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前Google台灣董事總經理簡立峰告白:我要先有一次失敗經驗,第二次就一定成功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特別企劃
超展開人生

生活

前Google台灣董事總經理簡立峰告白:我要先有一次失敗經驗,第二次就一定成功

(攝影者:郭涵羚)
撰文者:楊倩蓉
中場幸福學 2020.06.30 442
摘要

前Google台灣董事總經理簡立峰,在今年初卸任後,回顧他的人生,他怎麼看待他的失敗與機會?簡立峰系列共有3篇,第1篇講第二次才成功,第2篇講工作的3個15年,第3篇講中年台灣。以下是第一篇口述。

他是Google台灣第1號員工,一手推動台灣成為Google亞太最大研發基地;他也是第1位做中文語音辨識系統的人。

從台大教授、中研院資訊所副所長,到成為Google台灣董事總經理,他說,選擇象牙塔最尖端這條路走,要先學會孤獨,學習度過空虛感。為什麼他這麼說?

我在台大校園唸研究所,從碩士到博士共5年半的時間,我只吃同一個便當,就是台大小福利社的便當,為什麼要吃同一個便當?把握時間念書啊!

台大的小福便當,從早上到下午都在賣,任何時候都可以去買來吃;肚子餓的時候,什麼都好吃,這件事就變簡化了。現在大家對食物都很重視,但我吃東西從來不自己點,別人點什麼,我就跟著他吃什麼,因為我隨時都在思考狀態;當一個人隨時都在思考狀態時,那些不擅長的事情就靠簡化來完成。

如果你每天都固定吃同一個便當,其實就是把吃飯這件事省略,你就不用花時間去想要吃什麼;就像我現在只穿黑色衣服,因為黑色很簡單,其他顏色都有搭配問題,而且別人也不知道我穿的黑衣是舊的還是新的,反正就是一種顏色;把不重要的事情單純化,可以讓你大部分的事情變簡單,你可以專心做你想要做的事情。

廣告

為什麼在台大5年念書這麼拚?因為我沒有歸屬感。

他,台大研究生涯5年半,只吃一種便當
Google工作15年,只穿黑色衣服

台大的椰林大道是一條艱難的大道,我考上了這所學校,不代表我已經贏過別人;我的同學老師都這麼優秀,我是從一個私立大學考入台大研究所的學生,不像其他那些很優秀的同學,他們都是從建中一路這樣上來,進入台大,然後到美國念書,基本上他們就是一個同儕的概念,但是我不是。

我的壓力點在於,自己雖然是台大學生,但是心中覺得還沒被認可,有點像是一個小孩子,他被放到一個有錢家庭,其實有一個壓力,必須要做過什麼事情才能代表這個家庭的一份子,所以我其實有一個空虛感,我覺得我只是考進來,要被認可還早得很。

那個空虛感你要度過,度過之後才是最重要的。你知道研究生或是學生最難過的地方是什麼?就是如何度過多餘的時間。我們以為他們沒時間,事實上剛好相反,一天24小時都是他的,一年365天也都是他的,你可以決定一切,這個時間要用在哪裡?它的困難地方就是你要自己掌握自己。

廣告

5年半的心理歷練,讓我先學會面對孤獨。

我這一生最大的失敗就是聯考失敗,我從小覺得自己是表現最好的學生,沒想到大學聯考考不好,這個結果對我的影響就是,我開始學會自學,其實就是自己教自己。

我一再檢討自己為什麼考不好,其實,一場考試考不好是很正常的,任何人都會在一場考試裡考不好;可是你努力投入卻考不好,這件事可以去探討。

我的檢討是,我注意到一個現象,我可能適合作研究卻不適合考試,因為大部分事情我都會想很多可能性,但是台灣傳統的考試不適合我,因為它有標準答案,我的那個時代,大學聯考是複選題,要倒扣分數的。

我考完之後,以為每題都會做,結果全都被倒扣光了,因為我的答案跟老師的答案不一樣,我曾經有一度懷疑我自己,等到我做研究時,我就開始不懷疑自己了,因為大學聯考那些題目不應該這樣出,它每題有5個答案讓你選;就機率來講,每個選項都存在可能,只是可能性多與少的比例,所以我選的話,5個都有可能。

這個聯考經驗也很有趣,這是自我認同的摧毀再重建,重建過程中,我採用的是自修。

我覺得失敗之後的自我修復,也許是這個社會多數人要學習的。

每個人都會在挫折中成長,問題是有些人的挫折是要別人拉你一把,我是屬於自己拉自己一把的那種。每個人都在失敗的時候要學會了解自己,例如交女友沒交成,就要檢討是長得不夠帥,還是講話不好聽?變帥很難,但是總有其他方法吧。

我在失敗過程中一定會自我檢討,尋找出多元的方法。就很像我現在跟所有年輕朋友,包括我的同事與學生,我們大部分的對話都在談更多的可能。

很多人常問我都跟我的同事,還有新創業者,我們到底在聊什麼?通常我們大部分談的話題都是在談,你的人生或是事業,接下來要怎麼走?

很多人也會問我,幫他們建議了什麼?其實不是,我通常是幫大家把更多可能性找出來,如果他想到的是兩個可能,我就幫他想,是否還有第三個或是第四個可能;因為當一個人有很多的可能時,他的選擇就變得不困難;如果一個人只有一個可能,其實他很難走下去,因為他沒有其他的可能。

另外,一個人如果有兩個可能,他會更困難;因為你選錯一個,成敗是50%的機率;但是當你有3個可能時,就不怕了,因為他選錯了一個可能,還有另外兩個等著他,機會成本不高。所以我的工作就是幫大家找出各種可能。

可能性多的時候,你的壓力就會下降,你的選擇自己會跑出出來。最難的地方是只有兩個可能,除非你像我一樣,我在第一個可能時我已經用了很大的心,即使失敗,但是我會自學,所以當我有第二個可能時,我已經改進了。


像我這樣過度緊張的人,總是掌握不到第1次機會,
但是我會拉自己一把,第2次一定成功

我的人生經驗很有趣,我從一個私立大學畢業生到國立大學研究所念書,應該是當時台大資工研究所極少數第一個私立大學生考入的研究生;我在中研院做研究時,也幾乎是第一位本國博士進入中研院當研究員,因為在那之前,都是從國外留學回來的研究員。

我是進入象牙塔的最尖端的這條路走,事實上是孤獨的,要先學會孤獨,自學其實就是自己教自己,因為不會有別人,那個空虛感也是你要度過,度過之後很有可能才是最重要的。

我到Google工作時,也是第一個沒有在海外念過書或是工作過高階主管,我的每一個階段都有一個從零開始的概念,我其實蠻喜歡這樣從零開始的感覺。

我的台大之路是第2次才成功,就連到跨國企業工作也是第二2次才成功進去,第1次微軟找我,但我覺得我沒有準備好,所以放棄了。第2次Google找我,我已經準備好了。像我這樣的人,總是掌握不到第1次機會,碰到第1次機會,我一定會表現得很差,我會過度緊張。

再加上我是一個無法憑空想像未知世界的人,我得要有一個失敗經驗,一旦有這個失敗經驗,我就會開始自我學習,然後模擬第2次機會到來時,所以我不需要第3次或是第4次機會,因為我已經準備好了,第2次一定會成功。


人物小檔案:簡立峰
出生:1963年
學歷:台大資工所博士
經歷:台大教授、中研院資工所副所長、前Google台灣董事總經理
中場名言:我得要有一個失敗經驗,從這個經驗開始自我學習,第二次機會來時一定會成功。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台大 第二人生 Google 中年
中場幸福學
商業周刊編輯部
理想大人生活提案。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