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願意為「無形的報酬」付出多少血汗與歲月?尤其,當得到的回饋不是孩子的甜笑,不是人們的言謝,只是無聲的山林。

2020年12月底,當大家在寒流中準備迎接跨年時,我們走進新竹林務局竹東工作站,偌大的會議室裡很熱鬧,有年輕的、也有花白頭髮的面孔。只見每人桌上都擺放著幾塊木材,「這是牛樟木,大家以為樟木是香的,但牛樟木的味道聞起來卻有惡臭味……」中興大學森林系教授楊德新解說著各種木材的特性。

這裡是林務局新竹地區新進巡山員(正式名稱為森林護管員)的訓練現場。「沒想到我們工作這麼多樣!」本屆甄試的狀元、57歲的詹棠富說,本以為工作就是巡山跟抓盜木的「山老鼠」,沒想到還要學會救火、救難等,與他過去經營律師事務所、從事企業教育訓練的半輩子人生截然不同。

巡山員報考創新高,女性和碩士變多

■年份_2019
▪報名人數_227
▪錄取率_26.87%
▪女性錄取人數占比_13.11%
▪大學學歷錄取占比_59.02%
▪碩士學歷錄取占比_1.64%

■年份_2020
▪報名人數_178
▪錄取率_21.91%
▪女性錄取人數占比_15.38%
▪大學學歷錄取占比_69.32%
▪碩士學歷錄取占比_2.56%

■年份_2021
▪報名人數_310
▪錄取率_9.9%
▪女性錄取人數占比_22.58%
▪大學學歷錄取占比_54.84%
▪碩士學歷錄取占比_16.13%

註:表格中年份為上任時間 資料來源:林務局提供 整理:楊倩蓉


疫情加上薪資調升
報考人數比往年大增1倍

38歲的蔡璿紘忙著拿起桌上的木材嗅聞,他原本在逢甲大學附近開美髮店,去年受疫情衝擊而關店,喜歡爬山的他於是向林務局報考,「我都不知道巡山員要做這麼多工作,包山包海,水裡游的、地上種的都歸我們管!」

像他們這樣驚訝又興奮的菜鳥受訓者在全台共31人,是從2020年報考的310人之中脫穎而出。

往年,來報考的人數只有一半,且多半是熟悉山林的原住民,但2020年不僅報名人數創新高,錄取的女性人數增加逾2成,碩士學歷更激增到16%以上。但,這明明是個起薪僅3萬元出頭,又幾乎24小時待命的辛苦工作,為何竟會搶破頭?

林務局局長林華慶分析,背景之一是民眾的環保意識高升,加上疫情讓大家更往山林人煙稀少地區邁進,對巡山員的工作開始產生嚮往。其二是原本2萬4千元起跳、升等到最高不過3萬4千元的薪資級距,自2020年起調升到3萬元至4萬5千元,對年輕人及退休族也有誘因。此外,2018年7月,林務局為了爭取調高巡山員待遇,特別製作一支耗時2年的微電影《森林護衛隊》,記錄了巡山員如何與山老鼠鬥智,也描述了團隊的情誼與家人的不捨。激起一般人一股熱血而想加入。

需負重、開路、隨時待命
高風險環境讓離職率逾一成

不過看歸看,真的要當巡山員,還有許多未為人知的辛苦面。「誰有2天以上不洗澡的經驗?」輔導巡山員的技正陳正倫在給這群菜鳥上課時提問,結果只有一人舉手。

巡山員除了日常巡視外,每隔一段時間就要進行長達5天到7天的深山派遣,到荒無人煙的高山勘查,不但無法洗澡,還得負重至少20公斤以上行李,拿開山刀開路,餐風露宿,碰到寒流或是颱風過境時,甚至受困斷糧。

這是陳正倫巡護山林工作的第10年,過去巡山員離職率曾高達10%以上,與一般公務員離職率低於1%大不同,「過年無法回家,發生森林火災必須全員待命,去年端午節整個假日都在救火,山老鼠又喜歡在晚上出沒,半夜也會接到電話去做山難救援。」他說。

這些處在第一線的工作人員,經常暴露在危險當中,每年都有巡山員被虎頭蜂或是毒蛇叮咬;曾有颱風引發土石流崩塌,留守工作站的巡山員遭掩埋殉職;2020年也有巡山員因感冒引發高山症,困在山中數天才獲救。

能夠留下來的人,都是基於對山林的熱愛。就像陳正倫其實是餐飲業二代,但他拒絕接家業,喜歡在山裡自由生活。他說:「每個巡山員都對山有一定分量的感情,否則,那些車子到達不了的偏遠巡查工作,覺得太痛苦是做不了的。」

2020年以來國旅大爆發,又加重了巡山員的工作。一來,目前編制員額僅1084位,遇缺才補,但台灣森林面積超過2百萬公頃,平均每位巡山員負責範圍約50座大安森林公園之廣,而且還不是平地。二來,20年1月到8月進入保護區和使用山屋的登山客,較19年同期大增57%,但山林知識與裝備卻不足,帶來的火災、垃圾、迷路等山難也都比過往多。

「一場森林火災,真的是勞師動眾,巡山員從帶著裝備出發到現場,走路就要一天時間,有時來不及,還得坐直升機垂降下去,」林華慶為巡山員辛勞且危險的工作爭取了加薪,也提醒民眾要珍惜山林。

詹棠富對這個充滿挑戰性的工作躍躍欲試。他前幾年退休後,每次爬山看到遊客亂丟垃圾瓶罐,非常心痛,想要推動山林教育,他說,「以前工作是為了有形的報酬,現在是為了無形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