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熱搜內容
現正閱讀
不只Amazon!你將可能也被AI裁員,連遠距上班都被監控
畫重點
段落筆記
新增筆記
「請稍等」英文別直接中翻英說please wait a minute!一次掌握,常用的電話對談英文
0
/500
不公開分類 公開分類
儲存

管理 | 數位轉型

不只Amazon!你將可能也被AI裁員,連遠距上班都被監控

不只Amazon!你將可能也被AI裁員,連遠距上班都被監控 (來源:Dreamstime)
撰文者:極客公園
網民肥皂箱 2021.08.23
摘要

1.除了Amazon有送貨員被演算法開除,俄羅斯遊戲支付公司Xsolla近日利用AI演算法解雇了147名員工,相當於公司內近1/3的人。

2.透過AI演算法,企業可以設定多項指標檢核員工是否「認真工作」,但同時也會因設定的審核指標而被詬病。例如Amazon設定最佳化路線及運送時間,可能罔顧外送人員的安全;Xsolla透過開啟後台的時間、活動追蹤等,被批評過時又無效。

3.更甚之,遠端辦公、混合辦公成為新常態。根據EMA的一項調查,結果表明有許多公司已經開始為監控工具留出預算,以便更好地支援遠端辦公。例如藉由安裝在員工電腦的軟體,根據郵件或者電話來判斷員工的工作任務並計算工作時間。

人的命運再一次被演算法「主宰」。

近日,俄羅斯一家遊戲支付公司Xsolla利用AI演算法解雇了147名員工。Xsolla主要為遊戲公司開發商提供支付、結算、發行和行銷工具,其客戶包括知名遊戲公司Roblox、Eipc Games和Steam。在這家共有500名左右員工的公司裡,被裁人數將近占了1/3,被解雇的原因則是:AI 演算法「認為」他們「不敬業且效率低下」。

一時間,「用AI裁員合理嗎」的話題引發廣泛關注與討論。在技術與演算法不斷演進的基礎上,在後疫情時代遠端辦公或許將成為常態的環境下,演算法如何影響人們的勞動與工作將是一個無法回避的問題。

廣告

突如其來的郵件

8月初,一些Xsolla員工的郵件裡突然多了一封來自CEO兼創始人Aleksandr Agapitov的郵件,收到郵件的員工被告知「Xsolla不適合您」並提出Xsolla將幫助他們尋找「別的去處」。在這封信之前,員工沒有收到任何關於如何「正確」工作的警告或建議。

8月3日,該郵件被洩露,起初人們懷疑它是假的,而隨後該郵件得到了Aleksandr Agapitov本人的證實。Aleksandr Agapitov在接受俄羅斯媒體Meduza的採訪時回應稱:「裁員是因為公司近6個月增長放緩——低於40%的增長目標,因此他和公司領導層決定通過裁員將公司的工資預算支出減少10%。」

受到疫情的影響,Xsolla的工作轉移到線上進行,新的績效評估系統在今年年初開始施行,公司根據30多個指標,以百分制評估員工的工作效率。其中關鍵的評價指標包括:在內部Wiki中撰寫和閱讀文章、創建和關閉任務工單,以及活動的追蹤資料和參與內部會議的情況等等。

關於用撰寫、閱讀文章和參與線上內部會議等指標評判員工的工作效率是否準確這一點,俄羅斯人力資源專家Alyona Vladimirskaya認為其「既過時又極其無效」,她甚至建議被解雇員工起訴Xsolla。

廣告

一位Xsolla的前員工在接受DTF(編按:俄羅斯媒體)採訪時表示自己並不會起訴公司,但令他不解是,衡量自己業績的唯一標準難道不是完成任務以及經理的評估嗎?在此次裁員之前,Xsolla的網站一直明確表示自己如何重視完成任務而不是官僚作風和工作時間。

這位員工還表示,只有Aleksandr Agapitov和一些高管能訪問並追蹤員工工作的資料狀況。演算法通過計算直接將人裁掉,事前沒有人提醒、事後沒有人溝通,員工稀裡糊塗地就失去了工作,期間一點改進的機會都沒有。

除了用AI裁員的問題,還有人質疑窺探、記錄員工的電腦使用資料是不是侵犯隱私,但由於Xsolla員工使用的是雲端工作軟體Slack,主要用於團隊溝通的平臺,因此對話記錄是可被公開查詢的。

「逃不脫」的陰影

這種事情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去年10月,一位名為Stephen Normandin的亞馬遜Flex送貨司機也曾收到「突如其來」的郵件。

Normandin在亞馬遜送貨將近4年,清晨他像往常一樣打開Flex查看送貨路線時,卻發現無法登陸。檢查郵箱後,他才明白自己已經被解雇了。來自亞馬遜的自動郵件上寫著:「你已經被Amazon終止合作,原因是:由演算法給出的個人評分已經低於Amazon的規定分數」。

強大的演算法曾經説明亞馬遜成為全球第一的線上零售商,亞馬遜在Flex專案上依舊十分依賴演算法。2015年亞馬遜開始提供Flex配送服務,用來完成貨物的「最後一公里」,並且毫不避諱自己在Flex的HR工作上利用演算法對員工的監督、獎懲以及裁員。

Flex提供的服務主要有Amazon.com的貨品配送、Prime Now(本地訂單)、Instant Offers(閃送)三種,根據服務類型不同,演算法對於配送時間的要求最快是15分鐘,最慢是6小時。演算法會監督司機是否送貨到站、是否在規定視窗完成了路線,是否將包裹放在了正確的位置,並以此對司機打分。

亞馬遜司機與中國外賣騎手的遭遇如出一轍。平臺出於自身利益的考量,用AI演算法計算出最快的時間和路線,而這種一味地求快,卻極有可能將人們逼到危險的處境之中。同樣處於危險境地的不止司機和外賣騎手,工廠裡、倉庫裡的員工也同樣不能倖免。

《摩登時代》(Modern Times)截圖
《摩登時代》(Modern Times)截圖 (來源:YouTube@Charlie Chaplin)

「休息時間,一名工人正在抽煙,而背後的電子螢幕上,老闆的面孔突然出現並命令他回去繼續工作……」這是1936年上映的《摩登時代》中的場景。而如今,AI替代了老闆,運用智慧系統對工人的工作進行監控,正成為一種趨勢。

2019年,The Verge聲稱獲得了一份曝光文件,這份多達幾十頁的文件介紹了亞馬遜內部構建的一套AI系統。該系統可以跟蹤物流倉儲部門員工的工作效率,統計員工的Time Off Task(「摸魚時間」),在沒有人類的參與下它甚至可以自動生成工作效率報告,對員工發出警告或者做出裁員決定。有近900名員工因被演算法判定為「工作效率低」而解雇。

在AI的監控下,面對高強度的工作壓力,許多員工不敢喝水也不敢上廁所,生怕離開崗位的時間過長而失去工作。沒有情感、冷冰冰的AI與演算法手中握著對人的「生殺大權」,當這種「監控」越來越普遍,人們還能逃脫演算法籠罩的陰影嗎?

後疫情時代的勞動與演算法

演算法只是工具,如果一定要說哪裡出了問題,那根源一定還是演算法背後的「人」。在「後疫情時代」,遠端辦公、混合辦公成為新常態,幾乎所有管理者都在面臨更迫切的轉變:尋找更合理、更適合的辦公模式和績效評定指標。

上個月,EMA(Enterprise Management Associates)發表了一項名為〈後疫情時代,遠端辦公網路〉的研究,該研究對312名網路基礎設施和運營專業人士進行了調查,調查結果表明有許多公司已經開始為監控工具留出預算,以便更好地支援遠端辦公。

Enaible軟體介面
Enaible軟體介面 (來源:Enaible官網)

Enaible就是一個在疫情期間十分火爆的軟體。藉由安裝在員工電腦裡的Enaible,公司可以獲得員工工作中的細節資料。軟體運用了名為Trigger-Task-Time(動機-任務-時間)的演算法,根據郵件或者電話來判斷員工的工作任務並計算工作時間,最後演算法會自動為員工的工作效率打分。據創始人Tommy Weir稱,在全員居家辦公期間,前來諮詢Enaible的公司是以往的4倍。

在中國,企業數位化採購市場的規模也逐年擴大,《2020年中國企業採購數位化管理調研白皮書》資料顯示該市場增速保持在20%以上,預計到2022年市場規模將超過200億人民幣。

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引入OA(Office Automation:辦公自動化系統)演算法管理系統,以此完成對員工工作的全面監控,在這個過程中主管關於人事的決策作用越來越低。曾經有公司主管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從前,自己會照顧一下家裡有急事的工人,比如不走流程給他們批半天假」,但是當演算法開始監測,人與人之間的靈活的協作關係不復存在。

於是,當演算法只簡單地將勞動時間、勞動效率納入考量時,因社會複雜性而產生的其他價值指標則被忽略了。然而,如果演算法不能充分地考慮各種突發情況,比如外賣員在配送過程中的天氣問題、道路管制問題、交通事故等等,那它只是提供了一種「逼迫」工人追求效率的工具,而並不能激發勞動者在工作中的創造力和潛力。

演算法作為現實場景的簡化模型,在應用到具體的工作環境中時難免出現「不適配」的問題,因此演算法背後的「人」也許應當將更多的價值指標納入其中,並且在需要的時候人工介入。

無論任何時候,演算法都只是工具,無法替代有血有肉的人做出更合乎情理的決定。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極客公園(GeekPark),作者魚三隹(實習生謝睿哲對稿件亦有貢獻),轉載請聯繫極客君微信geekparker。原文:AI裁员:后疫情时代「打工人」如何与算法共存?

責任編輯:易佳蓉

下滑載入更多報導
演算法 混合辦公 工作效率 亞馬遜 裁員
網民肥皂箱
商周讀者群

這是一個開放給所有商周讀者發聲的管道,如果你有意見想法不吐不快,歡迎站上我們準備的肥皂箱,大聲說出來!(來稿請寄至cynthia_lee@bwnet.com.tw)

廣告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