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內閣府這幾天公布了一份調查報告,沒想到卻引發了日本社會不小的騷動。這份報告指出,日本現在全國的中高年繭居族高達61萬3,000人,這個現象被稱為「8050 問題」「7040 問題」。

這些年紀大約40~50歲的中高年繭居族,許多都是從20幾歲就因為各式各樣的原因,把自己關在家裡足不出戶,他們靠著老爸老媽的「供養」生活,但是20年過去,他們的雙親已經進入7、80歲耄耋之年,而他們自己也開始冒出了白髮,卻沒有任何謀生能力,當支撐他們經濟生活的父母過世後,他們也就成了社會邊緣人,最後被發現可能是在家裡孤獨死亡多時,當屋子傳出異味之後的時候。

在日本全盛的80年代,當時才40多歲的山本康彦,意氣風發地當上一家日本大型電器公司的中階主管,他花了1,000多萬日圓,在離東京都心不到30分鐘車程的地方,蓋了一間大約100坪的透天厝。那時候他的大兒子才15歲,兩個女兒也才只有13歲還有9歲。

山本康彦喜孜孜地想像著幾十年後,這裡應該會是兒孫滿堂的熱鬧景象。沒想到40年過去了,這棟透天厝依舊矗立在這裡,但是現在裡頭沒有山本康彦想像過的兒孫滿堂,不但不見任何人影,還隱隱約約聞到牆壁傳來發霉的味道。

山本康彦蓋了這棟透天厝之後,為了還清房貸每天早出晚歸,沒日沒夜地上班工作,到了假日還得陪客戶吃飯喝酒打高爾夫。家裡的事情,全都交給太太處理,山本康彦也從來不過問。山本太太沒有閒著,她積極用心地依照自己的想法教育小孩,要求2個女兒都要好好學習音樂,畢竟當好人家選媳婦,第一個看的就是女孩子有沒有教養、懂不懂音樂。

山本太太還把家裡的書房改裝成了「音樂練習室」,她就像「虎媽」一樣,厲行軍事化管理。雖然小女兒如願的取得音樂講師的資格,而且還進了一間在日本全國知名的連鎖音樂教室公司上班,但是大女兒卻因此得了憂鬱症。

山本夫妻本來想,雖然大女兒得了憂鬱症,如果小女兒可以因此事業平順找到好的歸宿,也算有些安慰。沒想到小女兒因為從小被要求每天好好學習,根本沒有時間跟其他同年齡的小朋友一起相處。所以她的社會化程度很低,出社會後總是我行我素,最後不但跟同事處不來,就連學生也都遠遠地躲著她。

受不了職場同事以及學生們的排擠,沒多久她辭掉工作把自己鎖在房間裡,除了家人之外,不再跟任何人接觸,那年她才28歲。

慢慢的,小女兒的個性越來越古怪,動不動就會對山本太太還有姊姊拳打腳踢。20幾年過去,山本太太與大女兒受不了小女兒的無理取鬧,乾脆搬出去住,只留下山本先生陪著小女兒一起生活。小女兒對於爸爸的付出不但不心存感激,她還覺得「從小他們要我幹嘛我就聽話,我現在這個樣子全都是他們造成的!」

小女兒每天在家裡用山本先生的信用卡網購買東西,但是對於已經80歲的山本康彦來說,最擔心的是這樣的花法,很快存款裡的錢就要會被花光,但是已經把自己關了20年的小女兒,卻完全沒有謀生能力,接下來的日子該怎麼辦?

山本康彦這樣的例子在日本社會並不是特例,這些被稱為「 8050 問題」「 7040 問題」的社會問題,一直被有意無意地忽略,這群經過團塊世代的菁英教育培養出來的小孩,最常出現的問題就是人與人之間的溝通障礙。

當他們進入社會之後,因為無法順利與別人相處,而心靈受到創傷,最後他們選擇逃避,躲在家庭的保護傘之下,切斷與社會所有的連結,過著看似悠遊自在,只有自己的世界裡。

但是這些人長年都靠著雙親的救濟援助維生,一旦父母過世,這幾十萬沒有繳過國民年金的繭居族,就得消耗大量的社會保險預算,這也會讓日本的社會保險制度遭受深刻嚴峻的挑戰。

責任編輯:葛林
核稿編輯:呂宇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