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今天講東、明天講西;一下說風、一下說雨;跟孫猴子一樣有七十二變,我們乾脆以不變應他的萬變。」有人跟我這樣抱怨他的主管。

這類型主管有猴子般好奇的特質。因為好奇,事事有興趣,所以對外界變化極其敏感,這種人通常也好動、學得快,只要獵物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他們會不顧一切、用最快的速度一撲而上。

我把這類型主管稱之為「猴子型主管」,他的最大優點就是善於應變,那又為什麼會引起抱怨呢?

一旦這個好奇的優點發揮過當,就會演化成「善變型主管」,缺乏中心思想,被各種外在情勢或誘惑所干擾,像猴子一樣上竄下跳、跑東跑西,沒有一刻停得下來、也沒有一刻能夠專注。部屬們跟著他到處開戰的結果就是,散彈打鳥、一事無成。

還有人是這樣抱怨主管的,「他固執得跟頭牛一樣,要嘛緊抓著規矩不放,要嘛固守過去的做法不改,根本看不到市場已經變了,我們只好乖乖聽話、照表操課。」這種主管我稱之為「蠻牛型主管」。

猴子型主管與蠻牛型主管是兩個極端,猴子好動,靜不下來;蠻牛則執著,動不起來。

蠻牛型主管過去的成功,來自於他們比別人更執著,即便情況有所改變,他們依然心無旁騖的朝著既定目標前進,遇障礙不惜開來坦克把它輾過去,因此擁有驚人的執行力。但若一個人執著過度,一旦環境變動,還是蠻力守舊,便無法看見真相,大批人馬跟著他便會鑽入牛角胡同,最後失去轉圜空間而被殲滅。

猴子型主管、蠻牛型主管,其實各有所長。可惜的是,當人有了成功經驗,便容易擴大使用其優點而不知節制,當本來的優點發揮過當,就成了現在的缺點。因此,猴子的善變讓自己迷失,也讓人無所適從;蠻牛的執著則讓自己成了頑石,讓人無法心服。

我想的則是,其實每個人心裡也都住了一隻猴子與一隻蠻牛。

譬如我過去跑新聞所訓練出來的記者性格,讓我偶爾也會跟猴子一樣,迷失於過多的消息面,而失去聚焦定性。至於蠻牛性格,仔細想想,在某些我很堅持的價值觀上,只要出現一丁點牴觸,我也會衝動的直接對幹,這便是蠻愚。

我想馴服心中的猴子與蠻牛;在變動中,我學著教會這隻猴子靜下來,觀看自己、感受自己,學會定;在困局中,我試著教導這隻蠻牛放下我執瞋癡,學會上善若水、潤而不爭。如此,靜中養成,動中磨練,方能動靜皆宜,歡喜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