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從60年來的空氣汙染管理當中學到了什麼?哪些解決方法可行,哪些不可行?當中出現過一些大為成功的案例。倫敦不再籠罩於煤炭造成的冬季霧霾當中,以及終年揮之不去的薄霧裡;加州居民不用再忍受1950以及60年代令人不斷流淚的空氣汙染當中。

但在已開發國家當中,卻也出現了交通工具造成的新汙染問題。中國、印度、東亞各地的城市正在與前所未有的空氣汙染問題奮鬥。

植物被視為許多都會問題的解方,能夠減緩與適應氣候變遷,減少空氣汙染與噪音,也能夠讓城市變得更吸引人。

倫敦與巴黎市中心最廣為人知的一點,就是街道與公園裡到處都是18及19世紀種植的英國梧桐,紐約公園部(New York Parks Department)也採用英國梧桐葉做為其部徽。這種樹會脫皮,葉片相當光滑,因此能夠對抗空氣汙染,不會被煤灰染黑。因此在汙染嚴重的城市當中,這種樹仍然能夠存活下來,看起來也很迷人,但真的有助於改善城市當中的空氣品質嗎?

種植樹木能讓街道擋風,減少車輛廢氣擴散,並且讓樹下的行人與駕駛人能夠吸到更多氧氣。松樹與尤加利樹可能具有愉快的特殊氣味,但這些樹釋出的化學物質也會產生臭氧以及顆粒物汙染,其他的樹種與植物也可能釋出這些物質。

柏林有份研究報告顯示,植物可能讓城市當中的臭氧增加5%到10%,在熱浪以及乾旱出現時,樹木產生更多釋出臭氧的化學物質,會讓情形變得更為嚴重。

或許最常見的淨化空氣方式,非光觸媒漆與塗料莫屬。在實驗室當中,這種塗層經過人造光的照射,能夠移除氧化氮,以及其他一些造成汙染的氣體。

歐洲許多城市都在努力減少柴油廢氣釋出的二氧化氮,只要用光觸媒塗料粉刷牆面以及建物表面,聽起來是相當吸引人的解決方式,也不需要花大錢讓數百萬的車輛升級,或是鼓起政治上的勇氣來處理交通問題。

空氣汙染的問題在一天當中會有所變化,所以夏天時學校會把下午的運動時間改到中午以前,這或許有助於降低接觸到汙染空氣的機率。然而,卻沒有證據顯示大部分的人會留意這些警告,並且改變自己從事的活動。

農業是最常被忽略的汙染源

這點不難明白。只叫那些最容易受到汙染空氣影響的人改變生活方式公平嗎?為什麼那些生活已經受到汙染空氣影響的人,還要進一步退讓呢?

這點在道德上實在說不過去。應該負起責任的,是那些製造汙染的人,他們才應該改變自己的行為,而不是由受害者改變。

如果我們每個人都能夠測量自身周遭的空氣汙染,或許我們就會更注意這個問題,但要能夠用可靠的方式測量空氣汙染,總是需要透過高科技的科學程序進行。

發明小型裝置讓我們能夠測量周遭的汙染程度,是件令人感到相當興奮的事。這就表示我們能夠避開汙染的地方,改變我們會造成汙染的行為,並且對我們的領導人施加壓力,以想出對應之道。

所以,如果我們無法淨化汙染的空氣,也很難輕易避免與這些空氣接觸,那麼我們根本就不該汙染空氣。業界通常非常反對新規定與標準,所以其中一種解決方式,就是實施國際間的最低環保標準,例如歐盟通用的汙染控制指引。

雖然這些規定經常被視為繁文縟節,但這也表示業者無法藉由轉移到其他國家來削價競爭,讓汙染的代價影響到全國或是更大範圍的社會。

相較於處理世界各地13億台車輛造成的汙染,減少工業造成的空氣汙染可說是小巫見大巫,但至少這些多少都登記在案,在製造時以及每10年左右換牌時,都必須符合最低的標準。

最常被忽略的汙染源,是農業造成的汙染,更廣義來說,是我們管理土地的方式。我們許多人都會離開都市去鄉下喘口氣,也認為那邊的環境比較沒有受到汙染,但農耕其實是空氣顆粒物汙染的重要來源。

在美國,控制耕種時釋出的氨氣,是降低地方顆粒物汙染方式當中,投資報酬率最高的一種。在農耕時,減少50%的氨氣汙染,就能讓每年全球因為顆粒物汙染死亡的人數減少25萬人。

農耕帶來的空氣汙染物質,不只有氨氣而已,在世界上的許多地區,都會先放火燒田除去殘株、雜草、廢棄物之後再進行播種。雖然對農夫來說,放火燒田能夠快速清理田地,但卻相當不永續。

這麼做會產生大量的顆粒物汙染,也會讓土壤的肥沃度降低。德里地區在2016以及2017年間被霧霾環繞的主因,就是農業方面的焚燒。

創新淨化計畫政治上受歡迎

我們在新聞裡經常會看到大範圍的火災以及森林大火,這些失火的地點相當接近已開發國家當中的聚落,主要都在北美洲以及澳洲。雪梨的四百萬居民已逐漸習慣城市西邊藍山地區計畫性焚燒帶來的煙霧。這種情形造成越來越多人因為呼吸困難到醫院接受治療,氣喘的患者尤其嚴重。

歐洲也有森林大火的問題。西班牙與葡萄牙的大火,在2003年熱浪來襲時讓歐洲的空氣汙染加劇,也造成了2017年的「紅太陽」事件。

當時大氣上層的煙霧形成了紅色的薄霧,遮住了太陽,濃密的褐色雲朵也讓英格蘭中部與南部陷入一片褐色當中。街燈自動亮起,汽車必須點亮頭燈,室內也必須開燈。社群媒體與新聞記者把這種效果比擬為《銀翼殺手》當中的場景,不過這種情形證明了野火造成的空氣汙染擴散的範圍有多遠。

每週我都收到許多發明者的郵件,某些解決方式當中饒富創意以及顯眼的裝置確實值得喝彩,但嘗試淨化空氣的計畫,也很可能會分散控制汙染源的資源,這些方式在政治上相當受歡迎。

例如綠牆就是把錢花在控制汙染的顯眼證據,但用「淨化倫敦空氣運動」賽門.博齊克(Simon Birkett)的話來說,把重點放在成效不彰的小型解決方案上,會讓我們變成「白忙一場」的傻子,讓一切徒勞無功。

我們也必須記得造成空氣汙染的原因,不是只有交通工具,或是燃燒固體的燃料,另外還有包含農業在內的其他許多原因,也有待我們解決。

這些很可能會是場硬仗,原因很簡單,例如焚燒木柴,大家都認為農耕只不過在管理天然資源而已;很少有人知道這種做法所造成的空氣汙染,和街上車輛產生的汙染一樣危險。

小檔案_隱形殺手 空汙

作者:蓋瑞.富勒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20年2月6日

蓋瑞.富勒 簡介
蓋瑞.富勒博士是英國國王學院空氣汙染科學家,他負責倫敦空氣品質網的發展,讓大眾更容易取得空氣汙染資訊。他替《衛報》撰寫「汙染觀測」系列文章,也名列倫敦《標準晚報》「進步一千」最有影響力之人名單。