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連假,您是怎麼度過的?

我跟不少人一樣,好好打掃家裡,然後,讀書。比如,描述南極探險家薛克頓帶領37人團隊,在雪地求生20個月後,全身而退的故事:《極地》。

這本逆境領導的經典,此時再讀,真有味道。

他所處的逆境,攸關生死。然而,薛克頓總能不動聲色,持續舉辦「正面儀式」,他會安排聆聽音樂的留聲機晚會與欣賞照片的幻燈片會;大家剃光頭,他也跟著把頭髮剃光;在每週日固定舉辦的歌詠會中,他總興高采烈唱得荒腔走板,以紓解眾人緊張情緒。

甚至,在他們所搭乘的堅忍號最後崩毀、不得不棄船之際,他也要同伴帶著一把斑鳩琴走,只因為琴聲是大家「不可或缺的精神鼓舞」。

為了維持正面氛圍,薛克頓還放下對個人的好惡。他總把團隊中最難搞、最可能被霸凌與最有機會產生問題的成員,全安排與他同住一間帳棚,一面替其他遠征隊員承受負面情緒,一面做風險管理,把風險限縮在最小範圍。

四天,足夠的時間,我放慢步調,想像在每個關鍵時刻,我若是他,會做出什麼判斷,為什麼我們的判斷會有所不同?不是那麼有效率的閱讀,卻讓我收穫更多。

疫情帶來了威脅,但也給予了我們時間與空間,讓我可以真正的靜下來、慢下來。

靜,不是消極,而是讓我們身處困境,穩定為所當為的心態。

如台泥董事長張安平接受專訪時所述:現在是經濟全面熄火,單一公司根本無法扭轉情勢。我們與其焦慮,不如好好保護身邊的同事、股東,並且善待他人。

「當一個人跟人之間相互照顧,就是文明的開始,而不是說今天,因為你不能生產,你就自生自滅,這絕對不是文明。」他說。

以前,我們因為工作忙碌,即便為人父母、伴侶、子女與社會的一分子,但當盡之責,總有未竟之處。現在,我們反而有機會好好思索:怎麼做?才能你好,我們一起好。

順境時,處之淡然;困境時,當處於泰然。

靜下來,活在當下,不與過去比較,後續的路,我們才能走得遠、走得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