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門關鍵字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染血北極圈!圓滾滾、連游泳都還沒學會...冬季最萌小海豹,出生13天就被合法活活打死剥皮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商業周刊》1690期-訂戶雜誌寄送說明

生活 | 旅遊

染血北極圈!圓滾滾、連游泳都還沒學會...冬季最萌小海豹,出生13天就被合法活活打死剥皮

CaroLa@flickr CC BY 2.0
撰文者:舒夢蘭
非讀BOOK 2017.12.21 6,300

遠赴極地探險,為訪豎琴海豹新生兒

世界上很少有地方,比北極更荒涼、更酷寒,氣溫零下50度,一年之中大多數時候,總是漆黑一片。

二月底北半球大部分地區,已經是春光明媚,但加拿大北部的聖勞倫斯海灣還是一片冰天雪地,不時會有暴風雪出現。一身禦寒裝備,我們將踏上極地探險的旅程,「我們要前往北方約30英里的海冰上,我們認為海豹應該在那附近,所以我們要到那裡探訪牠們。」

廣告

探險之旅的領航者是DR. Mike Hammill,他是加拿大海洋哺乳動物的首席科學家,統領海洋漁業部研究小組更是北極動物的專家,今天我們將跟隨他的腳步探訪極地新生兒-豎琴海豹。

豎琴海豹(harp seal)是一種相當耐寒的海洋哺乳動物,棲息於氣​​溫大約-40度的北極圈,以鱈魚等魚蝦為食,繁殖能力相當強。初春,正是牠們生育的季節,但飛行了45分鐘,冰洋上依舊沒有任何生命跡象,就在我們的直升機被極地八級烈風吹得搖搖晃晃的同時,白色大地終於出現黑色身影;成群的豎琴海豹散落在無邊際的浮冰之上,我們迫不及待想要近距離接觸這些北極嬌客,但有14年飛行經驗的駕駛員卻要我們別輕舉妄動。因為在冰洋上降落最是艱難,哪塊浮冰能承受直升機的重量,完全得靠他目測和經驗一旦判斷錯誤,我們都將沉到冰冷的大海裡。

寒風刺骨、暴雪狂襲,在這個全身凍僵,連呼吸都要凝結的冰凍世界,人類絕無可能生存,飛禽鳥獸也近乎絕跡,但豎琴海豹卻從北極圈游三千公里,爬上這一大片浮冰,迎接新生命的降臨。

豎琴海豹因為背後的豎琴狀斑紋而得名,每隻母海豹身邊總跟著一隻毛茸茸的白色小動物,牠們就是剛出生的小海豹。

12天哺乳期,小白仔長大關鍵

人類智庫提供

剛出生的豎琴小海豹就是現在你看到這樣子,白白、毛毛、圓滾滾的非常可愛,那麼牠的外表是白色的毛皮,跟我們一般看到的海豹其實並不一樣,原因是為了牠要抵抗現在像這樣,零下30幾度的低溫,所以牠每天喝母奶,一天就會長胖2.5公斤,所以牠出生的時候,體重大約是10公斤,可是到了5天之後,牠的體積會比現在大上一倍,圓滾滾的外型非常可愛,所以當地人就叫牠Blanchon,也就是小白仔。

剛出生的小白仔,因為母親的羊水,體毛被染成黃色,到了第二天經過陽光照射後,會開始變白。黃毛新生兒和出生兩天的小白仔,這時候都還不會游泳,只能用雙蹼和後鰭在浮冰上四處滑動。似乎對陌生的世界充滿好奇,小海豹雖然有很厚的毛皮,但還不具備維持體溫的脂肪,找媽媽喝母奶,是小白仔生命中的第一課。

牠們喝母奶的哺育期約在12天或14天,母奶是牠們唯一的食物,奶水有50%到60%的脂肪,脂肪量非常高,在這個階段牠們只會在冰上哇哇哭,可以下水,但是不太會游泳,特別是在白胖階段的小白仔,如果下水,會像浮在水上的軟木塞,牠們還不會潛水。

母親每天要哺乳4到5次,才能讓小白仔飛快長大,抵抗零下幾十度的極地低溫。但肥了小白仔,卻瘦了母親,狂暴的風雪下,我們注意到海豹媽媽幾乎沒有離開小白仔半步,一旦我們靠得太近,她還會立即發狠,鳴叫示警。但正常海豹多半時間都在海裡覓食,一天就要吃掉自己體重三分之一的魚蝦;眼前這些一米七長、約130公斤重的海豹媽媽,已經好幾天沒有下水吃東西,因為她必須待在冰上直到小寶貝變得更健壯,小白仔每天長2到2.5公斤的脂肪,但媽媽一天會流失3到4公斤,所以哺乳的10到12天,她會少了30公斤或35公斤,因此哺乳期後的海豹媽媽都很瘦。

海豹媽媽覓食有風險,浮冰漂移找不回寶貝

Harp seal mother and pup.jpg
By Visit Greenland - Harp seal mother and her pup, CC BY 2.0, Link

一次懷一胎,每個小白仔都是心肝寶貝,形影不離、溫柔無私的守護,我眼前的風雪彷彿也被融化了,但豎琴海豹畢竟是海洋動物,偶爾還是要到水底下歇息,小白仔通常會守在水洞旁等候媽媽上岸。

但自然的威力是可怕的,北冰洋的天候變幻莫測,我們腳下的海冰更是時時刻刻在移動,有時候每小時會漂流十公里之遠。要找到繁殖生育的浮冰,一次比一次難尋;很多母海豹下水休息,兩小時後再上岸,已經不是原來的那片浮冰。在岸上,視力不佳的海豹媽媽難以在暴風雪中找到自己的寶貝。而飢餓、害怕又落單的小白仔,只有哀叫,那是在對母親的聲聲呼喚。

當母海豹回到浮冰上,也許是兩個小時以後,寶寶餓了會哭、會哀號,母海豹會到處查看,那些在哀號的小白仔,她會靠得很近,你會看到牠們鼻子碰鼻子,其實她是在聞小白仔的味道,味道是給媽媽最後的線索,讓她確認這是自己的寶寶,還是別家的寶寶。豎琴海豹通常不會接受別的寶寶,她們只會哺乳自己的小白仔,而非別的寶寶。

酷寒冰洋上的久別重逢,那是母子親情最動人的時刻,但不是每隻迷途的海豹都這麼幸運;有隻小白仔從我們抵達後,就一直孤零零。看著別家母子相聚,牠焦急的四處找自己的媽媽,彷彿是叫累了、也餓壞了,牠趴在冰上動也不動,無助的眼神讓人心碎,想必母親也在某處萬分著急的尋覓著牠。在一旁的我們卻無能為力,只能祈禱小白仔媽媽趕緊回來。

但其實小白仔能在母親身邊的日子越來越短,因為哺乳期只有12天,之後母海豹就會先離開,在外海和公海豹會合,一起游回北極。也就是小白仔從出生第13天開始,就必須獨自面對零下50度低溫的嚴酷世界,海豹媽媽會在第12天或第14天離開,小白仔就要獨自在冰上待上兩個星期、至多三個星期,這段期間牠們完全要靠之前儲存的脂肪能量,所以這段期間牠們會變得非常瘦弱,當出生21天~28天,或是出生第30天時,牠們才會開始下水游泳,也才能自行覓食。

出生12天海豹媽媽離開,小白仔被迫快速成長

harp-seal-pup-art-print-poster

但出生的第一年對小海豹來說,是非常艱難的,因為牠們不知道該如何抓魚, 牠們必須學習,而且必須趕快學起來,否則就會餓死。短短12天的母子緣分,海豹媽媽唯一能做的,就是為小白仔找到安全的生長地。這也是牠們千里迢迢來此生育的原因。

如果母海豹在北極圈生育,那裏有太多北極熊,可能因為面臨被獵食的壓力,母海豹才離開北極圈往南方來生育,但又要找到好的浮冰,因為牠們需要好的浮冰生育,也需要食物儲存體力,需要一個安全的地方。

太陽收起光芒,暴風再起了,領航員催促著我們盡快離開,因為一場更大的極地風雪將要來臨,探訪之旅被迫畫下句點,我們不得不跟小白仔說再見。螺旋槳的聲音響起,但落單的牠還沒找到媽媽,直升機越飛越高,我的心卻越沉越低,原是滿心歡喜的探訪新生命,為何現在卻感傷了起來。

我們人類要十幾歲才算長大獨立,但這些剛出生的小白仔,聽覺、視覺都還不發達,眼神無助而迷惘,幾天之後,牠們卻要獨自面對陌生的世界,在懵懂中褪去白色毛衣,換上銀灰新裝,在跌跌撞撞下摸索,學會在極寒之地生存的所有技能。

如果幸運存活的話,兩個星期後牠們將組成一支新的群體,朝著故鄉,酷寒的北冰洋出發。與小白仔的短暫相遇,或許是為了多年後的久別重逢,當這群小海豹長大成熟,五年後會像牠們的父母一樣,重新聚集在這個海灣,繁衍屬於牠們的下一代。而新一代小白仔的呼喚,也將在遙遠永存我記憶當中的浮冰世界,再度迴盪。

出生13天面臨危機,誕生地成屠宰場

我們衷心期盼迷途的小白仔能夠和媽媽重逢,但小白仔接下來的命運卻更讓人憂心,因為就在牠出生的第13天,世界上最大規模的海豹獵捕行動也開始了,雪白誕生之地,轉眼間成了血腥屠宰場。

豎琴海豹每年從北極遷徙到聖勞倫斯灣生育小海豹,是為了躲過北極熊的獵食,卻沒想到竟然為牠們自己帶來更大的危機,因為臨著海灣的島嶼居民50年來在政府許可下,大規模獵殺海豹,而且一年獵殺配額高達40萬頭,在我們這次探訪之下更發現,被獵殺的幾乎都是出生不到一個月的小海豹。保育人士痛斥這是全世界最大規模的血腥屠殺。

三月初聖勞倫斯灣的浮冰上滿布著新生的小白仔,剛剛降臨到這個世界,面對我們這些突來的陌生訪客,個個睜著眼睛,充滿好奇、毫無防備,牠們並不知道,一場躲不過的血腥殺戮,正在慢慢接近。成年的豎琴海豹是游泳高手,一次可以深潛300公尺,長達15分鐘,但是剛出生的小寶寶牠不會游泳,也不會覓食,必須待在這樣的浮冰上長達四個星期,而這也是牠生命當中最危險的時刻。

瑪德琳群島,位在加拿大的聖勞倫斯海灣,由六個小島連接而成,18世紀才有人居住,幾百年下來,居民也只有1萬兩千人。初春,整個群島依舊被暴雪冰封,數十艘停泊在港口的破冰漁船,說明了群島居民靠海維生,這也包括獵捕海豹。

加拿大合法職業,靠海維生的海豹獵人

Killing fur seals, St Paul Island.jpg
By Miner W. Bruce - Alaska its history and resources, gold fields, routes and scenery Lowman & Hanford stationery and printing co., Seattle, Wash [1]. Opposite p66., Public Domain, Link

「我是海豹獵人,10年前就開始。這個工具叫做刺棒,我們用來獵捕海豹,我們會用鎚頭的部分,打碎海豹的頭骨;我們會摸一下海豹的頭,確認頭骨是否已經敲碎,如果沒有會再打一次。如果我們發現海豹頭骨已經碎了,就把牠翻身,然後放血,我們把牠的喉嚨割破,切斷兩邊的大動脈,等個30秒,血流乾了,必須再等候一分鐘,在放血之後然後開始剝皮。」

Gilbent是島上居民,他的父親也是海豹獵人,這個一邊像鎚子,一邊有尖鉤Hakapik刺棒,就是每年冬天他們維持溫飽的工具。「打一棒比子彈還要快速,因為你可以很確定打死牠了,如果用子彈,你可能打不準。」

Yoanis,在巴黎當攝影師,但每年這個季節,他就會回到故鄉,拿起刺棒,加入獵人行列。這個工具看起來真的很野蠻,但也許是最好最快獵殺動物的工具,而且沒有痛楚,他們都是加拿大合法的海豹獵人,此刻聚集在海灣,等待著即將到來的狩獵日。在這極寒之地,海豹渾身是寶,獵海豹是當地居民的生活傳統,因努特人更認為殺死成年海豹是一項英勇的舉動。

小白仔用來保持體溫的毛皮,受到歐美和俄羅斯人士喜愛,而加拿大聖勞倫斯灣和俄羅斯的白海的浮冰上,正是海豹媽媽選擇生育下一代的地方。於是,原本維持溫飽的打獵,18世紀開始就成了大規模的商業狩獵;數以萬計的小白仔遭到俄羅斯獵人獵捕,毛皮被出售;1950年代,每年更有幾十萬隻出生幾天的小白仔在加拿大海灣被打死、剝皮。

貪圖美麗的皮草,人類對著毫無反抗能力的小白仔殘忍獵殺!1972年,美國率先禁止所有海豹產品,歐盟也接著對小白仔毛皮說不,強大壓力逼得加拿大政府,禁止獵捕出生不到12天的小白仔,但獵海豹在當地依舊合法。

有需求就有獵殺,海豹最大天敵是人類

儘管國際反對聲浪不斷,但加拿大每年還是訂下獵殺日,也訂下可獵殺的配額,近十年的數量比起九零年代還要高出一倍,海豹捕獵季在三月下旬開始,因為這個時期的海豹毛皮最有價值,最適合獵捕。過去十年來,每年捕獵配額約在32.5萬頭到40萬頭之間,這個配額是基於物種平衡,根據我們計算目前的海豹數量,已經超過700萬頭,官方堅稱獵人打死海豹的方式是最人道的獵捕,不但讓海豹獵人狩獵,更開放外人觀看拍攝,在這裡每個人都可以來做一個申請,就是申請來看獵殺海豹的行動。

三月中下旬當海豹媽媽哺乳結束,世界上最大規模的海豹狩獵也就開始了;為了穿漂亮的皮草、為了吃海豹油補身、為了品嚐海豹肉的滋味,出生不到一個月的小海豹就在誕生的浮冰上,一隻一隻被活活打死,我們人類的需求,似乎成了殘酷獵殺最有力的理由。

幾天之內,數十萬隻小海豹的鮮血,就這樣染紅了聖勞倫斯灣。豎琴海豹壽命長達30年,海豹媽媽為了躲避北極熊才來到這片冰凍海域繁衍後代,以為寶寶從此安全,卻沒想到最大的天敵竟然是人類。

2010年開始,歐盟下達全面禁令,俄羅斯也不再進口毛皮,全球高達34國,包括台灣,都對海豹產品關閉了大門,海豹毛皮成本價,一口氣從70元加幣跌到20塊,下跌三倍之多。過去50年來,海豹產業有高有低,我想我們現在正處於低潮期,但你永遠不知道,也許會有新市場出現。

Seal-skinning on the floes.jpg
By Engrave by E. Werenskiold, from a photo. - , Public Domain, Link

加拿大現在寄望於中國大陸等亞洲市場,來挽救已經邁入夕陽的海豹產業。

「這張海豹毛皮售價149元加幣,這位先生已經買下了,但還要加稅,加稅後是190元加幣(台幣5320元)。」海豹博物館解說員說。儘管受到國際抵制,但在島上,到處還看得到海豹各式商品。

這家肉店,賣海豹肉更已經長達12年,「這是海豹肝,今天是我第一次買海豹肝來嚐嚐,我是當地居民,當地居民也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吃海豹肉,不過大家都願意嘗試。我是蠻喜歡吃海豹肉的,每年肉店老闆都會幫我準備一大袋的海豹香腸。」瑪德琳群島居民Ariane說。肉店老闆說,即使海豹肉比牛羊貴上一倍,但每年都能賣出6千公斤,比起十年前,成長了八倍。

獵殺海豹是否有罪,爭議永不止息

「有人問為什麼不去吃那些沒有像海豹那麼可愛的動物呢?我要反問他們,這樣做就比吃可愛動物來得好嗎?殺生就是殺生,就是這麼一回事。」海豹獵人 Yoanis說。

「多數的人反對獵殺海豹,但這些人從來沒看過那些裝在塑膠保鮮盒裡的肉品是怎麼來的,他們根本不知道。你吃一個漢堡,你沒看到牛被屠宰成牛肉或是犢牛肉,他們甚麼都不知道,但這些都來自於大自然。」海豹獵人 Gilbert說。

「獵捕海豹就是因為牠們沒有掠食者,也就是天然的掠食者。遷徙到這個海灣,牠們唯一的天敵大概就是人類了,如果我們不捕獵,牠們就會變成食物鏈的頂端,然後無限制的繁衍下去。」加拿大海豹獵人協會總監Gil說。

該不該獵海豹的爭論超過半世紀,當地居民和保育觀點永遠沒有交集,但在是非對錯的疆界之外,選擇海豹家族齊聚並繁衍後代的季節進行殺戮,讓誕生的浮冰成了血腥屠宰場。我們人類真的有權力充當造物者,主宰著其他物種的數量嗎?還是這一切只是滿足人類欲望與貪婪需求的無限上綱。

探訪一結束,獵捕就開始,加拿大政府年初更向WTO提出抗議,要求歐盟收回禁令,如果加拿大申訴成功,將導致更多的小海豹面臨殺戮,但小海豹的浩劫還不只如此,一位研究小白仔生態長達25年的探險攝影家告訴我們,30年之內,豎琴海豹將面臨滅絕危機。!

世界浩劫──豎琴海豹30年內將滅絕

Blanchon-idlm2006.jpg
By Matthieu Godbout - Own work, CC BY-SA 3.0, Link

人類的需求促成了大規模的屠殺海豹行動,而人類對環境的過度開發更讓小白仔面臨巨大的生存危機。畫面上這位是日本的探險攝影家小原玲,今年是他第25年來拍攝小白仔,他告訴我們,每一年的浮冰都在向他傳達一個警訊,那就是小白仔可能就此滅絕。

「我猜小白仔剛剛喝完奶,因為牠看起來很開心。」小原玲,日本動物攝影師,對北極小白仔生態非常熟悉,因為每年三月初他就會來到這片浮冰探訪豎琴海豹;1989年是我第一次探訪,今年已經是第25年,原本是周刊新聞攝影,紀錄過天安門事件、波灣戰爭,看盡了人世間的滄桑與戰亂,一次偶然的機會下看到小白仔的明信片,立刻被無辜溫馴的表情深深吸引,從此轉為動物拍照。

25年下來,小原玲捕捉了無數個小白仔生動的表情與神韻,但能支撐他飛越大半個地球不厭倦,不只是因為小白仔可愛而已。

「我來的這25年來浮冰跟原先的不一樣了,一開始的前10年,海面浮冰綿延到盡頭就是一片白色大地,我們隨便走,都是厚厚的冰層,所以島上居民用走的就能去獵捕海豹,但是近15年來,這片白色大地不斷縮小,我覺得這些浮冰35年後可能會不見,甚至30年後就會完全消失。」

才剛邁入三月,加拿大聖勞倫斯海灣的浮冰已經出現裂痕,這就是小原玲擔心的,因為當海冰快速融化,剛出生的小海豹就將面臨一場殘酷浩劫。廣大的浮冰是新生的小海豹的棲身之地,一旦冬天的水溫升高、浮冰減少,不會游泳的牠們就會面臨危機。以2011年為例,北大西洋的冬天水溫上升了2到4度C,所以浮冰很快就融化,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因此有高達八成將近50萬隻的小海豹,活活溺死。

當水溫升高,海冰無法成形或是快速融化,海豹媽媽被迫在水中生產或流產新生小海豹,幾乎沒有存活的機會。小白仔成為全球暖化殺死的第一種哺乳類動物,豎琴海豹的一種特性是在浮冰上生育,牠們不會在別的地方繁殖,只能與浮冰共存,所以如果那一年沒有浮冰,海豹媽媽雖然還是會試著在很小的浮冰上生產,但因為浮冰不夠大,小海豹的死亡率會特別高,你會看到小白仔被沖到岸邊,因為浮冰不夠,海豹媽媽不在寶寶身邊,最後小白仔會被野狼給吃掉。

浮冰縮減速度史上最快,小白仔生存空間大減

人類智庫提供

聖勞倫斯灣是豎琴海豹最大的生育地,但以小原玲到訪的90年代和五年前相比,浮冰減少了九成。2010年,聖勞倫斯海灣的浮冰更創下史上新低,海岸邊就看到溺死的小白仔屍體,如果再放大到豎琴海豹的棲息地北冰洋,北極圈海冰的覆蓋面積,80年代之前,每年浮冰最少的時候,都會到達紫紅色的界線,但2002年開始急遽減少,2012年更降到史上最低。

氣候暖化,水溫上升,冬天變得越來越短,夏天來得越來越快,海豹賴以生存的浮冰越來越難尋,也直接影響了豎琴海豹生育的時間表,最初調查是在1990年,我們發現海豹生育日期大約是3月7號,但現在調查卻發現落在3月1號生育寶寶的時間提早了,我想也許是因為融冰提早了,因為海豹繁殖必須在浮冰上,如果結冰的期間變短,母海豹只好提早生育,小白仔才有足夠的時間待在浮冰上,浮冰一個月融化還好,但如果兩個星期就融化,小白仔就會死。

因為兩個星期大的小白仔,無法在海水裡存活,牠們太胖,而且沒有足夠的體力,很快就會疲勞,牠們很容易就會溺死。如果全球暖化繼續下去,對以聖勞倫斯灣浮冰為繁殖地的豎琴海豹而言,未來是很悲觀的。新生喜悅的呼喚也許將在這個海灣成為絕響,不光是小海豹沒了棲息地,島上居民也將失去自己的島嶼。

瑪德琳群島的地質屬於紅砂土,冬天就是靠著海水結冰,使得浮冰維持地形的完整不受侵蝕,但一旦全球的水溫升高、浮冰減少,海水不斷侵蝕之下,這裡的地形不但改變,而且面積也越來越小。沒有了浮冰、沒有了海豹,人類也將面臨跟海豹一樣的命運,那是一場沒有棲息之地的浩劫。

小原玲把每一次拍攝小白仔都當成最後一次,因為他真的不確定明年還有沒有機會,「我開始改拍動物照片之後,原本想說可以脫離人類繁瑣的生活,但沒想到拍了25年,反而覺得浮冰好像在向人類傳達什麼訊息,這些剩下的浮冰就像是在警惕我們冰山浮浮沉沉。」

北國豔陽似乎又要反常的提前報到,人類無盡的需求無限制的開發,已經改變了萬物所處的地球,但環境變化的災難危機卻要無辜的小海豹來承受。小白仔的聲聲哀號還在我腦海中迴盪,也許是肚子餓了在呼喚媽媽,也或許是對我們人類無言的抗議,別讓這片誕生的冰洋就此消失,別讓這場美麗的邂逅只存記憶。

這一趟的探訪之旅我們深深被小白仔求生存、對抗嚴酷環境的堅韌力而感動,但獵捕海豹卻讓我們更看清楚人性自私與貪婪的一面,而一個日本攝影師可以持續25年,不間斷的關心遙遠的北冰洋,但我們又有多少人關注過自己周遭的生態,我們常常自負的以為人定勝天,但當大環境被我們人類破壞殆盡時,那又會是怎樣的一場悲劇?關愛我們所處的地球,是拯救小白仔,也是拯救你和我。

書籍簡介

聚焦全世界

作者: 東森新聞 舒夢蘭
出版社:人類智庫
出版日期:2015/11/30
語言:繁體中文

舒夢蘭

現任:

*東森新聞<聚焦全世界>主持人兼製作人   
*東森新聞主播

獲獎經歷:

*2015年第50屆電視金鐘獎最佳教育文化節目獎入圍   
*2014年第49屆電視金鐘獎最佳教育文化節目獎得主   
*2013年第48屆電視金鐘獎最佳教育文化節獎入圍   
*曾虛白先生新聞公共服務報導獎得主   
*星雲雲真善美新聞報導獎得主   
*扶輪公益新聞金輪獎得主   
*社會光明面新聞報導獎得主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北極圈 合法 游泳 出生
非讀BOOK
出版社

蒐羅與財經、職場、生活相關書籍內容介紹及書摘,協助讀者快速閱讀書籍精彩內容。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