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金牌得主埃米爾‧扎托貝克(Emil Zátopek)說:
「如果你想跑步,跑個一英里就好。如果你想體驗不同的人生,那就跑場馬拉松吧。」
alive加入CEO運動俱樂部,看大老闆們如何跑出許多第一次體驗,同時翻轉人生。

6年鏟30公斤 建築業董座跑出6塊肌

耕薪建設董事長黃張維的人生和體重一樣,充滿戲劇變化。他曾任職創投業,26至37歲瀕臨兩次破產。投入都更業後,公司前4年,都更重建案一案未成,近40歲,燒光1.2億創業資金。

黃張維

出生:1969生
學歷:美國西北大學碩士、台灣大學管理學院碩士EMBA
經歷:曾任職創投業,包括中華開發工業銀行、旭邦創投等
現職:耕薪建設╱耕薪都市更新公司董事長

現年53歲、體脂維持9.2至11%,他擁有「6塊肌董事長」稱號。受訪拍照時,請他展示肌肉線條,他很乾脆,直接伏地挺身,攝影要拍多少張都行。很難想像,他的體重曾飆至92公斤,花6年鏟肉30公斤。他的好友、Podcast「肉腳的跑步人蔘」主持人趙心屏開玩笑說:「以前像奸商,現在變型男。」

當初創業最艱難時刻,壓力滿載,加上應酬喝酒,黃張維的健檢結果滿是紅字──胃食道逆流、高血壓、食道灼傷潰爛、壓力性掉髮與重度脂肪肝……。醫生建議他,徹底調整生活方式。他開始嘗試一件事:跑步。

第一次,他連大安森林公園一圈2.3公里都跑不完。70歲、年紀可以當他爸爸的跑友們,卻邊跑邊談笑風生,一直超車。反正人生都掉到谷底了,還有什麼好顧慮?他一步一步,逐漸拉長里程數。

生活變得不太一樣了。昔日應酬直至凌晨,開始跑步後,平日早上7點、假日6點準時起跑,得控制餐敘時間,交還運動。兩年後,他完成人生第一場全程馬拉松。就算抽筋、燒襠(編按:下襠與跑褲之間摩擦所造成的皮膚紅腫),扎扎實實跑完42.195公里,是送給自己40歲的生日禮物。

「紀律,是跑步給我最大的財富。沒有奇蹟,只能累積。」黃張維說。昔日從事創投業,他放不了長線,若看不到成果,就想更換標的。但跑步讓他深刻領悟,每一秒鐘與里程的推進,都需要堆疊,無法瞬間高成長。

2019年,跑步第12年,他在首爾馬拉松跑出2小時56分,全馬「破3」。距離他在2014年萬金石馬拉松創下的3小時10分成績,差14分鐘,卻是5年紀律累積。賽前他精準執行26週課表,完成2165公里跑量,等同環島超過兩圈。若遇應酬,他把餐敘排在晚上7點,5點半先跑步,幾乎沒有放過一天課表。

即便做了萬全準備,首爾馬仍屬艱難一役。目標跑進3小時大關,他的起跑區域卻被分配到最後一區,周遭全是目標5、6小時完賽的歡樂跑者,比第一區起跑晚了約20分鐘。

跑步終究是一個人的戰鬥。他獨自挺進,穿過萬人。沒有配速員,只能依靠自己。邊跑,他向自己喊話:緊咬配速,堅持下去!跑進蠶室奧林匹克主競技場,終點拱門計時器顯示,未滿3小時。50歲,終於破3。原來強韌的心理素質,能遠遠超過身體承受的折磨邊界。

同年,他參加非洲納密比亞超級馬拉松(Namib Race),又跑進另一個境界。在Superace創辦人、超馬好手林義傑號召下,10位台灣素人跑者報名這場世界4大極地超馬之一。7天6夜,跑在世界最古老沙漠,睡袋、衣物與補給全背身上,平均負重約9公斤。全程250公里,等於幾乎天天要完成一個全程馬拉松。

儘管擁有全馬破3實力,黃張維卻自願扮演押隊,設定目標:一起出發,一起到達。不爭個人成績,全程陪跑兩位速度較慢與帶傷上陣的跑友。「我很清楚不是冠軍的料,名次沒有意義,」他解釋,「大家費盡千辛萬苦來到這裡卻沒完賽,會很遺憾啊。我希望過程雖然痛苦,但結局是完美的。」


第4天,里程來到最長84公里。在荒漠中,四處無人,只剩下他與兩個夥伴。他一路提醒喝水、吃補給,監督配速。從白天跑到黑夜,再看著大漠日出。日月星辰同框,費盡約23小時,終於抵達營地。

「和速度不同的人一齊跑,是很困難的事情。必須忍耐等待時身體冷卻,更不顧自己成績,連我都不見得可以辦到,」林義傑說,「他的情緒很穩定,能鼓勵隊友,有他當犧牲打,我們才能全員到達。」

跑步帶給黃張維太多,他把這股能量,傳遞給身邊的人。邊跑步,邊重整事業,成為台北都更案推案最多的公司之一,也成立「耕跑團」,在全盛時期,公司高達9成同事都完成全馬。


「他自律、堅毅又柔軟,日復一日鍛鍊不懈,」趙心屏說,「畢竟馬拉松與都市更新,都是長期挑戰。」都更10年成一案,跑步15年磨一劍,守護自己健康,更無私成就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