathaniel M. Lambert & Dollahite, 2006; N. M. Lambert, Fincham, Braithwaite, Graham, & Beach, 2009),或是打坐讓自己明心見性,學會放下(Carson, Carson, Gil, & Baucom, 2007; Wachs & Cordova, 2007)。大部份的研究都主張,我們藉由這些宗教或靜心的活動,將自己的心量擴大,讓我們能包容更多的負面能量。

如果很悲哀的是你沒有宗教信仰,那麼還是有救,而且這個方法偶像劇常常上演--出個車禍斷個腿,生場大病住個院,都能讓他重燃想照顧你的心(Epstein, 2010)。

這種怪力亂神的方法為什麼有用呢?因為你曾經和他走在一起,曾經是他生命裡重要的一段過去,曾經是他的一部分,他又如何忍心看著自己的身軀在淌血受苦?

在一邊照顧妳的同時,他會無意識地用柔軟的聲音,慢慢等待你的回應,這些都是平常的他做不到的。於是,他發現原來他也是有能力可以照顧人的;於是,妳看見自己是倍受寵愛的,便形成了一種正向迴圈。

可是我非常不建議這樣的方式。

試想,如果有一個人要在你旦夕命微的時候才願意覺悟,才願意彎下身子來看你,親你,抱妳,才願意想起曾經,放下偷腥,這樣的人究竟為什麼值得你等待?又何苦為他受盡折磨,日夜忍耐?

專欄簡介_PanSci 泛科學網

PanSci泛科學網由台灣數位文化協會(ADCT)成立,邀請台灣科學研究者、教育者、愛好者、以及所有受科學影響的人們,共同暢談科學,將高深龐雜的科學發展重新放置回台灣公共論壇中,並且用理性思考社會議題中的科學面向。

「PanSci泛科學」專欄文章列表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復合 分手後復合 挽回 分手 復合 分手復合 分手挽回 分手複合
PanSci 泛科學網
PanSci 泛科學網

PanSci泛科學網由台灣數位文化協會(ADCT)成立,邀請台灣科學研究者、教育者、愛好者、以及所有受科學影響的人們,共同暢談科學,將高深龐雜的科學發展重新放置回台灣公共論壇中,並且用理性思考社會議題中的科學面向。

廣告
留言討論
下滑接續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