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公跑去搶銀行,竟是為了不和老妻同住...老了會讓兒女敬而遠之的兩種老人

阿公跑去搶銀行,竟是為了不和老妻同住...老了會讓兒女敬而遠之的兩種老人
讓兒孫當守護,不是當看護

知名主持人侯昌明的父親,64歲時確診罹患失智症,侯昌明陪伴父親從輕度、中度、重度、到臥床,我曾在「愛長照平台」專欄發表過一篇文章,敘述昌明的長照歷程:《侯昌明長照失智父19年,「照顧者比被照顧者更重要」》。

但是侯昌明最讓我動容的是,他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講的一段話,記者問他,如果侯爸爸到生命盡頭前,突然迴光返照,認出他是誰,他會對爸爸說什麼?侯昌明難掩激動情緒而落淚,他說:「第一個我一定謝謝他,他用盡生命在照顧我,把所有最好的通通都給我,我不會讓他失望,我會繼續讓他以我為榮。」

看了這段話後,我認為,侯爸爸有幸、也有不幸。不幸的是,失智症逐漸啃蝕了他原本可以開始享福的老後人生;幸福的是,有子昌明與兒媳雅蘭可以長伴終老。

如果你現在正在照顧長輩,有沒有想過自己的老後,誰來照顧?誰來陪伴?如果有兒孫的話,兒孫有夠多的手足,可以跟他/她輪流分攤照顧的重擔嗎?如果只生養一個,還能期待他/她全天候看護你嗎?

要特別提醒的是,你的晚年、正是兒女辛苦的中年,不管是職場或是家庭,全力奮鬥都還不一定能妥善應付,你的衰弱、可能就是最後壓垮子女人生的那一根稻草。

我覺得,現代父母在面對自己的老後,對於兒孫的期待、或是自己扮演的角色,可能都要隨著時代修正。

觀念1:讓兒孫當守護、不是看護

「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曾經邀請一位瑞典專家來台演講,他對於讓孩子當父母看護的回答是,「我希望我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不是我的看護」。

在《北歐銀色新動力》一書中,作者提到一位芬蘭的老奶奶,雖然已經百歲,仍然鼓勵兒孫到海外服務別人。

作家簡媜也於《誰在銀閃閃的地方等你》寫下,「我要不斷地自惕、祈求,不要用我兒的人生,來換我這副殘軀繼續存活,我不要附生在子女身上,像永不放棄的亡靈。我情願動用積蓄僱請專人來協助我,也不願把子女拴在身邊吸食他的年華,我情願他去工作,與人相遇,鑄造自己的人生故事。」

因為他/她們都深知,用長照重擔拴住兒孫,這樣的晚年、不會是愉悅的晚年。猶太人有一段諺語:「當父母餵孩子時吃飯時,他們兩個人都會笑;當孩子餵父母吃飯時,他們兩個人都會哭」。

父母幫兒孫餵飯、洗澡、換尿片,跟兒孫幫老父母餵飯、洗澡、換尿片,承擔的體力與心情,絕對是截然不同的。特別是兒子幫老媽洗澡,或是女兒幫老爸換尿片,即使兒孫願意,老父母如果意識清楚,一定也會很不自在。

因此與其讓兒孫當看護,應該讓兒孫當守護就好。在前篇提到的兩個案例,一位是中興新村的獨居老婦,一位是台中的獨居老父,都是因為住在外地的兒女聯絡不上,趕緊請當地里長或員警探視而及時救回一命。他們雖然無法扮演看護,但是因為經常聯繫,而及時守護住老父母的性命。

觀念2:多觀摩老後仍然一家和樂的案例

暢銷書《佐賀的超級阿嬤》作者島田洋七,賣掉東京的房子,搬到佐賀買地蓋屋,目的是為了就近照顧丈母娘(是的,就是丈母娘)。

丈母娘九十高齡過世後,島田的妻子對先生說,「老公,謝謝你。多虧你在這裡蓋了房子,這14年來,我才能每天都去看媽媽,我覺得,這是你送我最棒的禮物。」

島田女婿願意搬去岳母家鄉照顧,其實是有幾個前提:1.老婆的手足們情感十分融洽;2.丈人與丈母娘的個性非常爽朗;3.島田工作的性質,不用被綁在東京都會區。

當老人家中風病倒時,子女心想:「大家一起度過難關吧。」不會像有的手足是開始裝傻、裝忙、裝窮。因此島田樂意帶著妻子返鄉購地,與妻舅們一起扛起長照重擔。

島田的丈人與丈母娘,能夠讓兒孫樂於扛起長照重擔,關鍵其實就是這對老父母自己,「因為決定家人態度的關鍵,就是爸媽」。島田的丈人是一名漁夫,個性率直,丈母娘也很樸實,教養出來的兒女,平時感情就很融洽,一旦父母病倒,兒女自然不會吵著推諉卸責。

因此父母的身教,以及儘量讓兒女留下一起成長時的美好回憶,還有營造手足互助共享的環境,最後都會回報在自己的老後人生。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註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