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科技公司的另一種批評,來自像尼可拉斯.卡爾這類的學者,他們將網路稱為「淺灘」,並且認為Google讓我們變笨了。

這項對新科技的批評劍指它們對人類的影響,大概就是科技公司催促我們進入了一個新世界,限縮了我們的注意力持續時間、記憶力下降,也對廣大世界的認識更加淺薄。

要評估這一個只發展了10到15年聚焦網路的新世界,是有一點難,但是仍然很值得提出幾個論點來回應。

網路改變了人的思考模式

首先,真要說起來的話,人們似乎對於更長篇的作品及影集更有興趣,而不是相反。《哈利波特》系列一直是當代的暢銷書、《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也相當熱門,無論書籍和電視影集皆然。

有一項調查,研究暢銷書和引起熱烈討論的書籍,發現在1999年書籍的平均厚度是320頁,到了2014年增加為400頁。當然現在有很多推特短文及臉書的短貼文,但是並沒有發現明顯背離長文方向發展的淨趨勢,而且就算有,或許讀者捨棄的某些長篇作品,並不是那麼引人入勝。

這些在網路上批評的人,大多數都不會飛到世界各地,去欣賞長達5小時的歌劇《紐倫堡的名歌手》,也不會閱讀企鵝出版社推出共分5冊、18世紀中國古典小說《紅樓夢》,或許他們應該這麼做。但是或許網路有可能讓人對這些作品產生興趣,也可能讓人對此失去興趣,這些都是小眾作品。

而如果網路有什麼很棒的優點,那就是幫助人們找到適合自己興趣而鮮為人知的作品,那是他們真正會喜歡上的東西。

第二,網路,或許也可以默默引申為科技公司,確實改變了我們思考、關注事物,或有時是如何不關注事物的方式。我實在不認為我們已經知道如此長久以後會有什麼結果。可能會有很多問題,卻也能發揮很美好的影響力,讓人們得以接觸到不同思想、不同文化、新音樂,你還能在部落格、YouTube,以及許多其他網路生活的空間中,找到大量優質的知識論述,令人目眩神迷。

要下結論說這是一場災難實在言之過早,而且事實上綜觀歷史發展,擁有更大量、更多元的資訊,通常到最後都對人類有益。

小說出現時,被批評如飲酒

你可能知道,目前對網路的種種批評,在更早的時候,也以各種不同形式出現,用來批評歌劇、小說、平裝本書籍、電視,以及搖滾樂。例如在18、19世紀,小說就被說會造成健康狀況不佳、不聽父母的話、階級界線崩毀、女性更加獨立,以及其他種種「罪狀」,一位評論者指出:「閱讀小說之於心靈,正如飲酒之於身體。」當時的舊媒體不喜歡要與新媒體競爭,因此一場意識形態之爭就在各個不同媒體平台上展開。

很耳熟嗎?但是對世界上大部分人來說,尤其是在美國,生活普遍都變得更好了,媒體也陸續成長得更實用、資訊更豐富、更具娛樂效果。或許這一次確實是文化及知識浩劫,但是這樣的論調就是沒有證據能證明,至少還沒有。

如果這些日子以來,我們能記住的各州首府和電話號碼越來越少,轉而依靠電子裝置,真的有這麼糟嗎?

在未來可能會發生一種情形,這或許有一點可怕,但還是值得想一想。有可能網路世代只是曇花一現,會出現某種更為強大、更受歡迎的事物取而代之,或許是運用虛擬實境讓我們連結到資訊和娛樂功能,這只是一種可能,而誰知道那會是什麼樣子呢?

再說,假如有一個獨特的網路方式,能夠思考並呈現想法,若是網路可能會瀕臨滅絕,或許我們就有一份文化責任,盡一切可能去開發、開採並傳播這種思考與溝通方式,以免其消失。即使你不偏好「網路方式」,這種跨時期的取代還是很有可能。

矽谷專做「很蠢」的創新?

例如,巴洛克音樂並不是我最喜歡的音樂類型,但是我仍然很高興在17、18世紀的人盡過了全力,然後才繼續往更為古典的作曲模式發展。因此,可以說,我們應該更加努力,讓自己沉浸在「網路的思考方式」,無論我們覺得那可能是什麼意思。

另一項最近才出現的新批評,是矽谷專做無關緊要的小東西。2017年,有些評論者把矛頭指向Juicero,這是要價400美元、可連上Wi-Fi的果汁機,被稱為「傲慢矽谷的荒謬化身」(這家公司後來便倒閉了)。史考特.亞歷山大(Scott Alexander)是一位我很喜歡的部落客,他決定要反駁這項指控,以下是他的發現:

我檢視位於矽谷的育成新創公司Y Combinator,最近52筆的新創投資案。

其中13家公司都具有無私或全球的發展焦點,包括Neema這款App,是為了幫助無法與銀行來往的窮人,讓他們能夠得到金融服務;Kangpe則是一種線上健康服務,幫助無法去看醫生的非洲人民;Credy是印度的點對點借貸服務;Clear Genetics是為有疾病遺傳風險的父母,進行自動化基因諮詢的工具;還有Dost Education以1個月1美元的課程,在印度幫助識讀技能教學。

其中12項似乎是相當令人興奮的尖端科技,包括描述自家科技是「隨插即用的人類仿生科技」的CBAS;Solugen能夠從植物糖中製造過氧化氫;AON3D則讓3D列印機能夠運用在工業用途;Indee是一種新的基因工程系統;Alem Health則將AI運用在放射學上,而且當然還有一定要發展的無人機運輸新創公司。

史考特確實發現,其他9家受到扶持的公司,可能會被認為「很蠢」,當然也不是列在這裡的所有公司都會成功。不過整體說來,這樣的紀錄算很糟嗎?要記住,如果你想想未來的可能,不見得總能簡單辨識出有哪些「很蠢」的創新,或許哪天就會證明了自己的突破。

無論如何,我不知道這些網路評論者到底對自己的話有幾分相信?我還記得有次跟尼可拉斯.卡爾在電視攝影棚內辯論,題目就是「Google是否讓我們變得更笨」。我問他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他為了準備這場辯論,有沒有用Google來搜尋我是誰?我想我當場就直接贏了。

同時我也猜想,像他寫那麼富有知識的書籍,可能有很大比率都是在網路上銷售,實體書店則較少。評論者實在太容易就會認為,網路主要是會讓「其他人」變笨。幾乎我們所有人都經常會從網路搜尋資料,我也會說那是因為網路真的非常好用又資訊豐富。

小檔案_書名:企業的惡與善

作者:泰勒.柯文
出版社:經濟新潮社
出版日期:2020年9月3日

泰勒.柯文 簡介
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全球百大思想家、《經濟學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經濟學家之一,著有多本經濟學普及讀物。他的部落格「邊際革命」是全世界最多人閱讀的經濟學部落格,他也為彭博論點撰寫專欄、《紐約時報》寫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