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的工作常規,近乎耗盡了我們所有時間,使我們不再對新知感到興趣,也逐漸失去對生活品質與崇高事物的追求。老闆要求我們在工作上精益求精,但根本就沒有人知道,他實際上想要什麼,甚至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如果一個群體沒有共同努力的遠大目標,那麼團隊中的成員,就會逐漸淪落成二流、三流的庸才——再度走入惡性循環的迴圈,成為愚蠢的人。「追求卓越」是孕育群體智慧的核心重點,若少了這個關鍵,就會導致群體愚行的產生。

一流人士先思考再行動

一流與二流之間的鴻溝,希望多少能夠幫你建構一些概念。一流人士的做事方針在於:採用簡明的方法達到卓越目標。他們致力尋找達到目標的方式,花心力與時間來實現它,他們不斷努力,精益求精。

而二流的理論派菁英左顧右盼,以自己的角度審視他人,但他們自己本身「又如何」呢?有好好履行自己的職責嗎?那其他人呢?他們有進步與改善嗎?誰又真正是一流人士?

在一個團體之中,若是二流人士的數量占絕大多數,他們的思想與意見就占了上風;他們不再在乎團體的共同目標,只會在意是否有把自己工作做好。若一流人士無法與二流人士抗衡時,群體愚行就會在此刻產生。如果公司規模逐漸擴大,就會經常發生這樣的狀況。

一流人士基本上都會問說:如何才能將足球踢得出神入化?顧客想要什麼形式的產品與服務?真正好車該如何定義?未來我們想過什麼樣的生活?什麼樣的大眾運輸系統才是最理想?該如何教育新一代正確知識?

一流人士都會提出這種絕對性的問題,他們會先思考,隨後再行動。對他們來說,有被實行的計畫才是真正的成果。他們為此展現出熱情,是企業家與時代的先驅。

現在大家都在討論,我們該如何分辨什麼是「最卓越」?蘇格拉底與柏拉圖討論了很長一段時間,對此也幾乎一無所獲。一方面,他們認為「卓越」可以直接透過了解與觀察得知;另一方面,他們卻也認為,因為所有評判事物的標準都無法觸及問題最核心的要素,所以我們無法單以言語來描述之。這類型的天賦或許能透過經驗或直接感知,卻只能意會,不能言傳。

二流人士根據準則來行事

我的觀點是——就連柏拉圖也這麼認為——許多人能體認到一流人才的優秀,但他們不能利用一流人才的經驗,將自己提升至卓越的境界。二流人才需要規則、建議與方針,才能有所創造;而一流人才甚至不需要這些東西,即能有所突破。

大眾對於「卓越」的認知,通常來自於最佳的排名,或是最好的「分數」。數字的高低相當好被理解,像是體育競賽的得分、學校的成績、公司的績效評估,還有升遷與加薪等層面的數據,誰出現在排名的最前端,誰就是最優秀。

這些人即使是通曉知識的理論派菁英,具備所有技能、無所不知,卻沒有與自身能力相稱的內在態度。這些完美主義的書呆子,是二流人士中最優秀的一群人;二流人士會根據整體的準則與要求行事,也會盡到表揚他人的職責。

二流實務派菁英就像理論派菁英一樣,總是能保持前1/3的排名,並認為這件事是能向他人保證。實務派菁英看重效能與效率,同時富有創造力。在必要的時候,如果情況還算合理,他們會耍詐或是作弊,只有當誘因或目標十分明確時,實務派菁英才會動身去實現它,例如:加薪、升遷或最好能達到一場勝利。

幾乎所有人都繞著問題點轉來轉去!老闆衡量著公司的營收、成本、工時、工作效率、部門本身的績效以及與競爭對手之間的比較。在一般的企業管理學的基礎中,即使成果是透過與競爭對手比較而來,卻依然要保有領先的地位。在實務面上,二流人士幾乎能夠取得先機;而在管理層面,通常都是由實務派菁英來掌權。

我先前有提過:員工們在主管無理的要求下,工作量不僅繁重,也超出了精神與心靈上的負荷,導致他們在局促的工作步調下,除了承受著龐大壓力,也必須竭盡所能達到遙不可及的目標。「專心點!我們必須全心全力放在工作上!」主管這般鼓吹著,要求員工應為了公司利益,採取某些投機取巧手段矇騙顧客。「給予凱薩要求的一切,再把剩餘的分給上帝。」

壓力削減了對卓越的渴望

工作量超載,以及目標過高所產生的壓力,讓員工們變得短視近利,渴望以最快的方式達成業績。

現在,每個人都只顧著處理自己的工作,開始互相推卸責任。他們認為公司制度愚蠢至極,而85%的問題來源,的確有可能是制度本身造成。

尤其,在所有人都依照主管分配下來的工作量,來完成自己或是所屬部門的目標時,事態最為嚴重。在目光極為狹隘的情況下,大家都變得如摸象的盲人一樣,只能由所見的一小部分,推敲出錯誤的整體樣貌。然而現在,公司裡幾乎沒有任何人能以卓越的角度,來綜觀問題全貌。

真正想要解決問題的人,將自然而然走在一起;而一個愚蠢的群體,則會主動與每個有建設性的問題、有力的見解以及所有卓越的考量相悖而行。如此一來,這個群體只會變得越來越愚笨。

若是他們在競爭或是比賽中表現不賴,也會因自滿而沾沾自喜。不過,如果二流人才在能力上輸給了其他團隊,而必須因此做出退讓的話(這種情況通常會發生於,成績從「佳」退步至「尚可」),他們就會再度反思「卓越」本身的定義。

許多年以來,愚蠢又自大的管理階層認為,上述的抱怨「誇大不實」或「有意煽動對立」。抱怨者被汙名化,而該企業的管理者則私底下認為,若是他們認真應對這些指控,並加以補救,他們將不得不因為一些實質作為,而做出利益的讓步。這樣的做法,幾乎和為公司勞心勞力的員工一樣愚蠢──因為他們的健康狀況幾乎已經出現了問題,卻又不去看醫師或是降低工作標準;而他們的理由是:這樣做的話,就會損失一些特定的工作成果。

企業還沒有準備好對員工愚蠢的行徑有所反應,但他們必須保留態度,否則會使員工失去工作的動力。這就是為什麼現在企業聘請代理人或經理人時,會要求他們以「溫柔冷靜」的方式,來照顧員工們的個別問題,而卓越就是這樣被編造而成。

小檔案_書名:我變笨都是公司的錯

作者:岡特.迪克
出版社:樂金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12月30日

岡特.迪克 簡介
德國哥廷根大學主修數學及企業管理,並在比勒費爾德大學取得數學博士學位。1987年擔任IBM德國公司技術總監,2011年退休。同時也是橫向思維(Lateral Thinking)思想家,素有「野人迪克」之稱,目前以作家身分活躍於網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